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官道無疆 > 第一卷 恰同學少年 第二卷 東方欲曉 第九十四節 陰微
    ();

    ();        好大的題目!

    江冰綾雖然不是搞這一行的,但是也知道這個題目恐怕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執筆寫的,雖說地委政研室有負責為地委領龘導寫文章的職責,但是像這樣大一個題目,怎么會讓這樣一個年輕人來執筆?

    這也未免大兒戲了,即便是像江冰綾這樣的外行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陸為民并沒有發覺自己窗外居然還站著一個人,此時的他全副精神都放在了怎么把這篇文章做好上。

    夏力行開出的這個單子不簡單,雖然有了幾個點子,但是點子有了,怎樣來把這個點子和豐州實際情況結合起來,理出一些具體的措施加以細化,這才是最考綱的本事。

    這個時候陸為民才發現了夏力行和前世的孫震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孫震即便是要讓自己執筆,那不但要讓自己把他的思路觀點理會透徹,而且還要聽自己對他的觀點理解程度,必要時還要給自己指點一二,哪像這個夏力行就這么大馬金刀的丟給自己,而自己請示高初給予指點,對方也只是把豐州地區的一些資杵給了自己,卻沒有明確提出要從哪幾方面來著手。

    陸為民也有些摸不清楚高初現在的心思,究竟是想借這個機會磨礪一下子呢,還是就覺得是夏力行布置的任務他不好插手,抑或是有那么一點說不出的見外滋味了。

    陸為民也是過來人,自然知道作為秘書與服務領龘導那種特殊的關系,一下子失去了這種人身依附關系,既會感到一陣輕松,同時也一樣會有一種失落和對后來者的嫉妒感,陸為民不知道現在的高初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但他總覺得高初在這個問題上似乎有點吃醋的味道。

    不過這也沒啥大不了,既然是笆一次大考,陸為民也是下定決心要把這篇文章做好,所以在對整個豐州地區從解放后政治經濟文化發展進程等各方面的資杵都詳細的收集了不少,而且尤其對豐州歷史沿革的情況也作了相當細致的了解。

    這幾天時間里陸為民都沒有輕易下筆,而是先充分了解豐州地區現狀情況,再參考整個昌江省的社會經濟事業發展規劃來對豐州進行定位,最后結合當前國內政治氣候和經濟政策的展望來為這篇文章定性。

    陸為民注意到夏力行在給自己的這幾個點子里實際上是有些模糊不清甚至是矛盾的。

    城市發展建設和推進工業化,孰輕孰重,誰先誰后,優先和著重考慮哪一方面,在這一點上,不是用一個兩條腿走路均衡發展這樣似是而非的論斷就可以解決的,他威覺夏力行似乎是故意在給自己設下了一個難題,考較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的觀點。

    陸為民感覺夏力行更趨向于優先考慮發展工業產業,城市發展建設要為工業發展服務,但是工業發展如何發展,城市建設如何確保后勁,這才是這篇文章背后需要解決的問題,單單是如規劃一般提些建議觀點意義不大,陸為民覺得這才是關鍵。

    當然這個問題不是自己所能解決的,自己所需要的是在夏力行的觀點上把思路吃透,觀點闡釋好。

    江冰綾就這樣站在窗外觀察著對方,當對方終于開始下筆,她才確定,對方是真的要寫這篇文章,在此之前,她還一直持懷疑態度。

    這個家伙究竟是個啥樣的角色,居然敢寫這樣的文章,這個疑問一直盤繞在江冰綾心中,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看到陸為民伸著懶腰起來洗漱。

    “小陸,昨晚看你燈熄的很晚,在用功?”

    江冰綾很注意自己形象,出門時已經是淡妝素裹,眉目如畫,落在陸蘇民眼中也是頗有點驚艷的感覺,這女子的確相當會打扮,加上那巧笑嫣然的姿態,人淡如菊,卻又平添了少龘婦風情,嗯,怎么說呢,陸為民突然想起,就像是電影《色戒》里那個旗袍包裹下的王佳芝流露出來那種魅惑氣息。

    “哪里用啥功啊,領龘導布置的工作,拿回來琢磨琢磨,才到新單位,很多東西還不熟悉,得盡快適應。”

    陸為民目光中一亮的表情,卻被江冰綾看在眼里,既有些害羞,卻也頗有些為讓這個氣宇軒昂的男子動容而自傲。

    “政研室很忙吧?”江冰綾裝出很隨意的問道。

    “還行,我剛去,就干些打雜的活兒,幫忙整理整理資杵,寫寫材粹。”陸為民燦然一笑,“江姐也挺忙吧,地區斯政局才成龘立不久,肯定事情多。”

    “那不是咋的?黎陽那邊和我們的交接還有不少漏洞,得查缺補漏,另外和各縣市稅務部門的也需要理清關系,沒有半年時間根本理不順。”想到工作上的事情江冰綾就覺得頭疼,不過她也很享受這種充實感,正是這種在單位上忙得不可開交,但是卻能讓她感覺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逐漸理順就好了,都一樣。”陸為民點點頭,端起盆子接了一盆冷水準備洗漱。

    “要不要點兒熱水?我這水壺里還有。”江冰綾見對方用冷水洗臉,這已經是初冬十分,天氣已然有些冷意。

    “不用了,我習慣了。”陸為民心中微暖,這女手倒是挺細心熱情。

    “那好,我先走了,如果要用熱水就自己來倒就行了。”江冰綾也不勉強,道別離去。

    看著少龘婦嬌俏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處,陸為民笑笑,這個女子還真有些意思,待人接物,談吐風度,比起那個眼高手低的張海鵬來不在一個層次上,也不知道這兩人怎么會走到一塊兒。…………………………………………………………

    把寫打的東西交到高初手中之后,陸為民終于可以松一口大氣了。

    事實上這篇文章他自己也不是很滿意,但是就目前狀況來說,只能寫到這個份上因為夏力行給他的羅列的幾條限制了他的發揮。

    他一度想要過超出這幾條自由發揮一下,但是思前想后還是放棄了這一打算。

    某些時候藏拙其實也就是一種大智慧的表現至少在現在如此。

    或許這會讓夏力行有些失望,但是陸為民感覺得到,如果夏力行真的要就這篇文章雕琢一番,自己就會有機會。

    讀完陸為民交來的東西,高初很滿意。

    這個小伙子還算是比較懂規矩,基本上是夏書記提法來闡述的,中規中矩。

    連高初自己都說不清楚自己現在內心的想法,是自己擔心陸為民恃寵而驕,賣弄一番呢,還是有些嫉妒陸為民會在這篇文章上也像那篇京九鐵路過境契機對貧困地區發展造血功能一文中表現出來的那種絕才驚艷總之他不希望在這篇文章里看到太過出彩的一面。

    而這篇文章平實厚重,觀點明晰,論據有力,也基本符合了夏力行提出來的那幾條,他非常滿意。

    “小陸,這篇東西寫得不錯,我看都不需要我多少修改就可以用了。”

    地委辦主任現在由秘書長安德健兼著,這種情況從豐州地區成龘立之后就一直這樣,事實上高初這個地委副秘書長兼政研室主任也就有點地委必、“常務”副主任的味道。

    雖然地委辦還有兩位副主任,但是他們都不負責夏力行的講話和事務安排而是由秘書長安德健直接負責,而安德健又把這一塊基本上還是交給已經是政研室主任的高初在負責,所以高初這樣說基本上也就算是一個很高的評價了。

    像這樣略略有些錯位的安排在初期地委機關里邊還有些不太適應但是久而久之連夏力行都沒有說什么,自然也就無人多說什么了。

    “還要請高秘書長多批評指點,以便于**后能更有長進。”陸為民笑瞇瞇的提起水瓶替高初把茶盅里的水注滿。

    “年輕人謙虛是好事,但是過分謙虛就是妄自菲薄了。”高初心情很好,也難得開玩笑,“對了,晚上南潭縣委秦書記和杜主任要過來,有沒有空,一起吃個飯,夏書記那邊沒有安排吧?”

    “高秘書長您也不比我幾歲啊。”秦海基?陸蘇民略感詫異,但是表面上卻半點神色不變,也笑著應和,“現在還不清楚,您是過來人,知道領龘導的安排隨時都在變化,我是身不由己。”

    “嗯,那我就不預計你了,有空你自個兒過來吧,就在豐城山莊。你跟著夏書記也沒有多少自由時間,我可是熬出頭來了。”高初笑笑,心里卻有些不是滋味,“這篇文章我一會兒就交給夏書記,請他抽時間看一看。”

    看到陸為民離去的背影,高初心思浮動,這個陸為民還真有點寵辱不驚的氣度,如此年輕城府卻如同那些個在機關里泡了幾十年的角色。

    正說間,電話響了起來,“喂,哪位?噢,杜主任你好,嗯,沒問題,秦書記和你發話,我再沒空也得要擠出時間來啊,行啊,你們幾個人,哦,熱鬧熱鬧,行,要不我把小陸喊在一塊兒?”

    高初明顯感覺到對方在電話里有一個停滯瞬間,雖然很快電話里爽朗的聲音沖淡了那一瞬的停滯,但是敏銳的高初立即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唐突了。

    “小陸陸為民?好啊好啊,高秘把他叫上也好,小陸也是我們南潭出去的干部啊,、……”,杜保國在電話里的聲音顯得很自然,絲毫覺察不出異樣,但是高初心里卻早已明悟過來,“噢,可能小陸晚上還要加個班趕一份材杵,可能來不了,……”

    “沒事兒,高秘書長你安排就行了,……”杜保國若無其事的回應道。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www.23wxx.com】( 官道無疆 http://www.kiullf.tw/0_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