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八百九十五章 悟劍
    劍招之中,融入有一道時間印記。

    只在一個剎那,銀白色的劍鋒,就從凌飛羽的身前劃了過去。

    “哧。”

    與此同時,凌飛羽臉上的面紗,分裂而開,隨風落下,顯露出一張精致的圣顏。看上去相當年輕,極其美麗,只是一眼撇過去,也讓人感覺到永世難忘。

    只不過,高高在上的飛羽劍圣,卻并不是那么冷若冰霜,至少那一張臉蛋,卻是給人一種妖媚的感覺,猶如是狐仙轉世一般,與她的氣質,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張若塵也只是驚鴻一瞥,下一刻,劍波就擊在他的身上,將他打飛了出去,一直墜落到數里之外。

    剛才這一擊,絕對是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身上,即便是穿著流星隱身衣,又有五行混沌體,張若塵也承受不住。

    他全身骨骼、經脈都在破碎的邊緣,渾身無法動彈,徹底失去再戰的力量。

    凌飛羽的神情,略微呆滯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半晌之后,雙眸之中,才是恢復神采。

    要知道,剛才那一劍,她根本來不及抵擋。

    若是,劍氣再強勁一些,她就算不死,也會遭受重創。

    不得不說,先前她的確是太過小看張若塵,此子身懷時間和空間兩種恒古之道,將來的成就,恐怕還會在她之上。

    凌飛羽緩緩的飛落到地面,向滔天劍一脈的歷代祖師的陰靈盯了過去,道:“滔天劍一脈,人才濟濟,皆是頂天立地一般的劍道英杰。本圣現在已經相信,張若塵應該不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

    “剛才,張若塵擋住了你三招,丫頭,你是不是應該先道歉?”

    一道人形魁梧的影子,大吼了一聲。

    讓一位劍圣道歉認錯,顯然是不現實的事,更何況,凌飛羽還是高傲絕頂的人物,更加不可能向任何人低頭。

    凌飛羽背著雙手,道:“首先,本圣沒有做錯任何事,無須向任何人道歉。其次,本圣會自去查明不死血族潛伏者的真相,若是,張若塵真的無辜,一定會還他一個公道。”

    另外一道人影飛了出來,道:“丫頭,你也太目中無人,有本事,我們再約戰一次?下一次,張若塵出手,至少可能擋你十招。”

    凌飛羽頗為強勢,冷聲道:“本圣不想與你們計較,并不代表本圣愚蠢。一群已經死去的人,就該老老實實的待在墳墓里面,若是再想引誘本圣,與張若塵陪練劍法,休怪本圣挑了你們墳墓。”

    說出這話的時候,凌飛羽也是一道手印打了出去,在那天穹之上,形成一個覆蓋方圓數十里的雷電大手,將十六位祖師的圣魂,全部都打入進地底。

    “轟隆”一聲。

    劍冢的地底,傳來滔天劍一脈歷代祖師惱怒的聲音。

    “丫頭,你連前輩的陰靈也敢下如此狠手,小心滔天劍傳人成長起來,將葬天劍一脈祖師的墳墓挖個底朝天。”

    “反了,反了,老夫也就多說了幾句,用得著下如此重的手?滔天劍傳人一旦成圣,必須第一個將你拿下。”

    “沒錯,必須得拿下,教她如何尊重前輩的陰靈。”

    對于他們的話,凌飛羽只是聰耳不聞,懶得再去理會一群只會放狠話的陰靈。

    她是一個女人,心眼很小,并沒有那么大的包容心。

    若是將她逼急,倒是很有可能會去挖兩座墳墓。

    走到張若塵的身旁,凌飛羽從空間手鐲之中,取出一枚枯木丹,放入進張若塵的嘴里。

    隨后,她帶著張若塵,徑直離開了劍冢。

    張若塵的確傷得很重,然而,卻并沒有暈厥,只是身體很難動彈。吞服下枯木丹,他就立即開始運轉圣氣,吸收丹藥之中的藥力。

    第二天清晨,張若塵身上的傷勢,完全恢復。

    不僅如此,經歷昨夜的那一戰,原本深藏在血液和肌肉之中的神血力量,竟然也被完全吸收,修為?有一些提升。

    “凌飛羽居然不在洞府,去了哪里呢?”

    張若塵沒有去尋找凌飛羽,而是走出洞府,來到一片竹林,閉上雙目,回憶昨夜與她的那一戰,從中參悟劍道。

    雖然,那一戰,僅僅只是交鋒了數招,很快就結束。

    可是,卻是劍圣級別的戰斗,而且還是張若塵的親身經歷。因此,也就相當寶貴。

    達到半圣境界,其實需要修士花費大量時間去參悟圣道,悟得越多,進境也就越快。

    每一場戰斗下來,修士都應該自我總結,從中參悟出更強的戰斗技巧。

    凌飛羽施展出來的每一招劍法,全部都形成圖畫一般的映像,不斷在張若塵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張若塵的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展,不斷思索破解的辦法。

    同時,他的雙手捏出劍訣,以手指為劍,不斷出劍,嘗試破解凌飛羽的劍招。

    其實,凌飛羽的劍招,相當簡單,顯得普普通通,然而正是如此,卻又充滿變數,讓人防不勝防。

    這是一個悟劍的過程,同時,也是張若塵自我成長的過程。

    一直到中午時分,張若塵才將凌飛羽昨晚使用的劍招,全部破解,與此同時,他對劍道,又有一些新的理解。

    “昨晚,若不是我使用出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恐怕根本就威脅不到凌飛羽。接下來,倒是可以開始修煉時間劍法的第二層境界。”

    時間劍法的第一層境界“剎那無痕”,一共有九百種基礎招式,張若塵早就已經修煉完畢。

    只不過,張若塵以前沒有參悟出時間規則,因此,才沒有修煉第二層境界。

    時間劍法的第二層境界,叫做“刻度八變”,與第一層境界的九百種基礎招式,有很多共通的地方。

    一旦修煉成功,必定可以成為張若塵的底牌,再與凌飛羽交手,也就不會那么狼狽。

    不過,他在竹節山修煉,一直有凌飛羽看守,無法進入圖卷時間,修煉時間劍法的速度,肯定相當緩慢。

    “必須想辦法離開凌飛羽的視線。”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想到了劍冢。

    劍冢,不正是最佳的練劍之地?

    在那里,不僅可以隨意使用乾坤神木圖,還能得到滔天劍歷代祖師陰靈的指點,無論是劍法,還是劍道,也肯定會突飛猛進。

    “唰唰。”

    就在張若塵想到此處的時候,竹林中,沖出兩道影子,出現在了張若塵的面前。

    正是前幾天,張若塵派遣出去打探消息的小黑和吞象兔。

    看到它們,張若塵將心緒收回,微微一笑,問道:“怎么樣?打探到有用的消息沒有?”

    “它們兩個,根本沒有去幫你打探消息,而是跑去鎮獄古族的藥田里面偷吃靈藥。幸好是我先發現它們,若是被看守藥田的長老發現,肯定會被抓起來,關進幽冥地牢,永世不得見天日。”

    黎敏嬌小的身軀,踩著輕盈的碎步,從吞象兔身后走出來,挺著微微聳起一個弧度的胸脯,向張若塵盯了過去。

    小黑瞥了黎敏一眼,哏哏一笑,“本皇做事一貫周密,若不是那一只兔子貪吃誤事,豈會讓你發現?再說,本皇也并不是沒有去打探消息,相反本皇還打探到不少有用的訊息。”

    “我才不信。”黎敏低聲說道。

    張若塵并不想知道,小黑和吞象兔去藥田里面偷吃了什么,只想知道,冥王劍冢的一些狀況,于是問道:“你都打探到什么消息?”

    小黑說道:“據說,鎮獄古族已經開始聯合朝廷的軍隊,準備主動向不死血族發起攻擊,要將元府境內的不死血族,全部剿滅。”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冥王劍冢中出現不死血族的潛伏者,那么,鎮獄古族的那些大人物,也肯定會感覺到危機。他們會主動出擊,在我的意料之中。”

    小黑又道:“近日之內,將會有兩位朝廷的大人物,駕臨冥王劍冢,一起商討對付不死血族的具體事宜。很有可能,那兩位朝廷中的大人物,已經到達冥王劍冢。”

    張若塵略微皺眉,一旦鎮獄古族與朝廷合作,那么,他的身份,也就變得相當尷尬。

    若是,一起去圍剿不死血族,張若塵不僅要與不死血族戰斗,還要隨時提防遭到朝廷之中的強者的暗算。

    張若塵問道:“除了這一則消息,還要別的消息嗎?”

    吞象兔轉了轉眼珠子,神秘兮兮的道:“塵爺,我聽到了一些消息,據說,鎮獄古族的內部也有矛盾。其中,最大的矛盾,便是少族長之爭。”

    對于少族長之爭,張若塵也是相當好奇。

    史仁是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若是,他需要幫助,張若塵必定會全力以赴助他一臂之力。

    前提是,張若塵必須要先了解,鎮獄古族的內部,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

    王頡乃是族長之子,而且,自身的資質也是出類拔萃,可是為何卻沒能成為少族長?

    史仁又是如何成為了少族長?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黎敏,做為鎮獄古族外圍家族的子弟,她肯定知道一些內情。

    ...(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