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235章 血濺五步
    清河堡的堡主,名叫趙建,在毒蛛商會算是高層人物。

    他站在城墻上,看見城外密密麻麻的軍士,心中驚懼,立即沖進城堡,將朝廷軍隊來襲的消息,稟告給了正在養傷的華名公。

    五天前在黑市總部的大戰,華名公被武市學宮的兩位銀袍長老擊傷,直到現在,傷勢也沒有痊愈。

    聽到清河堡被包圍的消息,華名公的臉色一沉,仿佛自言自語的道:“哼!他們來得倒是快,你看清楚是什么人帶隊來圍剿清河堡,是萬城重?還是張天圭?”

    趙建搖了搖頭,道:“都不是,是云武郡*中第七號人物,金赤汗。”

    “什么?云武郡王也太小瞧老夫了吧!居然讓金赤汗來圍剿清河堡?哈哈!”華名公的心頭一松,笑道:“金赤汗帶來了多少軍隊?”

    “至少也有一萬,全是精銳。”趙建道。

    華名公冷哼一聲,道:“清河堡中囤積的貨物已經轉移得差不多,我本來打算今天就離開,既然如此,那就在離開之前,送一份大禮給云武郡王。得讓他知道,與黑市作對,沒有好下場。”

    毒蛛少主從外面走了進來,笑道:“父親說得沒錯,金赤汗來到清河堡就是自尋死路。趙建,去將清河堡的城門打開,將金赤汗放進來。”

    “屬下遵命。”

    看見華名公和毒蛛少主如此自信,趙建臉上的驚恐神情消失不見,反而露出奸詐的笑意,向著城門頂部走去。

    站在城門上方,趙建令人升起白旗,盯著遠處的赤汗將軍,道:“赤汗將軍,我們投降,請不會發起攻擊。”

    “立即打開城門,讓赤汗將軍進城。”

    “轟!”

    在二十四個武者的推動下,城門緩緩的打開。

    五里之外,赤汗將軍冷笑一聲:“果然只是一群烏合之眾,才剛剛將清河堡圍起來,就主動投降。不堪一擊啊!”

    張若塵提醒道:“將軍,小心有詐。清河堡中,一定布置有防御大陣。若是將軍進入城堡,里面的邪道武者再開啟陣法,對將軍將會相當不利。”

    赤汗將軍畢竟是一員老將,深知一座護城大陣的威力,點了點頭,道:“的確不得不防。”

    赤汗將軍向著站在城門上的趙建盯去,大吼了一聲:“你們若是搗毀城墻上的四座陣塔,本將軍就接受你們的投降。要不然,本將軍就只能選擇強攻。”

    趙建向著遠處的毒蛛少主看了一眼。

    毒蛛少主的嘴角露出一絲邪異的笑容,對他點了點頭。

    在毒蛛少主看來,就算不借用護城陣法,要滅掉金赤汗和一萬軍隊,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再說,今后清河堡也待不下去,將護城陣法破壞掉,也免得留給云武郡國的朝廷。布置一座護城大陣,花費的資金可不是小數目。

    “轟!”

    “轟!”

    伴隨著四聲巨響,清河堡外圍的四座陣法倒塌,化為一塊塊巨基。

    赤汗將軍看見陣塔被毀,頓時發出大笑聲,手臂一揮,道:“赤電營、赤風營,隨我進入清河堡,剿滅那些邪道武者。”

    赤汗將軍只帶走了兩營的兵力,差不多四千人,浩浩蕩蕩的向著清河堡沖去。

    張若塵坐在車駕之中,微微皺起眉頭,自言自語的道:“清河堡中的那些邪道武者,居然真的搗毀了四座陣塔。難道真的是我多心了?”

    赤汗將軍帶領著軍隊,剛剛沖進清河堡,城門就轟然一聲關閉。

    “哈哈!金赤汗你也太愚蠢,真以為我們回投降?”趙建笑道。

    清河堡中的四面八方,沖出數百位穿著紫色衣袍的邪道武者。他們全部都是一等一的邪道高手,將赤汗將軍和四千軍士圍在中央。

    毒蛛少主和華名公從城堡中走了出來,站在石臺的上面,面帶笑意的盯著下方的赤汗將軍。

    毒蛛少主笑道:“赤汗將軍,云武郡王是派遣你來清河堡送死,你又何必再為朝廷賣命?要不你投靠我們毒蛛商會,以你的實力,肯定能夠得到相當不錯的待遇。”

    看到毒蛛少主和華名公之后,赤汗將軍面色如土,知道自己中計了!

    不僅僅只是中了毒蛛少主和華名公的計謀,更是中了七王子的詭計。只是他怎么都想不通,七王子為何要害他?

    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可以輕松殺死一萬人的軍隊,更何況不僅僅華名公是天極境武者,毒蛛少主也有與天極境武者一戰的實力。

    看來今天是兇多吉少。

    赤汗將軍并沒有投降,緊咬著牙齒,提起烏黑的狼牙棒,大吼一聲,“兄弟們,給我殺!”

    “執迷不悟!”

    毒蛛少主失去了耐心,拔出懷中的彎刀,將真氣完全注入彎刀。

    彎刀中的銘紋,完全被激活,沖起兩丈高的刀芒,向著軍隊中斬了過去。

    “嘩”

    僅僅一刀,數十位軍士被斬斷成兩截,鮮血就像瓢潑一般,將地面染得緋紅。

    在毒蛛少主這種級別的高手面前,人海戰術已經沒有作用,別說是一萬軍隊,就算是十萬軍隊也攔不住他的步法。

    在毒蛛少主出手的時候,趙建也從城墻上跳下,一掌打出,將十多個軍士震飛出去。

    趙建乃是清河堡的堡主,武道修為達到地極境大圓滿,殺入軍隊之中,無人是他的一招之敵。

    片刻之間,就留下一地的尸骸。

    他沖到赤汗將軍的面前,與赤汗將軍戰了起來。

    毒蛛少主看著眼前的數千軍士,露出殘忍的笑意,“一群螻蟻也想來圍剿清河堡,真是笑話……”

    突然,城外響起一聲嘹亮的長嘯,刺耳的嘯聲,響徹整個清河堡。

    毒蛛少主的眼睛一瞇,向著城外的方向望去,“難道軍中還有高手?”

    “轟!”

    清河堡的城門是用精鐵鑄煉而成,足有半米厚,可是被一道強大的劍氣擊碎,變得四分五裂。

    城門的碎塊,在一股真氣的控制之下,向著那些邪道武者急速飛去。

    “嘭嘭!”

    十七位邪道武者的身體被擊穿,同時倒飛出去,體內的鮮血飛濺出來,當場慘死。

    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從城門外走了進來,遠遠的向毒蛛少主盯了一眼,道:“華青山,我們又見面了!”

    在城門關閉的那一刻,張若塵就察覺到不妙,于是立即追了上來。

    城外,響起軍隊的吶喊聲和戰鼓的聲音,剩下的六千軍士,結成陣法,已經向著清河堡沖了過來。

    毒蛛少主看見走進城門的張若塵,先是微微一驚,緊接著發出大笑聲:“張若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是嗎?”

    張若塵笑道:“那還得看是誰的天堂,誰的地獄?”

    毒蛛少主冷哼一聲,眼神一沉,道:“今天你休想再逃走!”

    毒蛛少主腳掌一蹬,騰飛起三十多米高,又急速下落,借住下落的速度,一刀向張若塵的頭頂斬去。

    明亮的刀光,拖出十多米長,就像一輪皎潔的明月,從天空墜落下來。

    “咻!”

    張若塵只是身體一動,就從原地消失。

    “什么?”毒蛛少主微微一驚,沒有料到張若塵的速度竟然會這么快。

    “轟!”

    毒蛛少主一刀斬在地面,地面猛烈一震,出現一條長長的刀痕,長達百米,深達三米。

    這一刀,根本不像是武者可以爆發出來的破壞力,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你的速度太慢了!”

    張若塵的聲音,在毒蛛少主的身后響起。

    毒蛛少主的臉色一變,正要轉身出刀抵擋,可是張若塵卻已經一掌打在他的背上。

    “嘭!”

    強大的掌力,將毒蛛少主打得向前一撲,就像惡狗撲食一般,撲在地上,滾到十多丈之外,將一堵墻壁都給撞倒。

    毒蛛少主狼狽的從廢墟中沖飛起來,重新落到地上,將破舊的外衣撕碎,露出一套銀色的鎧甲。

    正是因為有這一具鎧甲的保護,所以承受了張若塵一掌,他也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他身上的鎧甲,名叫蛇鱗銀甲,是一件六階真武寶器,全是由銀色的鱗片串聯而成,每一一絲縫隙。

    “張若塵,我小看你了,難怪你敢與我一戰,原來你的修為已經突破。”

    毒蛛少主盯著張若塵,瞳孔之中出現一絲絲綠色的光芒,最后完全變成綠色,顯得無比妖異。

    攝魂之眼。

    這是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一般來說,只有天極境武者才能修煉成功。毒蛛少主雖然修煉了攝魂之眼,可是卻并沒有將攝魂之眼修煉到大成。

    張若塵的精神力何等強大,沒有達到大成的攝魂之眼,又怎么能傷得了他?

    張若塵直接無視毒蛛少主的攝魂之眼,腳踩步法,沖到毒蛛少主的面前,一劍劈斬了下去。

    “天心滿月。”

    天心劍法雖然只是靈級下品的劍法,可是在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時候,就已經將天心劍法修煉到化境。

    化境,就是超越大成的境界。

    一種武技,一旦達到化境,威力就會成倍的疊加。

    即便只是靈級下品的劍法,也能發揮出靈級中品劍法的威力。

    毒蛛少主根本沒有想到攝魂之眼會失去作用,倉促之下,只得劈出一刀,向著張若塵擋了過去。

    張若塵的劍法何等精妙,又豈是他能擋得住。

    只見沉淵古劍微微扭曲了一下,就避開毒蛛少主手中的彎刀,斬在了毒蛛少主的腰部。

    “噗!”

    毒蛛少主被斬斷成兩截,即便是他身上的蛇鱗銀甲,也擋不住沉淵古劍的鋒利。

    一位頂尖的年輕邪道高手,就此隕落,血濺五步,死在了張若塵的劍下。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