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237章 萬里追殺
    冬至日剛過,正是一年最為寒冷時節,整個云武郡國都在下雪,崇山峻嶺之間,盡是白茫茫的一片。

    張若塵已經追了華名公四天四夜,從清河堡一直追到云武郡國北邊的霖安縣,長途奔襲接近一萬六千里。

    在路上,兩人戰過三次,每一次幾乎都是張若塵占據上風,將華名公追殺得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

    只不過華名公的速度要比張若塵快一籌,所以,每一次都能從張若塵的手中逃走。

    追到霖安縣附近,兩人又在冰河上大戰了一場,打得是天翻地覆,就連冰河中的寒冰都被真氣融化。

    華名公再次逃走,不知去向。

    張若塵能夠一次又一次追上華名公,那是因為,他擁有武魂。

    只要華名公還在百里之內,張若塵將武魂釋放出來,就能將他找到。

    華名公自然不知道張若塵修煉出了武魂,所以,在他逃走的時候,每次都盡量不留下痕跡,不想張若塵再次追殺上來。

    可是,每一次,無論他怎么小心翼翼的趕路,最多一天時間,張若塵便又能將他找到。兩人免不了,又要大戰一場。

    華名公本來就有傷在身,卻一直都沒有機會療傷,最開始他還寄希望使用自己的絕學,擊殺張若塵。但是每一次大戰下來,張若塵最多受一些輕傷,而他的傷勢卻越來越重,就連趕路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慢。

    “又逃走了!霖安縣已經是云武郡國北邊的最后一個縣,再往北走,就要進入四方郡國的境內。難道他打算前往四方郡國的毒蛛商會,尋找幫手。”

    張若塵的心中一沉,望著華名公逃走的方向,再次追了上去。

    華名公雖然是天極境的武者,可畢竟是上了年紀,不像張若塵那樣的年輕人,精神力飽滿,血氣旺盛,就算十天十夜不休息,也絲毫都不覺得疲倦。

    他老了!

    經過上萬里的長途逃竄,又有重傷在身,華名公感覺自己的速度越來越遲緩。

    若是再和張若塵戰一場,他已經沒有逃走的把握。

    “真是可惡,若是紅蛛巨艦在我身邊,我又豈會逃得這么狼狽?”華名公披頭散發,全身鮮血,身上至少有十道劍痕。

    毒蛛商會在云武郡國本來是有兩艘紅蛛巨艦,可是在轉移貨物的時候,兩艘紅蛛巨艦都運送著大批貨物去了四方郡國。

    華名公失去了紅蛛巨艦,又沒有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兵,怎么可能擋得住正銳氣逼人的張若塵?

    一路上逃竄,讓這一位威名赫赫的天極境武道神話,也感覺到有些絕望。

    還好,終于逃到霖安縣,再往北,就進入四方郡國的境內。

    四方郡國的王族,與毒蛛商會的關系交好,所以,毒蛛商會的總部就建在四方郡國。

    這個秘密,只有毒蛛商會的高層才知道。

    只要進入四方郡國,就等于進入毒蛛商會的地盤,到時候,該逃的人就是張若塵。

    “等我傷勢痊愈,一定要將那一個混蛋碎尸萬段。”

    華名公沖進霖安縣城。

    他記得在霖安縣城里面有一處毒蛛的隱秘據點,所以,打算先到那一處隱秘據點傳消息,希望在四方郡國的毒蛛商會高手,能夠立即趕來救援。

    這一處據點并不大,只有數十個商會成員。

    這些商會成員,見到華名公,簡直就像普通百姓見到帝皇一般,全部出門迎接,恭恭敬敬的將華名公請進據點。

    華名公問道:“你們這里,誰是負責人?”

    一個修為達到玄極境小極期的老者走了出來,躬身站在華名公的面前,道:“回稟會主,老朽厲川,正是這一處據點的負責人。”

    華名公也不廢話,立即下令,道:“你現在就持著老夫的令牌,前去四方郡國的大石城據點,請求穆青,立即調動紅蛛巨艦,趕來救援。告訴他,他若是前來救援,至少能夠得到一件九階真武寶器的好處。”

    大石城是離霖安縣城最近的大型據點,相隔不到五百里,若是乘坐蠻禽,只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就能趕到。

    穆青也是毒蛛商會的高層,修為達到天極境,負責四方郡國南方邊境的一切事物。

    華名公與穆青的關系并不算很好,但是華名公相信,用一件九階真武寶器做為條件,穆青就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趕來救援。

    在黑市,沒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利益。

    若是沒有利益,就算同是一個勢力的武者,也未必會冒著得罪強敵的危險,前去幫忙。

    那一個叫做厲川的老者,聽到華名公的話,心中一驚,什么人能夠將會主追殺得如此狼狽?難道是云武郡王親自出手?

    厲川不敢多問,接過令牌之后,立即騎著蠻禽,沖出霖安縣城,向著邊境的方向趕去。

    華名公自然也可以親自逃去大石城,但是,他害怕還沒有逃到大石城,就已經被張若塵追上。

    “那一個張若塵也不知精通什么手段,居然每次都能找到我。在人越少的山林,越容易被他找到。反而是躲在人多的城池,他找我的速度越慢。希望在穆青趕來之前,張若塵還沒找到我。”

    華名公咬了咬牙,心中感覺到無比憋屈,自己堂堂的一位武道神話般的人物,居然被一個少年追殺萬里,傳出去還不丟盡臉面?

    當然,華名公現在想的并不是如何保住自己的面子,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只要能夠撐到穆青趕來,到時候,就是張若塵的死期。

    “實在不行的話,只能使用那一種禁術。”華名公緊捏著拳頭,像是下了某一個重大的決定。

    ……

    沒過多久,張若塵也走進霖安縣城。

    霖安縣,只是云武郡國邊境的小縣,而且常年戰亂,顯得十分凋零。

    一年前,霖安縣城被四方郡國攻克,城中的百姓幾乎全部都被擄走,賣到四方郡國,成為奴隸。

    縣城中的財富,也被搶劫一空,變成一座死城。

    雖然后來,張若塵與黃煙塵訂婚,云武郡國得到千水郡國的支持,向四方郡國施壓。

    四方郡王郡王迫于無奈,將包括霖安縣城在內的二十多座城池重新還給云武郡國,并且賠償了大量錢幣。但是,這二十多座城池,卻變得比以前更加荒廢。

    走進霖安縣城,街道上,只能看見幾個零零散散的人影,面黃肌瘦的樣子,就像很多天都沒有吃過飽飯。

    在寒冬,就算是在云武郡國的王城,也會因為寒冷和饑餓,死很多人。更何況是這種邊境小城?

    那些饑寒交迫的普通百姓,全部都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盯著張若塵,隨后便又轉開目光,不敢直視張若塵。

    他們都是被四方郡國抓捕過的奴民,早就被欺負怕了,哪還敢招惹張若塵這樣光鮮的貴族少爺?

    張若塵的目光向著其中一條小巷盯去,只見一個穿著單薄破舊衣衫的小女孩,跪在雪地中,大聲的哭喊,用一雙瘦弱的手臂,使勁的搖雪地中的一個婦人。

    “娘,你醒醒……你醒醒……娘……”小女孩一邊哭著,一邊推著那一個婦人的身體。

    張若塵走了過去,向著那一個婦人看了一眼。只見那一個婦人的臉完全被冰霜覆蓋,全身僵硬,顯然在昨夜的時候就已經凍死。

    昨晚,正是那一個婦人,將小女孩抱在懷里,用自己的體溫,守護自己的孩子。要不然的話,那一個小女孩估計也已經凍死。

    “大哥哥,求求你,求求你幫我叫醒娘親……”小女孩看上去只有三、四歲的樣子,用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張若塵,滿眼淚花,可憐巴巴的說道。

    張若塵本來是追得很急,想要早些將華名公殺死,但是看到小女孩的那一雙清澈的眼睛之后,反而變得平靜下來。

    張若塵突然驚醒:“最近幾天,為何殺念會這么重?難道因為吸收了大量祭祀之力,影響了我自己的武道本心?”

    祭祀之力之中,本來就有無數人的祈愿之力,包含了成千上萬的人類的精神和意志。對于神靈來說,可以輕松消耗那些人的精神和意志。

    但是張若塵只是一個人類武者,自然會受祭祀之力的影響,從而偏離自己的本心。

    華名公該不該殺?

    當然該殺。

    但是張若塵內心的殺念卻太重,甚至影響到他的正常思維。若是他不能及時清醒過來,讓殺念一直膨脹下去,不久之后,一定會走火入魔,變得一個失去理智的殺人魔頭。

    “幸好我的精神力強大,將祭祀之力暫時壓制了下去。除掉華名公之后,必須要閉關一段時間才行。”

    張若塵蹲下身,將自己的外袍脫下來,裹在那一個小女孩的身上,肅然的道:“你的娘親已經去世,不可能再醒過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做一個強者,將來才不會被凍死。”

    張若塵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不是一個懂得騙人的人,甚至連小孩也不知道該怎么去騙,怎么去安慰。

    聽到張若塵的話,那一個小女孩果然哭得更大聲:“沒有,沒有,娘親會醒過來,一定會醒過來……你走,你走,你是騙子……”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正打算離開,突然,又停下腳步,將十枚血丹取出來,放到那一個小女孩的走中,道:“若是餓了,就吃下一枚!”

    天下需要幫助的人實在太多,張若塵的能力有限,只能做到這個程度。

    在這里耽擱了片刻,張若塵不得不離開,繼續去尋找華名公。

    華名公就在霖安縣城之中,張若塵已經探查到他的方位,相信很快就能讓他找到。

    發現華名公沒有逃走,張若塵也有些詫異,不知道華名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必須盡快將他除掉,以絕后患。

    依舊是殺人,張若塵的心態,卻已經發生微妙的變化,顯得平靜了許多。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