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319章 張天圭的報復
    就在張若塵思考如何救司行空和常戚戚的時候,那一艘紅蛛巨艦的船艙里面,走出一群黑市的武者。

    其中,金川和郭十三走在前面,后面的那些武者,全部都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為,身穿黑翼,腰挎寬背戰斗。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一股霸道的氣勢。

    “你們為何要將我抓來這里,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我乃是王家的繼承人,王驚天,若是讓我父親知道,你們就死定了!”

    一個穿著頗為華麗的男子,被鐵鏈繃在船桿上,不停的叫囂,似乎自己是王家的繼承人就十分了不起,能夠將對方給嚇住。

    聽到王驚天叫囂的聲音,金川的臉色一寒,向身邊的一個黑市武者吩咐了一聲。

    那一個黑市武者點了點,臉色露出譏諷的笑意,走到王驚天的面前,抽出一根六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鞭子。鞭子上,閃爍著火光,向王驚天抽了過去。

    “啪!”

    “啪!”

    僅僅只是抽了兩鞭子,王驚天就立即嚎啕慘叫,不停求饒。

    但是,那一位黑市武者,并沒有停下來,依舊不停抽打過去,打得王驚天血肉橫飛。

    直到王驚天被打得奄奄一息,他才停了下來。

    “呸!區區一個王家,也敢用來威脅我們黑市。”

    那一個黑市武者抽打完之后,狠狠的吐了一口子唾沫,噴在王驚天的臉上。

    甲板上,別的那些被抓來的地極境武者,原本還想反抗,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冷靜下來。

    就算想反抗,現在也只能保持沉默。

    沒看見那一位王家的高手,不就被打得半死。

    金川的目光向甲板上的那些武者看了一眼,最后鎖定在司行空的身上,走了過去,冷聲道:“司行空,你是天魔嶺曾經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與他們那些人不同。我們家少主是愛才之人,現在,給你最后一個機會。只要你告訴我們,張若塵的去向,少主肯定會饒你一命。你可要考慮清楚,這是最后的機會。”

    司行空頭上的長發,遮住了大半張臉,卻遮不住身上那一股灑脫的氣質。

    他嘴角一勾,露出一絲笑意,道:“先不說,我并不知道張師弟的去向,就算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們。”

    金川冷哼一聲,眼中露出一道殺意,將真氣運至指尖,就要一指刺向司行空的心臟。

    “且慢。”

    張天圭從船艙中走出,背著雙手,走到金川的面前,笑道:“金前輩,少主對司行空頗感興趣,想要見識曾經的天魔嶺第一天才到底有多強?”

    “少主要親自出手試探司行空的修為?”金川問道。

    金川不敢輕視張天圭,因為,張天圭現在可是帝一身邊的紅人,深得帝一的信任。

    張天圭搖了搖頭,笑道:“要試探司行空的修為,何須少主出手,由我代替少主出手,就已經搓搓有余。”

    常戚戚大笑道:“張天圭,你不過只是大師兄的手下敗將,才幾個月過去,也敢如此大言不慚?”

    張天圭并不生氣,道:“今時不同往日,最近,得到少主的指點,我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個臺階。你信不信,我只需十招,就能將司行空踩在腳下?”

    常戚戚冷笑一聲,道:“你以為你是哪根蔥?你叫大師兄跟你比武,大師兄就跟你比,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不得不說,常戚戚的舌頭的確很毒,以張天圭的心境,竟然也被他激怒。

    張天圭的眼神一寒,閃電般出手,一把捏住常戚戚的脖子,將常戚戚提了起來。

    他的五指發力,將常戚戚的脖子越捏越細,發出“咯咯”的聲音,喉嚨和頸椎骨就像是要被生生捏碎。

    常戚戚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臉上的經脈,全部凸了起來,就像是要爆裂開。

    “夠了,放開他。張天圭,我與你一戰。”司行空道。

    張天圭嘴角微微一勾,臉上露出一絲譏誚的笑意,五指一松,將常戚戚丟在了地上,道:“好!很好!果然是師兄弟情深,來人,給司行空松綁。”

    兩位看上起六七十歲的黑市的武道高手,立即走過去,將綁縛司行空的雙手、雙腳的鐵鏈解開。

    至于常戚戚,卻被那兩位黑市的武道高手拖到了一旁。

    其中,一個黑市的武道高手,將戰刀拔出,懸在常戚戚的脖子上。

    “不許動我師弟。”

    司行空看著這一幕,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寒氣,向常戚戚的方向沖過去。

    張天圭的身形一閃,攔到司行空的身前,笑道:“司行空,你若是能夠戰勝我,自然能夠保住常戚戚的性命。若是你敗在了我的手中,那就沒辦法了,只能說是你害死了你的師弟。”

    站在甲板上,司行空緊捏著雙拳,雙眼布滿血絲。

    “張……天……圭……”司行空緊咬牙齒,眼中滿是憤怒。

    隨著司行空體內的真氣涌出,周圍的空氣,微微震蕩了一下。

    司行空一招長拳打出,拳頭上面,冒出紫色的光芒,形成一個巨大的拳影。

    張天圭的嘴角一勾,微微分開腳步,身體一側,避開司行空全力打出的一拳。

    司行空微微一驚,沒想到張天圭竟然能夠如此輕松的躲開他的一拳,速度之快,身法之敏捷,與幾個月前,已經是天壤之別。

    不愧是四絕天才,只是幾個月時間,張天圭的修為就更上一層樓。

    “司行空,上一次戰斗,你用七招將我擊敗。今天,我只用五招,就能將你擊敗,讓你也嘗一嘗被人擊敗的滋味。”

    張天圭冷哼一聲,雙腿離地,一腳踢向司行空的胸口。

    司行空的雙腳在甲板上一踩,沖天而起,飛躍起十多丈高,躲開張天圭的攻擊的同時,也一掌打了下去,擊向張天圭的頭頂。

    “千手戰神!”

    張天圭雙腿微微彎曲,手掌擊向上空,出現無數道手影,就像同時打出了一千道掌印一般。

    “嘭!”

    兩人的掌印,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能量漣漪,向四面八方飛出去。

    站在不遠處的黑市武者,全部都被那一股掌風,逼得不斷后退。

    “不愧是天魔嶺的頂尖人杰之間的戰斗,果然厲害。他們兩人,恐怕都有擊敗天極境武道神話的實力!”其中一個黑市的武道高手頗為震驚,自言自語的說道。

    “噗!”

    司行空的身體巨震,嘴里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了出去。

    剛才那一掌,張天圭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超出司行空的預估,比他強大不止一籌那么簡單。

    看著司行空受傷,張天圭的心中一喜,“帝一賜給我的那一滴龍血,果然是好東西,以我現在的肉身體質,已經很接近天極境中期武者的級別。以我現在的實力,應該算是四絕半的天才了吧!”

    “據說,水底龍宮之中,很可能有金龍的尸體。若是能夠得到金龍的龍血,我肯定能夠達到五絕天才的級別,甚至更強。”

    張天圭有自己的野心,討好帝一,只是想要從帝一那里獲得珍貴的修煉資源。

    其實,他的心中,對帝一,根本沒有一絲尊敬。

    “司行空,現在你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吧?哈哈!”

    見到司行空被打飛,張天圭大笑一聲,猛然沖過去,再次打出一掌,擊在司行空的胸口。

    “嘭”的一聲,司行空又一次飛起,嘴里又一次吐出鮮血。

    張天圭雙腳蹬地,騰飛而起,從天而降,一腳踩在司行空的背上。

    “轟!”

    張天圭的這一腳,直接將司行空踩到甲板上。

    司行空的身體與甲板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

    “大師兄。”

    “張天圭,我要殺了你這個王八蛋。”

    常戚戚大吼一聲,想要從那兩個黑市高手的手中掙脫出去。

    但是那兩個黑市武者,都是地極境大圓滿的高手,而且還都是修煉了五六十年的老輩武者,真氣雄厚,實力并不比常戚戚弱多少。

    其中一個黑市武者,使用刀柄,狠狠的擊在常戚戚的太陽穴,將常戚戚太陽穴的經脈打碎,涌出一滴滴血珠。

    常戚戚滿臉鮮血,只感覺雙眼一黑,頭重腳輕的倒下去,嘭地一聲,摔在甲板上。

    “常……常師弟……”

    司行空趴在地上,全身骨頭像是散架了一般,嘴角掛著鮮血,心中十分自責,要是自己能夠戰勝張天圭,就能救他一命。

    張天圭的腳狠狠的踩在司行空的背上,嘴角露出笑意,以勝利者的姿態說道:“司行空,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跪在我的面前,向我磕三個頭,我就考慮放過你的師弟。你覺得怎樣?”

    “張……張天圭,你是在做夢。”

    司行空緊咬牙齒,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里面擠出。

    “是嗎?你有如此傲骨,我自然十分欣賞。但是,你師弟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張天圭向那兩個黑市的武道高手使了一個眼色,笑道:“將常戚戚亂刀分尸,扔進水里,喂蠻獸。”

    (求票!)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