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365章 東域陳家
    張若塵打算去一趟西院,見一見九郡主。

    現在,王族還剩下的成員已經不多,而他和九郡主的關系也很好,在前往東域神土之前,張若塵準備將一些修煉資源交給她,助她在修煉之路上,走得更遠。

    “你的傷勢很嚴重,不要親自去西院,安心留在學宮養傷。我會派遣一位銀袍長老前往西院,將九郡主接來內宮學府。我可以破格讓她提前成為內宮學員,就不用再回西院。在內宮學府,她將會有更好的修煉環境。”雷景道。

    “多謝師尊。”

    張若塵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現在的確不適合離開天魔武城,先不說會不會遭到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高手的暗殺,就是隨時都會出現的血靈王,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再與她遇上,張若塵未必還有那么好的運氣逃走。

    “既然如此,弟子就先告辭。”

    回到修煉府邸,張若塵就見到盤坐在水池邊的孔宣。

    她穿著一身潔白無瑕的長衣,盤坐在一方白色的光滑大石上面,背上的一對羽翼散發出七彩光華,長發從頭頂一直垂到水中。

    孔宣正在修煉十脈劍波,十指不停變幻,不斷打出去。

    根據張若塵的觀察,她已經將十脈劍波中的“太陰脈劍波”修煉到入門境界,真氣灌入指尖,可以打出銳利的劍氣,輕松擊穿十丈之外的千斤巨石。

    張若塵站在她的身后,看了半晌,點了點頭,道:“不錯,短短幾個月時間,就能領悟到十脈劍波的一絲真諦,你的悟性算得上是拔尖。”

    只有境界越高,武者修煉武技的速度才越快。

    孔宣現在才玄極境的修為,能夠將靈級上品的武技修煉到入門,自然算得上是相當厲害。

    聽到張若塵的聲音,孔宣才知道身后站著一個人,立即站起身來。

    當她看到張若塵的那一張熟悉的臉之后,露出無法掩飾喜悅,立即就要下跪向張若塵行禮。

    “拜見主人……”

    張若塵伸出一只手臂,掌心涌出一股青虛真氣,真氣就像是一縷縷煙霧將孔宣給定住,道:“今后見到我,不要再下跪。”

    “可是……”孔宣道。

    張若塵道:“這是命令!”

    “好吧!”

    孔宣輕輕的抿了抿嘴唇,重新站直了身體,心中更加欽佩張若塵,明明可以拿捏她的生死,可是卻給她更多自由,根本沒有將她當然一個奴仆。

    能夠遇到張若塵,對她來說,真的是天大的運氣。

    “主人,你的武道修為,已經突破到天極境了嗎?”

    在見到張若塵的第一眼的時候,孔宣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力量。

    那是一股渾厚的氣息,就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站在她的面前。在張若塵打出真氣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像是會窒息一般,整個人無法動彈。

    “的確已經達到天極境。”

    張若塵笑道:“你也很厲害,短短幾個月時間,就已經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再鞏固一段時間,應該就可以突破地極境。”

    雖然,孔宣還沒有達到地極境,可是以她現在的修為,完全可以與地極境的武者抗衡。

    若是她將自己的修為展現出來,完全可以成為《玄榜》第一的天之驕女。

    得到張若塵的夸贊,孔宣說不出的高興,臉上竟然露出一絲羞澀,輕輕的低下頭。

    不得不說,孔宣的確長得極美,標準的鵝蛋臉,兩條柳葉一般的黛眉,晶瑩剔透的嘴唇,精致的瓊鼻,肌膚白皙得就像是用羊脂一般,沒有一絲瑕疵,還有那長長的睫毛,每一根都是那么的彎翹。

    隨著她的修為越來越高,不僅身材發育得更加完美,就連身上的氣質也逐漸凸現出來,給人一種傾國傾城的感覺。

    以她卓絕的天資,絕美的容顏,誰會想到她只是張若塵身邊的一個侍女?

    難怪黃煙塵每次見到孔宣,眼神都很不善。

    別說是她,任何女子若是見到自己的未婚夫的身邊,有這樣一位絕世美人做侍女,恐怕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孔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道:“主人,還有一件事,我要稟告你。就在三天前,一個神秘人,將老夫人送來了武市學宮。”

    張若塵道:“哪一位老夫人?”

    “就是云武郡國的林妃娘娘,那一個神秘人說她是主人的娘親。”孔宣柔聲的道。

    張若塵的心中大喜,沒想到這么快就有娘親的消息,道:“娘親現在在哪里,快帶我去見她。”

    孔宣見張若塵高興的樣子,心中也十分欣喜,道:“就在主人的修煉府邸,我現在就帶主人去見她。”

    “看來張天圭沒有騙我,娘親果然被人救走。那一個神秘人,估計就是阿樂。”

    張若塵立即跟著孔宣,來到林妃居住的院落。

    見到林妃,張若塵懸著的一顆心,終于落下。

    林妃看見張若塵回來,自然也是喜極而泣,母子兩人相擁在了一起。

    隨后,張若塵將王宮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她,當然,也包括林家的滅門慘案。

    聽聞云武郡王慘死,林妃傷痛欲絕,直接哭出聲來。

    聽聞林家慘遭滅門,林妃再次流出眼淚,若不是張若塵不斷將真氣注入她的身體,恐怕她已經暈厥了過去。

    將事實說出來,雖然有些殘忍,但是,她遲早都會知道,長痛不如短痛,為何不現在就告訴她呢?

    至少現在,張若塵還陪在她的身邊,可以安慰她。

    直到林妃睡下之后,張若塵才走出房間,輕輕的將房門關上。

    此刻,天色已經暗下來,空氣中,吹著冰涼的輕風。

    張若塵向著依舊站在院落中的孔宣看了一眼,走了過去,道:“替我好好的照顧娘親,最近一段時間,她應該都會很傷心。”

    “主人放心,奴婢一定會好好照顧老夫人。”孔宣道。

    張若塵想了想道:“那一個送老夫人來到武市學宮的神秘人,有沒有留話給我?”

    孔宣道:“他倒是說過一句,他說,他已經離開了天魔嶺,要去追尋更加高深的武道,你對他的恩情,他會銘記在心。”

    “看來真的是他,也不知今后還有沒有再次相遇的機會。”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不得不說,當初救了阿樂一命,的確是明智的決定。

    幸好是他出手,林妃才能保住性命。

    張若塵將學宮令牌取了出來,交給孔宣,讓她去領取每個季度發放的半圣真液和圣液。

    隨后,他就進入修煉密室,開始閉關療傷。

    進入修煉密室,張若塵就取出時空晶石,將真氣注入時空晶石,一層白色的光芒就從晶石的表面浮現了出來。

    “嘩!”

    張若塵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摒棄心中的雜念,又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

    盤坐在時空晶石之中,張若塵花費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在療傷丹藥的輔助之下,終于讓傷勢痊愈。

    損失的血氣,卻不是一時半會能夠修煉回來,張若塵依舊還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

    “這一次血靈王吃了虧,肯定會將我列為頭號大敵。我必須努力提升修為,要不然的話,再與她對上,勝算將會更小。”

    一旦血靈王開始防范張若塵,估計張若塵還沒有使用出招魂訣,就已經被她殺死。

    就在張若塵準備一鼓作氣,煉化氣海中的半圣之光的時候,孔宣來到修煉密室的外面,向他稟告,“主人,常師兄、司師兄來了修煉府邸,想要見你。”

    既然是常戚戚和司行空前來拜訪,張若塵是肯定要見他們。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中走出來,將晶石收起。說是修煉了一天一夜,其實,外面也就才過去幾個時辰而已。

    遠遠的,就聽到常戚戚的大笑聲:“張師弟,你可算是回到了學宮,你是不知道,自從得知你出了事,我和大司兄在云武郡國連挑了二十三座黑市的分部,鬧得雞飛狗跳。但是,卻還是沒有找到你。沒想到,你居然自己先回了學宮,我和大師兄都白忙活了!”

    最近幾天,常戚戚和司行空為了尋找張若塵,在云武郡國,大殺四方,幾乎將黑市的所有分部都光顧了一遍,甚至還有一些拜月魔教的分舵也跟著遭殃。

    那一只吞象兔“鍋鍋”,將常戚戚給擠開,向張若塵沖了過去,道:“塵爺,還有我。我也滅了三座黑市的分部,還有一處魔教的分舵。”

    張若塵的心中十分感動,因為,在他出事之后,竟然有那么多的朋友在為他擔心。

    為了找到他,而大殺四方。

    這樣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張若塵道:“常師兄,大師兄,還有鍋鍋,別的矯情的話,我就不多說,多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

    “說什么‘謝’?就算要說‘謝’,也是我們。若不是你,我和大師兄也不可能得到龍血,擁有現在的成就。雷閣主已經通知我們,我和大師兄也有資格去東域神土,參加圣院考核,半個月之后就出發。若是能夠考進圣院,那我今后可就真的算是大人物了!哈哈!”常戚戚大笑道。

    張若塵問道:“常師兄,既然你們已經回來,黃師姐和端木師姐回來沒有?”

    “你難道不知道?你的那一個未婚妻,就是黃師妹,已經被她娘接去了東域神土。對了,還有陳師妹。她們早就已經離開天魔武城。”常戚戚道。

    在通溟河的時候,張若塵急著趕回云武郡國,所以,并不知道后面發生的事。

    聽常戚戚和司行空講說,他才知道,那天在通溟河將元嬰老魔擊敗的半圣,竟然就是黃煙塵的娘親。

    也就在那天,那一位半圣將黃煙塵和陳曦兒接走,去了東域神土。

    常戚戚的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羨慕的道:“張師弟,你是不知道,你的那一位岳母真的是非常厲害,只用了一劍,就將威名赫赫的元嬰老魔給打成重傷,我都差點跪地膜拜了。我要是有這樣一位岳母,那該多好?”

    司行空笑了笑,道:“黃師妹的娘親,名叫陳琉璃,年輕的時候,進入過《天榜》前五十。做為陳家的天之驕女,她能夠修煉到半圣境界,我絲毫都不覺得奇怪。”

    常戚戚道:“我們天魔嶺武市學宮的宮主,當初,也是陳家的年輕俊杰,雖然無法與黃師妹的娘親比擬,可是當初也是陳家排名前三十的天才。”

    司行空和常戚戚對陳家似乎都有了解,可是張若塵卻了解得不多,于是問道:“陳家很厲害嗎?”

    常戚戚瞪大了一雙眼睛,道:“張師弟,你可是黃師妹的未婚夫,竟然連陳家都不知道?”

    司行空的眼中罕見的露出崇敬的神情,道:“陳家乃是中古世家,已經擁有十多萬年的歷史,在東域,陳家的勢力根深蒂固,族人遍布天下,就連池瑤女皇對他們也要忌諱三分。”

    “我們天魔嶺武市學宮的宮主‘陳郢’,是陳家的人。”

    “黃師姐的娘親,也就是上等郡國千水郡國的王后‘陳琉璃’,也是陳家的人。”

    ……

    “當然,真正讓陳家在東域擁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的人,卻是陳家的當代家主,陳羽化。同時,他也是東域的域王,管理著東域成千上萬個郡國和東域神土。”

    張若塵仿佛是自言自語的道:“陳家的家主,竟然是東域的域王。”

    “對啊!現在,你知道陳家有多么可怕了吧?”

    “如此說來,這個陳家,應該就是當初的那一個陳家。”張若塵喃喃的道。

    常戚戚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張若塵的話,繼續說道:“我們天魔嶺武市學宮的宮主,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已經是最頂級的強者,可是,當初在陳家,他也只是剛剛能夠排進前三十位的天才而已。要知道,每隔十年,就會換一代人,陳宮主也只是在陳家其中一代年輕子弟中排名前三十。”

    張若塵當然知道陳家的強大,別說是現在,早在八百年前,陳家在東域就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雖然比不上九帝,卻也算得上是一方霸主。

    聽到常戚戚和司行空的一翻講述,張若塵才將記憶中的陳家和他們所說的陳家對上號。

    張若塵是真沒想到,黃煙塵竟然和陳家這樣的中古世家還有淵源。

    常戚戚和司行空離開之后,張若塵就再次進入時空晶石,開始煉化那一團半圣之光,想要在前往東域神土之前,將精神力提升到四十階。

    (最近寫過度章節,推進很慢,今天實在寫不動,就更新一個大章節吧!明天補上。)

    另外,新一大年,新的開端,祝大家元旦快樂!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