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554章 對戰蛟王
    “這個人類小子的修為,怎么突然變強了這么多?”

    剛才,為了抵擋張若塵的劍氣,烏骸蛟王一連將烈焰戰錘打出了十二次。可是不但沒能擋住張若塵的劍氣,反而將他自己震退十二步。

    此刻,他的手臂,痛得發麻,就連手中的烈焰戰錘都在不停顫動。

    如此強大的力量,就算是烏骸蛟王沒有受傷,在全盛時期,也未必能夠與張若塵戰成平手。

    張若塵能夠擊退烏骸蛟王,其實也很正常,要知道,現在是在數萬米的海底,烏骸蛟王的力量被壓制到了極低點。

    張若塵卻突破到魚龍境,提升了一個大境界,修為狂增一大截。

    此消彼長之下,烏骸蛟王自然就不再是張若塵的對手。

    “唰!”

    張若塵乘勝追擊,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在烏骸蛟王的頭頂上方,雙手握劍,劈出一道長長的劍芒。

    烏骸蛟王本不認輸,再次將烈焰戰錘擊出,迎擊上去。

    “轟!”

    一股強大的沖擊波,從沉淵古劍和烈焰戰錘之間,激蕩了出去。

    烏骸蛟王再次向后急退,將烈焰戰錘抬起來一看,只見戰錘的表面,竟然出現了一道白色的裂紋。

    要知道,烈焰戰錘,可是一件圣器。

    居然能夠將圣器都斬出裂口,由此可見,那一個人類小子手中的劍,絕對是一件神兵利器。

    若是被那一柄劍擊中,即便是他身上的蛟鱗,也未必能夠防御得住。

    “若是在水面,本王只需一口氣,就能將你吹成飛灰。”烏骸蛟王冷聲道。

    “只可惜,現在并不是在水面。”張若塵道。

    “轟隆!”

    驀地,青火玄武的身軀,猛烈搖晃了一下。

    烏骸蛟王和張若塵重心不穩,也跟著搖晃了起來。

    怎么回事?

    張若塵向金煌王的方向看過去,才發現,金煌王的雙手,按在鐵柱上面,竟然將鐵柱緩緩的向上抬起。

    并不是青火玄武在搖晃,而是,那一根穿透玄武身軀的鐵柱在搖晃。

    不好。

    金煌王已經快要將鐵柱收服,變成屬于他的戰器。

    一旦讓他成功,他將如虎添翼,誰人能敵?

    “人類小子,你的對手是我。”

    就在張若塵向金煌王看過去的時候,烏骸蛟王抓住機會,將烈焰戰錘打了出去,施展出御器的招數,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察覺到危險,于是,快速調動空間力量,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在烏骸蛟王的身后。

    “剎那劍法。”

    劍光快速一閃,沉淵古劍帶著時間的力量,從烏骸蛟王的頭頂斬了過去。

    烏骸蛟王沒想到張若塵出劍的速度,竟然如此快速,有些心驚肉跳,立即施展出蛟族的身法,向左側避了過去。

    察覺到沒有受傷,烏骸蛟王才鎮定下來。

    “劍法的速度倒是夠快,只可惜少了一些準頭。”烏骸蛟王道。

    張若塵道:“是嗎?”

    “嘩!”

    突然,烏骸蛟王頭頂的肉冠,裂出一道縫隙。

    緋紅的鮮血,從縫隙中,流淌了出來。

    剛才那一劍,竟然斬掉了烏骸蛟王的肉冠,只是劍招的速度太快,直到此刻肉冠才和烏骸蛟王的身體分開。

    蛟族的肉冠,又被成為“紅冠肉芝”,凝聚了蛟族的一身精神和智慧,一旦受創,將會元氣大損。

    “人類小子……你……你是在找死……啊……”

    烏骸蛟王無比抓狂,慘叫了一聲。

    他的皮膚里面生出一塊塊赤色的鱗片,身軀不斷膨脹,雙手撐開化為利爪,雙腿脫變成蛟尾,變成了一頭巨大的赤蛟。

    “嘭!”

    烏骸蛟王向上一撞,竟然托著青火玄武的身軀,緩緩向上方飛去。

    雖然,肉冠被斬落,烏骸蛟王十分憤怒,但是,它畢竟是智慧高深的蛟王,相當清楚,在海溝的底部與張若塵交手,會相當吃虧。

    只有回到海面,它才能施展出真正的力量,將張若塵拍死。

    烏骸蛟王乃是六階蠻獸,化為本體之后,肉身力量十分強悍,竟然真的將青火玄武的身軀托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金煌王的掌控之下,那一根鐵柱,也在向上飛去。

    烏骸蛟王和金煌王的力量,結合在一起,剎那之間,就向上沖出一萬多米,到達血泉海溝的中部。

    “不行,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擊殺烏骸蛟王。若是回到海面,我將陷入被動。”

    張若塵的腳掌一蹬,騰躍了起來,凝聚全身的力量,揮出戰劍,斬向烏骸蛟王的頸部。

    “噗!”

    第一劍,沉淵古劍將烏骸蛟王頸部的第一層鱗片劈開,割開了蛟皮,留下一道血紅色的傷口。

    烏骸蛟王的肉身十分強大,就算是沉淵古劍,也不能一劍斬下它的頭顱。

    就在張若塵劈出第二劍的時候,烏骸蛟王的嘴里,吐出一口金炫火焰,凝聚成一根巨大的火柱,向張若塵沖擊過去。

    金炫火焰,乃是極其高等的獸火,只有六階蠻獸吸收大量金屬性和火屬性的靈氣,才能在體內凝聚出此等火焰。

    烏骸蛟王已經能夠施展出金炫火焰,由此可見,海水對它的壓制,已經減弱了很多。

    只要回到淺水區,烏骸蛟王還能施展出更多厲害的攻擊力量。

    張若塵不敢輕易觸碰金炫火焰,于是,立即將空間領域向內收縮,變得只有直徑三米,包裹在身體的外圍。

    空間領域覆蓋的范圍變小,但是,空間領域的威力,卻增強數倍。

    有空間領域的守護,張若塵穿過金炫火焰,揮劍斬出,再次擊在烏骸蛟王的脖頸。

    “噗!”

    烏骸蛟王的頸部,出現一道深深的裂口,鮮血猶如紅色泉水一般,從它的血管中涌出來。

    只需再劈出一劍,就能斬斷烏骸蛟王的頸部,斬下它的頭顱。

    就在張若塵準備劈出第三劍的時候,烏骸蛟王身上的力量,增強了一大截。

    一層赤紅色的圣光從,體內涌出來,將它的身軀包裹。

    “嘭”的一聲。

    沉淵古劍擊在烏骸蛟王的脖頸,卻被那一層圣光擋住,僅僅只是讓圣光顫動了一下,形成一圈圈漣漪。

    “嗷!”

    烏骸蛟王揮動爪子,向著張若塵的頭頂按了下去。

    此刻,烏骸蛟王托著青火玄武的身軀,距離海面不足一萬米。

    一團金炫火焰,將爪子包裹,猶如化為一片火云。

    蛟爪還沒落下,就有一股強大的勁風,從四面八方涌來,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壓制得張若塵全身無法動彈。

    “唰!”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穿過爪子,落到烏骸蛟王的頭頂上方,一指點了出去,擊向烏骸蛟王的頭顱。

    “空間崩塌。”

    一股空間的力量,爆發出來,向烏骸蛟王涌了過去。

    空間力量涌過之處,空間一寸寸裂開,出現密密麻麻的縫隙,不斷破碎。裂縫的后面,露出黑暗、混亂的虛無空間。

    烏骸蛟王立即調動圣氣,形成七層防御之光,向前打了出去,想要阻擋張若塵打出的空間之力。

    一連串爆裂聲響起,崩塌的空間,將七層防御之光撕碎,沖擊在了烏骸蛟王的頭頂上方。

    啪啪!

    隨著空間裂開,烏骸蛟王的腦袋也不斷破碎,裂出一道道蛛網一般的血色紋路。

    與此同時,終于進入淺水區。

    “嗷!”

    烏骸蛟王的力量,變得更強。

    它大吼一聲,一爪子打了出去,一大片火焰,擊在張若塵的身上,直接將張若塵打飛了數十丈遠,嘭的一聲,撞擊遠處的骨壁上面。

    失去張若塵的控制,原本崩塌的空間,立即恢復平靜。

    張若塵從地上爬了起來,嘴里吐出一口鮮血,暗道:“烏骸蛟王先是被金煌王打成重傷,又被我斬掉了肉冠,就連它的脖頸都差一點被沉淵古劍斬斷。但是,回到淺海區,它卻依舊能夠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

    “難道魚龍境的修士,就真的無法和半圣抗衡?哪怕只是垂死的半圣,也能輕松碾殺魚龍境中的強者?”

    先前的空間崩塌,將烏骸蛟王的頭顱撕碎了一半,露出一塊塊白色的頭骨和牙齒。

    但是,在圣氣的支撐下,它依舊頑強的活著。

    烏骸蛟王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猶如一座巍峨的大山,讓人只能仰視。它每動一下爪子,就能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龐大力量。

    “呼!”

    烏骸蛟王吹出了一口氣,頓時凝聚成上千道風刃,發出嘩嘩的聲音,匯集成一股風刃洪流,向張若塵飛了過去。

    半圣級別的存在,吹出一口氣,也比任何風暴都要可怕。

    “唰唰!”

    張若塵快速揮劍,無數劍氣交織在一起,在身體前方,形成一張密集的劍網。

    “嘭!”

    只是一瞬間,風刃洪流就將劍網擊碎,沖擊在了張若塵的身上,將張若塵打飛了出去。

    在風刃洪流的沖擊之下,張若塵飛出了青火玄武的身軀,落到海面。

    張若塵的身上,出現數十道血淋淋的傷口。其中,最深的一道傷口,斬斷了張若塵的兩根肋骨,差一點創傷到臟腑。

    重新回到海面,陽光顯得格外刺眼,讓人難以睜開眼睛。

    “轟隆!”

    遠處,金煌王將插在青火玄武身軀之中的鐵柱拔了出來,飛到云層之中。

    鉛黑色的死亡邪氣,在他的身上流動,凝聚成一片云彩。此刻的金煌王,猶如化身為一尊蓋世魔王。他將鐵柱扛在肩上,向下方的張若塵看了一眼,露出一個戲謔的眼神,道:“烏骸蛟王,張若塵就交給你了。殺了他之后,記得將青火玄武的尸身替本王帶回黃御島。”

    說完這話,金煌王踩著一片黑色的云彩,向著遠處飛去。

    “金煌王,留下玄武圣源……”

    張若塵正要追上去,突然,一聲振聾發聵的嘯聲響起,烏骸蛟王從青火玄武的左邊眼眶中飛了出來,張牙舞爪的懸浮在半空。

    它的身軀,完全變成本體的大小,猶如一座赤紅色的山嶺,橫在半空,阻擋住張若塵的去路。

    烏骸蛟王盯著下方的張若塵,道:“人類小子,回到海面,你就如同一只螞蟻一般,本王只需一口氣,就能將你吹成一團血霧。”

    張若塵見到金煌王已經消失在天邊,情不自禁捏緊了雙拳,反瞪向烏骸蛟王,道:“是嗎?看來,今天必須要解開舍利子的第二層封印,才能將玄武圣源取到手。”

    “沒用的,你的任何反抗,也只過是垂死掙扎。”

    烏骸蛟王甩動了巨大的尾巴,向張若塵抽了過去,在它看來只需這一擊,就能將張若塵徹底殺死。

    但是,它的尾巴,抽擊出去之后,卻被張若塵單手抓住。

    “怎么……怎么會這樣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