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 天魔鎮獄
    魔氣彌漫的昏暗空間內,三方彼此打量,誰也沒有貿然靠近天魔山,空氣陷入靜止,顯得格外的安靜,落針可聞。

    骨族的七位尊者皆是很不悅,他們已經準備出手,解決掉張若塵和小黑,哪知道艷陽文明的人,偏偏在這個時候闖入進來。

    如果僅僅只是艷陽天子帶人進來,哪怕是帶了上百人,骨族的七位尊者,也并不會放在眼中。

    可問題是,那極為難纏的金陽雙子王,竟然跟在艷陽天子身邊,不免讓骨族七位尊者有些忌憚。

    張若塵亦是在暗自打量金陽雙子王,二人乃是孿生兄弟,心意相通,任何圣術由他們聯手施展出來,威力都會成倍增長,任誰遇到,都會感到很頭疼。

    正常情況下,金陽雙子王應該會以最快速度,進入龍神殿遺跡的深處,去與各方的頂尖強者爭奪寶物,可偏偏他們沒有這么做,而是一直跟在艷陽天子的身邊。

    究其原因,在于艷陽天子乃是艷陽文明老天主的神孫,血脈高貴,地位無比尊崇。

    而金陽雙子王則是在幼年時,被艷陽天子的父親所救,并且將他們收為弟子,傾力培養,這是莫大的恩惠。

    所以,金陽雙子王早已立下誓言,要竭力保護艷陽天子周全,輔佐其一步步成為艷陽文明新的天主。

    龍神殿遺跡危險重重,哪怕艷陽天子身邊跟著諸多護衛,金陽雙子王也無法放心。

    如果艷陽天子出現什么差錯,他們將沒法向艷陽天子的父親及老天主交代。

    艷陽天子向前踏出一步,朗聲道:“這里的寶物,歸我艷陽文明所有,不想死,就立刻退出去。”

    有金陽雙子王在身邊,艷陽天子可謂是底氣十足,睥睨張若塵和骨族的七位尊者。

    十分配合的,金陽雙子王釋放出強大的氣息,在他們的身后,各有一輪金色的神陽升起,凝聚磅礴的力量,始一出現,便讓這個隱秘空間震顫起來。

    與此同時,艷陽文明的另外數十尊圣王,亦是快速列陣,肅殺之氣彌漫開來,隨時準備出手。

    他們乃是艷陽文明的天子護衛隊,修為盡皆在七步圣王之上,修煉了強大的戰陣,足以匹敵九步圣王中的頂尖強者。

    “威脅本尊者?以為有金陽雙子王在,本尊者便奈何你不得嗎?”

    八臂尊者開口,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殺機。

    艷陽天子的瞳孔緊縮,感覺頭皮發麻,肌體好似要破裂開,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兩步。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不禁暗自搖頭,連八臂尊者釋放出的殺機,都無法承受,這位艷陽天子的心境、意志,還真是很一般。

    “放肆。”

    金陽雙子王冷喝,二人的力量相結合,凝聚出一道可怕的金芒,斬向八臂尊者。

    金芒鋒利無比,無堅不摧,剎那間便是出現在八臂尊者的近前。

    八臂尊者反應極快,瞬間取出一面數十丈高的盾牌,抵擋在前。

    這面盾牌乃是一件頂級的萬紋圣器,受到黑暗之力的催動,表面頓時浮現出十二萬道銘紋,構筑成強大的防御。

    “咔嚓。”

    盾牌巨震,竟是無法阻擋住金芒,直接從中破裂開來。

    當金芒穿透盾牌時,威力已經銳減,卻是并未能夠對八臂尊者造成什么傷害。

    這時候,骨族的另外六位尊者齊動,匯聚于八臂尊者身邊,體內均是涌現出磅礴的黑暗氣息,化作黑暗潮汐,在空間內激蕩。

    “吼。”

    八臂尊者仰天發出陣陣怒吼,一道烏光自其頭骨中飛出,化作一根粗壯的烏金長棍。

    在七位尊者共同以黑暗力量催動下,烏金長棍表面浮現出諸多秘紋,一道道至尊之力被激發出來,似要將天穹捅出一個大窟窿來。

    金陽雙子王的眼神一凝,彼此力量溝通,將一尊金色的古鼎祭出。

    金色古鼎震動,散發出濃濃的古韻,通體綻放璀璨的金光,一只金烏的圖案,清晰浮現而出,繼而竟是從古鼎上飛了出來。

    “鐺。”

    烏金長棍急速延伸,狠狠抽打在金色古鼎之上。

    一時間,兩股截然不同的至尊之力,劇烈碰撞在一起,似兩顆星辰相撞,散發出毀天滅地的沖擊力。

    金色與黑色交織的毀滅洪流,竟是徑直向著張若塵和小黑席卷而去。

    “是不想讓我們獨善其身嗎?”

    張若塵心中一動,瞬間將藏山魔鏡召喚而出。

    藏山魔鏡快速復蘇,釋放出厚重的魔氣,顯現出一座座古老巍峨的魔山虛影。

    “砰。”

    一座座魔山虛影相繼崩潰,而毀滅洪流也在被快速磨滅。

    經過這輪激烈的碰撞,骨族七尊者和金陽雙子王均是摸清對方的實力,想要在短時間內,鏟除另一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萬一他們兩方戰得天翻地覆,打得兩敗俱傷,豈不是會讓張若塵撿便宜?畢竟,張若塵聲名在外,絕對是一個狠角色,他們心中還是頗為忌憚。

    沒有再繼續出手,他們將目光投向天魔山。

    說來也奇怪,受到那般強大的力量沖擊,天魔山竟是巍然不動,所有力量剛一靠近,便是自動消弭于無形。

    在天魔山的頂部,一道龍形的符印顯現出來,正散發著淡淡的神光。

    “鎮封符印。”

    頃刻間,所有人眼中,都浮現出恍然之色。

    所謂鎮封符印,通常都是用來封印各種寶物,亦或是封印強大的修士,乃至于封印一座世界,一般只有精神力強大的符師,才能刻畫出來。

    以天魔山上這道鎮封符印的繁奧復雜程度,定然是極其強大的精神力大圣所刻畫,且運用了特殊的力量,所以才能長時間維持住。

    “本皇就知道,神龍一族收藏的寶物,沒那么好收取,有鎮封符印在,任何力量作用在天魔山上,都不會有作用,在天魔山外,有著禁錮圣氣的領域存在,想要登山,只能依靠肉身的力量。”

    隨即,小黑傳音道:“張若塵,我們趕緊登山,先將天魔石刻奪取到手,再想辦法收取天魔山。”

    聞言,張若塵沒有遲疑,立刻便是收起藏山魔鏡,帶著小黑一起,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天魔山而去。

    見狀,八臂尊者立刻輪動烏金長棍,向著張若塵砸去。

    很可惜的是,他的速度慢了一步,鎮封符印綻放璀璨神光,將烏金長棍禁錮住,并未能夠如愿的砸在張若塵的身上。

    “休想得逞。“

    眼見無法阻止張若塵,骨族七尊者亦是閃掠而出,瞬間來到天魔山的山腳下。

    此刻,張若塵已經是開始登山,只是籠罩天魔山的領域很強大,像是有著一座山岳壓在身上,使得他登山的速度,受到極大影響。

    正如小黑所說,想要登山天魔山,只能依靠肉身力量,且圣魂還必須要足夠的強大,不然根本就承受不住這種壓迫。

    也即是說,唯有頂尖強者,才有希望登上天魔山,弱者只能在山腳下仰望。

    “快將山頂的寶物奪下。”

    眼見張若塵和骨族七尊者都已經開始登山,艷陽天子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急切之色。

    金陽雙子王并未說什么,將金色古鼎收起,繼而快速閃掠而出。

    天魔山高達千丈,任誰想要攀登到頂部,都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張若塵最先行動,所以暫時處于領先地位,轉眼已是攀爬到百丈高度。

    “山體上有字。”

    小黑站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雙眼忽然放光。

    聞言,張若塵不由將目光投向小黑所指的方向,果然是看到許多形態特別的文字,乃是中古時代的篆體。

    目光快速掃過那些文字,張若塵的眼中不禁閃過幾縷異光,道:“這是一種鬼級的魔道修煉功法。”

    天魔山上會鐫刻有修煉功法,著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尤其這品級還不低。

    “上面還有。”小黑面露驚異之色。

    張若塵身手矯健,如一只靈猿般,快速在山體上攀爬,很快便來到另一處鐫刻有文字的地方。

    果然,這里鐫刻的亦是一種魔道修煉功法,品級同樣達到了鬼級,且明顯比下方哪一種更加精妙。

    繼續向上攀登數百丈,張若塵一連看到了五種魔道修煉功法,均為鬼級,一種比一種精妙。

    他所看到的僅僅是一面山體,在山體的其他三面,也極有可能鐫刻了不同的魔道修煉功法。

    “這些功法雖然有所不同,但根本卻是一致,應該是參悟同一幅天魔石刻開創出來的。”張若塵心中生出明悟來。

    還有一點可以確定,就是這些功法,應該都是同一個人創造出來的。

    稍微有些可惜的是,這些功法都只能夠修煉到圣王境,后續的并未創造出來。

    不過,能夠創造出如此多可以修煉到圣王境的鬼級功法,已經是極為難得,絕非常人所能辦到。

    如果讓修煉相同天魔石刻的修士,得到這些功法,定然會欣喜若狂。

    而且事實上,掌握有修煉到大圣境功法的宗派勢力,并不是很多,能夠修煉到圣王境的功法,已經足以作為很多宗派勢力的鎮派功法。

    尤其這些功法還都是鬼級的,價值更是不可估量,在諸多修士眼中,都珍貴無比。

    畢竟王級乃至超越王級的功法,數量極其稀少,都是頂級大勢力的不傳之秘,一般人可沒機會接觸到。

    任誰都想修煉頂級的功法,因為功法的好壞,將直接影響修煉速度,以及最終所能達到的成就。

    想要修煉到大圣境,所修煉的功法,至少也要是鬼級的。

    張若塵只是隨意看了看,并未去太過在意,他所修煉的《九天明帝經》,比這些功法要好百倍、千倍。

    繼續往上,張若塵又看到了一些文字,不僅限于功法,竟然還有圣術存在,最開始看到的是低階圣術,后面竟是有著中階圣術出現。

    “天魔石刻當真是玄妙莫測,蘊含無窮魔道真諦,不同的人,都能從其上參悟出不同的魔功和圣術來。”張若塵暗暗感嘆道。

    對于留下天魔石刻的那位上古大神,張若塵的心中,可謂是充滿了敬佩,無法想象那位大神究竟將魔道修煉到了何種匪夷所思的境界。

    終于,張若塵接近了山頂,已然是能夠透過厚重的魔氣,清晰的看到那塊天魔石刻。

    “天魔鎮獄圖,是天魔鎮獄圖。”

    一時間,小黑的情緒變得異常的激動。

    山頂的天魔石刻,其上的畫面,乃是一尊無上魔神,立于宇宙星河之中,將地獄踩在腳下。

    腳踏地獄,睥睨天地,那是何等霸道的氣勢,任誰看到,都不禁會心生敬畏,乃至于忍不住想要頂禮膜拜。

    “竟然會是傳說中的那幅《天魔鎮獄圖》,難怪神龍一族會將其收藏得這般好。”張若塵眼中異光不斷閃爍。

    天魔石刻一共有三十六塊,看似都差不多,但其中有一塊,卻是最為特殊,凝聚的魔道氣息,最為強大,正是鐫刻了《天魔鎮獄圖》的這一塊。

    從古至今,修煉《天魔鎮獄圖》的修士,數量都最為稀少,而能有所成者,則更是鳳毛麟角。

    究其原因,在于《天魔鎮獄圖》的意境太強,一般人根本就無法長時間觀看,更別提潛心參悟。

    能將《天魔鎮獄圖》修煉有成的修士,大多都是參悟的拓印圖。

    但實際上,那樣參悟出的魔功,與真跡相差甚遠,難以窺得其中真諦。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塊天魔石刻,落入地獄界和艷陽文明的手中。”小黑無比認真道。

    天魔石刻乃是昆侖界的六大奇書之一,是最為重要的傳承,也是昆侖界崛起的根基所在。

    張若塵當然也知道這一點,故而,沒有遲疑,竭盡全力向上攀登,想要比鬼族七尊者和金陽雙子王,更快抵達山頂。

    一百丈、七十丈、五十丈……,張若塵距離天魔石刻越來越近,但攀登的速度,也在不斷放緩。

    越是接近于山頂,阻力便越大,每向上攀登一步,都需要耗費極大的力氣,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摔落下去。

    最后十丈距離,張若塵的面前,出現了一排石階,直通山頂,整整一百個臺階。

    剛踏出第一步,張若塵的身體便是劇烈顫動了一下,一股可怕的魔道氣息,迎面向他沖擊而來。

    張若塵目光堅毅,低語道:“這算是一種考驗嗎?我倒要看看,是否能夠阻擋住我的腳步。”

    就在這時,鬼族七尊者和金陽雙子王,亦是踏上了石階。

    張若塵平靜的看了左右兩邊一眼,隨即不再多想什么,凝聚心神,專注攀登石階。

    現在大家都面對相同的考驗,誰最先登頂,誰就能夠得到天魔石刻。

    “該死,這塊天魔石刻散發出的氣息,對我們地獄界修士,竟然有著克制之效。”

    剛登了沒幾步,骨族七尊者便是盡皆停下了腳步,一個個都惱怒不已。

    天魔石刻散發出的氣息,讓他們感到很不舒服,圣魂在顫栗,隱隱有著爆碎開來的跡象。

    如果他們堅持攀登,只怕還未登頂,就會遭受重創,乃至于丟掉性命。

    雖心有不甘,可骨族七尊者還是只能選擇放棄。

    身形一動,骨族七尊者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山下閃掠而去。

    相比于登山,下山卻是要輕松許多。

    “先解決掉這個狗屁艷陽天子,看到他就火大。”

    骨族七尊者的身上均是散發出可怕的殺機,毫無征兆的向艷陽天子撲了過去。

    顯然,他們心中有著怒氣,急需找個對象宣泄出去。

    艷陽天子眼中浮現出驚色,連忙向后倒退。

    而在他身邊的那些護衛,則是立刻上前,結出戰陣,凝聚出一顆金色的神陽,轟擊向骨族七尊者。

    “破。”

    八臂尊者掄動烏金長棍,借助其他六位尊者的力量,全力砸出。

    烏金長棍迸發出道道恐怖的至尊之力,黑暗氣息如潮水般涌出,將艷陽天子護衛所結戰陣淹沒。

    “轟。”

    金陽瞬間爆碎開來,顯得極為脆弱。

    烏金長棍勢不可擋,無比霸道的將艷陽天子護衛所結的戰陣摧毀。

    “噗。”

    所有護衛盡皆口噴鮮血,倒飛而出。

    艷陽天子眉心的金色太陽發光,璀璨奪目,使得整個空間都變得金燦燦,極為刺眼,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一顆璀璨的金陽,從艷陽天子的眉心中飛出,釋放出無比炙熱的氣息,使得整個空間內的氣溫,都驟然升高,如同置身于火海之中。

    四周的空間泛起道道漣漪,好似承受不住金陽的高溫,即將融化。

    有著金陽的守護,艷陽天子得以化解烏金長棍釋放出的至尊之力,本身并未向一眾護衛那般被重創。

    “休要逞兇。”

    金陽雙子王第一時間有所察覺,不由發出一聲暴喝。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也是沒辦法再繼續攀登石階,當即便是調轉方向,極速俯沖而下。

    相隔甚遠,金陽雙子王已是將那尊金色古鼎祭出,催動強大的至尊之力,向著骨族七尊者轟擊而去。

    艷陽天子臉色鐵青,咬牙道:“竟然敢對本天子出手,你們都得死。”

    說罷,艷陽天子將受傷的護衛,重新召集起來,幫助他一同催動那顆金陽,對骨族七尊者發動攻擊。

    這顆金陽乃是以枯萎恒星的核心,祭煉而成,蘊藏著無比浩瀚的力量,若能完全催動,足以焚天煮海。(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