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二千零九十章 天才末路,黑暗之子
    二人已是借助日晷,修煉了一年多時間,煉化掉得來的所有神力結晶,當然,那兩塊黑暗神力結晶,他們是煉化不了的。

    經過此番修煉,張若塵收獲巨大,空間規則數量達到三十四萬道,時間規則數量達到二十六萬道,更為重要的是,他對于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感悟,有了極大提升,明悟許多極為關鍵的東西。

    如今,張若塵已是將空間湮滅這一秘術的第一重,修煉至大成,威力可說是倍增,想來應該足以與大圣之下第一層次的頂尖強者爭鋒,算得上是他的一大底牌。

    “神力結晶的確是好東西,可惜煉化多了以后,效果會逐漸減弱,無法像最開始那般,大量的增長圣道規則。”千星天女微微嘆息道。

    張若塵笑道:“別太貪心,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已經十分不錯,最起碼,幫我們暫時渡過了難關。”

    對他們而言,最大的收獲,其實并非是規則的增加,而是對恒古之道的感悟、認知,這才是他們現在能夠無懼四色神光侵蝕的關鍵所在。

    “說的也是,而且我失去的壽元,也都重新補充了回來,日晷不愧是傳說中的世間至寶。”千星天女抬頭看向日晷,眼中滿是喜色。

    之前遭受時間神力的侵蝕,千星天女損失了大量壽元,以至于烏黑的長發,都變成了灰白之色。

    可現在,千星天女卻是容光煥發,長發再度變得烏黑,再無半點老態。

    究其原因,在于他們參悟恒古之道時,莫名觸動了日晷更深層次的力量,一道道極為奇特的時間印記光點,從日晷中飛出,融入進張若塵的時間規則之中,猶如張若塵最初接觸日晷時一般。

    本應該是張若塵增長壽元,但因為恒古之道規則組成的規則河流,在二人體內流轉,也使得千星天女受益,先前損失的壽元,幾乎都補充了回來。

    一揮手,張若塵將日晷收了起來。

    “困在神力怪物的腹中,并不安全,得盡快找到出路。“張若塵表情嚴肅道。

    他們現在的確是不再懼怕四色神光,可如果那怪物再施展出其他手段,對付他們,結果將難以預料。

    千星天女認真點頭,道:“怪物體內的空間很大,我們先探索一番,或許會有收獲。“

    當即,二人站起身來,攜手而行。

    他們需要保持規則河流在彼此體內流動,身體接觸是必不可少。

    這個空間極其龐大,方圓不知幾千里,可惜其中空空蕩蕩,一片死寂。

    想想也正常,以那怪物的強大,恐怕是不會允許任何東西,安然無恙的存在于其身體中。

    以四色神光的可怕,即便是君王戰器,年生日久之下,也極有可能會被煉化掉。

    極為突然的,一道震天的吼聲響起。

    突然間,張若塵停下腳步,似察覺到了什么。

    依靠高深的空間之道造詣,他能夠隱約感知到方圓數百丈內的細微空間波動,可以提前預知危險和其他。

    沒辦法,身處這個空間內,精神力已經派不上用場,目力又很有限,想要探查情況,只能借助其他手段。

    “怎么了?”千星天女好奇問道。

    張若塵道:“前方數百丈,好像有其他人存在。”

    聞言,千星天女不禁露出一道異色,這可是在那恐怖神力怪物的體內,連他們都是好不容易活下來,怎么還會有其他人存在?

    如果張若塵的感知沒錯,那前方之人,必然不是尋常之輩。

    不由得,二人盡所能將自身氣息收斂,謹慎的向前行進。

    “真的有人。”千星天女的目光一凝。

    借助本源神目,千星天女清晰看到,在前方百丈的位置,盤坐著一個人。

    幸好她如今本源之道大進,本源神目也因此變得更加神奇,要不然在這種環境中,或許連十丈距離,都無法看清。

    在那個人體外,有著大量四色神光存在,幾乎將其淹沒。

    千星天女能夠看出,此人并沒有死,但處境卻是極為不妙。

    受到時間力量的侵蝕,此人變得枯瘦如柴,頭發已經全部變得雪白,身上散發出腐朽的氣息,似行將就木。

    同時,其受到本源力量的侵蝕,肉身瀕臨崩潰,要化作無數肉眼不可見的細小粒子。

    “好詭異的黑暗氣息,難道他是……”

    千星天女的臉色,突然一變。

    對于這股黑暗氣息,她的印象,可謂是十分深刻。

    地獄界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極多,但唯獨黑暗之子,最為特別,因為傳聞之中,黑暗之子進入過黑暗之淵,在其中融合了異種的黑暗之力。

    張若塵臉色凝重,道:“是黑暗之子的氣息,沒想到他竟然也在怪物的腹中,不出意外,他應該比我們更早被怪物吞下,受到四色神光的侵蝕,卻能支撐到現在,當真是好本事,不愧是危險程度超十級的人物之一。”

    《地獄十族萬邪錄》上記載了地獄界諸多圣王強者的信息,按照危險程度,大體劃分為十級,十級為最,實力屬于臨道境中的頂尖層次。

    但實際上,像閻無神、黑暗之子這等絕頂強者,都并未被記載在《地獄十族萬邪錄》之上,因為他們太過強大,被劃定為超十級。

    傳聞之中,超十級的強者,都擁有著擊殺普通不朽大圣的可怕實力,真正屹立在圣王境的巔峰。

    即便是在地獄界中,危險程度超十級的強者,數量也少得可憐。

    “黑暗之子的確是很強,可他現在也已經油盡燈枯,生命即將枯竭,誰能想到,黑暗神殿萬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竟會死在一頭神力怪物的腹中。”千星天女搖頭嘆息道。

    黑暗之子何等的驚才絕艷,黑暗神殿的諸多巨擘,皆認為其將來必定能夠成神,現在卻要早早的夭折,世事當真是難以預料。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眼神淡漠,死掉一個黑暗之子,對昆侖界有百利而無一害。

    如果有可能,他其實很想滅掉所有登上真龍島的地獄界強者,相信足以對地獄界造成不小的打擊。

    此刻,黑暗之子無比虛弱,正是出手將其擊殺的大好機會,但一番思考后,張若塵終是沒有出手。

    原因很簡單,黑暗之子神秘無比,貿然出手,如果遭遇其臨死前的反撲,說不得會十分麻煩。

    反正其很快就會被四色神光煉化,根本無需去冒這種險。

    正想著,黑暗之子突然抬起頭來,皺巴巴的臉上,一雙眼睛緩緩睜開,目光直視二人所站的位置。

    “被發現了,如此虛弱,警覺性還能這般高。”千星天女眼中閃過一道異色。

    既已暴露,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也就不再隱藏,繼續邁步向前。

    最后,在距離黑暗之子十丈的位置,二人停下了腳步。

    黑暗之子的眼神很平靜,古井不波,再也沒有曾經的絕世鋒芒,反而像是一個看透了世事的垂暮老人。

    盯著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時,也沒有任何敵意,如同在看兩個普通至極的凡人,淡淡的道:“沒想到,在生命盡頭的時候,遇到的竟是你們,或許這就是生命的神奇,永遠都料不到未來會發生什么,下一刻又將迎接什么。”

    張若塵輕哼一聲:“地獄界永遠都在毀滅,只想整個宇宙都變得死寂,而你,竟然說出生命二字,你不覺得很諷刺嗎?”

    黑暗之子骨子里很驕傲,很少看得起人,一般的修士,是懶得搭理,也不會多說一個字,不過,在他眼中,張若塵顯然是非凡的,有資格與他對話,或者說是論道。

    生命最后的論道。

    黑暗之子那枯槁如柴的蒼老臉上,沒有一絲年輕修士應有的光輝,卻強行擠出一道笑容:“天庭就沒有殺戮嗎?天庭就沒有追求死亡和毀滅的生靈嗎?若是有,為何地獄不能有人追求生命?”

    “既然你追求生命,又為何要來昆侖界?”張若塵反問道。

    黑暗之子道:“我所追求的乃是生命的不斷進化,超凡入圣,乃至成神,什么地獄界與天庭界的爭斗,根本就毫無意義,我只想尋求修煉上的更大突破,在強者之路上走得更遠。”

    “昆侖界不同于一般的大世界,萬古不滅,蘊育了無數神奇,歷史上有著太多驚才絕艷的人物誕生,如那十劫問天君、須彌圣僧、龍主極望等等,他們都是我所向往的生命高度,所以,我必須要來,追尋他們的腳步,讓我的道變得更加圓滿。“

    說到最后,黑暗之子的眼中,不禁綻放出熠熠光彩。

    此刻的黑暗之子,仿佛已經看淡了一切,什么爭斗,什么利益,什么天庭地獄,都已經放下,只是一個單純的修士。

    “可惜啊,你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沒有機會再去追求任何東西,命運總是愛捉弄人。”千星天女搖頭道。

    據她所知,黑暗之子從未出現在任何一座功德戰場之上,一直留在地獄界修煉,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想來,他或許的確是一心向道。

    但,是與不是,其實都沒有太大關系,因為他的生命即將完結。

    黑暗之子道:“我從不信命運,也沒有去過,地獄界修士都要去朝拜的命運神殿。事實上,事在人為,修士從踏上修煉之路那一刻起,便已經是在行逆天改命之舉,弱者受命運的擺布,而強者則是掌控命運,我會有此劫難,只因我還不夠強。”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很多修士都有著豪言壯志,我命由我不由天,但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夠將之作為堅持的信念呢?

    當身處絕境時,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認命,沒有勇氣再去抗爭。

    “嗡。”

    突然間,空間出現劇烈的震動,一股無比危險的氣機,將張若塵、千星天女和黑暗之子籠罩。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立刻抬起頭來,眼神為之一凜,一條極為凝實的時間長河出現,其中有著無數時間碎片飛舞,使得這片時空,完全變得紊亂起來。

    張若塵也能召喚出時間長河虛影,但威力卻遠不及此刻出現的這一條。

    正當二人準備出手的時候,卻看到黑暗之子伸出干枯的手臂,以手指在地面畫動,快速描繪出許多繁奧的秘紋。

    頓時,天空中出現無數光點,如億萬繁星,呈現出一種恢宏的大勢,讓人感覺仿佛真的置身于宇宙星空之中。

    繼而,這些光點轉動,如星河倒轉,令得整個時空,都為之扭曲。

    連帶著那條可怕的時間長河,也為之扭曲,偏移了方向,并未能如愿的沖擊向張若塵三人,快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做完這些,黑暗之子的形體變得更加枯槁,氣息亦是虛弱到極點。

    張若塵眼中閃動異光,不禁目不轉睛的盯著黑暗之子,那等熟練的應對手法,似乎其對怪物的手段,已經是十分的了解。

    “情況不妙,這頭怪物的手段很多,若不能快些找到出路,說不得我們最終還是會被其煉化掉。”千星天女的表情變得十分凝重。

    黑暗之子道:“這頭怪物擁有著極高的靈智,它其實有辦法快速殺死我們,但卻故意不這么做,想要慢慢的折磨我們,讓我們在絕望恐懼中,一步步走向死亡,而這也恰好給了我們逃生的機會。”

    “什么機會?”張若塵問道。

    黑暗之子道:“任何人都有弱點,我相信這頭怪物也不例外,只要將其弱點找出來,未必不能逃出去。”

    “弱點?”千星天女露出沉思之色。

    他們現在身在怪物的身體中,很多情況,都不曾搞清楚,即便怪物真有什么弱點,恐怕也不是輕易就能找到。

    黑暗之子道:“這頭怪物乃是由四種神力結合而成,與外面其他的怪物,都截然不同,本質上已經發生異變,或許已經算得上真正的生命體。”

    千星天女的眼睛忽然一亮,道:“這四種神力都極為強大,且屬于不同的神靈,想要完美融合,絕非易事,甚至根本不可能做到,想來這怪怪物也只是讓四種神力保持一種平衡。如果我們能夠將這種平衡打破,或許就能對其造成重創,從而得到逃出去的機會。”

    聞言,張若塵不由沉思了片刻,道:“這或許的確是怪物的一大弱點,但要如何才能將神力的平衡打破?”

    僅僅找到弱點還不夠,關鍵得想出可行的辦法來。

    “我之前曾隱約看到,在這個空間的頂部,有著一個很特別的神力漩渦,呈現四種不同的色彩,從外界涌入的神力,似乎都匯聚到了那個漩渦之中。”黑暗之子忽然道。

    張若塵心中一動,連忙問道:“那個神力漩渦在何處?”

    黑暗之子并未說話,而是再度用手指,在地面上畫動起來。

    “嘩啦。”

    一道幽暗的光華,沖天而起,突破諸多阻礙,使得隱藏極深的一些東西,顯現出來。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均是抬起頭來,沒有了阻礙,他們的目光得以看到上空數千丈的地方。

    正如黑暗之子所說,那里有著一個巨大的神力漩渦,緩緩轉動,隱隱能夠感知到其中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簡直可以毀天滅地。

    僅僅片刻,地面上的秘紋黯淡下去,幽暗光華消失,神力漩渦重新被掩藏起來。

    “咳咳。”

    黑暗之子劇烈咳嗽,滿臉死灰,已到油盡燈枯的邊緣。( 萬古神帝 http://www.kiullf.tw/0_2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