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天驕戰紀 > 正文 第2685章 又見云幕遮
    周知之的晉級,引起了不小的波動。

    可當人們想到早在考核第一天就有大把機會晉級的林尋后,心中的激動就少了許多。

    接下來的時間里,陸續有絕巔帝祖晉級過關,其中不乏一些耀眼無比的曠世人物。

    但相交于此,被淘汰出局的絕巔帝祖則要更多。

    因為每當有一位絕巔帝祖過關,就意味著有三位絕巔帝祖被淘汰掉。

    這一切,讓得場中的氣氛也是變得愈發緊張了。

    有人欣喜若狂,也有人唉聲嘆氣,幾家歡喜幾家愁。

    這等情況下,縱然是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古董,內心都無法淡定。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進入元教祖庭,是何等可遇不可求的一樁機緣,正因為太珍貴,故而才會那般在意。

    在第一輪考核的第十天。

    林尋又遇到了一群絕巔帝祖。

    足有十余人,稱得上是聲勢浩大,陣容驚人。

    這一刻,東皇四族的不朽人物皆緊張起來,眼神凝視過去,神色間隱隱有些陰霾。

    因為那一群和林尋相逢的絕巔帝祖,大多是來自他們東皇四族!

    只有寥寥幾個,是來自其他不朽帝族。

    “這一戰,縱然是能將此子淘汰,恐怕也得付出一些代價不可。”

    南氏的一位老祖臉色陰沉。

    何止是一些代價,應該是嚴重的代價才對!

    在場眾人在這十天里,早已將林尋的表現盡收眼底,自始至終,都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反倒是被林尋碰到的那些對手,則遭了秧。

    無冤無仇的還好,無非是被搜光身上的寶物,而后被林尋放掉。

    而那些來自敵對勢力的絕巔帝祖,則一一被林尋不客氣地鎮壓起來,雖沒有直接將其淘汰,也淪為了獵物,被塞進了無淵劍鼎。

    這等情況下,東皇四族那些絕巔帝祖的陣容雖強大,可想要將林尋淘汰,或許有希望,可注定將付出不小的代價!

    “早該在前些年的時候,就將這孽障殺了!”

    顧氏一位老祖憤然道,他們宗族的顧流海是第一個被林尋以及其羞辱的方式鎮壓,令他心中也憋悶之極。

    “現在說這些,無濟于事,我只希望,若真的開戰時,那些族人能夠察覺到局勢的嚴峻,再決定是戰是走。”

    酈氏一位老祖長嘆。

    縱然他們心中都恨不得殺死林尋,可也不得不承認,在這第一輪考核中,林尋絕對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大敵!

    與此同時——

    萬絕戰境內,一片蒼茫起伏的山脈中。

    林尋負手立在一座山峰之巔,看著遠處突然掠出的十多個絕巔帝祖,眸子也不禁微微一瞇。

    而當認出對方的身份后,他神色間不禁泛起一絲異樣。

    東皇四族的強者!

    人群中,有著一個熟悉的面孔,那人一襲玉袍,龍章鳳姿,玉樹臨風,有超然絕世之儀態,風采照人。

    赫然是云幕遮!

    當看到此人,林尋內心也是涌起不可抑制的殺機。

    當年在第九不朽天關,此人曾委托城主白劍辰,欲將他除掉,可惜,白劍辰并未這么做,反倒是善意提醒林尋,要小心行事。

    這件事,林尋可不會忘了。

    以前,林尋還有些疑惑,自己和對方無冤無仇,對方為何要這么做。

    后來他才明白,因為云幕遮是云氏族人。

    而云氏,就是東皇四族之一。

    “林尋?”

    遠處,當看到孤零零一個人的林尋時,云幕遮也是一怔,旋即眸子深處涌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寒芒。

    早在這次考核之前,他心中就已產生必須除掉林尋的念頭。

    一是因為他來自云氏。

    二則和獨孤悠然不無關系。

    可以說,原本就仇視林尋的云幕遮,在意識到獨孤悠然對林尋的態度不同之后,促使他內心對林尋的殺機愈發堅定了。

    “竟真的是這余孽,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嘛!”

    與此同時,那東皇四族的絕巔帝祖們也都認出了林尋,一個個如發現了心儀已久的獵物,露出喜色。

    “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注定,活該這方寸余孽被我等淘汰!”

    有人悠悠開口。

    “你們看,這家伙居然不逃,莫非是嚇傻了?”

    有人嬉笑。

    “不,他是自知無路可退,故作鎮定而已。”

    有人冷靜分析,躊躇滿志,“諸位,這余孽近在眼前,無須廢話,速速出手,將其解決便可。”

    攏共十四位絕巔帝祖,一起結伴而行,這讓他們有著十足的底氣去視林尋如將死之人。

    林尋靜靜聽著,沒有說話。

    這十天里,他所欲到的對手,大多都如此,就仿佛獨自一人的自己,可以任憑他們宰割。

    可結果……

    他還活得好好的,而那些對手,要么身上的寶物被洗劫一空,要么被直接鎮壓塞進了無淵劍鼎。

    而此時,縱然對手的數目有些出乎意料的多,但還不至于讓林尋畏懼而逃。

    “諸位請幫我掠陣,我想和此人單獨一戰!”

    卻見云幕遮淡然出聲,聲震山河。

    從其身上,更是彌散出一股有我無敵般的蓋世風采。

    “糊涂!”

    外界,云氏的老祖臉都綠了,焦躁起來,雖聽不到云幕遮的說話聲,可從其口型都能分辨出他在說什么。

    這讓他焉能不急眼?

    那林尋怎可能是一對一可以解決的?

    在場眾人神色都很古怪,這十天里類似的情景也發生過,但還從沒有一個絕巔帝祖敢像云幕遮這樣,去單獨挑戰林尋的。

    一時間,不少人的目光都變得憐憫起來。

    第七天域十大絕巔帝祖之一,被云氏一族寄予厚望的云幕遮,這次恐怕也要栽個大跟頭了……

    “莫著急,幕遮若是出現不利,其他人自不會袖手旁觀。”南氏、酈氏、顧氏的老祖都紛紛開口安慰。

    而在此時,聽到云幕遮的邀戰,林尋也笑了,依舊沒說話,只是心中如何想的,就不足為外人道也。

    看見林尋的笑容,東皇四族那些絕巔帝祖都很意外。

    “哈,你看這家伙笑了,難道他以為一對一的情況下,就可以逃過這一劫了?”

    有人大笑,毫不掩飾嘲諷。

    “幕遮兄,不如將此子交給我來料理,我保證讓他待會哭出來!”

    有人眼神凌厲。

    “還是讓我來出戰吧,這等絕佳的機會,我可不想錯失,諸位行行好,成全一下我,可好?”

    有人笑嘻嘻說道。

    他們竟是爭搶著要跟林尋一對一戰斗。

    看到這一幕,外界觀戰的人們神色愈發古怪了,不少人都強忍著笑,唯恐笑出來惹怒了東皇四族的人。

    而此時,東皇四族的人的確已快要抓狂,見過犯蠢的,沒見過成群犯蠢的!最可氣的是,這些犯蠢的家伙還都是他們最引以為傲的族人……

    不少老古董都有咳血的沖動,整個人都不好了,若有可能,他們都恨不得沖進去,將那些絕巔帝祖暴打一頓。

    簡直也太有眼無珠了!

    其實,也不能怪云幕遮他們,他們身在萬絕戰境,消息閉塞,哪可能知道林尋在這十天中的所作所為?

    更何況,他們還是十多人的陣容,在他們眼中,獨自一人的林尋,真的不必要太在意了!

    “諸位,給我個面子,就當我欠你們一個人情。”

    云幕遮皺眉,阻止其他人爭搶。

    見此,其他人也不好再說什么。

    轟!

    云幕遮身影踏空,凌然如仙,一頭長發在風中飄揚,說不出的瀟灑和從容。

    在任何修道者眼中,云幕遮絕對是一個驚艷無比的存在,足以在帝路之上引領風騷。

    可此時,當看到他毅然去和林尋單獨對決,人們內心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就仿佛看到一只小白兔,傻乎乎地叫囂著要去挑戰一頭老虎。

    “林尋,以前在第九不朽天關時,我沒有將你放在眼中,是我麻痹大意了,但現在,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云幕遮撣了撣衣襟,淡然開口,“這一次,我會用實力告訴你,什么叫慘敗,什么叫天外有天。”

    一番話,引得幾個女性絕巔帝祖美眸泛起異彩,心折于云幕遮展現出的曠世風采。

    而在外界,云氏那些族人都有些不忍目睹了,都這時候了,還高談闊論個什么?

    還講什么風度和儀態!?

    “一對一,很公平。”

    林尋神色自始至終波瀾不驚,道,“那就別廢話,來戰。”

    “以后悠然若怪我,我也不會后悔這么做的。”

    云幕遮長聲一嘆,眼神泛起一絲悵然,旋即就被冷冽淡漠的殺意所取代。

    鏘!

    一口雪白的道劍掠出,劍吟響徹云霄。

    云幕遮手執道劍,衣袂飄曳,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變得凌厲無匹,附近虛空都被可怖的鋒芒之氣切碎,產生密集的爆鳴之音。

    “我不會小覷你,這一戰,我會以至強劍道,讓你永生永世忘不掉戰敗的陰影。”

    淡然沉靜的聲音中,云幕遮出手了。

    唰!

    一劍掠出,天地暗淡,只剩下一道雪白的劍氣長虹,鋪滿乾坤!

    這是無比驚艷的一劍,融盡云幕遮這樣一位絕巔帝祖的一身所學,精氣神趨于圓滿地步。

    那等浩瀚劍威,讓附近不少絕巔帝祖都忍不住贊嘆出聲。

    ——

    PS:外界群眾的表現,像不像看書的你們……

    嗯,今晚加更!( 天驕戰紀 http://www.kiullf.tw/0_70/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