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退后讓為師來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側臥之榻,猛虎顯現
    “所以,你的意思是,的確是以前的‘熟人’。”唐洛說道。

    “草頭神?”豬八戒說道。

    楊戩雖然隸屬天庭,可他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一些歷史原因,楊戩并不居住天庭,而是居于灌江口。

    同時,手下有一千二百草頭神,其中人、仙、妖、鬼都有,成分非常復雜。

    是獨屬于楊戩的一支隊伍。

    毫無疑問,楊戩麾下的草頭神,大部分是認識唐洛的,就算沒見過,也聽過。

    “有可能。”唐洛終于沉下心來,開始分析道,“如果是草頭神,至少證明這個任務世界的楊戩是我們認識的楊戩,不是其他楊戩。”

    “如果不是,那這個索超消失,或許只是一場意外,說不定剛好老家被人偷了,只是被我們趕上。”

    很明顯,前者的概率要大很多。

    但問題在于,如果那個索超真的是草頭神之一,為什么見到唐洛就跑?

    唐洛跟楊戩、梅山七圣都打過交道,但跟草頭神,還真沒有什么交集,頂多算是一面之緣而已。

    也沒有揍過草頭神,草頭神一見他就跑路,感覺沒道理啊。

    仔細想了想,還是有些不得其法。

    那么……

    “走吧,再問問看。”唐洛和豬八戒走向這座廣闊黑帝廟的主殿。

    那里供奉的黑帝塑像,是黑帝最深入人心,也是最常見的形象——戰神黑帝。

    另外四個天帝,最常見深入人心的也是這個形象。

    究其原因,這個世界妖魔鬼怪為禍,能把它們打跑的神仙才是好的神仙。

    像唐洛見到的犬神廟中的那個哮天犬,就是“守門犬”形象,主要司職就是守護一方平安。

    主殿之外的廣場上,那里依然跪俯著一部分的信徒,沒有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帶著些許的不安和驚恐。

    明明神仙顯靈,為什么突然就消失無蹤了?

    對于不少信徒來說,這種情況不亞于發現天突然往下塌陷了一段距離,惴惴不安。

    而在這種惴惴不安中,一部分人對于神仙的祈禱、求拜也更加虔誠。

    他們叩拜祈禱的方向是那位來得快,跑得更快的先鋒索超出現的位置,也就是賜書殿。

    唐洛兩人遮掩了一下身形,沒有跟他們打交道,直接來到主殿大門外。

    主殿的大門,依然開著,因為剛才神仙顯靈的關系,所有的信徒都到了外面。

    包括幾個在主殿的道士。

    唐洛和豬八戒走進主殿,把門關上。

    不少信徒轉身,看到已經緊閉大門的主殿,神色驚疑不定。

    又發生什么事情了?

    宏偉的主殿,那足有五米高,厚實無比,需要數個人一塊推動,才能夠移動的沉重大門,為什么悄無聲息之間就關上了?

    難道又是神仙顯靈?

    不對啊,比起神仙顯靈,妖魔作祟明顯更加適合這種情況。

    一些人立刻打起了退堂鼓,開始遠離這個主殿。

    以往廟宇,特別是這種恢弘的主殿,都能帶給他們極強的安全感。

    可是在今天,這種安全感已經消失。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頭鐵,堅信神仙無敵,絕對不會出問題,信得更虔誠。

    主殿之外,不少人的身份不凡,能夠成為人上人,自然有著自己的想法。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這些人帶來的香火之力就沒有那些虔誠者多。

    香火之力并非是單純的信仰之力,涉及到方方面面。

    不是說信得比別人真誠,產生的香火之力就一定比別人多。

    被一些人認為是妖魔的唐洛和豬八戒,倒是沒有在主殿干出什么妖魔行徑。

    他們打量著這個恢弘的殿堂。

    “真有錢啊。”豬八戒感嘆了一句。

    殿堂內所有的塑像,都是用金子做的——一部分是純金,從里到外都是金子。

    另外一部分地位低一點的神仙,則是外度了一層金。

    最顯眼自然是戰神黑帝,純金塑像之外又上了色,一身玄金鎧甲,端坐于座椅上,足有十米高,威嚴甚重。

    身邊還站著兩個銀甲小將,面白無須,器宇軒昂。

    在塑像后的墻壁上,同樣掛著一幅顯圣真君的畫。

    這幅畫給人的感覺頗為敷衍,無論是畫工還是紙質,裝裱都非常頗為粗糙。

    就這么隨意地掛在那里,完全被戰神黑帝遮擋。

    不特地繞一繞,根本看不到這幅畫。

    看上去也相當陳舊了,顏色都非常暗淡。

    很明顯,在這個“戰神殿”中,戰神黑帝是唯一的主角,五方天帝之上的顯圣真君也要往后——還不是小老弟稍稍往后。

    是非常往后。

    “師父,這五方天帝,不會是梅山那幾個吧?”豬八戒說道,“人數對不上啊。”

    楊戩麾下,除了一千二百草頭神之外,有七員大將。

    被稱之為梅山七圣(怪)。

    關于梅山七圣,現實世界《西游記》中,是楊戩和梅山六友并稱。

    《封神榜》中則是七種妖怪,當年那場名為“封神”的大戰中,被楊戩擊殺,后封為星官。

    山海界的情況,跟兩者有點像,又似是而非。

    七圣是七種妖怪,并且由楊戩收服到麾下,但并非都來自于封神那一戰。

    七只妖怪,排名第一的白猿袁洪還是跟可以楊戩斗一斗的強者,實力相當不俗。

    “梅山那幾個,我也只是有過數面之緣,說過一兩句話,對他們并不了解。”唐洛說道。

    了解不多,無法做出判斷。

    “我也是。”豬八戒說道,“倒是大師兄跟他們打過好幾次交道。”

    說得準確一點,還可以把后面的“交道”給去掉。

    在唐洛和豬八戒打量著戰神殿,說著跟梅山七圣的時候。

    天際。

    一片恢弘無比的玄金建筑,“建立”在云層之上。

    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幾根盤龍金柱佇立云霧繚繞,中間深處的寬大寶座上,一人身著華麗玄金衣袍。

    此人身材高大,留著長須,頭戴帝冠,十二串旒垂下,紋絲不動,遮擋住半開半合的雙眼。

    神秘而威嚴。

    突然間,殿內一站立不動金甲將士身子一動,原本僵硬的臉龐突然變得生動起來,好像突然醒來一樣。

    旒輕輕一動,相互撞擊一下。

    皇座上的黑帝雙眼完全睜開,看向金甲將士:“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聲音不急不緩,宏大莊嚴,聽不出喜怒,真正的天音。

    “陛下,大事不好了!”

    金甲將士,也就是先鋒索超顧不上其它,越眾而出,一下子跪在了黑帝面前。

    身上的金甲并不影響其行動。

    “說。”黑帝沉默幾秒鐘才開口。

    他很清楚索超干什么去了,自己的一處后院似乎有起火的可能,索超就是先頭部隊前去滅火的。

    只是沒想到,他回來的速度如此之快。

    快沒有關系。

    意識降臨到香火化身中,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跟只有本能意識的香火化身天差地別。

    很多事情沒有降臨前看上去挺棘手,一旦降臨,分分鐘搞定。

    可索超回來之后,神色如此驚慌,就有問題了。

    他看見了什么?

    難道又是那些陰溝里面的小老鼠跳出來煩人,還是另外的四個家伙,亦或者那位顯圣真君?

    想到這些,黑帝臉上略微有些陰沉。

    宮殿內的氣息突然壓抑下來,神怒,亦是天怒。

    “他,那個和尚,妖僧突然出現了!”索超語氣惶惶,帶著不安和茫然,心有余悸。

    “什么?”黑帝一愣,“什么和尚,妖僧……”

    “等等,你是說唐玄奘?”

    停頓一下,想到了索超所說,黑帝聲音驟然提高,反而聽上去變得真實起來,不像剛才那樣高高在上。

    “是的,我看見了唐玄奘,就是那個唐玄奘。”索超斬釘截鐵,盡管頭發變成了白色,但他不會認錯。

    絕對是那個和尚。

    當年他遠遠看過一眼,那和尚跟楊戩等幾個大佬談笑風生。

    笑完之后就把九頭蟲手撕了,真手撕的那種。

    九頭蟲雖然名為蟲,卻是可以以真龍為食的超級大妖。

    當時的場面,讓索超懷疑到底哪個才是妖,也終于明白為什么有些人表面上叫他圣僧,背地里都一口一個“妖僧”。

    “他怎么會出現?”黑帝站了起來。

    “不知道。”索超說道,“突然就出現了,而且,他毀了陛下您的一座塑像。”

    “還有呢?那妖僧是一個人,還是說……那位,大圣在不在?”黑帝問道。

    “嗯……”索超回憶了一下當時的畫面,他當時出場照管慣例擺譜,連對方是誰都沒有看清,真的看清之后,本能撒腿就跑。

    就好像一個人雄赳赳氣昂昂地走在森林里,打算打個傻狍子、小白兔、鹿什么的,突然瞥到一只大熊站在路邊。

    第一反應肯定是發足狂奔,拉開距離。

    哦,戰斗民族除外。

    好在索超怎么說也是有實力,哪怕驚鴻一瞥也能夠看清,回憶起當場的場景。

    除了唐玄奘外,他身邊還有一個人,但不是那位大圣,而是曾經的天蓬元帥,后來的凈壇使者豬八戒。

    “不在,他身邊跟著的是豬八戒。”索超說道。

    “不在就好。”黑帝微微舒了一口氣,下一息心又提起來。

    只是沒看到而已,不意味著那位就真的不在,而且就算那位不在……唐玄奘卻是肯定在的。

    臥榻之側,已有猛虎出現,發出威脅的低吼。

    心要如何安定?

    必須要有應對。

    黑帝重新坐下,閉上眼睛。( 退后讓為師來 http://www.kiullf.tw/10_10399/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