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退后讓為師來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化個緣不過分吧?
    黑帝閉上眼睛,當然不是一個人在那里瞎想唐玄奘師徒沒有會出現,想要做什么。

    而是打算找上其他四個天帝,一起商量對策。

    如何應對這突然冒出來的猛虎。

    這可是一個強敵啊——至少是一個潛在的強敵,已經表現出了一定的敵意。

    否則,自己的塑像也不可能會被砸碎。

    中都,最繁華、最熱鬧,也是最為宏偉的一座城池。

    真正的中心之地。

    哪怕另外四方天帝的最大廟宇形成的大城池,也不如中都那么廣闊、繁華。

    因為,中都是唯一一個有著五帝五個廟宇的城池。

    東南西北各有一座宏偉的天帝廟宇。

    中間則是一座中央黃帝廟。

    可憐皇宮在這些廟宇的襯托之下,看上去平平無奇。

    但實際上,亦是相當不錯的一片宮殿建筑。

    只是比起天帝廟來說,就相形見絀了。

    不過這不意味著,那位中央黃帝就是五方天帝當中最厲害的。

    相反,因為一些原因,他的實力、勢力是最弱的。

    才形成了這種本該完全屬于他的地盤,卻另外四個每人插手一部分,不得不被動壓縮的情況。

    黃帝心里苦啊,但他沒法說。

    在中都,除了五方天帝之外,沒有其它神仙單獨的廟宇。

    所有其它神仙的塑像,供奉之地,要么是在五方天帝的廟宇中,要么就是一些人單獨在家中供奉。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

    這個地方,只有一個一百平出頭的建筑,也不如何高大,普普通通。

    也沒有任何人來祭拜,乍看之下,連山野破舊寺廟都不如。

    但這里面,供奉著五座塑像,五座“天帝”塑像。

    這是五方天帝,意識降臨,見面“開會”的地方。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會面了。

    這一天,看守這特殊“五帝廟”的守衛,突然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從身后的廟宇中傳來。

    這種情況是他們的職業生涯中的首次,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在有經驗豐富的道士在,明白是“天帝顯靈”,這個時候,只要叩首就可以了。

    殿內的五個塑像,都是端坐的帝皇形象。

    比起很多廟宇中的塑像,看上去要樸素很多,至少不是以金子打造的。

    其中黑帝的塑像,呈現出一種非常奇怪的狀態。

    他腦袋往下的位置,還是塑像,但腦袋已經跟“真人”沒有區別。

    很快,剩下的塑像中,其中三個,腦袋也發生了變化。

    赤帝、白帝、青帝同樣降臨,還剩下一個黃帝沒有來。

    “這么著急找我們過來,什么事情?”

    “發現那些該死小老鼠的下落了?”

    赤帝、白帝一出現就開口問道,青帝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黑帝。

    黑帝沉聲道:“不著急,等人到齊在說。”

    三人眉頭微皺,但沒有提出異議,殿內一片安靜,氣氛不算太融洽。

    看得出來,五方天帝之間,關系也不是特別親密。

    類似于那種存在競爭的盟友。

    過了好一會兒,黃帝塑像才發生變化:“抱歉,來晚了一點。”

    跟其余威嚴甚重,都是長須中年男子形象的天帝不同,黃帝臉頰略微凹陷消瘦,臉上也沒有胡子,是面白無須的形象。

    光從外表上來看,他叫做“白帝”似乎更加合適一些。

    “既然都到齊了。”黑帝說道,“我遇見了一個人,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不要賣關子了,我們難道是來這里聊天的嗎?”白帝說道。

    “呵。”黑帝輕笑一聲,有些嘲諷,“是為了給你們一點心理準備的事件,那個人,叫做唐玄奘。”

    “……”

    “……”

    殿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壓抑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赤帝才開口問道:“是那個妖僧?”

    “對。”黑帝肯定道。

    在他意識降臨到此處之前,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一座戰神塑像也被毀掉。

    這種肆無忌憚的行事風格,絕對是妖僧唐玄奘。

    “怎么可能?”赤帝說道。

    自從山海界莫名崩碎,這方天地就成為了一處難以進出之地,不是說完全無法出去,只是一旦往“外”走,幾乎可以完全肯定,會迷失在時空亂流中,如同普通人淹死在看不見邊際的大海。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黑帝說道,“他就是來了。”

    “那……那位大圣呢?”

    既然妖僧來了,那他的大弟子齊天大圣孫悟空呢?

    “沒有看見。”黑帝說道,“但豬八戒在。”

    “他們的狀態怎么樣?”白帝皺眉說道。

    天地巨變,山海界崩碎,很多強者都受了重傷,包括他們也不例外。

    走上“神道”這條道路后才恢復過來,而且,比以前還要更強,當然,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更弱。

    “不知道。”黑帝壓根就沒有跟唐洛真正照面。

    “不知道?”赤帝有些不滿,這么重要的信息,你居然說不知道。

    你不知道就火急火燎地把大家叫過來干什么?

    “索超見的他,怕得要死就跑回來了。”黑帝說道。

    “嘿嘿。”黃帝惡意地笑了兩聲,“這家伙還是一如既往地會見風使舵啊。”

    黑帝沒有說話。

    索超以前其實是黃帝的手下,不過后來黃帝勢弱,索超就干脆投靠了黑帝,堪稱俊杰。

    如此俊杰,來得快,跑的也快。

    急先鋒不是什么人都能當的。

    “那就讓他再去一趟好了,接觸一下。”黃帝說道,能者多勞嘛。

    “來者不善,不好接觸。”黑帝說道,“不過,他并不知道我們是誰。很明顯,他剛剛進入到此方天地。”

    “哦?”其余四帝一愣,隨即稍微松了松。

    也是,如今的他們,可以說早就拋棄過往,有了全新的身份,還有“人生”。

    唐玄奘本跟他們就算不上熟悉,又是初來乍到,不知道他們真正的身份很正常。

    黑帝能夠知道這一點,當然不是他聽到了唐洛和豬八戒的對話。

    而是因為那個書童的關系。

    黑帝從那里得到了一些相關的情報。

    在敵暗我明,情況不明的情況下,唐玄奘依然沒有掩飾的意思,直接殺上門來了。

    “他們突然出現想要做什么?”一直一言不發的青帝問道。

    “不太清楚。”黑帝說道,“但是他在找楊戩,楊嬋,還有劉沉香!”

    “……”

    沉默好一會兒,黃帝才緩緩開口:“還真的是來者不善啊。”

    “怎么辦?”赤帝說道。

    “這話應該我問。”黑帝嘆息一聲,“我那邊被他拆了好幾個塑像了,現在他還有所克制。”

    要是不克制了……

    “試探著接觸一下?”

    “說得越多,錯得越多。別忘記了以前的教訓。”白帝沉聲道,“找機會,直接弄死他。”

    “那可是唐玄奘。”黃帝不陰不陽道,“怎么,你現在已經膨脹到覺得自己可以殺掉那妖僧了?”

    “哼!”白帝冷哼一聲,沒有反駁。

    說實話,他不覺得自己會是那妖僧的對手,更何況,妖僧身邊還有豬八戒在。

    如果連齊天大圣都在的話……

    不敢想了。

    “先不忙,忍一忍,查一下,看看他身邊到底都有誰在,弄清楚他的目的。”黑帝說道,“反正現在損失的是我,你們應該很高興吧?”

    豬八戒和唐洛,索超認得出來,但“面目全非”的哮天犬。

    抱歉,他還真的不認識。

    什么,你說這只貓是一只狗?

    “呵。”

    聽到黑帝的話,其余四帝都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笑聲。

    “事情已經說清楚了,現在是什么情況,大家心里也有數。不過有人再犯傻吧?”黑帝繼續道,目光掃過全場,特別在黃帝身上停留。

    其余三人也看向黃帝。

    黃帝臉色沉下去:“不會。”

    作為一個有前科的人,現在被眾人懷疑盯著,他還當真沒有什么脾氣。

    “就這樣吧,小心行事,不要放松,一著不慎滿盤皆輸。”黑帝道,“那個妖僧,一旦真的動手了,恐怕是一場艱難大戰。”

    狩獵,一場獵人和獵物隨時會轉化的狩獵,開始了。

    好在這里是五方天帝的主場,他們的優勢不小。

    “不出來啊。”

    客戰作戰的唐洛,砸碎第十二座塑像后說道。

    自從那位先鋒跑路后。

    別說香火化身了,就算是香火之力也僅僅是自發的、象征性地凝聚一下,阻攔唐洛的“瀆神”行為。

    結果自然是螳臂當車,連盡盡人事都算不上。

    “敲門”這么多下,門都打開了一道縫,然后關門當做沒聽見,至于這樣嗎?

    我真的只是來問點事情啊。

    這黑帝是不是有社恐?

    唐洛在考慮,是不是應該加大力度,有病要治啊。

    “呵。”豬八戒憨笑兩聲,傳遞出“師父你想要怎么做,說吧”的態度。

    “算了,也不急于一時。”唐洛說道,“反正現在坐不住的是他們。”

    想了想,唐洛沒有立刻大動干戈。

    初來乍到,還是低調一點吧。

    盡管他的低調,已經高調到不行,連拆十幾個黑帝塑像,其實是震驚天下的大事。

    很快,唐洛和豬八戒就帶著一些塑像碎塊離開了黑帝廟。

    為什么要帶著塑像碎塊,因為塑像是金子做的,必要的時候可以用一下。

    不愿想見沒有關系,出家人化個緣,不過分吧?( 退后讓為師來 http://www.kiullf.tw/10_10399/ 移動版閱讀m.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