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太上劍典 > 正文 第1178章 一方煉獄
    ……

    高空之中濃云滾滾,不見一絲毫光,盡管三人目力雄渾而又幽遠,但還是發現不了這青天白日之下應有的yan陽。大地已經消失不見,三人的視野中心,皆是無底的深淵,四周飄飛的是無數大大小小的石塊。這些石塊好比星空隧道中的星隕之石,只能無力的隨著肆虐的狂風四下亂舞。

    周圍什么都沒有,天當山更是消失不見,萬里地帶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人為的虛無空間。腳下極遠之處隱約有著星斑照射而來,入目十分淺淡,不易查察。但魯豪三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們一眼便看出來,那星斑居然是星空隧道中的無數星辰。

    星空隧道中的星辰代表的是各地傳送陣,可如今,那無數星斑黯淡,傳送陣更是失去了往日的耀輝之色。

    “嘶~”

    魯豪先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驚呼道:“太可怕了,他們究竟干了什么,居然在這里打開了一條寬達萬里地域的星空隧道入口。”

    陸云的眉頭皺的極緊,接道:“天武界與星空隧道的聯系很奇妙,便是高階帝君想要打開隧道大門也需要消耗大量的元氣,而最多也只能打開一處房子大小的入口。可你們看,現在這個入口已經達到了萬里的地域,依我看,這入口在九年前已經打開,而歐楚陽他們根本在這九年中沒有停過手,所以這入口只能越開越大,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魯豪憤恨道:“這群瘋子,他們不會不知道天武界位面紊亂會造成什么局面吧。”

    “知道又怎么樣?”陸云瞥了魯豪一眼,哼道:“不死不休之局,誰還在乎那些。”

    “他們會毀了天武,到時候誰也別想茍活。”魯豪握緊了拳頭。

    “別廢話了,事已至此,還是想辦法將這場戰斗結束,以免天武產生更大的變動。”陸云招呼了一聲,率先縱去。

    魯豪與憐香同時點頭跟上。

    “轟~”

    循著聲音,三人離著歐楚陽與居云松等人大戰的現場越來越近,直到聽到一道巨大的轟鳴,三人看到不遠處,九彩神光縱橫如河,那里便是歐楚陽等人的所在。

    “過去……”

    “蓬~”三個剛剛臨近,低沉的悶響再度傳來,鼓當而起的能量漣漪激射的三人差點沒有穩住身形,三人定睛一瞧,臉色瞬間慘白了起來。高空中,歐楚陽手執紫焰神刀,身形漸顯彎曲,起伏不斷的胸口,隨之讓他喘出大口大口的粗氣。一身長袍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無數,露出的肌fu上更有瘆人的血痕。顯然的是,歐楚陽的傷勢不輕,只不過看著他一臉的獰笑,也不算太過于嚴重。與歐楚陽背對背緊靠著的,便是羅煜天,此時的羅煜天頂著雷羽冠都罩不住那一頭的黑發,凌亂的飄散下來,像極了一個殺神。他的手中握著天罰神戟,雖然沒有光芒閃過,但那黝黑的戟身依舊是如往昔般的完整。界魂器就是不同,縱然經歷種種大戰,根本沒有受損。羅煜天的情況要比歐楚陽差上許多,他的一只眼睛已經緊閉了起來,自額頭到臉頰一道血淋淋的傷痕已經結疤,血涂了滿臉都是……這是歐楚陽一方。另一面更加的慘烈……居云松蓬松著頭皮,雙手顫抖的握著天穹鞭,似有一種拿捏不住的感覺。水柔也不面那傾城傾國的容顏,倒像一名凡間惡婦,朱唇輕啟,根本不是口香若蘭,而是血腥味濃。耀日上身衣衫盡毀,胸前背后刀傷上百,血肉模糊。萬柳斷了一臂,肩頭齊根之處鮮血已經凝成了血痂,到現在還有血絲不斷的滴落下來,只有左手還緊緊的握著復機神藤怒目而視著。岳山少了只眼,其余幾人雖然完好,但身上也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而其中八人最慘的要屬古芒了。他比萬柳還要慘烈,左手、右小腿已經不知去向,只有右手還握著極風锏。話說天武界有種奇方,可使斷肢再生,這種東西并不名貴,九大神域帝首這樣的人物自然會有。只是大戰了九年,過程當中根本沒有機會讓他們使用這種奇方,所以才造成了如今慘痛的局面。見到如此景象,饒是魯豪、陸云見慣了天武界的打打殺殺,依然沒有控制住的打了個寒戰。之后也不用猜測這九年他們是怎么過來的了,情況明擺在這里,這九年里估計大好的丹藥沒少浪費,若非如此,這些人包括歐楚陽在內也斷斷然的挺不到現在了。眾人顯然是已經殺紅了眼,要不是之前歐楚陽又與居云松、耀日、水柔三人拼了一記各自退開,恐怕魯豪三人來了,也沒有人注意到。只不過,當戰事停了下來,眾人見到魯豪三人的到來的時候,居云松等八大帝首的心頓時沉入了谷底。歐楚陽眼神掃過魯豪三人,根本不予理會,轉頭望著并肩站在一處的耀日和水柔,狂傲的笑聲再度響起:“痛快,陰陽帝坤訣果然強大無比,來,本宗再來領教領教兩位的高招。

    “瘋子……”

    聽到歐楚陽再次笑出聲來,看著他舔著自己的嘴唇,一臉毫不畏懼的模樣,眾人登時的吞了吞口水。

    瘋子。

    的確是個瘋子。

    整整九年,歐楚陽在包括羅煜天在內的九大帝首眼里,儼然已經變成了不可一視的瘋子。

    這九年,他們過的簡直比在煉獄中還要痛苦。

    歐楚陽那強大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對高階帝君這個稱號的定義,其重拳之老道、對時間、空間法則的領悟能力和運用能力已經達到了無人匹敵的地步。此時此刻,別說是九大帝首任何一個人,就算是九人聯手也未必是歐楚陽的對手。而之所以讓這場戰斗打了九年,完全是因為耀日和水柔的緣故。

    改故帝君,陰陽帝君的不世武技終于出現了。

    原本,耀日和水柔是打算在搶奪界魂器的時候使用的,所以一直以來,除了慕婉晴知道水柔練就了陰陽帝坤訣,并將此事告之給歐楚陽以外,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和耀日在私下里已經成了一丘之貉。要不是此番大戰步步殺機,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兩也不可能這么早的將陰陽帝坤訣使了出來。

    正是因為如此,歐楚陽才沒有如愿的將居云松八人殺掉。

    然而,此時的戰局基本上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八對二的戰局,歐楚陽以一人之力獨斗其六、甚至其七,再有羅煜天從中幫忙,對方可謂是損失慘重。

    萬柳、岳山、古芒就是最好的證明。

    相反,對于居云松等人來說,這場戰斗打到這個地步,八人已經沒有什么顏面可談了。

    簡直就是恥辱。

    八大帝首一個個憤恨的眼神幾欲噴火,但畏于歐楚陽的實力,如今也只能是苦苦支撐。

    眾人不止一次的想過有誰可以拼著性命不要、拼著入輪回之苦,以元神自爆的方式重創歐楚陽,可這種想法畢竟太過于大膽。自私之心人皆有之,每個人都在想著誰誰誰能否干出這種事,卻是沒有想過犧牲自己。這樣一來,歐楚陽的威勢更加的不可收拾,打到現在這個時候,歐楚陽每每出刀都讓眾人瀕臨死亡的險境。

    而有一點讓居云松幾人比較放心的是,眼下,歐楚陽已經盯上了耀日和水柔。

    “來,來,來,本宗再跟你們玩玩。”歐楚陽還是那副玩味的樣子,而他越是保持著這種從容的態度,眾人卻是膽戰心寒。

    歐楚陽根本就是在玩貓捉老鼠的游戲。

    “還沒打夠?”

    羅煜天于歐楚陽背后一顫,暗罵了一聲“瘋子”,隨后轉向魯豪與陸云、憐香三人。

    他知道這三人與歐楚陽關系非比尋常,自然是來相助的,心下頓時安心不少。

    “魯兄、陸兄。”羅煜天慘淡一笑,周身元氣一泄,頓時從空中掉了下來。

    堅持了這么長時間,歐楚陽早就感覺到羅煜天的體力達到了近乎虧空的地步,神念一轉之下,他并未回頭,借著肩部一運力,直接將羅煜天頂到了憐香面前。

    并不回頭,歐楚陽嘿嘿一笑,道:“憐香,給我看著他。”

    “是,主人。”對于歐楚陽的話,憐香從來都沒有二話的聽從,接住了羅煜天后,憐香趕忙運氣幫其療傷。

    魯豪、陸云二人看了看羅煜天手中的天罰神戟,嘴角一陣抽搐,如果沒有歐楚陽在,也許這時候他們已經出手搶奪了。可但是,二人想了一想,還是忍住沒有出手。

    “罷了,天罰神戟與我無緣,這次就算了。”

    二人心里明白的很,羅煜天幫了歐楚陽這么長時間,歐楚陽也是保住了羅煜天,根本沒有打過天罰神戟的主意,自己二人要是動手,豈不是要與歐楚陽作對?

    現今的情況看來,就算不要界尊神位,最好也別與歐楚陽為敵。

    由此,魯豪與陸云看了羅煜天一眼,極為不舍的不頭轉了過來,不再看過去,而是對憐香異口同聲道:“看著他,我們去幫歐楚陽。”

    “嗯。”

    說話間,魯豪與陸云站在了歐楚陽的身邊。

    在場眾人打了整整九年,早就精疲力盡,如今魯豪、陸云出現,歐楚陽本就不占有下風的情勢再次因為二人的到來而氣勢高漲“打?”

    “這還怎么打?”

    耀日與水柔對視了一眼,頗不不甘,不過隨后想了想……

    突然,兩人行動一致的掉過頭,朝著遠處掠去。

    “跑了?”

    顯然,魯豪與陸云也沒有料到耀日和水柔會如此的不堪,臨危之際,居然打破了這不死不休的僵局,轉頭落跑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把所有人都定在了當場,除了歐楚陽看出來兩人有所退縮之外,眾帝首皆是愕然的看著兩人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視野當中。

    歐楚陽不是不想追,他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人的,只是由于之前的消耗太大,他正在暗中的恢復,當然沒有余力去追。

    有了耀日和水柔的帶頭,居云松等人頓生退意,頃刻間,天當山周圍已經變成虛空一片的空間中,一絲異樣的氣氛慢慢的升起。

    眾帝首面帶懼意,先是后退,再后退,忽然間作鳥獸散開,奪路而走。

    跑了一個兩人,歐楚陽自然不能放任所有人離開,只見他輕輕一笑,深吸了一口氣,無形的壓力再次席卷當場。

    “混沌領域~”

    “嗡~”

    混沌領域一經展開,眾帝首的去路立即被封死,眾人膽戰心寒,不由顫抖了起來。

    魯豪、陸云見勢興起,一個封堵了居云松的退路,另一個找上了破軍,憐香也沒有閑著,雖然他負責保護羅煜天,可他還是攔下了岳山。

    正當這時,虛空中有一處波動慢慢變大,進而一處空間之門慢慢打開。

    一道人影飛縱而出,四下打量了一周,最終目光落在了歐楚陽的身上。

    “父親?”

    “凡兒?”

    出現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失蹤了已久的歐凡,見到愛子,歐楚陽的殺心頓時消弭。

    歐凡趕忙掠至歐楚陽身邊,父子重逢,自是欣喜無比,歐凡上前給了歐楚陽一個大大的熊抱,喜淚交加道:“父親,孩兒想死你了。”歐楚陽臉上帶著笑容,上下打量了一翻,重重的拍了拍歐凡的肩膀,道:“恩,不錯,又結實了。”歐凡撓了撓頭,周圍殺伐的氣氛銳減。

    父子二人互相一笑過后,歐凡方才發現周圍的情況,不由驚呆了起來:“父親,這,這是怎么回事?”

    歐楚陽微微一笑,眼中殺機再起,哼道:“你且站在一旁,待為父先先收拾了他們再說。”歐凡聞言,忽然眼光冷厲,道:“父親,母親被他們捉去了。”“什么?”

    歐凡的話音一落,所有人的心都跟著砰砰的跳動了起來。“老天,紫霄門的覆滅都讓歐楚陽翻起這么大的火氣,非殺八大帝首不可,如今慕婉晴被人捉了去,那還得了?”

    魯豪趕忙看向居云松,居云松也是一臉愕然,顯然不知道這件事。

    陸云同樣轉向破軍,對方的眼中盡是不可思議的意味。

    萬柳、岳山、古芒、冷風寒,一個個的苦不堪言,看向歐楚陽的時候,赫然是充滿了恐懼。“瑤兒被捉走了?”

    歐楚陽不敢相信,剛剛因為得見愛子漸熄的火氣騰的一聲再度燃起。

    ……( 太上劍典 http://www.kiullf.tw/10_10685/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