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大宋燕王 > 正文 第631章 臨戰將令
    “準備如何了?幾時可以渡江?”

    瓜洲渡龜山寺,完顏亮行營內如同渡口一般,燈火通明,只是此處卻十分安靜。

    “回皇上,一切全都準備妥當,半個時辰之后,即可渡江!”

    完顏元宜趕緊抬手,恭聲回復。

    “好。這次不光要渡江,還要把他們的皇子抓過來。告訴勇士們,若抓到宋國皇子,賞黃金萬兩!攻下鎮江,最先登岸的一萬勇士,每人獎勵白銀十兩!”完顏亮大手一揮,萬分豪氣,似乎宋國皇子和鎮江全都唾手可得。

    “臣,遵命!”不管完顏元宜此時心里怎么想,這種時候他必須領命。

    如果抓不到怎么辦?這種問題不是他該問的,他也絕對不會問。

    “去吧,朕在此等你們的消息。”

    “是,臣告退!”完顏元宜領命,迅速退出行營,朝瓜洲渡而去。

    臣下退走之后,完顏亮伸手攬住身邊美女的腰身,上下撫摸起來。

    “美人,你說明日一早,朕會到對面的鎮江城嗎?”

    “皇上一定行!宋國哪是皇上的敵手,見到皇上來了,早就嚇跑了不知道多少人。”美人經不住挑撥,很快癱倒在對方懷里。

    “嗯,美人說對了,你可比那幫自命不凡的老家伙有見識。”完顏亮笑道。

    “臣妾可不敢跟他們比,臣妾只想好好服侍皇上,伺候皇室。”美人似乎已經渾身無力,整個柔軟的身子都癱的如同一捧水。

    “還是你懂事。”完顏亮緊了緊撫著美人細腰的手,看著對方笑道:“服侍朕一個人可不夠,聽說宋國的劉貴妃美的像天女下凡一般,嬌嫩尊貴,她馬上就是朕的了,可朕還在率軍打仗,條件艱苦,讓她跟著朕四處奔走,必會怠慢了她,不讓她跟著,朕又放心不下,怕她受欺負,此次隨朕南下的美人里就屬你最乖巧懂事,等劉貴妃來了,你可要好好服侍她,就像全心全意待朕一般,不能讓她受半點委屈,可不要讓朕失望,知道嗎?”

    那美人微微一愣,臉上現出些微失落,但口中還是回道:“是,皇上,臣妾一定會像待主子一般,伺候好劉貴妃。”

    “還是我的美人最懂我心意!”提起劉貴妃,完顏亮心理身體瞬間升起欲望,抬手扯掉美人身上披著的貂裘,露出薄薄的淺色貼身內衣。

    美人嬌羞一聲,埋頭俯身過去。

    完顏亮翻身而起,瞬間將只剩貼身內衣的美人置于身下。

    寒冬時節,龜山寺行營內,很快響起陣陣春意盎然之聲。

    隱隱春語,使眾多隨營美人于睡夢中驚醒,細聽之后,頓時醋意大發,嫉妒不已,她們在寒夜里獨守空房,卻有旁人作樂尋歡,毫無顧忌,讓她們在孤獨的寒夜里如何入睡,讓她們如何不嫉恨?

    然而對方是皇上,是她們的主子,縱使心里不爽,也只能暗罵挑逗皇上的某些騷狐貍精,心下暗自發誓,若能得到臨幸的機會,定然也要叫皇上趴在自己身上一刻也不得起身,同時叫也要叫的最大聲,倒要某些騷狐貍好好聽一聽,也讓她們嘗嘗在深夜獨守空房時的撓心滋味!

    行營里的美人在被窩里勾心斗角,各自盤算怎么給對方好看,而渡口準備渡江的將士也是各有想法,并不像完顏元宜想象中的那樣士氣高昂。

    “皇上有令,最先渡江登上對面江岸的一萬人,每人獎賞白銀十兩!能沖進城池的,另有重賞!”臨渡江前,完顏元宜召集千戶、萬戶等先鋒將領,宣布完顏亮的大手筆獎勵,鼓舞士氣。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對普通士兵來說,十兩白銀足以讓人忘掉身死,慷慨赴命。

    完顏亮重賞勇士的承諾,很快傳遍渡江先鋒軍。

    如果說之前普通將士還有害怕逃避的想法,在聽到這個承諾之后,心里的想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如論如何也要沖過長江對岸,在黑夜掩護中活下來!

    “皇上有令,抓到宋國皇子,賞黃金萬兩!這個肥差交給你,可不要讓我失望,讓皇上失望!”完顏元宜看著營帳內的一名萬戶,神情肅然。

    “是,末將遵命!多謝大人美意!”那萬戶十分興奮。

    若能抓獲宋國皇子,這等功勛足以讓他名震天下,在軍中的聲望肯定能再進幾步,到時候統領數十萬軍隊,也不是不可能!

    “先鋒軍兩千精銳,全部歸你統領,時機一到,即刻渡江,到時自有人接應。丑話說在前面,皇上雖然承諾了萬兩黃金的獎賞,但這萬兩黃金是獎賞抓到宋國皇子的金國勇士,假如你們抓不到,不但黃金沒有,恐怕你們的腦袋也難保。明白嗎?”抓獲宋國皇子對完顏亮有多重要,完顏元宜十分清楚。

    “末將明白!請大人放心,只要能進城,一定手到擒來!”萬戶唯恐完顏元宜更改將令,急忙承諾。

    “好,我就在瓜洲渡等你的好消息!”后面的一句‘若事不成,不必回來見我’,完顏元宜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末將遵命!”

    先鋒萬戶接令后,很快離開營帳,回去準備渡江入城,捉拿宋國皇子之事。

    完顏元宜走出營帳,遠遠一望,見瓜洲渡口的渡江船只全部準備妥當。

    于是當即下令:“傳令下去,一刻鐘后,一百艘船,統一渡江!渡江之后,務必搶占江岸和渡口,沒有拿下江岸和渡口之前,禁止向鎮江城方向推進!違令者,殺!”

    傳令兵翻身上馬,四散而走,令傳東西。

    鎮江渡口,精武軍營地。

    篝火像往常一樣,不多不少,能將營地照的清晰,但又不是通明如晝,若不抵近察看,基本看不出與平常有多少變化。

    多了一隊近衛的營帳前,楊叢義獨自在帳內一遍遍推演前軍各軍部署,反復思索整個部署是否還有明顯漏洞,是否會被敵軍所趁。

    沿鎮江渡口上下二十里,每一處都有將士駐守,如果按他的要求部署得當,早做準備,這次敵軍夜襲應當能夠擋住。

    可當他將目光往更遠處移動之后,心下頓時一驚。

    鎮江渡口下游四十里便是京杭大運河與長江連通之處,若敵軍分兵,在黑夜掩護下沿運河南下,很快就能直達丹陽縣,突然出現在鎮江后方,丹陽若丟失,鎮江必亂!

    丹陽縣距離鎮江治所丹徒縣僅僅只有五十里,那里是鎮江真正的心腹重地,從兩浙、福建、江西等地運來的糧草輜重,絕大部分都存放在丹陽,還有很多鎮江府官屬親眷也在那里,敵軍占領揚州將近一個月,不會不知道鎮江各軍部署和糧草輜重所在地。

    丹陽雖重,但整個鎮江府兵力有限,絕大部分都部署在沿江十里之內,死守江防,確保鎮江不失,而丹陽距離長江七八十里,除了沿江的三道防線外,無險可守,一旦江防丟失,鎮江必失,丹陽自然也保不住,所以沒有部署重兵在丹陽浪費兵力,只留下了一支老弱殘兵維持治安而已。

    如果敵軍,乘夜派遣一支奇兵偷襲丹陽,不需要多少人手,必定很快就能奪下丹陽。

    丹陽失守,糧草輜重丟失,后路被斷,鎮江前線十萬軍隊軍心必亂,一旦潰逃,對岸敵軍趁機渡江,定能輕輕松松占據鎮江,那么大宋就完了!

    “來人!速速進城通稟大帥,敵軍很可能沿運河南下,襲擊丹陽,請大帥馬上派兵封鎖運河!”窺見其中利害,楊叢義急忙下令,將他的猜想通報帥營內的楊存中。

    “是!”一衛兵入帳接令,跑步出營。

    楊叢義激蕩的心緒尚未平靜,忽聽帳外通稟:“大人,帥府來人!”

    “請進來!”說著起身往營帳門口迎去。

    “末將見過楊大人!”兩個禁軍將校入內,其中一人抱拳行禮,另外一人則站在一旁,沒有任何動作。

    “可是郡王派你們來的?郡王可有新的命令?”楊叢義見他們的衣甲明顯是駐守臨安城的宿衛禁軍衣甲,整個鎮江,除了楊存中帶有這樣的禁軍護衛外,別無他人。

    “是,郡王聽聞敵軍將要夜襲渡口,讓末將帶三百禁軍前來支援,保護大人安全!”那將校抱拳回稟。

    “郡王有心了,不過帥府安全更重要,你帶人回城吧,替我謝過郡王!并轉告郡王,敵軍很有可能夜襲運河,經運河南下攻占丹陽,請郡王速速派兵,封鎖運河!”楊叢義當即拒絕。

    專門派三百禁軍來保護他的安全,完全沒有必要,說出去也不好聽,若真要他們保護,他置精武軍、前軍兩萬人于何地?

    “楊大人,郡王不止派了我們,還有一位隨軍參謀,趙大人!”那將校忽然閃身,將他身旁的那名身穿宿衛禁軍衣甲的將校顯了出來。

    楊叢義微微一愣,轉眼一看,臉色頓時一變,急忙抬手,正要行禮,卻被對方攔住。

    “楊大人,陣前不必拘禮。我是隨軍參謀,你是前軍都統制,按職務行事。”建王趙瑋如是道。( 大宋燕王 http://www.kiullf.tw/13_13418/ 移動版閱讀m.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