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諸天修道者 > 正文 第七十章 石堅父子
    ?

    “現在咱們應該遲到了吧。”陸離說道。

    千鶴抬頭看了一眼天色,隨即說道:“應該還沒有遲到,現在趕過去應該剛好!”

    大老遠奔波過來,千鶴心里頗有微詞。

    這兩個師侄也太不靠譜了,本事不大,闖禍的能力倒是不小。

    “陸師叔!”菁菁此時也從另一輛馬車跳了下來。

    像只小兔子一般竄到陸離跟前。

    “又怎么了?”陸離無奈的說道。

    “這縣城挺大的,我們去逛一逛怎么樣?”菁菁兩眼放光看著陸離。

    她長這么大,都沒有逛過縣城,一休大師又是一個糟老頭子,又哪里懂得這些,基本上把菁菁當成男孩子來養。

    陸離想了一會,說道:“逛街就不必了,現在還有要事,停下來吃飯倒是可以。”

    陸離活了二十多年,還真沒有對付女孩子的經驗。

    (寫完這段,感覺巨尬,將就點。另外本書無女主,主角吉爾放假。)

    隨后看向千鶴,說道:“吃飯應該不耽誤功夫吧?”

    一行人走了這么久,就算不吃飯,至少也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可以,吃完飯再去。”千鶴點頭,吃個飯倒是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就算人不吃飯,這十幾條馬總得要吃飯吧。

    “行!”陸離轉頭看向張正道,“正道,幫我包一個酒樓。”

    帶這么多值錢的東西,要是還跟其他人擠在一樓里,陸離怕有麻煩發生。

    “好的!”張正道隨即帶著幾個手下走開。

    “不必了吧,陸道友。”千鶴抹了頭上不存在的冷汗。

    他以為吃飯就是隨便買點干糧填飽肚子,然后出發,沒想到陸離直接包了個酒樓。

    “是啊,不用了,這多浪費錢啊。”菁菁說道。

    “沒事,你們要是去買干糧,吃飽了還要伺候馬,還要白費一番功夫。還不如直接去吃呢。”陸離說道。

    可能是家庭環境的關系,陸離樂意用金錢換時間。而不是為了省錢,去花費大量的時間。

    陸離在滇南隱居的時候,所有物質都是下山采購,或者人家定期送上來。

    周圍的野獸定期讓山下的官府派人清理。

    并且,一旦即將發生危險的災情,官方都會提前上來提示。

    如果山里突然發生暴風雨,山洪之類的,市里消防隊價值八千萬的進口救援直升機,第一個上來救援自己。

    這都是金錢的功勞,陸離才能專心修煉。

    可以這么說,金錢讓陸離每天省了兩個多小時,每年多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來修煉。

    隨后張正道帶人回來了。

    “陸先生,可以去吃飯了。”

    一行人來到飯店門外,將馬匹交給小兒料理,隨即坐下吃飯。

    飯店不大,但對于這小縣城而言算是不錯的了。

    由于只有他們這幾座客人,飯店上菜的速度極快。

    “公子,這里真的沒有位置了,都讓客人給包下了。”

    “是誰這么大的排場,吃飯都不讓人吃了。”

    眾人吃的正酣的時候,門外響起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眾人目光一下子被吸引過去。

    門外站著兩個人,一老一少,老的身穿黑白色調的道袍,頭戴混元冠,中間鑲著一個八卦。

    老者須發灰白,精神矍鑠,面容古樸,兩縷胡須垂到下巴,看起來很是仙風道骨。

    小的大概二十多歲,穿著一件白色馬褂,劉海遮住右邊的眼睛,長相俊俏,頗有后世某種貴族的風范,眉目之間隱隱有一股邪氣。

    “正道你過去看看。”陸離對張正道說道。

    如果是來吃飯的,給他們個桌子也無妨,如果是來鬧事的,那陸離也不怕。

    “好的。”張正道走了過去,身后跟著兩個手下。

    陸離隨即看著剩下的人,說道:“沒事了,正道會幫我擺平的,大家先吃飯。”

    另一邊,張正道走到發生沖突的地方,看著剛剛那個口出狂言的年輕人,說道:“你們來干什么的?”

    “沒事,就是想看看誰那么大排場,連飯都不給人吃了。”年輕人撇了張正道一眼,說道。

    “酒樓已經被我們包下了,如果你們要吃飯也可以,去角落坐,不要打擾我們。”

    張正道說道,他不想惹事生非,畢竟是在外地,萬一惹上地頭蛇也不好行事。

    “為什么我們就要去角落呢?我倒是想坐那個大桌子”年輕人笑瞇瞇道。指著陸離等人的位置。

    年輕人今天不知道為什么一肚子火,被老頭子拉到這么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就算了。

    連個像樣點吃飯的地方都沒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結果卻被人包下來了。

    今天倒要看看哪個鄉巴佬壞了他的興致。

    他倒也不怕惹上背景深厚的人,畢竟這個窮鄉僻壤的,他惹不起的人基本沒有。

    “喲呵?”張正道笑了,“來找茬的是不?”

    話音剛落,張正道身后的手下突然舉起手中的步槍,對準一老一少。

    就在張正道等人舉槍之時,年輕人身后的老者手中暗掐指訣,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這時,千鶴和陸離等人似乎察覺到什么,突然站起身來。

    陸離摸向腰間的心燈,隨即想要出手。

    “大師兄!”這時,千鶴一聲驚叫,打斷了緊張的氣氛。

    老者扭頭看向千鶴,頓時笑道:“原來是千鶴師弟,別來無恙啊。”

    老者手上的印訣還是沒有松開。

    陸離見狀笑道:“原來是誤會,正道把槍放下吧。”

    此人是千鶴的大師兄,那么應該就是石堅那個家伙,另外一個年輕人想必就是他兒子了。

    這家伙果然護短,自己的兒子找茬的時候不說話,等到起沖突他才出手。

    見到張正道等人把槍放下,石堅松開指訣,同時看著陸離,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問道;

    “這位是?”

    眼前的年輕人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但實力是他兒子的好幾倍。

    “他道號玄霄,也是這些護衛的主人。”千鶴介紹道,隨即看向陸離,“這位是我的大師兄石堅,這位是……”

    看到石堅的旁邊的人時,千鶴疑惑了,從來沒有見到過這個人。

    “這位是我的徒弟,我給他取個名字叫石少堅。”石堅摸著胡須笑道。

    隨即看向陸離拱手道:“道友真是年少有為啊,少堅,來見過陸前輩。”

    哼!

    石少堅冷哼一聲,小聲嘟囔:“一個毛頭小子而已。”

    聲音很小,但很清楚傳進眾人耳中。( 諸天修道者 http://www.kiullf.tw/14_147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