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劫天運 > 正文 第四千八百八十八章:回抽
    李破曉和夏瑞澤等于是我控制整個九重天的左右手,左手倒右手的事情我也干了不少了,總不能厚此薄彼,李破曉得了十二殘卷,幾乎是翻天覆地的變強;反觀夏瑞澤,現在失去了金斗這能量包,還什么都沒撈著,那等于是虧大發了,我就得補償他,讓他有足夠牽制李破曉的能力,夏瑞澤當了多少年的截教教主,又怎么會不懂揣摩圣心?

    “一天,這天西之地,雖然應該避嫌,我也不好跟你提及此事,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既然李破曉不愿意交出十二殘卷,那你何不略以懲戒,將其當成試金石,把李破曉和星界調離極西之地?若是他愿意,立即解了此后患,沒有極西之地,李破曉想要起事,也不具備條件不是?”夏瑞澤說道。

    “呵呵,那極西之地都劃給截教?你消化的完么?而李破曉讓他放棄這么多年打下的地盤,他豈不是要跟我鬧掰了?到時候好處你收完,壞處我占盡?”我冷笑道。

    “一天,大哥又怎么會是這種心思?大哥只是想要限制李破曉,至少不能讓他有蹦跶的空間!”夏瑞澤連忙說道。

    “縱然此事可提,也能夠實施,那我如何給星界的子民一個交代?”我問道。

    “既然李破曉也想要極東之地,一天,你何不將極東之地劃歸星界所有?”夏瑞澤問道。

    “極東之地如今是道盟和天之境管轄,你一個人占盡極西之地便罷了,其他人卻都隨你心意調度,在天東滾成一團,不免太過了吧?”我問道。

    “一天,原先我這么問肯定過分,可現在天南大定,天之境必定是要入主極南之地的,而極南遼闊無邊,地域資源豐厚遠勝其他三方,此事是否就應該重新評估?把李破曉的星界調度往極東之地,其實更符合天城的利益吧?”夏瑞澤反問道。

    “天之境自然是要入主極南之地的,至于極西和極東之地,原仙者領域三家勢力可以從中分配,但卻不能一家獨大,這不符合天城和你們任意一方的利益,劃歸多了,你們一方反倒不滿,還是說你寧可自己的領地小一點?”我問道。

    夏瑞澤呵呵一笑,說道:“一天,大哥都聽你的,可若是大哥的領地小了,可也沒什么作為了……”

    “那就是說,你也不能少,那就兩地切成三份,把原來天之境占據的那部分,拿出來均分一些,你覺得這樣如何?那也是相當巨大的一片區域了。”我問道。

    “這當然沒問題……畢竟天之境已經入主了遼闊的天南了嘛。”夏瑞澤尷尬一笑,但仍然不死心的說道:“可李破曉拿走了天劍十二卷,等于是一個天劍仙門了,甚至危害更甚于李天劍,如此大哥幫你駐守天西天東之地,也是如芒刺在背呀……”

    “金斗我沒有,天劍十二卷要想從李破曉那掏出來,無異于虎口拔牙,那你說怎么辦?”我反問道,這個時候我也很郁悶,李破曉人品我是信得過,但關鍵就是不知道他能否鎮得住這劍靈殘卷。

    而夏瑞澤鬼主意不少,沒準還能有點什么招數,如果不是什么損招陰招導致后患無窮的,倒是可以先聽一聽。

    “一天,紫劍鎮壓已經多年,天城為之付出自然不用多說,而我們先天九子甚至連自己的先天通道都用來壓制了紫劍,所幸紫劍現在算是安穩了,而現在既然李破曉把十二殘卷死死拿在手中不撒手,你為何不做個樣子也好,把紫劍暫時交給我來看管,如此一來李破曉知道我有紫劍,必然投鼠忌器不敢有半點異動,當然,你可以放心,我絕對不會打紫劍半點主意,甚至你可以派人來監督也行。”夏瑞澤提議道。

    我雙目一凝,說道:“想都別想!”

    “一天,大哥的意思是做個樣子,大哥并非是想要用紫劍來做點什么!”夏瑞澤連忙解釋。

    我冷哼一聲,說道:“如果這把紫劍單純一些,只是一把神兵利器,那便罷了,頂多也就是和我手中屠仙或者滅神其一差不多,甚至還要弱許多,可現在它內里綁住了先天九子的通道,就算是啟動其中一個通道,使用者的力量都會提升不知道多少,更別說是九個同道一同降臨了!那是不亞于十二天劍殘卷的存在!”

    “一天,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用來牽制李破曉不是么?”夏瑞澤提醒道。

    “呵呵,就算用來威懾李破曉,也不是交到你手中,此劍你就不要想了。”我擺擺手,這件事當然不想再說了。

    “可放在天城,并不能起到威懾李破曉的作用,只有放在大哥手中,讓大哥做這個惡人,才能起到投鼠忌器的作用不是么?”夏瑞澤仍然不愿意放棄這話題。

    我冷冰冰的說道:“夏瑞澤,你也別跟我在這軟磨硬泡了,這紫劍之所以收集了全部先天九子的先天通道,那是因為大家信任我,信任天城,而不僅僅是你亦或者李破曉單獨信任我得來,所以我要對所有人負責,不僅僅是對你和李破曉,你明白么?好了,若是你沒有其他的辦法,就到懸空殿的時候再商量吧。”

    “一天……”夏瑞澤仍不打算罷休,所以跟在我身后一直喋喋不休,訴說其中利害關系。

    我當然不會給與他紫劍,那東西的恐怖,我一清二楚,當年寒仙山的蕭劍嵐怎么打造它的,甚至因為它差點還讓雪傾城死了,我還記憶猶新,而且眼下媳婦姐姐的先天通道都在這里面,更不可能給夏瑞澤拿了去。

    所以夏瑞澤即便從第九層跟我扯到了第一層,還把郁小雪以及自己的兩個孩子都拿出來作保,我也始終沒有點頭,這讓他難免無比的失望。

    “好了,金斗的事情,我會讓韓珊珊上心的,雖然做不到完全復制一個,但暫時弄個能量包給你,并非什么難事,如我的無限魂披,雖然無法跟金斗相比,但輔助作用也是類似于你的金斗。”我淡淡的說道。

    “一天,大哥在這里先謝過了,那這極西之地的事情……”夏瑞澤嘆了口氣。

    “我現在回去,立即就會召開懸空城第二次會議,你們差不多也帶上孩子老婆,一同來天城吧,媽和外婆也都很想念小雪和兩個孩子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該怎么處理還是怎么處理,大家人多了,總會討論出個定數的。”我說道。

    “嗯。”夏瑞澤有些無語的點頭,此刻他失去了金斗,又給李破曉壓制,話語權全在我手中,我說什么他只能是接受。

    飛到了天劍外圍,李破曉已經控制天劍徹底停了下來,這家伙倒沒有受到天劍器靈的控制,看來他的保證還是有點用的。

    女子看到我的時候,雙目還是凝了一下,估計已經知道是我干掉了那遠古古仙了,不過她仍然不是很相信。

    不過我可不是那類尋求別人相信我的類型,不理解的,早晚都會給事實打臉,我又何必去解釋太多。

    “這把天劍,你們是打算留在這里,還是讓我帶回星界,亦或者送去天城?”李破曉問道。

    “讓天劍把這片區域的氣息回抽,完事后送去天城,該上鎖上鎖,該封印封印,至于這天劍山界面區域,禁止入內,至少等到這具有輻射的混沌之氣完全消失。”我掃了一眼周圍,眼中難免多了一抹悵然。( 劫天運 http://www.kiullf.tw/15_15095/ 移動版閱讀m.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