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十三章 難當此諾
    更新時間:2011-08-16

    見南宮熱河被弦伊揪住,小侯爺嘻然一笑,身子一晃,如斷線風箏般飄入了二樓。( 起筆屋最快更新)

    將手中上好花雕放置桌上,小侯爺探頭向內,卻沒有看見想見之人。

    “弦伊,外面何事這么吵!”套閣內傳來一聲輕柔的問話,小侯爺想也沒想,只手一推,門開了,然而他的身子馬上僵住了。

    房間里輕霧繚繞,熱騰騰的薄煙伴著淡淡的花香彌漫了整個屋子,一個木桶放置于屋內,問話之人正背對著大門梳洗如瀑長發,聽到推門聲,門內人兒一驚,小侯爺抱歉之聲尚未出口,卻見一道金芒閃過,蠟燭倏然熄滅。

    該死該死,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自己會是個什么下場了。

    “我不是故意的。”

    “出去。”一陣勁風撲面而來,小侯爺用手一擋,抓住了那瞬間襲來的手臂:“姬姑娘,白炎絕非有意冒犯。”

    “啪——”的一聲,因慌亂后退,居然忘記身后那低矮的門檻,小侯爺向后仰倒,雙手卻仍然緊抓那手臂不放,無瑕公子猝防不及,被一把拉住向下撲去,于是,聽見屋內響動,丟下南宮熱河一躍上樓的弦伊看見的,是自家公子身著薄衫撲于小侯爺懷中的情景。整個房間的空氣頓時凝滯了,弦伊呆呆的望著仍然倒于地面的兩人,不知所措。當聽見身后直追而上的腳步聲,她的身子驟然回轉,一把拉住了緊跟而來的南宮熱河:“出去。”南宮熱河一臉無辜的想看看屋內情形,卻身不由已的被拉出了門去。

    無瑕公子氣憤交加,他撐起身子,雙眼卻正對上了小侯爺那滿含歉意的雙眼。*首*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略略低沉的聲音響在耳畔,無瑕公子一頭如墨青絲仍然滴落著水珠,慢慢的,浸濕了小侯爺胸口的衣裳。

    “你究竟要摟著我到何時。”那看似平淡的聲音已經蘊含了無限的怒火,為何,這人總是能讓自己平靜的心境如此躁然。

    “除非你答應我,不生我的氣。”小侯爺索性一副一不做二不休的架勢,耍起了無賴。

    “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后果很嚴重。”那口中話語已經冷到極點,渾身散發的殺意濃得數里外都能感受得到,小侯爺卻依然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不松反緊,道:“反正我現在松了手也是死路一條,你若不答應我饒了我這一回,縱然是雙臂折斷,我也打死都不放開你。”

    無瑕身子掙了掙,無奈兩人倒下的姿勢太過曖昧,小侯爺身懷武功,絕非泛泛之輩,掙扎幾下,居然無法掙脫,頓時心中羞憤難當,一張臉微微泛紅,口中輕喘,那憤然的模樣,撩人心扉。正待再次責難,卻覺唇邊一涼,雙眸一垂,只見小侯爺雙唇輕輕覆蓋,在自己唇間烙下了輕吻一道。那掙扎停止了,無瑕感到腦中一片空白,隔著衣衫,小侯爺那炙熱的身軀與自己如此曖昧糾纏,心,如同要跳躍而出,他突然感到不知所措,那種茫然令他的身子驟然緊繃,然后身體蓄力,一道內力將那懷抱推開,兩人就那么跌坐于地,兩兩相望。

    “我要娶你。”小侯爺口中,鄭重的說出了那話。

    無瑕公子雙眸動了動,似乎沒聽明白面前之人所說之話。

    “我要娶你。”那雙眼如此真誠,那一剎,無瑕相信,面前那人,對自己所說之話,出于真心,然而……

    “你走吧,此話,無瑕只當從未聽過。”

    “姑娘可是懷疑白炎此心。”

    “青樓之中,不敢談真心。”無瑕雙眼垂下,避開那炙熱眼神。

    “我孟白炎今指天起誓,對姬姑娘之心,天地可鑒,今生只愿執子之手,白首不相離,若違此諾言,天地不容。”

    沒有回答,那朱砂之下的雙眸閃過了一絲殤痛,口中仍然執拗道:“此話,無瑕只當從未聽聞,孟公子,這里終不是你等久留之地,繁華總有落定之時,珍惜身邊人,風月場上的風花雪月,不過是過眼云煙,終有一日,無瑕也只是公子生命中模糊的記憶罷了。”

    “白炎真心,姑娘為何不信我。”

    語頓,半晌,一聲輕嘆響起。

    “此諾,無瑕當不起!”

    那纖長十指緩緩抬起,只伸手在腰間輕輕一拉,薄衫順著光滑的肌膚一落而下,那身軀在外屋暗淡的燭光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如此白皙美麗,然……

    “無瑕,卻非女兒身啊!”口中喃喃,那心,在對面那人莫名詫異的一剎,突然被刺痛。

    沉默,難以忍受的沉默,許久,小侯爺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深深望了一眼仍然跌坐于地的人兒,然后,轉身離去了。

    痛!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疼痛順著心臟蔓延。無瑕公子沒有抬頭,只是拉起衣服,站起身,在小侯爺踏出房間的那一剎,將門輕輕磕上了。

    南宮熱河發愁的望著醉倒桌旁的小侯爺,心想等會要怎樣才能在不被侯爺發現的情況下將小侯爺弄回府中,小侯爺卻突然笑了:“南宮熱河,你壞啊,你壞啊,你居然咒本侯今生將為一男子顛倒容華,你太壞了,太壞了……”小侯爺口中說著酒話,一旁的南宮熱河卻是滿頭霧水。

    今天因侯爺終于答應再也不限制小侯爺進入軍營,小侯爺特地帶了花雕美酒去找姬姑娘慶祝,卻不料一進去就被弦伊抓個正著,然后樓上究竟出了什么狀況自己根本無法知曉,小侯爺卻失魂落魄的帶著自己來酒坊買醉,即便是姬姑娘不愿一同喝酒,也不必傷心至此吧。

    “小侯爺何出此言!”帶著莫名不解,南宮熱河將頭湊到了小侯爺面前,小侯爺居然雙目含淚,口中卻兀自大笑道:“竟被你一語成戳,你真該死,你怎么不出家為僧,普度眾生去。哈哈哈哈——”一串長笑,小侯爺搖搖晃晃站起身子,推開南宮熱河雙手,趔趄而去。

    “公子!”弦伊小心翼翼將手中茶杯放下,猜度著此刻情形,無瑕公子卻只是淡淡應了一聲,然后道:“弓有消息傳來,說有人曾見姨娘母女被韓國一富商帶離了此地,等他證實此話,我們便離開這里。”

    “公子,可毫無牽掛,一如既往。”弦伊突然問道。

    無瑕公子手中茶杯輕輕一晃,只一瞬,便恢復了正常,眉間寫滿了落寞,卻依然不動聲色。那種壓抑,令身旁少女心頭疼痛,那單薄雙肩負重太多,這種顛簸流離,要到何時,才能結束!(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