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十五章 紅巾定情
    更新時間:2011-08-17

    “小侯爺,小侯爺——”冷香樓老鴇滿面笑容的跟隨在小侯爺身后:“小侯爺大駕光臨,看上哪位姑娘,奴家立刻叫她出來,怎敢勞動小侯爺親自去請。()*首*發”

    伸手從懷中掏出一疊銀票,順手丟給了老鴇,小侯爺道:“從今開始,姬姑娘便是自由之身,你看數目夠不夠。”那老鴇一聽此言,立馬展開手中銀票,樂的滿眼生花:“喲喲,姬姑娘好福氣,能得到小侯爺眷顧,夠了夠了。”

    “啪——”的一聲,銀票卻被身后之人搶去,弦伊怒目而視,道:“媽媽,當初我家小姐根本沒有賣身這冷香樓,不過暫時借住而已,你收這銀子,良心可安。”

    “哎喲,弦伊姑娘,這是小侯爺對姬姑娘的一片心意,怎可,如此不通人情呢。”口中不停,老鴇伸手將銀票搶過,緊緊護在懷中,小侯爺卻不去計較,身形一動,掠過長廊,徑直向著那東樓而去。

    “你——”弦伊在身后一叫不住,卻又不敢貿然跟去,生怕公子見了責怪,頓時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如何是好的,又豈是她一人,南宮熱河亦然跟在身后,見小侯爺徑直去了東樓,也是欲跟不能,老鴇拿了銀票,害怕再被奪去,早就跑沒了影,剩下那兩個斗氣冤家,你看我,我看你,終長嘆一聲,對坐在廊中石凳之上,互望一眼,“哼!”的一聲,將頭別向一旁,誰都不理睬誰。

    聽聞匆匆腳步聲,無瑕公子將手一揚,身后一道黑影瞬間逝去。

    當看清面前那人,無瑕不禁臉色一變,身子返過,竟是要離開。

    “無瑕!”

    身后那呼喚令他的腳步一頓,手臂被拉住,身后人一用力,他的身子頓時轉了過來。

    兩兩相望!

    …………

    他憔悴了!

    “無瑕當日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孟公子似乎依然有所誤會。”

    “我來拿我的紅巾。”

    感到手中人兒的那一輕顫,小侯爺眉間了然。

    “什么紅巾,無瑕不知。”

    小侯爺將頭微微低下,雙眼就那么望著面前人兒,縱淡然如無瑕,也無法面對那目光。

    “那紅巾,我是要送給心上之人的。”

    明眸抬起,無瑕怔怔望向小侯爺,卻不知如何回答。即便自己說沒拿,紅巾也確在手中,小侯爺如此說明,若自己不退還紅巾,豈不便默認了他的那話。

    嘴角勾起笑意,小侯爺道:“那紅巾,無瑕可是收下了?”

    心中一動,無瑕公子輕嘆一聲望著小侯爺,道:“癡兒,這世上女子何止萬千,卻偏偏纏了我做什么。”

    “世上女子萬千,卻都不是此無瑕,天地間,只有這一個無瑕能讓我心動。”

    “無瑕本如蘆絮,今天這里落了,明天便會去了那里,你又何苦讓自己深陷其中。”

    “我知道你不是尋常之人,藏身青樓,必定有你自己的苦衷,相信我,只要你需要,我會傾盡全力去幫助你。”

    “我所要的,你給不了。”眉間落寞,無瑕拂去抓在臂間的手,身子一頓,竟飄然而上,立于桃枝之巔,輕輕然若浮水鴻毛。

    “為無瑕,縱傾盡天下,也在所不惜。”桃枝之下,執手年華,那誓言一遍一遍響在耳畔,仰頭望向自己的男子那一句輕聲的承諾,終讓彼此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

    “公子,外面涼了,弦伊推你進去吧。”多年后,在落英繽紛的桃林之中,當那華韻不復,青絲成白發,想起當年的那一句承諾,心頭泛起的,卻依然是,疼惜!

    ————————————————

    桃枝輕晃,枝頭人兒瞬間而去,頃刻,一道紅影直擲而來。

    小侯爺伸手將紅巾接住,樓上人兒靜靜站立窗前:“紅巾還給你,此諾,不可再許。”

    “既然這紅巾是你的,那么,當年救我之人,也是你了。”

    “是!”

    小侯爺卻將那紅巾展開,微微一笑,反手搭過肩頭,系于頸間,仰頭道:“除非這世上沒了孟白炎此人,否則紅巾自此再不離身,白炎此心,不改不悔!”

    清風吹過,紅巾隨黑發一同卷舞風中,樓上之人望著望著,竟被那抹紅色刺痛了雙眼,明眸之中,漾起薄霧,漸漸的,落下眼淚。

    那一仰頭,一俯首,一微笑,一落淚間,兩個命運多桀的少年郎,在那漫天緋紅片片飛舞的桃園之中,將情感的縷縷紅絲,絞成了掙扎沉淪的纏綿。

    “我無瑕,終還是沒能跳出這紅塵之外!”口中喃喃,樓上人兒返身而去,樓下之人卻癡了,呆了,深陷了!自此,再難自拔!

    南宮熱河帶著擔心跟于小侯爺身后,見他拿回了紅巾,整個人似乎精神了很多,多日未見的笑容再次回到臉上,心中長嘆,只道是少年性情,過去便罷,居然也幫著瞞了夫人,閉口不提。卻不料,這一瞞,便種下了他日之禍端,回首之時,卻默想,當年那情,又豈能是自己便能挽回,自此,愈加惋惜!

    腳步匆匆,召喚弓聽隨公子之命,前往十里鋪外取回一封密函,近三月的天氣,陽光明媚,縱冷然若弓,也不禁心頭泛起暖意,靜謐的林間小道中,遠遠的一陣馬蹄令他心生警惕,多年的刺客生涯,令他的感覺十分敏銳,卻聽那遠處馬蹄分沓凌亂,似乎有所狀況,抬眼望去,果然一馬瘋狂行至,馬上一道白色人影東倒西歪,卻兀自手抓韁繩死不能放,看樣子,是馬受了驚了。當馬從身旁掠過,弓的身子一躬,眨眼便落在了馬背上,縛住面前之人將韁繩拉起,誰知那馬仍然不能停下,竟還在往前沖去。

    深邃的雙眸抬起,弓向前望去,小道盡頭已經無路,若不能離馬,兩人便要隨了那馬一同跌下山谷,弓松開韁繩,將懷中人緊緊抱住,提氣而起,腳踏馬背離身而去,瘋行的速度令他無法穩當落地,便只是緊緊護住懷中之人,順著沖力直滾而下,跌撞間兩人撞在樹間,停下了身子。

    “你可還好?”那話還在唇邊,“啪——”的一聲,弓呆住了,懷中那人居然揚手便是一記耳光,那是一張明媚如春的臉,一個貌可傾城的少女,然……

    弓放開懷抱,轉身而去,身后那少女卻“哇——”的一聲哭出聲來:“你走,讓我一個人死在這,反正我是個爹爹不疼,哥哥不愛的可憐孩子,縱是葬身荒野,也不會有人掉下一滴眼淚,誰都欺負我,連馬都欺負我,我活著,便也如死了一般,你走吧走吧,如果我死了,你也不用良心過意不去,就當是街邊撿了一條流浪的小狗,又被自己不小心踩死了罷了。”

    此女如此刁蠻,召喚弓心中一聲長嘆,腳步頓住了,他回過頭,眉頭深鎖,那少女梨花帶雨的模樣讓人實在無法狠心丟下,弓的心,居然猶豫起來,雖然知道自己此刻再次接近,無異助長少女脾氣,卻見她年齡應與妹妹弦伊差不多,心中不禁泛起一絲不忍,搖搖頭走到少女面前,伸出手去:“我扶你。”少女卻一把抹去淚水道:“我要背!”(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