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
    更新時間:2011-10-05

    小侯爺一襲黑衣掠出門去,前腳剛走,無瑕房間的門便打開了。()

    “公子!”召喚弓在身后低低叫道:“小侯爺說,讓你好好休息。”

    無瑕回頭去看弓,輕聲道:“我不放心,我們人太少,相府有重兵在涇陽,如果有事,我怕白炎難以全身而退。”

    弓為難的鎖起眉頭,他知道小侯爺是為公子好,但是確如公子所說,這里實在太危險,令人不得不防。

    “公子!”

    “噓——”無瑕突然噤聲,然后抬眸去望客棧之外。

    弓心頭一驚,他知道公子自小五感異于常人,所有的感知都比他人敏銳,見他不說話,只是凝神聽著什么,當下也不敢多言,見公子腳步一點,身子翩然而上,立于那后院樹枝之上,探首向下。

    外面何時埋伏了這么多的官兵?!無瑕心中一凜,看來白炎的行蹤已經曝露!相府的人已經知道了他的所在,卻如此埋伏而不抓捕,必是想使那黃雀在后之計,讓白炎去尋符,然后奪之。

    身子回轉,樹枝不動!

    “公子,可是有情況?”

    “咱們行蹤已經曝露,弓,你騎馬拉了赤霄出門引開官兵,我去找白炎。”

    “是!公子小心。”

    無瑕輕輕推開門,那掌柜的尚在酣睡之中,被無瑕喚醒,大吃一驚。

    “掌柜的,這客棧已經被官兵包圍,你速速起來,去喚了小二,等我們拉了官兵的視線,你們便帶著銀兩離去,自此不要再回來了。”伸手又遞過幾張銀票:“無瑕連累你們了。”那掌柜的尚在迷糊之間,一聽那話,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手忙腳亂的下了地,拔腿就往小二房間跑。

    無瑕出了門,到了院中,見弓已經勒馬而立,遂走到赤霄身邊,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道:“好好跟著。”

    赤霄打了個響鼻,腦袋在無瑕手中一蹭。

    輕輕開了后院的院門,無瑕道:“去吧。”

    召喚弓口中一聲大喝,打馬而出,無瑕伸手拍在赤霄背上,道:“跟上——”

    那些官兵正打著呵欠,睡意朦朦,突見客棧后院沖出兩馬,速度飛快,一時竟也沒看清馬上有幾人,只道是人全跑了,頓時大叫:“人跑了,追呀——”腳步紛沓,竟亂成了一團。

    見大隊人馬隨弓而去,無瑕掠出門外,手中金芒閃過,只聽慘叫連連,片刻間,客棧外已是尸橫遍野,血腥沖鼻,無瑕心頭一緊,強忍胃中翻騰,卻想到曾經遇到的那道人對自己所說的話:“金絲霸道,絞之必殺,戾氣太重,將來定侵害自身,難以善終!”

    無瑕心頭一嘆,自己手中血債累累,早就已經不能回頭了。

    那掌柜的拉了小二奔到門外,一見這滿地尸體,嚇得兩腿一軟,差點跌倒。抬眼見那如仙般的公子站在那片血紅中望著自己,不禁心頭亂跳,透不過氣來。

    “走罷,自此不要再回來了。”見他說完入了院中,飛身上馬,疾馳而去,掌柜的忙一拉小二,一連迭聲道:“走走走——”

    小侯爺輕身起落在屋檐瓦礫間,見那涇陽官衙卻是漆黑一片,不禁眉頭一皺,暗覺不對。

    武飛云暗藏官衙之外,見那黑衣緊束者身形與小侯爺極似,當下搖頭制止手下,只靜靜等待,欲待小侯爺離開官衙去尋那虎符所在,好一路跟隨,他又豈知小侯爺現在亦然是一頭霧水,無法得知那符在何處。

    見那寂靜如此蹊蹺,小侯爺不再逗留,返身準備離去,卻聽空蕩的街道馬蹄聲聲,那疾馳而來的馬背上那抹素潔令他心頭猛的一跳!

    出事了!

    “行蹤曝露了,白炎,上馬。”無瑕那聲呼喚令那暗伏者無法再隱藏下去,武飛云雙手揚起,口中道:“射箭!”

    小侯爺飛躍而下,落在無瑕身后,韁繩一揚,疾風一聲長鳴,四蹄如風,向前狂奔。

    那官衙附近竟然伏的全是弓箭手,武飛云一聲令下,飛箭如雨紛落。

    “趴下——”小侯爺俯身將無瑕摟在懷中伏于馬背,疾風愈發疾速奔馳,見那馬速度如此快,武飛云飛身而下,喝道:“給我追——”

    待奔出弓箭射程范圍,無瑕身子立起,手中一道焰火沖天而起,霎時映亮了涇陽的夜空。

    公子出事了!

    召喚弓拉馬回轉,見身后追兵已到眼前,當下不再躲避,身子躍下,手中長劍凌空抽出,瞬間闖入了那一片人影之中。

    “為何有焰火,定是何人在召喚后援。”南宮熱河心頭一緊,不會是相府的人,那么只有一個可能……

    “跟我走!”

    隨他潛入城內的二十人疾步追于身后,向著那焰火燃起處狂奔而去。

    那兩人一馬極速沖過牌坊,武飛云勒馬停下,因為從牌坊暗處竄出了數道黑影,將那道路攔住了。

    “還有后援,有意思。”武飛云口中冷冷一笑,雙手一揮:“格殺勿論!”

    天空幾聲悶雷,那雨突然落下,鋪天蓋地!

    疾風在原地踱了幾圈,小侯爺拉住韁繩,見無瑕手下與那官兵廝殺在一起,口中道:“你等我!”無瑕卻一把扣住了他的手,道:“他們人太多,我們無勝算可能,你受趙括將軍所托尋找虎符,切不可以身涉險,讓我去。”

    說完躍身下馬,小侯爺一急,緊追而下:“我怎可能丟下你。”

    無瑕回眸去望,嘴角微微一勾:“那我們便一同進退,誰都不拋下誰。”

    見他如此說法,小侯爺心頭一漾,返身從馬鞍旁抽出銀槍反手一扣:“生死與共。”

    無瑕雙手一拉金絲,與那人相視一笑,眨眼便沖入了那重重疊疊之中。

    那場面一片混亂,當南宮熱河帶人趕到,望著大雨滂沱中的憧憧人影,頓感頭大。分不清廝殺雙方是何人,與官兵對抗者,卻皆是普通百姓的裝束,難道只是官兵緝拿犯人?

    “南宮公子!”身邊傅超低低一呼,手指那翻騰之中的一席涌動。

    南宮熱河心頭一緊,小侯爺!那長槍橫掃的,卻不是小侯爺還是何人!他沒事,太好了。

    “隨我去護了小侯爺!”口中一聲輕喝,南宮熱河帶著眾人直沖入那一片刀光劍影之中。見對方有稍竭之勢,武飛云本已松了口氣,卻見遠處疾速掠來數道黑影,徑直闖入了自己的包圍圈中。

    居然還有后援!武飛云眸間一冷,返身對左隆德道:“調兵,給我全力圍剿,一個都不許漏掉。”

    “是是!”左隆德拭去臉上雨水,轉身對副將道:“將全部兵力給我集中過來,今天就給他們來個一網打盡。”副將領命匆匆而去,武飛云回身再看,見小侯爺一桿長槍如銀蛇狂舞,竟有萬夫莫擋之勢,他身邊那一襲白衣素裹之人更是手中無情,只見身影翻飛,竟看不清他的動作,然不一會,兩人身旁便已倒下一大片官兵。

    “小侯爺——”闖入包圍圈中的南宮熱河輕聲一呼,小侯爺回頭見是他,長槍一扣,揚手便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頭頂:“你倒是玩得熱鬧,讓你放個火,人都放沒了。”

    看他依然嬉笑如常,南宮熱河松了口氣,回頭卻又見了無瑕公子,看他手中金絲絞殺,毫不留情,不禁心頭一堵,果然是他!苦哪!

    無瑕卻只是對他微微一點頭,身形不頓。

    “我們在這涇陽之外有幾百騎兵,小侯爺和公子隨我們殺出城去吧。”手中不停,南宮熱河靠向兩人道。

    小侯爺正待說話,卻聽破空聲至,對方弓箭手尋好了地勢,搭弓射箭,直向這圈中之人而來。

    武飛云長弓在手,反手抓起三箭,一豎拉開,只對著圈中小侯爺,蓄力,射出!

    利箭在空,對面三道銀光閃過,竟與那箭徑直碰撞,將利箭從中剖開,向外翻裂,三箭變成六箭,減了速度,失了準頭,從小侯爺頰邊擦過,沒入了茫茫雨幕。

    何人!武飛云心中一驚,電光火石間那三道銀光已至面前,隨手從身旁拉過一人,聽那皮裂之聲,面前之人一聲慘叫,就此了了性命。

    召喚弓飛身到了公子身邊,他一人誅殺了那列官兵,心急公子,拉馬狂奔,到了焰火燃起方向,見那包圍竟然重重疊疊,又見利箭紛至,眾人苦擋,那武飛云一張彎弓直指小侯爺,所以當那三箭射出之時,他將手中暗器驚蟬射出,剖了那三道箭,身形不頓的到了公子身邊。

    “公子,對方人太多,你與小侯爺先走,我們來擋住他們。”

    說話間又有幾人中箭倒地,南宮熱河見召喚弓加入,頓時也道:“小侯爺與公子先走,你們安全了,我們才能突圍出去。”

    小侯爺一聽那話,口中一聲呼哨,疾風四蹄踏血,闖入圈中,小侯爺飛身上馬,探手向下,無瑕伸手一搭,口中道:“不可戀戰,他們援兵片刻便至。”

    “是!”兩人應著,小侯爺一聲大喝,手中長槍挑開阻攔者,帶著無瑕疾奔而去,武飛云一見他二人離去,口中大叫:“騎兵隨我去追!”飛身而上,打馬回轉,從旁邊小巷穿過,與小侯爺并肩疾馳,身后一列騎兵緊隨他而去。

    無瑕雙手緊握馬鞍,心頭噗通亂跳,眼前忽明忽暗,耳畔的風聲令他感覺很迷離。

    不行,這個時候不能犯病,一定要撐下來,不能倒,不能倒!

    暴雨傾盆,視線漸漸模糊,那馬蹄一路疾馳,小侯爺感到懷中之人漸不對勁,心頭一急,想到他當日在東都病犯深陷昏迷的情形,焦急難忍,勒馬停下,問道:“無瑕,你可還好?”

    無瑕見他居然勒馬停下,手抓胸口深吸了口氣,道:“走!”說完拿手拍了馬背,疾風一聲長嘶再次起步,那身后追兵卻頃刻間到了身邊。

    武飛云于馬上挽弓,利箭直射,小侯爺見狀,一把將無瑕身子懷抱拍馬而起,避過利箭,再次落下。馬蹄再奔,卻聽前方突然傳來陣陣烈馬廝鳴聲,眾人皆是一驚,小侯爺只道是武飛云援兵已至,武飛云卻驚疑何人會在此出現。

    進退皆難,小侯爺將心一橫,依然打馬狂奔,到了近處,見前方竟然人影憧憧,心中暗自叫苦,借著街尾宅外搖曳風中的黯淡燈火一看,來人居然一身玄黃緊裹黑甲覆外,帶頭那人卻不是白澤還能是誰。

    明日預告:金風玉露一相逢:小侯爺推手向外,木門吱呀一聲開了,那花香四溢的園林之中,柵欄籬笆的小院石桌旁,坐著兩個人兒,一樣的素潔裹身,青絲松挽,面面相對,聽他推門聲,兩人側過頭來,在雨后的陽光下對著他微微一笑!

    笑靨如花人如玉,人間脂粉盡失色!(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