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莫離莫棄
    更新時間:2012-02-25

    南宮熱河低估了小侯爺對他的防備,當他的手指伸出的一剎那,小侯爺快速的點了他與白澤的穴道,然后站在兩人面前,冷冷的看著他們。()

    “你們該知道我的脾氣,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南宮熱河不知自己現在是該咆哮還是咒罵,他呆呆的站立著,只剩下兩只眼珠隨著那人的身子轉動。

    “不說話是吧,我就把你們丟在這里,自己去找,信不信我將整個云城翻過來。”

    南宮熱河的喉間發出了嗚嗚聲,雙眼恨不能殺人,小侯爺回過頭盯了他半晌,突然笑了:“你要說話了?”

    那兩人十分無力的回應,該死,封了穴不許別人說話,還故意挑釁,這人究竟是個怎樣磨人的東西。

    “呼——”啞穴解開,南宮熱河輕吐了一口氣,朝小侯爺挑了挑眉道:“不解開我們的穴道,休想我說一個字。”

    “好!”那人一臉邪魅的湊過了身子,手輕輕扣住南宮熱河的背,然后慢慢下移。

    “我警告你,你敢點,我就,我就——哈哈哈哈——”一串爆笑發出,南宮熱河身子不能動,被那人點了笑穴的身子似乎想弓起來,卻因不能動而狠狠顫動著,只一會兒,便已經透不過氣來。

    “我記得上次你堅持了一盞茶的功夫,不知道這次,能堅持多久。”那人低下頭,有一步沒一步的踢著腳下石子,看似不焦不躁。

    不急嗎?

    不,自己快要急死了。

    無瑕究竟去了哪里?腦海中能夠得到的記憶太過有限,除了篤定他便是那人之外,他的一切對自己來說根本便是一張白紙,他是誰,為何住在太子府?為何出現在問鼎軒?等等……問鼎軒,自己上次帶他離去的時候,司馬逸似乎在身后叫他公子?!

    飛身上馬,小侯爺一勒韁繩打馬而去,那兩人還被定在原地,見他離去,急得大叫起來。

    俯身探下馬背,抓起兩粒小石子,彈指飛出,那兩人穴位被解,那人卻已經打馬狂奔,瞬間不見。

    “二爺,咱們不能如此等待下去了,公子上次被鄭淵主禁了一個多月,這次竟又被帶入宮中,公子身子不好,如果出事——”司馬逸站在冷二面前,一臉焦急。

    冷二低頭沉思著,揚手制止了他的話:“太子是絕對不會讓公子出事的,他且未有行動,便證明公子應無危險,咱們不可輕舉妄動,公子一人身系咱們這么多人,凡事都要有萬全準備,不可冒失。*首*發”

    “可是連弦伊都無法隨侍公子身旁,那宮中勾心斗角,公子的內力盡失,如果有事,根本無力自保,實在讓人無法放心。”

    “你說什么——”冷二陷入震驚之中,司馬逸發覺自己說漏口,不禁一怔,繼而心虛的低下頭,道:“回來的途中,公子中了毒,幾近喪命,公子的內力,已經全都失去了,他現在根本沒辦法自保。”

    “混賬!這么大的事,為何不早說——”冷二怒吼著,一掌拍在了桌面上。

    “公子吩咐,除了知道的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許透露半點風聲,公子說,二爺每日操勞,已經十分辛苦,他的內力還得慢慢恢復,不敢讓二爺知道了擔心,所以特別交代了我跟流螢,不許說——”

    “傻孩子吶!”冷二搖著頭,淚水迷了雙眼,伸手抹了一把眼睛,他開始焦躁不安的踱起了步子。

    公子武功不弱,輕功更是少人能及,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略為放心,可是,若真如司馬逸所言,他的內力已失,那么,在宮中,如果有人欺負于他,他是否連反抗都做不到?!

    “備馬,我要去太子府。”

    司馬逸有些為難的看了看窗外,此刻夜已過半,現在前去太子府,似乎過于不妥,冷二見他遲疑,才想到此刻前去也于事無補,不禁頓足連連,走到桌前,拿起紙筆道:“發信鴿出去,通知各地,所有人全都待命,只要收到召喚,不問緣由,全都給我回云城,另外,派人去東都通知弓,聯系大晉各地部屬,以應不測。”

    “是!”

    司馬逸很頭疼,因為他一出門,便被那人揪住了。

    “小侯爺,我現在沒時間陪你瘋,你快放開我。”

    “你告訴我,無瑕去哪了?”

    司馬逸很認真的望著那人,道:“你跟我們家公子,究竟是什么關系?”

    公子與這人失蹤了一整天,太子都要找瘋了,他與公子究竟有著怎樣的糾纏?莫非,真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那人也很認真的回望著他,然后鄭重道:“白炎曾遇襲失去記憶,在那段記憶中,有一個人讓我錐心刺骨的疼痛,不管你家公子如何否認,白炎相信,他便是那人,所以,我不會再放開他的手,我孟白炎此生,只愛他一人。”

    司馬逸站在原地,震驚萬分,他沒料到小侯爺會一口承認,腦中有些轉不過彎來。

    愛!他說他愛公子!

    “你忘了自己是男子么?”

    那人卻只是勾著嘴角一笑。

    “我家公子也是男子。”

    那人依然微笑。

    司馬逸結結巴巴的半天湊不出一句整話來,就那么手指著面前之人,呆呆站立。

    “老天爺,南宮竟如此不濟,這個時候了,你竟還在云城——”身后響起的說話聲讓小侯爺一喜,他回過頭去,卻一瞬間被那人狠狠一推:“那小子果然靠不住,笨得要死,這么點小事他都辦不到。”

    “弦伊,你來得正好,你告訴我,你家公子去了哪?”小侯爺扣住弦伊的手腕,弦伊狠狠一掙,道:“還有臉說,要不是你,公子也不會被大鄭的皇上軟禁起來,公子一心為你,叫我通知你趕緊離開,你倒好,還有這閑工夫跟司馬聊天——”

    司馬逸滿臉黑線,他才不想站在這里跟這主聊天呢,要不是被這小子的話震得動彈不得,他早就走了。

    聽門外喧嘩,冷二走了出來,一見小侯爺,也是一愣,繼而道:“小侯爺深夜至此,所為何事?”

    正說著,見兩道身影輕身掠入,南宮熱河和白澤邊跑邊叫道:“小侯爺,再不走來不及了,宮里的侍衛已經朝著這邊過來了。”

    鄭淵主這是要用強了嗎?

    小侯爺眸中一寒,身子卻向后一退,道:“弦伊,你說你家公子被鄭淵主軟禁了?而且,是因為我?”

    “公子第一時間就叫我來通知你離去了,你快走吧,否則公子知道了,會生氣的。”弦伊也急了,耳聽喧嘩聲已經到了問鼎軒外,伸手將小侯爺死命一推。

    冷二與司馬逸并不知道弦伊通知小侯爺逃離一事,此刻一聽,當下詫異不解,心頭疑惑,又聽說禁軍竟來阻攔小侯爺離開,也有些著急,偏偏那主竟在聽了弦伊的話之后,反而身形不動,倒像是鐵了心的讓禁軍來抓自己一般。

    “我的爺,你倒是走啊——”南宮熱河與白澤去拉那人,那人卻突然身子一閃,竟徑直下了樓去。

    云嵐正準備帶人強入,門突然打開,倒讓他猝防不及。

    “云護衛可是想本小侯了?深夜帶著這么多人來,怎么,想對本小侯用了強,是要暖床被呢,還是,做其他什么?”那人一副無賴模樣,將手臂往云嵐肩頭一搭,懶懶道:“正好,本小侯累了,要回去歇著了,云護衛既然怕白炎寂寞,便一同走吧。”說完回頭對樓上揚聲道:“南宮白澤,回行館,累得慌,回去睡覺。”伸手便去扣云嵐脈門,云嵐被他一鬧,有點昏頭,見他伸手扣來,忙身子一退,道:“既如此,云嵐恭敬不如從命,便送小侯爺回去,為免有不周之處,云嵐決定日夜不離,跟著小侯爺了。”

    “日夜不離,你自己說的,別忘了……”那人附耳輕笑,云嵐竟被他那曖昧的語氣鬧紅了臉,心底不禁咒罵一聲,見南宮熱河與白澤心有不甘的跟隨而出,云嵐一揚手臂,道:“送小侯爺回行館。”

    戎裝佩甲,全副武裝的禁軍分列兩旁,小侯爺絲毫不以為意,抬步從中間穿過,揚長而去。

    待那一行人全都離去,四寂無聲,冷二令司馬逸去關門,待確定無人之后,才臉色一沉,望向了弦伊:“弦伊,你說,是怎么回事?”

    弦伊心底有些發怵,公子與小侯爺的事,冷三知道,冷二卻不知,現在被他沉臉一問,弦伊不禁有些慌亂,垂著頭半晌,聽身旁司馬逸也急了,催促道:“姑奶奶,我都摸不著頭腦了,究竟公子這些年在大晉,都遇到了什么人,做過些什么事?你倒是說啊,那小侯爺竟然說他愛的人是公子,弦伊,這玩笑可開大了,你定要說清楚。”

    聽到這,冷二倒吸了一口冷氣,也急了:“開什么玩笑,且不說兩人都是男子,公子與那大晉的不共戴天之仇又豈是兒戲,怎可與這大晉的小侯爺牽扯不清——”

    “那怎樣——”弦伊突然來了脾氣,聲音不自覺的揚了幾分:“公子是誰,他會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可是冷二叔,情之一物,又有何章法可言?誰說了男子便不能愛上男子,公子聰明絕世,容貌傾城,自小到大,覬覦之輩何止少數,他與小侯爺兩情相悅,從無逾越禮法,對,他們的身份太過敏感,可你們根本不知道那兩人受過多少折磨,經歷過什么樣的掙扎,你們知道公子出東都,是誰用性命為他換回的周全嗎?就是這大晉的小侯爺孟白炎,身后貫穿的一刀,胸口透骨的一箭,是他用自己的生命讓公子安然離開東都來到了云城,他的后腦受到撞擊,記憶全都沒有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之付出一切的那個人是誰,所以他來找那個人,來找那段記憶,你們認為,他們的感情,是兒戲嗎?”

    那兩人被弦伊的一番話震在了原地。

    “鄭淵主要用公子來逼小侯爺娶這大鄭的公主,所以公子讓我通知小侯爺離開,他不要小侯爺為了他陷入如此境地,可是咱們都看見了,這兩人都笨得要死,一個心甘情愿被軟禁,一個心甘情愿被扣押,他們怎么可能拋棄彼此,所以,請冷二叔不要再責怪公子的情感,也不要質疑小侯爺對他的心,現在最重要的,是怎樣讓公子的處境得到改善,咱們現在最大的敵人不是小侯爺,是安逸王爺蕭君莫!”

    明日預告:斷翼之蝶:衣襟被拉開,然后那人的指尖順著那精致的肌膚慢慢下滑,扣在了那胸口的一點櫻紅處,慢慢的揉捏。

    無瑕感到身子一瞬間冰冷,雖然那人的手很溫熱,可是,他卻感到自己身子里的血液被凝固了。

    不,不可能是那人,這里是皇宮,他怎可能如此放肆的進入這里。

    “皇上讓我來保護皇宮的安全,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燕王忙著籌備婚事,太子忙著跟太子妃生孩子,沒人顧得上來保護皇宮安危,保護這個人人都想得到的小人兒了。”(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