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恨如綿 妄廝纏
    更新時間:2012-04-21

    無瑕踏出車門之時,被一頂輕紗帽將容貌遮住了,蕭君莫抓住他的手,將他帶下了馬車。()

    身形靈動,體態盈若,一條薄披風將身子遮了大半,輕紗被風掠動,那傾倒眾生的容顏若隱若現,吸引了小店中無數視線。

    伸手將無瑕的肩頭一攬,蕭君莫微微一示意,玄夜到了柜臺前,要了三間房,無瑕聽聞,身子一動,卻被蕭君莫暗暗一扣,肩頭的疼痛令他雙眉一蹙,那話語生生止住了。

    “將飯菜送到房間!”玄夜吩咐了掌柜的,小二帶著四人走上了二樓。

    入了房間,無瑕將身子一掙,伸手拿下了輕紗。

    “我要獨自一間房。”

    “不予考慮。”蕭君莫懶懶一揚眉,否定了無瑕的話,走到床邊,脫下外衣,回頭一笑,道:“怎么,害怕本王會對你怎樣?”

    “我討厭你。”無瑕毫不隱晦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不要跟你一間房。”

    蕭君莫緩緩走向無瑕,感到那危險氣息的張揚,無瑕腳步一退,卻被他伸手狠狠一拉,然后低笑著垂下頭,在那耳邊輕輕道:“就是因為你討厭,所以,我會一步不離的跟著你,就連晚上睡覺,你都別想離開我的懷抱。”突然張口咬住那小巧的耳垂,見無瑕的耳根一霎緋紅,蕭君莫放肆的大笑了起來:“竟還是這般生澀,怎么,跟老情人見了面,卻沒體驗一番那銷魂的滋味么?”

    “你——”無瑕狠狠一巴掌甩去,雖然內力受制,但那速度卻依然讓人猝防不及,臉上驟然間挨了一巴掌,蕭君莫不怒反笑,伸手一拭唇角,冷冷道:“能讓本王挨巴掌的,也只有你姬無瑕一人,你放心,我會如你所愿,從你身上一點一點討回來。”

    無瑕放下手,憤然轉身。

    雙手狠狠一握,然后深吸了一口氣。

    忍!

    姬無瑕!

    除非到了底限,否則,你便一定要忍下去!

    指甲深深陷入那被金絲造成,尚未愈合的傷口,那銳利的痛感,讓無瑕漸漸冷靜了下來!

    自己被蕭君莫帶走,離開了云城,行蹤不明,太子府當已經翻了天了,世間最苦的情愛莫過于求而不得,自己太低估一個女人為愛而做出的瘋狂行為了,自己當該想到的……便如同自己與白炎一樣,難道不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么……

    白炎,你曾對無瑕說過,無論怎樣,都要活下去,便為了這個承諾,無瑕也一定會撐到底!

    司馬逸撓了撓頭,似乎有哪里不對。

    從自己踏入這家客棧開始,便一直有兩道視線追隨著自己,待回身去看時,卻又不見了蹤影。

    仰頭將酒喝下,然后有一下沒一下的將手指輕點在桌面,司馬逸壓低聲音對流螢道:“有些不對,仔細了,別大意著了道。”

    正說著,門口進來一人,一臉的絡腮胡,渾身臟兮兮,進了門就揚聲叫道:“我回來了表舅,小石頭,快給我拿吃的來,我餓壞了。”

    流螢口中的酒“噗——”的一聲噴了出來,幸好司馬逸身手快捷,頭一偏躲了開去,心底正惱怒流螢的不淡定,卻在回想了剛才聽到的聲音之后也呆住了,回過頭,看著身后聽見響動望向自己二人的大胡子,司馬逸暗道不妙。

    “走——”身子剛剛站起,那大胡子一腳踏在凳子上,乍呼呼大叫道:“走?來了還想走?敢來同福客棧吃白食,當真活得不耐了,兄弟們,好好伺候——”

    話音一落,后院涌出一群人來,那些食客一見這架勢,皆起身向外跑,小侯爺邪邪一笑,雙手一揚,道:“關門!”

    門被關上了,司馬逸拍著腦門重新坐下,流螢更是趴在桌上懶得抬起頭來。

    竟如此巧,剛到了涇陽,就遇到了此人,當真是出門沒看黃歷。

    就算變換了容貌,可這人剛才的聲音讓人一聽便得知了其身份,看著笑嘻嘻坐到兩人身旁的粗野漢子,司馬逸搖頭輕嘆道:“小侯爺,別來無恙。”

    小侯爺嘿嘿一笑,伸手將司馬逸肩頭一搭,道:“無恙無恙,司馬兄還是這般不地道,見了白炎就想跑,我孟白炎難道是洪水猛獸,讓人避之不及。”

    “倒比那洪水猛獸更讓人頭疼。”流螢沒有抬頭,悶悶的答了一句。

    “噗——”身旁剛才還架勢十足的眾人皆忍不住輕笑出聲,南宮熱河伸手將小侯爺一拉,道:“還不去清理一下你這一身,臟得要死。”

    小侯爺看了司馬逸與流螢一眼,突然便隱去了那嬉笑之色,正顏道:“你們來,可是為了弓?”

    聽他毫不避諱的問話,那二人倒是呆了一呆,因深知小侯爺脾性,司馬逸也不否認,點頭道:“公子說弓可能出了事,于是令我二人前往東都查探,我們在小筑聽到了你的手下帶回的話,于是猜測,弓沒死,人在涇陽,是以趕到這里,話說,具體情況究竟為何,我們至今只是猜測,若小侯爺肯說,咱們愿聞其詳。”

    “此事,說來話長……”

    “好吧,小侯爺還是聽了南宮的,去清理了再來。”司馬逸伸手一捏鼻子,道:“一身臭汗,倒是去做了什么,這一身打扮的,若不是因為實在熟悉了你的聲音跟做派,還真認不出來。”

    “這叫臭汗么?這叫男人味。”

    身旁眾人皆一哄而散,小侯爺這才訕訕的挖了挖亂蓬蓬的頭發,向著后院而去。

    背后的傷口根本還未愈合,無瑕坐在桌旁,感到后背傳來的陣陣疼痛,眉頭輕蹙,卻不吭聲。

    月已上懸,屋內靜悄悄。

    蕭君莫在一旁不知寫些什么,無瑕抬眼望了望,卻根本看不清字跡,不想靠近那人,于是將頭一偏,去望窗前明月。

    已經一夜一天了,太子定在瘋了般尋找自己了,這般敏感且一觸即發的局勢,自己竟然被人劫持離開了云城,離開了他的身邊,不敢想象此刻情形對他的打擊有多大,可是,就算如此,他也一定會撐下去的,一定會的!

    那呼吸已經近在咫尺,無瑕才回過神來。

    身子霍然站起,身上衣衫竟被那人一拉,光滑圓潤的肩頭頓時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無瑕雙頰一紅,狠狠一掙身子,道:“你放開我。”

    “別動,給你上藥。”身子被那人一摁,無瑕重新跌坐在了凳上,那人將他的衣衫拉得更低,然后掏出一個小瓶,將瓶蓋抵開,將那藥液傾下,冰涼的覆蓋與刺痛感令無瑕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輕顫了一下,修長的指尖輕輕涂抹過那道傷痕,隨即,卻隨著那藥液的流向向下探伸,撫過那微微弓起的脊背,一路下滑。

    身子一僵,無瑕感到渾身徹冷,伸手一抓衣襟,拼命掙開那人的束縛,遠遠退到了一旁。

    看著無瑕滿臉通紅,渾身緊繃之貌,蕭君莫笑著將藥瓶放入懷中,道:“時辰不早了,公子是自己歇息,還是本王來伺候公子你上床?”

    “蕭君莫,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再敢動我,我便殺了你!”

    “嘖嘖嘖嘖,你現在的樣子實在沒什么殺傷力,我倒寧愿相信你會讓本王陷入溫柔鄉,死在你懷中。”

    身子一動,無瑕直奔房門而去,身后那人只是一個踏步,伸手一撈,便將他凌空抱起,一個回旋摔在了床上。

    頭撞在枕邊,引起一陣眩暈,無瑕尚未起身,緊隨而來的那人探手一扣,身子向內一滾,便將他狠狠壓在了身下。

    心頭怦怦亂跳,那感覺實在不妙,無瑕深呼吸了幾下,調整著那已經十分紊亂的呼吸,低吼道:“你放開我,我不跑,但是你也不許碰我,否則我便是死,也不會屈從。”

    蕭君莫低頭看著那人兒,揚唇一笑:“很好,公子果然是識時務者,不用本王多說。”

    “但我明日要換回男裝,我會盡量不讓人注意我,不惹麻煩。”

    那話倒是引得蕭君莫細細看著身下之人,指腹輕輕撫過那光滑如絲的肌膚,鼻間一笑,俯在那耳畔低低道:“可是,我很懷疑你會讓人不注意到你。”

    身子一扭,無瑕想側過身去,卻被那人用力一扣,那暗啞的聲音透露著一絲危險,賁張而出:“別亂動,你可是要惹火燒身,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本王對你的渴望,你再亂動,我便不能肯定自己會做出什么來了。”

    身子繃得僵硬,無瑕卻真的不敢再動,這男人的欲望如此明顯,令他打心底恐懼,他知道這人之所以不敢動自己,不過因為他需要一個人質,一個活著的,能夠讓他有足夠籌碼的人質,而他若真對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便絕對不會再活著,也正是因為如此,自己才得以在他的身下保全自身,可是,那賁張的欲望會越來越強烈,自己不能去挑戰他的忍耐極限,否則結果當真難以預料。

    感到無瑕慢慢放松,蕭君莫伸手一挑他那有些潤濕的長發,低頭看著那被自己咬破已經結痂的唇角,然后看到了那齒痕依舊的鎖骨。手感的柔滑令蕭君莫心底一嘆,將頭埋在那人兒透著冷香的脖頸間,輕輕摩挲著,然后放肆的吻下。

    雙手用力揪住錦被,無瑕拼命抑制著胸口翻涌的不適,咬住了唇角,慢慢的,那已經結痂的唇角再次裂開,鮮血從白瓷般整齊的齒間滲入,漸漸充斥了整個口腔,淚水模糊了雙眼,卻,始終沒有落下!!(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