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蒼天有淚
    更新時間:2012-04-25

    “主子!”

    手微微一揚,劉劭康抬眼望著城墻上那兩人,立了半晌,然后返身離去:“投棧!”

    邱壑與墨淵對望了一眼,同時去看站在最后年紀最長的諸葛毅,諸葛毅只是默不作聲的一示意,三人緊隨了劉劭康而去。()*首*發

    “王爺在想什么?”諸葛毅將一杯清茶放在劉劭康面前,有些明知故問。

    劉劭康微微一笑,俯首把玩著手中的玉佩,道:“諸葛先生在明知故問。”

    “臣,只是想知道王爺究竟想做什么。”

    “諸葛先生當日應看見了那名叫無瑕的姑娘是受人挾持,那人的手下在用一個孩子逼她就范。”

    “臣,看見了,所以……”諸葛毅頓住話語,等待劉劭康自己說下去。

    “所以本王便想跟過來看看,那么一個柔弱的女子,究竟有什么是那人勢在必得的。”

    “臣以為,如今我韓國與大鄭正是敏感時期,王爺進入大鄭的國境本就十分冒險,現在更犯不著為了區區一個女子而以身犯險,咱們都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來歷,他今日竟與那姑娘出現在九龍城的城墻之上,若非勢力不俗者,何來這等地位。”

    劉劭康點頭一笑,道:“本王知道諸葛先生是為了本王好,可是本王實在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非跟來一探究竟不可。”

    “王爺莫非是看那姑娘貌可傾城,動了心么?”諸葛毅毫不客氣的大聲質問,劉劭康聞言大笑道:“諸葛先生,我的好老師,康兒是你自小看大,你認為我是那種為了美色而昏了頭腦不顧輕重的人嗎?”

    聽他口中改了稱呼,諸葛毅發覺自己語氣過重,忙雙手一拱,低頭一揖,道:“老臣口不擇言,望王爺見諒。”

    劉劭康伸手將他一扶,道:“先生自康兒六歲起,便一直跟隨左右,悉心教導,康兒有如今的一切,全仗先生言傳身教,康兒最敬先生平日直言進諫,又怎敢怪罪。”

    “唉!”諸葛毅輕嘆一聲,搖頭道:“怪只怪我大韓即位傳承順位,否則以政王您的聲望謀略,這大韓的天下當是由您執掌——”

    “先生——”劉劭康突然出言呵斥,諸葛毅心頭一凜,急急俯首道:“老臣失言,王爺恕罪。”

    “本王累了,先生也去休息吧。”劉劭康返過身,背對諸葛毅,不再說話,諸葛毅躬身一揖,退到門口,拉門而去。

    黑衣夜行,那身影快如鬼魅,數丈高墻一躍而上,翻越間悄無聲息。

    無瑕踏出浴池,將身子裹好,屏風外的侍女見他出來,忙將手中披風給他披好,隨著他去了房間。

    坐在桌旁,任由侍女細細擦拭濕發,無瑕垂眸不語。

    自己的猜測居然是錯的,若傅瑜項是蕭君莫的人,那么,柳大哥所說勾結韓國奸逆之人,當不是蕭皇后,而是,蕭君莫!

    輕嘆一聲,無瑕側目去望窗外。

    這里是月鞍山,四周全是戎裝佩甲的將士,全部聽命于蕭君莫,別說自己現在內力全失,就算內力恢復,要想從這千軍萬馬中脫身,也當是機會渺茫。不知太子現在情形如何,所有事情皆亂成一團,自己卻被抽離在此之外,當真十分無力。

    低垂的脖頸白皙柔滑,卻青淤斑斑,那身子散著淡淡的香味,慢慢縈繞鼻間。

    “公子……可要奴婢拿了散瘀的藥來。”

    但凡富貴人家的婢女又有幾人不知主子聲色犬馬,風流逍遙留下的印記為何,無瑕回過神來,微微一側頭,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情形有多不堪,也不去解釋,只點了點頭。

    侍女返身出了門去,無瑕將身子匍向桌面,頰輕輕貼著手臂,趴在桌上發呆。

    門外一絲細微的響動令他雙眸一凜,身子剛剛坐起,風聲已到身后。

    “別動!”來人伸手扣住了他的咽喉,無瑕微微一蹙眉頭,道:“你想要什么?”

    身子慢慢前移,當那鎮定自若的容顏映入眼瞳,劉劭康眸中一動。

    是她?!

    發覺身邊那人突然愣住,無瑕緩緩側過了頭去。

    來人黑紗覆面,可是,自己卻知道他是誰。

    那修長的脖頸竟淤痕斑駁,如此一個人兒,竟被那人這般對待!

    喉結輕滑,劉劭康輕聲道:“你不叫,我便放開,聽懂了么?”

    “公子那日助過無瑕,請放手,我不聲張。”

    劉劭康松開手,伸手拿下了黑紗:“你知道我是誰?”

    “無瑕過目不忘,自然知道公子是誰。”

    “公子!”侍女到了門邊,見門被關上,揚手將門一敲。

    公子?!

    劉劭康有些發呆,正欲開口,聽門外又傳來了一聲男聲。

    “何事?”

    “奴婢去拿藥過來,公子把門關上了。”

    無瑕伸手將劉劭康一拉,到了床邊向內一推,然后也返身上了床去。

    蕭君莫伸手一推門,走了進來。

    “無瑕!”

    無瑕側著身子,將羅帳微微一挑,道:“我已經睡了,王爺有事明日再來。”

    蕭君莫一步步走到床前,看無瑕斜倚床邊,發絲尚潤,眉頭一皺,道:“頭發還沒干,怎么就睡下了——”

    “王爺這算是關心我嗎?如今我深陷于此,王爺千軍萬馬在外守候,還怕我飛天遁地不成,王爺請回,無瑕乏了,便睡了。”

    指尖一收,羅帳落下,無瑕眼角微挑,望向了頭頂。

    劉劭康此刻正手腳并用撐于床頂,與無瑕四目相對。

    羅帳一動,無瑕收回眼神,身子一側,對向床內,低低道:“王爺請回,這里是無瑕的房間,你既要我留下來,便請給予無瑕應有的尊重,你當知道我的性子!”話音未落,那人伸手將他的身子一扳,欺身扣住。

    “本王若不是知道你的性子寧折勿彎,你認為自己還能保全清白到如今嗎?無瑕,我會等,等到我登上大鄭的皇位之時,讓你心甘情愿的給我一切。”

    低頭吻住那粉嫩的唇,蕭君莫深深吸了口氣。

    香!那淡淡的冷香竟若那勾魂的毒藥,明知靠近危險萬分,卻依然情難自禁。

    起身離去,當門的碰響傳來,無瑕挑開羅帳,下了地。

    “公子離開吧。”

    一聲輕響,劉劭康從床內躍出,站在面前,細細看著無瑕。

    發覺劉劭康在看著自己,無瑕回頭一望,見他一副疑惑不解之貌,目光下滑,定在了自己胸口,頓時雙頰一熱,驟然回身,低低道:“不用看,無瑕不是女子,那日不過是受人所迫那般裝扮躲避搜查,無瑕是男子。”

    腦中嗡的一響,劉劭康站在原地,半晌無話。

    聽身后沒有動靜,無瑕將頭微微一側,道:“為何還不走,你知道剛才那人是誰嗎?他若發覺,你定難以全身而退。”

    “聽你口中稱他王爺,這大鄭只有當今蕭皇后之胞弟安逸王蕭君莫一人,莫非——”

    “你既知道此人,便當知他的性格與行事手段,你走吧,趁他還沒發覺——”手被那人一拉,無瑕詫異回身,望向他。

    “不管你是女子還是男子,我看你都是被迫留在他身旁,我帶你走!”

    身子被那人拉著向前一奔,無瑕將手一甩,后退兩步,搖頭道:“公子有此心無瑕甚為感激,可是我不能走,我走了,這整個九龍城的百姓便會遭殃,我姬無瑕一人生死無大,卻不愿連累這么多無辜之人。”

    劉劭康站住腳步,回望無瑕。

    如此纖瘦的一個人兒,渾身淤痕一片,目光落到手腕,劉劭康幾步上前抓住無瑕手腕翻過一看,那腕間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尚新,顯示著這人或許就在那日被帶回去之后便曾割腕自盡,劉劭康眉頭一皺,道:“你究竟是何人?安逸王爺為何要如此待你?”

    將手腕輕輕掙開,無瑕自嘲的低頭一笑:“誰都不是,敗軍之將,不值一提,你走吧。”

    返身走到窗前,無瑕再不說話,劉劭康到了他的身旁,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飛身一躍從窗而出,眨眼不見。

    風從窗外掠過,一只五彩蛛緩緩爬入,無瑕眉頭一蹙,從桌上拿起一支銀簪隨手發出,銀簪在空中劃出一道寒光,將那蜘蛛穩穩的扎在了窗欞上。

    無瑕十分吃驚,剛才那一發銀簪力道如此迅猛,難道?!

    靜氣凝神,無瑕試著提了提氣,隱隱的,竟有一股內力在體內四竄。

    怎會如此?!

    逍遙散的藥效是十日,當還沒散去藥性,腦中一閃,無瑕心頭怦怦亂跳起來。

    飲食基本無變,那么,是自己今日喝的湯藥中,竟有了克制逍遙散的藥物嗎?!

    欣喜,為這無意間得到的一絲生機轉變而欣喜,鼻間一酸,那微笑中,夾雜著一絲淚花。

    老天爺,你這是在給我機會嗎?讓我在受了如此多的屈辱與折磨之后,還能為自己的命運搏一回。

    我會好好珍惜這個機會,利用蕭君莫的松懈,給予他狠狠一擊,我會讓他知道,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在那馬車內,松開了扼住我咽喉的手!我不但要將他拉下地獄,還要將他的整支叛軍隊伍,全部拉入無間煉獄!

    老天爺,咱們便來賭一賭,看我姬無瑕的命運,究竟誰做主!!

    柒柒這周有在推,看文的看官較之前多了一些,于是便借這個機會感謝那些一直支持著我的朋友們,因為有你們,軒城才會越走越遠,越來越精彩,關于那個作者投票,其實那四項都是卷四會出來的橋段,正如小酒窩所說,因為無瑕與白炎的分離太多,所以,當他們能夠在一起的時候,讓他們幸福一點,再幸福一點!

    人生吶,總得有希望,于是,咱們一起來等待那美好時光!(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