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風波惡
    更新時間:2012-05-24

    手被南宮熱河狠狠一扣,小侯爺霎時間清醒過來,他沒有回頭,依然在望著輕紗之內的那人兒,琴聲已經停住,他甚至能看到奚昊眉頭皺起的模樣。()*首*發

    奚昊,走!

    心底在吶喊,小侯爺身子又是一動,雖然自己的本意是讓奚昊去接近那人,探聽虛實,可是武飛云此時此刻的態度太過奇怪,實在令人心底不安。

    奚昊冷冷一笑,道:“公子若是要聽琴,請與他人一樣,退出這輕紗,到外邊去。”

    臺下已經人聲寂寂,老鴇見武飛云突然沖上臺面,嚇得兩腿發軟,也不知道自己的姑娘是否惹惱了他,忙忙不迭的推開人群奔了上來,陪著笑臉躬身道:“飛云少爺莫要生氣,姑娘不懂事——”說完老鴇對著奚昊一瞪眼,卻霎時呆住了。

    這是誰?自己這暢春園什么時候來了這么一個脫俗娟麗的可人兒?!

    乖乖,瞧這模樣,瞧這身段,這要是往諸位金主面前一站,保不準價錢蹭蹭就往上漲啊!

    聽耳畔一聲不滿的冷哼,老鴇回過了神來,急步走到了奚昊身邊,低聲央求道:“我的小姑奶奶,這可是當今武相的公子飛云少爺,不知道多少姑娘想巴都還巴不上,姑娘可別犟了性子,惹惱了他啊。”最后一句話說得十分輕,雖然老鴇不知道奚昊是從何而來,但這么一個巴結飛云少爺的機會又怎可輕易放過。

    武飛云?!

    奚昊的眼眸微微一動,透過輕紗向著小侯爺那邊望了一眼。

    這便是讓白炎差點喪命的武相之子武飛云?所以,今天白炎的目標也便是此人了?!

    看小侯爺在外那掩飾不住的焦急神色,奚昊知道情形不對,他收回眼神,清澈的眼瞳直直望向了武飛云,道:“抱歉,子曦從不會與人單獨相處,公子若要聽琴,還請出去,若不聽,恕子曦告退。”話說完,奚昊起身抱琴便要離去,武飛云眼中閃過一絲寒意,幾步上前將奚昊的手臂一扣,道:“本少爺還沒聽完這一曲長相思,你若不與我走,我便令人將這暢春園里所有人都抓起來……”頭緩緩湊到奚昊耳邊,武飛云似笑非笑的輕聲道:“本少爺折磨人的本事,并非浪得虛名!”

    輕紗被揮開,武飛云扣著奚昊的手下了臺去,奚昊沒有掙扎,腳步輕移之際眼神側轉,沖著小侯爺微微一搖頭,然后垂眸從人群之中穿過,隨著武飛云上了樓去。

    “坐下!”南宮熱河輕呼一聲將小侯爺拉坐在了凳上,低聲道:“緩一緩,待會兒咱們上樓去,若有何不對,大不了與武飛云撕破臉皮。”

    小侯爺沒有說話,心頭卻莫名不安起來。武飛云為何會這種態度的下樓來,然后竟強迫奚昊跟他離開,他與奚昊當是不識的,莫非——

    小侯爺心底一悸!

    是因為奚昊與無瑕神似,所以他開始誤以為是無瑕?可即便如此,當他發覺奚昊并非無瑕時,也不當這般態度……

    心底有太多不解,怕奚昊出事,又怕出現不能掌控的事情,小侯爺當真是坐立不安,南宮熱河與白澤也是心急如焚,任誰都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發展,小侯爺回頭道:“不行,我不放心。”正要站起,白澤突然低聲道:“來了!”

    三人回頭一看,幾個身形十分魁梧的男子出現在了門口,武飛云的隨身侍衛已在門口等候,見他們進門,便徑直帶著往了樓上而去。

    小侯爺抬頭看了一眼,然后手一揮,將面前的酒壺整個潑在了南宮熱河的身上,南宮熱河驟然起身,吼道:“怎么如此毛手毛腳,這暢春園的媽媽倒是如何調教的。”

    那老鴇才松了口氣,聽一旁又鬧了起來,趕過來一看南宮熱河渾身全是酒,怒氣沖沖的吼叫,忙堆著笑臉用手絹將他的衣衫一擦,道:“公子爺別生氣,我讓姑娘帶您去換。”說完回頭,一副兇巴巴模樣將手絹甩到了小侯爺臉上,罵道:“笨手笨腳,還不帶公子上樓去換衣服。”話音未落,老鴇倒吸了一口氣,待小侯爺拉著南宮熱河從她身邊走過,她尚未回過神來。

    這是怎么回事?園子里怎么會出現自己都不認識的姑娘?剛才彈琴那個是,這個也是!

    “哎,活見鬼了——”老鴇回身看著那上樓而去的兩人,又看了看依然坐在桌旁的白澤,白澤不耐的瞪向她,道:“看什么看,別擋了大爺喝酒,還不讓人收拾了桌子再上酒菜來。”老鴇忙換了笑臉點著頭,揚手道:“碧春,趕緊的,讓人來收拾,別擾了大爺喝酒。”

    “哎——”碧春應著叫了人過來,老鴇這才走開,卻邊走邊拿眼去瞧樓上。

    說起來,剛才那姑娘模樣倒似乎有幾分眼熟,好像的確在園子里見過,可是,若果真是園子里的姑娘,憑她那姿色,自己怎會不讓她出場子。

    腦中突然一閃,老鴇腳下一個趔趄,撲倒在樓梯旁,然后身子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苦了!

    老鴇抬頭去看那高高的樓梯,欲哭無淚。

    自己終于想到她是誰了,不對,不應該說她,而是他!

    要了人命的孟小侯爺哪!

    老鴇恨不能掘地三尺將自己藏起來,當初小侯爺府傳出消息,侯爺夫人要給小侯爺娶親,那動靜可鬧得沸沸揚揚,東都適齡的大戶人家誰人沒踏過小侯爺府哪。偏有一日,這小祖宗為逃婚,跑進了這暢春園,不但藏在這里,且扮成了女子,當真將整個暢春園鬧得雞飛狗跳,只差拆磚揭瓦,大廈傾塌,好不容易后來被人帶了回去,卻讓整個園子的姑娘們失魂落魄牽掛了好些時日。

    這混世魔王怎的又混進來了呀!

    老鴇似乎看到了不堪其苦的前景,竟坐在樓梯口抹起了淚來。

    但愿這次別再鬧出點事來,孟小侯爺在這里,武相的飛云少爺也在這里……

    脖子一瞬間涼颼颼起來,老鴇顫巍巍的撐起身子,一瘸一拐的向著自己的房間而去。

    鬧吧鬧吧,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趁早的躲起來,保命要緊。

    樓下又恢復了喧嘩,奚昊被那人帶著進了貴賓閣,進門見早有兩個姑娘在里面,武飛云揚了揚手,讓那兩個女子退了出去,然后放開了奚昊的胳膊,示意他坐在一旁。

    奚昊順從的坐下了,將懷中古琴放在桌面,垂眸不語。

    武飛云將身子靠入軟榻,帶著深意緊盯著奚昊,半晌道:“將那曲長相思彈完。”

    奚昊將眼一抬,只微微一瞥,又別開了頭去:“子曦在下面彈奏不過是為了生計,輕紗之后不必看盡世間百態,如今面對著少爺你一人,請恕子曦難以從命。”

    “哦?為何?”武飛云帶著一絲興趣坐直了身子。

    “高山流水,知音難覓,若面前那人不知我懂我,子曦手中之琴定不會為他奏響。”

    “好一個高山流水遇知音,你又怎知我不知你懂你!”

    奚昊突然淺淺一笑,那笑容之中卻透著一絲嘲諷,令武飛云心底一堵,眉間有了不悅之色,將身子再次靠入軟榻,沉聲道:“你笑什么?”

    “當然是你!”奚昊帶著蔑視冷冷一笑:“武相一手遮天這么多年,致晉國上下動蕩不寧,民不聊生,你若知我懂我,倒反而是我子曦之大不幸了!”

    雙眼微瞇,武飛云霍然起身,慢慢走到了奚昊面前。

    “很好,性子倒倔得很,本少爺,很喜歡!”

    那人的臉湊得如此近,讓人難堪。

    奚昊身子微微后仰,想要躲開那種靠近,卻被武飛云一把拉住了。

    陰鷙的雙眼緊緊盯著奚昊,武飛云輕聲道:“竟會如此神似,若眉間多上那么一點朱砂痕……”

    心頭猛的一跳,奚昊雙眼驟然一抬,那詫異之色轉眼便逝,卻已經被那人捕捉到。

    “呵呵呵呵——”低笑著,武飛云雙手愈發用力的扣住了奚昊:“你居然知道我說的是誰,果然如此,說,你的真名叫什么?誰讓你來的?”

    “放開我!”奚昊掙扎著欲推開那人,卻因氣力不足根本無法掙開。

    扣住奚昊的手腕,武飛云微微一愣。

    此人竟沒有半分內力,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會武功!

    “你放開我,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什么!唔——”眉頭一蹙,腕間傳來的劇痛令奚昊叫出了聲,手被那人扭住反轉,那疼痛使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貼近著武飛云的懷抱,武飛云低著頭,看著那拼命忍受的人兒,揚眉一笑:“求我,我便放了你!”

    深吸了一口氣,奚昊又是一掙:“子曦不過是暢春園中一個不起眼的琴師,何故招惹了飛云少爺,竟讓你如此對待!”

    “竟還不承認!”那人的身子愈發逼近,奚昊被他壓制得失去了平衡,身子后倒時撞在古琴上,那琴被他帶得摔下地面,發出一聲巨響,裂成了兩半。

    “少爺,人到了!”

    正此時,門外響起了通傳聲,武飛云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悅,對于此時被人打斷十分不滿,卻還是放開了奚昊的手,直起了身子。

    “請進來。”

    門被打開,進來了五個身材魁梧的男子,進門見閣內不止武飛云一人,不禁一愣,繼而在看清面前那人兒的模樣之時,眼中皆閃過了一絲貪婪之色。

    武飛云眉頭皺得更深,有些不耐的對那帶頭的道:“狄將軍過來坐。”

    狄戈爾抱了抱拳,大大咧咧的走到桌邊坐了下來,一雙眼卻依然在奚昊身上游脧。

    奚昊好不容易逃開了武飛云的束縛,身子一動便想往門邊去,武飛云見狀伸手將他一拉,那力氣之大讓奚昊回轉間撞進了他的懷抱,武飛云摟住奚昊往桌旁一坐,道:“坐在這里,盡好你的本分。”

    “飛云少爺,咱們要說的話都屬機密,你讓她坐在身旁,不覺得不妥嗎?”

    武飛云冷哼一笑,道:“一絲功夫都沒有的女子,能翻起多大的浪!說吧,此次來京,所為何事?”

    “咱們王子說,上次對付右將軍李穹池的法子甚好,如今李穹池受傷即將回京,大晉的皇帝必定重新選派人手,王子問你們什么時候能將威武侯爺弄到九原去,他手中握著重兵,若能借九原之戰將之鏟除,無論是于我們還是于你們,都是一件大好事。”

    “要將他弄去九原當然也不難,只要先搞定一人即可。”

    “何人?”

    “他的兒子,小侯爺孟白炎!”(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