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以退為進
    更新時間:2012-07-14

    霍昔陽呆呆的站在長廊邊,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無瑕犯病,那情形讓他現在想來還心有余悸。()*首*發大家都知道那孩子背負的有多少,可是,卻不知他的身子竟已經糟糕到了這個地步。

    身后傳來響動,霍昔陽回頭一看,小侯爺已經跨出了房間,雙眼發怔,潤濕的發貼著蒼白的臉頰,那垂在身側的雙手還在不經意的輕顫著。

    他在害怕!

    是,當時自己也嚇壞了,無瑕的情形如此可怕,便仿佛那一剎那他的生命便要流逝了一般,旁人的無力和他的痛苦掙扎如此對比鮮明,讓人恨不能以身代過。

    “小侯爺請回吧,無論怎樣,咱們立場不同,你也知道如此糾纏下去,無瑕受到的傷害會更大,所以還是趁早放手離開。”霍昔陽望著那人,冷冷道。

    小侯爺這才雙眸一動,回過了神來。

    他與南宮白澤本已經要回川西軍營,卻在離去后不久突然想起了臨走前的那一瞥。桃樂軒!昨日自己三人在那酒樓聽到那叫囂著要找何人麻煩的男子口中所言的,不正是桃樂軒三字么?于是他才馬上回轉,想要警示于無瑕,讓他小心防備,卻不料一回頭竟看到了無瑕病犯的情形。

    “霍大哥,無論怎樣我都不會放棄無瑕,他的身子已經無法再承受壓力,待他的病情穩定之后,我要帶他走,去找一個能救他的人,另外,有人會對桃樂軒不利,霍大哥要小心防備。”那話說完,小侯爺抬步便走,到了門口,又道:“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開他的雙手。”

    霍昔陽望著那語氣堅定,絲毫不讓之人,漸漸鎖起了眉頭。

    回到軍營已經午時,剛踏入營帳,便發覺了氣氛不對。

    “小侯爺回來了——”傅超急急迎了上來,小侯爺雙眉一皺,道:“出了何事?”

    “昨夜有川西軍士挑釁,咱們的人一時沒忍住——”傅超的雙眼在那人的注視下開始游離,左顧右盼間聲音越來越低:“雙方動起手來……”

    “傷了人?”

    “雙方都傷了十幾個……”

    南宮熱河將傅超一拉,道:“你怎么沒攔著?”

    “攔不住,他們說話太氣人,大家伙兒這兩日都憋著氣兒,根本受不得一丁點挑釁。”

    “受不得——”小侯爺突然大喝著打斷了傅超的話,回身道:“川西軍是莫老將軍的舊部屬,他們中很多人征戰沙場的時候,咱們可能還在娘親懷中喝奶呢!皇上讓我下來頂領他們的功勞,莫說他們不愿意,我孟白炎又何曾愿意,將心比心,若是有人到了咱們的地盤上,無功受賞,你們又可曾會心平氣和——”

    掀簾而出,發現外面的御林軍齊整隊列站在帳外,小侯爺腳步微微一頓,道:“誰都不許跟!”

    見他身子一轉向著川西軍駐扎密集處而去,南宮熱河與白澤急忙跟上,傅超在身后追了幾步,揚聲道:“昨夜參與打架的全都給我一起去,站不起來的,就讓別人抬著走!”

    川西士兵見小侯爺一路疾行直奔了帥營而去,皆丟下手中碗筷站起身,滿臉戒備的跟在他的身后,待到達莫進平的營帳時,小侯爺身后已經蕩蕩的跟了許多人。*首*發

    “孟白炎求見莫將軍!”小侯爺站在帳外揚聲拱手道。

    營帳之內傳來了響動,莫進平尚未出來,卻一挑簾子出來了他的副將程逵。

    “哼,孟小侯爺好大的架勢,如此氣勢洶洶而來,是來興師問罪的嗎?”程逵冷哼一聲,極其不耐的伸手便去推小侯爺,卻不料那一推竟然沒推動,看著面前那姿容俊朗的男子,程逵“嘿——”的一聲來了興趣,擼起袖口,圍著小侯爺看了兩圈,突然一個猛縱,小侯爺一個回身躲閃而開,道:“程副將,本小侯是來賠罪的,不是來打架的。”

    “賠罪,便過了我這一關再說!”程逵說完飛身一探,勾起一旁立放的鑌鐵所制的蛇矛回身便刺,小侯爺見狀不驚不躁,一個縱身躍到旁邊的兵器架上拍出一桿長槍迎擊而上。

    跟在小侯爺身后的御林軍見小侯爺與人動了手,蜂擁著便往前沖,卻被南宮熱河與白澤伸手一攔,喝道:“小侯爺說了,誰都不許動!”

    帳外的打斗讓莫進平再也坐不下去,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將士皆不服那孟小侯爺,那人的名聲在朝野真算不得好,但是少將軍莫寒卻特地讓人帶了密函,讓自己照顧于他,倒令他對那傳聞中頑劣不堪的小兒有了一絲興趣。

    少將軍莫寒是何人,其孤傲之名自當年豐都大捷,他與武相爭執,在受封之時當殿卸甲離去便一揚而出,且他是自小便跟著其父莫風將軍在軍營長大的,自己太了解他的性格了,若非志同道合,想要他一紙書函加以保薦,簡直難如登天。

    究竟這小侯爺有何過人之處,竟得少將軍如此另眼相待?!

    層層包圍的人群因那兩人的打斗而向后退去,程逵出身草莽,身居副將之職,全憑他自己本事得來,所以對這次小侯爺頂領功勞的安排深惡痛絕,更兼小侯爺的惡名朝野皆知,沒有接觸過的人自然而然便瞧他低了一等,不屑與之為伍,然……

    不光是程逵自己,他身邊的將士,甚至是剛剛走出帳營的莫進平,皆發現了那人的強勢與毫不退縮,心中皆不禁暗暗一驚,他的武藝竟如此了得!一桿銀槍挑戰程逵的蛇矛,鋒芒盡現!程逵的蛇矛隨他征戰沙場,不知飲盡了多少敵軍的鮮血,而面前這讓他曾不屑一顧的紈绔子弟,卻竟纏得他動彈不得,不由得大家對其刮目相看。

    “住手——”莫進平揚聲止住了兩人的打斗,小侯爺見他出了營帳,將手中長槍對著南宮熱河一拋,上前拱手道:“孟白炎前來請罪,昨夜無視軍規,夜不歸宿,手下將士管束不嚴,在軍中斗毆滋事,人是我帶來的,我孟白炎愿一力承擔責任,自愿受領軍棍杖責,請莫將軍監督。”話說完,小侯爺伸手將衣衫一扯,莫進平見狀一揚手道:“小侯爺切勿如此,皇上下旨——”

    “皇命難違,但軍中自有軍中的規矩,咱們這一千人既然來到了川西,便應遵循川西軍營的規矩,昨日是打架滋事,若不嚴律自身,明日便不知是何情形了,莫將軍不必為難,我孟白炎心甘情愿領受處罰,我的兵,責任我來擔!”

    衣衫褪下,只留一件單衣遮住那不能示于人前的七星胎記,身后的御林軍見狀皆向前一擁,紛紛道:“要罰就罰我們,小侯爺萬不能受罰。”衣衫扯下,那身子上皆淤痕一片,那一列人馬整齊的站在了川西軍的面前。

    莫進平有些震驚,一支軍隊看其是否治理有方,最先要看的,便是其統帥之人與士兵之間的默契。這孟白炎年紀不大,帶領御林軍時間也并不長,竟也如此得人心,看來,傳聞果然不可盡信,此子,倒的確耐人尋味。

    “南宮白澤,四十軍棍,不許偏袒。其余人給本小侯呆在一旁,今日我領了這罰,他日你們若是再犯,受罰的人,便還是我!”

    小侯爺此話一出,連身旁的川西軍都有些站不住了。小侯爺這一舉動所起的威懾作用明顯大于懲罰士兵本身,士兵犯錯,受罰的卻是主帥,這做法乍看之下似乎是小侯爺故作姿態,然看他手下將士掩藏不住的焦急神色,便知這竟是治標治本的唯一辦法。

    小侯爺一聲不吭的走到平日處罰士兵的刑架臺上,伸手挽住刑架上的繩索,緊了緊雙手,低下頭,道:“行刑。”

    南宮熱河與白澤從人群中穿過,到了小侯爺身后,拿起了刑架旁的軍棍,雙手微微抖了抖,然后抬眼看向了小侯爺。

    莫進平身子一動便要上前阻止,那兩人卻已經舉起了軍棍,重重打在了那人的后背上。

    沉悶的撞擊聲回蕩在空中,小侯爺緊咬牙關一聲不吭,而站在刑架旁的士兵們則都不忍的低下了頭去。汗水從發間滲出,劃過那俊朗的臉龐,從古銅的肌膚上滾過,順著健碩的身軀滴落而下,濺濕了腳邊的地面。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唱數聲從低到高,到了眾口一致,不光是御林軍,也包括了圍在周圍的川西軍。

    “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小侯爺——小侯爺——”

    當那四十軍棍受畢,眾人一擁而上去解那人手上絞著的繩索,南宮熱河與白澤丟下棍子去扶小侯爺,小侯爺卻伸手將他們一推,深吸了一口氣,轉過了身去,揚聲道:“我孟白炎代我手中御林軍兄弟向川西軍的兄弟們道歉,若他們日后再犯,我孟白炎甘愿受罰。”話說完,小侯爺下了行刑臺,走到了莫進平的面前,道:“白炎要向莫將軍請罪,是我管束不嚴,但我保證,他們以后定不會再犯。”

    莫進平見他額間汗珠滾落,后背已經血紅一片卻依然直挺著身子,不禁心頭暗暗生起敬佩之意,點頭道:“莫某也會管束眾人,不許任何人再故意滋事,小侯爺保重身子,軍中有軍醫,一會兒我就讓他來給小侯爺上藥。”

    小侯爺卻微微一笑,道:“皮肉傷,不礙事,白炎在此也正好與莫將軍告個假,有一個對白炎很重要的人如今就在這臨安城,他生了病,需要人照顧,白炎需要一段時間去陪著他,還望莫將軍能夠通融應允。”

    “皇上說,小侯爺在地方行動自由,小侯爺有事盡管去,莫某莫敢不從。”

    “如此謝過莫將軍了。”小侯爺深深一揖,身子直起時后背一陣撕裂的疼痛,他的雙眉一蹙,微微調整了呼吸,然后挺直了脊背,從眾人之中慢慢走過,帶著御林軍離去。

    “將軍!”程逵在身邊低聲一喚,莫進平將手一揚,制止了他的話,望著那人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少將軍眼光果然不錯,此子,當真不簡單。”

    “小侯爺快坐下。”一進營帳,南宮熱河與白澤便伸手拉住了那人,將他按坐在了凳上。

    小侯爺半趴在桌旁,任由那兩人將那已經與血肉黏在一塊兒的衣衫撕開,露出后背。

    傅超手端銅盆進了帳內,南宮熱河用長巾細細擦拭著小侯爺的后背,發現背后的皮皆裂了開,不禁抬眼一瞪白澤,道:“怎么下手如此狠,連做樣子都不會。”白澤雙眼一翻,道:“便如同只是我一人在打,你自己難道不知道下手輕點么?”

    “小侯爺,大家自此再不敢如此了。”傅超站在一旁,難受的垂首低聲道。

    小侯爺被南宮熱河擦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回頭瞪了他一眼,道:“估計就你小子是借機報復,還不趕緊的上了藥,我跟莫將軍告了假,要去照顧無瑕一段時間,你們倆跟著我。”話說完,小侯爺直起身子,對傅超道:“我每日會回來軍營,我不在的時候,你看著大家,該訓練的訓練,就與在東都一樣。川西軍現在該不會再故意找茬了,咱們在他們的地盤上,能忍則忍,但是有一點,凡事都有底限,你們是我孟白炎的兵,輸什么,都不能輸了骨氣,他們瞧不起咱們,咱們便去讓他們瞧得起,懂了嗎?”

    傅超聽完狠狠的一點頭,出了帳去。南宮熱河將藥給小侯爺敷好,套上干凈的衣衫,小侯爺走到帳門旁將簾子一掀,往外一看,御林軍列隊站在帳外,見他出來,齊聲道:“小侯爺放心,咱們御林軍絕不認輸!”

    “所有人聽令,四十里地負重疾行,將打架的勁頭用在訓練上,讓川西軍看看,咱們御林軍個個都不是孬種!”

    “吼——”

    “吼——”

    小侯爺站在陽光下,看著那蕩蕩而去的隊伍,唇角一勾,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而站在遠處的莫進平卻在看著那一切之后微微點了點頭。

    好一個有凝聚力的小侯爺,行事手段也異于常人,難怪少將軍信中所言,此子如何,看過便知。當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明日預告:“你走不走!”

    “不走,我要看著你吃飯,看著你喝藥,看著你,看著你,一整天都看著你。”小侯爺嘻嘻笑著捏住了無瑕的鼻尖:“看你一輩子!”(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