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千山暮雪 只影向誰去
    更新時間:2012-08-01

    天色未明,桃樂軒里已經人影憧憧。( 起筆屋)

    小侯爺站在無瑕面前,細細整理了一下他身上披風,道:“告訴我你的計劃。”

    無瑕微微躊躇了一下,雙眼一抬,望向了一旁:“云嶺與云河只一江之隔,我在云河有暗藏勢力,所以你不必擔心我。”

    小侯爺心頭一凜,他知道自己不能過多去過問無瑕的事情,畢竟立場不同,行事手段處事方式皆大有出入。

    無瑕見他避諱,垂眸一笑,道:“繡莊的那把大火燒得如此蹊蹺,你我皆知是何人所為,我若走了官面,自然少不了要證據,可我若是以自己的方式解決,便也省了無數的麻煩。”

    “無瑕,你大可不必動手,臨安城的這股子勢力早就已經是我們嚴密監視的對象,且,用不了多久便會土崩瓦解,消失殆盡,只是,賠上了碩大的川蜀繡莊,實在可惜。”

    “我知你們不會如此沉寂,任由這股勢力盤踞,而我現在要做的,是去保住繡莊的名號,白炎,離晉文帝的生辰已經不足六日,我已經讓鬼翼帶著我的信物去了云河,我現在也要帶著弦伊趕去了。”

    小侯爺深吸了一口氣,心底擔憂,卻知自己根本攔不住他,而自己現在重責在身,又無法相伴其左右,思及此,不禁鎖了眉頭,泛起了千般不舍。

    “云嶺郡守章達楷是武相的人,臨安郡守與龍家背后的主子也皆是武相,繡品在那地段出事,必定是落在了他的手中,到了云嶺定要好好去拜訪拜訪他,說起來,他與白炎也是舊識了,別忘了將我的問候帶到,還有,南宮跟你們一起走,否則你與弦伊兩人上路,我放心不下。”

    “你怕我應付不來?”

    “我怕你累著。”小侯爺頗為心疼的伸出雙手摟住了那人兒單薄的身子:“今日定要以馬車前行,至少給自己一天的恢復時間,明日再棄車騎馬,藥隨身帶著,不可再放在自己手不能及的地方,你有你的人脈與勢力,我相信你真動手,只要那繡品還在,便定能尋回,可是無瑕,你的人畢竟還是在暗處的,若太過張揚便會引起他人的注意,你萬事皆要小心。還有一點,最最重要。”小侯爺說著頓了頓,將無瑕的臉捧在了掌心,柔聲道:“答應我,一定要回來,回到我身邊,不能不辭而別,否則就算天涯海角,我都會去找你。”

    無瑕沒有說話,只伸手抓住了那撫在頰邊的手指,然后微微踮起腳,送上了深深一吻。*首*發

    “為我珍重!”

    當離去的馬車淡出視線,小侯爺回身對著白澤道:“咱們走。”

    桃樂軒的門剛關上,小侯爺身子未轉,低低一笑,道:“出來吧。”

    明威從拐角處慢慢走出,到了他身后,站定,道:“你早知道我是何人了吧。”

    小侯爺沒有說話,回身看著他,然后抬頭去看天空漸漸露出的晨曦:“其實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將來是什么人。”

    明威的眉頭微微一顫,低下頭,思忖了良久,伸手丟過一張紙條:“有些東西,你們或許能用上,這臨安城太擁擠,我便不湊熱鬧了,我替你去跟隨那人,孟白炎,你若下定決心此生非他不可,便給他信心,不要讓他為你哭泣。”

    小侯爺接住紙條,微笑著一點頭:“我會的!這臨安城可有你留戀的東西?”

    明威回頭去看那漸漸熙攘的街道,站了許久,終幽幽吐了口氣,輕聲道:“已經,沒有了!”

    已經沒有了,那曾經讓自己向往與渴望的親情,已隨著那人無情的話語和毫不留情的追殺煙消云散了,這世間還有真情嗎?

    看著小侯爺離去的身影,明威深深吸了口氣。

    或許是有的!只是對于自己,永遠都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罷了。

    “我會照顧他,只為了他那毫不保留的信任,我明威此命已經生無可戀,若能用這沾滿了鮮血的雙手為他做最后一點事情,刀山火海,我也在所不惜!”

    “東西找到了沒有?”龍萬云看著匆匆入門的龍少聰,幾近抓狂。

    龍少聰搖了搖頭,憤恨的一掌擊在了桌面上:“一定是他,一定是明威,只有他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盜走賬本,爹爹,他已經瘋了,說不定這賬本便被他抖出去了,那可是記錄了咱們這幾年與林大人和甄德陸來往的明細賬目,若是到了川西軍手中,咱們便一切都完了。”

    “老爺,那無瑕公子出城了!”一道身影突現,跪在地面回稟著龍萬云,龍萬云心頭一凜,道:“帶了多少人?”

    “一輛馬車,駕車的一男一女,身后沒有跟隨的人。”

    “他的繡莊才被咱們付之一炬,他竟就這么離開了,聰兒,你說那孟小侯爺與他同住?”

    “是,且關系十分曖昧,爹爹,那無瑕公子身份堪疑,無論他是不是那冷公子,現在他們人單力薄,我看咱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之!”

    龍萬云負手沉思半晌,回身道:“郭振,帶一隊人馬追擊,取首級!”

    “屬下遵命!”

    待郭振離去,龍萬云又道:“去告訴林大人,最遲明日便要動手,那賬本無論落在誰的手里,咱們都吃不了兜著走,我龍家若是出了事,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是!甑徳陸的人已經從水路匯聚,林大人調集的三千兵馬也已經在臨安城外四十里處,只待明日入夜便由守軍大開城門進入,他會想辦法調開莫進平,川西軍營與御林軍駐扎地隔了一段路程,且軍營無軍令不得擅自調兵,只要能殺了那孟小侯爺,便是搭上那幾千人馬也在所不惜!”

    “下去準備吧,若不能一擊即中,咱們便也無路可退了。”

    “是,爹爹!”

    御林軍駐地,小侯爺的營帳之內坐著兩人,正懶懶的趴著打發時間,聽帳外傳來說話聲,那慵懶的神色瞬間凌厲。

    “小侯爺,東西拿來了。”白少卿將手中綢緞打開放在了桌面上,小侯爺與白澤忙圍了過去。

    “可有人注意到你?”

    “沒人,我是生面孔,再說了,這幅模樣,只怕別人看都懶得去看。”白少卿搖了搖頭,實在不敢恭維小侯爺所謂的易容之術,在他看來,不過是毀了自己那還算俊朗的面孔,生生成了一個讓人生厭的中年漢子罷了。

    小侯爺嘿嘿笑著整了整他的胡子,道:“還好,比我當初在涇陽好幾分。”

    那兩人知他頑劣,都懶得理他,圍了桌子拿起那綢緞中的東西一看,不由得便是一驚!

    “小侯爺——”白澤驚呼著將那賬本一翻,小侯爺伸手拿過,細細看了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好家伙,如此完整的賬目往來他竟也拿到手了,這里面記載的全是他們私下的內幕交易,一筆一筆清楚明白,看樣子這幾年臨安附近的匪患皆是他們所為,這么多的銀兩糧草,他們當真是敢做哪!”小侯爺長嘆著搖了搖頭,這哪里是一本賬目,這分明就是這么幾年來死在他們手中百姓的累累血債史!

    那么厚厚的幾本,讓人見之怵目驚心!

    “將東西收好,隨我前往川西軍營。”

    “是!”

    早起還是萬里無云,這會天上卻是烏云滾滾,也不知無瑕他們到了何處了!小侯爺深鎖眉頭,滿臉擔憂的望著遠方,直到身旁呼喚,才回過神來,斂起心神,向著川西軍營而去。

    馬車十分寬大,無瑕此刻正靠著軟墊抬眼望著車窗,有涼風從馬車外吹入,揚起了車簾,眼見遠方烏云滾滾,無瑕輕聲道:“看樣子要有一場大雨了,此去下一個小鎮去買了蓑衣備著,省得到時候淋了雨,天氣已經轉涼了,弦伊,別在風口里吹著了。”

    “沒事公子,你只管歪著睡一會兒,身子剛好一點,就又要這般奔波,當真無奈,明日起咱們要趕時間便不能再坐馬車了,這會子公子便要好好養著精神,免得明日體力不濟。”

    “嗯!”無瑕應了一聲,斜躺而下,其實他的精神還是很差,高熱之后引發心疾,昨夜又被那場大火鬧得不安穩,實在是體力不支,卻只因他性子倔強,越是絕境越是激發他的反逆之心,人若要他死,他便偏要活,一直以來他便是這般支撐著自己從重重險境一路走到了今天,且,還要一直這樣走下去!

    一隊疾行的人馬從林中小道掠過,鐵蹄踏過枯葉,濺起了葉兒的碎片,揚起了塵灰,一溜煙的勁裝,殺氣騰騰,馬不停蹄的追趕著那已經遠去的馬車。而不遠處的小山坡上,靜靜的立著一人一馬,馬背上的男子看著那時不時撞入視線的人馬,唇角一揚,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意。

    “龍萬云,你還真是迫不及待哪,怎樣,喜不喜歡我送給你的那份大禮,賬本丟失,你們也當全力一搏了,我明威雖不屑你們,卻也不想親眼去看你們那最后一絲掙扎,我現在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了,從出生到如今,第一次有自己真正想要去做去努力的事情了。”

    臉上笑意隱去,明威似乎想到了什么,沉思了半晌,卻又再次露出了微笑:“原來自由……是如此讓人快樂的事!‘我們不能選擇自己的身份和所走的道路,但我們也不能違背自己的心。’無瑕,我現在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便讓我為了你,搏了這一回!”口中輕吐著那字眼,明威輕輕一碰馬腹,馬蹄漸起,然后越行越快,終隨著他的一聲大喝向前一躍,化為流矢,離弦而去!(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