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瞞天過海
    更新時間:2012-10-06

    那兩人兩馬從巷口沖出,見眼前一道黑影閃過,驚得一勒韁繩,弦伊正待全力一搏,卻聽來人揚聲道:“都沒事吧。(起Qi筆Bi屋Wu最快更新)*首*發”

    “纏綿!”奚昊大叫著朝著纏綿一伸手,纏綿一個飛身上了馬背,向著臨風閣的方向拉轉了馬兒,道:“人救出來了,咱們先走。”

    奚昊瑟瑟發抖的身子在靠入那人堅實的懷抱中時終于放松了下來。

    自己終于能夠面對武飛云了!終于不用在夢中都被嚇到驚醒過來,不用一想到他的模樣便害怕的發抖,自己牽制了他的行動,為無瑕爭取了時間。

    身子輕輕一抖,兩行清淚隨著風兒吹散落下。

    纏綿從身后將雙手一緊,低頭吻在了奚昊的發間,低聲道:“做得很好,奚昊,你做到了。”天知道當奚昊提出他來假扮無瑕去吸引武飛云的視線時自己有多害怕,可是,他說得對,很多事情必須他自己去面對,雖然他不會武功,但是他卻不是一無是處什么忙都幫不上的廢人。

    而無瑕在聽了他的計劃之后只是微微楞了一下,然后說了一句:“讓赤霄放開步子去跑,它是戰馬,懂得如何在戰場上求生存,但不要讓武飛云靠近你!”

    弦伊側目望著那兩人,暗暗松了口氣,然后心底的后怕突然間排山倒海的涌來。

    是自己的那句話暴露了奚昊公子的身份,武飛云是何等精明之人,公子身懷武功,又怎會在那種情形下現出柔弱的一面,自己的一句提醒卻讓武飛云發現了面前那人不是公子,因而沒有了顧忌,幸虧后來局面扭轉,否則若奚昊公子出事,自己該如何去向公子交代……

    “他們追來了!”無瑕回頭看了一眼,然后將韁繩一勒,與劉劭康并肩而立,蔣玉書帶人趕到了兩人面前,有些驚慌的道:“飛云少爺,出了何事?侍衛說,你將人犯帶走了。”

    無瑕似乎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然后沉聲喝道:“如此三更半夜,本少爺提走人犯做什么!方才有人來報,城中出現了蘇永裕同黨,我帶人追到此處便沒見了其蹤影,蔣大人為何會說是我帶走了人犯?”

    “是……是……”蔣玉書有些犯了迷糊,他回身指了指跟在身后的侍衛,那侍衛一見頓時哭喪了臉,抖抖索索到了幾人跟前,雙膝一屈,跪倒在地,道:“屬下方才……方才的確見到少爺與方大人將人犯提走……”

    “一派胡言!”無瑕喝止了他的話,然后卻突然一頓,道:“聽說蘇永裕手下有人精通易容之術,想來是有人混進了郡守府放了人!蔣大人,立刻調兵,看見假扮本少爺之人馬上拿下!”

    “是是。”蔣玉書回身揚著手便叫人去調兵,無瑕與劉劭康對視了一眼,又道:“對方詭計多端,蔣大人萬不可輕信任何人,本少爺身旁有方統領相隨。”

    “不信,不信。”蔣玉生,遇到這事本就慌了手腳,這會子被無瑕一番話說得懵里懵懂,回身爬上了馬背,勒馬回轉,道:“去抓人,遇到有人假扮少爺的模樣,身邊又無方統領相隨者,馬上抓起來。”

    無瑕靜靜的坐在馬背上,波瀾不驚,待蔣玉書等人離開了實現,才微微一笑,道:“咱們走。”

    劉劭康在一旁側目望著他,心底思緒萬千。從踏出臨風閣的那一刻起,身邊這人便完全變成了另外一人,沉著,冷靜,扮起武飛云竟像模像樣,不但語氣神態,甚至連動作做派都完全變了樣,當真讓人驚訝。

    覺察到劉劭康的目光,無瑕垂眸一避,輕聲道:“無瑕自小便與相國府斗,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這次也幸得有纏綿在此……”話語頓住,無瑕沒有再說下去,只輕輕一碰馬腹,率先向著臨風閣的方向而去。

    劉劭康回頭微微一示意邱壑,邱壑會意的點點頭,然后將馬勒住,當身旁人都隨了劉劭康而去之后,他卻一個回轉,向著蔣玉書離去的方向而去。

    “站住!前方何人?”最前列的官兵發現對面的巷口奔出一隊人馬,忙將手中火把高舉叫道。馬蹄聲聲,一人在馬背上晃蕩不定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武飛云甩了甩依然暈沉的頭咆哮道:“趕緊給本少爺將亂黨抓住,封鎖所有出口,不許任何人跑出去——”

    對面的官兵見果真又出現了一個飛云少爺,頓時都慌了手腳,一窩蜂的全都沖了過去。

    武飛云見那些官兵竟手持利劍將自己圍了個嚴實,不禁勃然大怒,他身后的侍衛們一看架勢不對,也都將手中長劍對向了對方,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亂成了一團。

    “你們一個一個都不要腦袋了——還不給本少爺去抓人——”武飛云簡直要氣炸,千算萬算,都沒想到自己見到那人竟沒有按捺住心頭怒火,著了他的道!因知道宗奚昊人也在金翎,所以自己來前特地做了當初所中毒藥的解藥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竟果真的見到了此人,當毒性發作倒下的那一刻,自己已經摸到解藥服下,只是恢復需要時間而已,這金翎城已經布下重兵,料他們也飛不出去,豈料現在竟遇到了如此局面。

    臉上的神色已經冷到了極點,武飛云只稍稍思考了一下,便知自己今夜被那人耍得團團轉了。既然姬無瑕可以讓人假扮,以現在這個情形看來,自己竟也被人假扮了,否則給這些官兵一百個膽子,他們也是不敢放肆的。

    “大人——人在這里——”

    已有人揚聲向著身后稟告,蔣玉書帶人匆匆而來,見巷口圍著的果然又是一個飛云少爺,且身旁并無方統領相隨,遂將手一揚,道:“將反賊拿下!”

    “蔣—玉—書!”從牙縫里逼出了三個字,武飛云的怒火已經到了極點,尚有些僵硬的身子從馬背上一躍而下,然后揚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了面前一官兵的臉上。

    “還不給本少爺讓開!”那聲音冷得令人發抖,被他的氣勢鎮住,面前那些官兵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武飛云抬起一腳踹開了一人,幾步到了蔣玉書的馬前,抽出長劍反手一勾,那馬兒痛苦的嘶鳴了一聲,然后轟然而倒,脖頸間的血跡向著四面噴灑,蔣玉書隨著倒地的馬兒摔在了雪地中,感到臉上一暖,他伸手一抹,頓時嚇得大叫了起來。

    鮮血噴濺在臉上,蔣玉書顫抖著身子爬了幾次才爬起來,武飛云站在他的面前,冷冷道:“現在你可知道誰才是正主子了?”

    “知……知道了……”蔣玉書伸手抓住了身旁一人,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然后結結巴巴道:“方才我……我看見另一個飛云少爺……還有方統領……”

    “還杵著做什么——給我去抓人——”若面前這人能一殺了之,武飛云毫不懷疑自己會立刻要了他的命,可是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自己今夜被姬無瑕如此戲耍,若不能抓住他,當真難消此恨。

    那怒火膨脹得想要毀滅一切,當看見一道黑影從屋檐上一掠而過,武飛云將手一揚,飛身而上,道:“給我追!”

    邱壑在屋頂翻躍而過,他不知道劉劭康為何要自己將追兵帶去,然主子的命令便是一切,他既吩咐了自己將人引去,便定有他的道理,自己只需服從便可!

    長弓在手,縱然身子未馬上恢復,那精準的箭術卻未曾受到影響,武飛云帶人急追著面前那人,當從巷口沖出之時,他發現了迎面而來的那幾道身影。

    挽弓搭箭,然后滿弦而發。

    那隊伍沖出之處與無瑕等人的行走路線形成夾角,若非迎面撞上,根本看不到對方,利箭帶著呼嘯直射而來,三箭齊發,令人猝防不及,劉劭康一個飛躍到了無瑕的身側,隨著一聲悶哼,那利箭直直的扎入了他的手臂之中。

    “子燁大哥!”無瑕低呼了一聲,伸手將劉劭康一拉而上,落在自己身后,然后策馬狂奔。墨淵等人一見主子受傷,皆躍下馬背沖向了追擊的隊伍,武飛云毒性未完全清除,此刻已在強撐,見對方來勢洶洶,遂將長弓一丟,令人迎擊而上,自己卻拉馬避開,站在了一旁。

    他們跑不出這金翎城,待解決了此處的麻煩,便令人搜城,便不信將這金翎城翻過來,還找不到那人。

    幾道響箭沖天而起,武飛云驀然一驚,發覺響箭升起的方向竟似在城外,心底暗道不好,飛身而上,細細去瞧情形,果然只頃刻,蔣玉書便一臉惶然的出現在了巷子的那頭,沖著這邊大叫道:“飛云少爺,城門受襲,門已經被人打開了。”

    武飛云站在墻頭,嘆一聲,將雙眼一閉仰起了頭來。

    此局,勝負已定!

    姬無瑕!你便得意吧!總有一天,我武飛云定要將你踩在腳下,折磨你,讓你痛苦,讓你身邊所有人都痛苦!咱們走著瞧!

    “姬無瑕——”那怒吼在雪花漫天的夜空久久回蕩。(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