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撥云見日
    更新時間:2013-05-29

    “少爺,咱們果真就這么撤回去了嗎?”

    大軍回撤走得極其匆忙,在寒石谷時,羅云站在遠處,根本未曾聽見無瑕與武飛云所說的話,武飛云離開寒石谷時所做的舉動更是讓他摸不著頭腦,他還以為回來之后雙方會有一場惡戰,誰知武飛云挑釁完孟白炎之后竟下令撤兵離去,如今這幾萬人的兵馬正隨之馬不停蹄的往回路趕。

    “傳令下去,所有人給我全力以赴趕回巨鹿,還有,回去之后讓左隆德整兵撤出巨鹿城池。”

    “撤?”羅云心底更驚,他不知道無瑕究竟跟武飛云說了什么,竟可在頃刻之間扭轉局勢,讓十方城內的殘兵敗將們絕地翻身,可武飛云的話語毋庸置疑,由不得他懷疑。

    “可是咱們撤了,吠承啖王子那里又該如何交代?”

    “哼。”武飛云冷笑著瞥了他一眼,揚聲道:“咱們將偌大的巨鹿城池交給了他,他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去,散出消息,便說赫博多的軍隊突破巨鹿防線占領了城池,本少爺不敵,帶兵撤離,另外,飛鷹傳書隱藏兵力的九大城池,讓他們向著涇陽靠攏,我需得第一時間通知爹爹離開東都,以防不測。”

    “是!”既然明白不了,那么便按照主子的話去做,自從看到了方文正的下場之后,羅云便已經深蘊此道,一個奴才做得再好,也要看主子賞不賞識,讓不讓他活!所以,該問的地方問,不該問的,便是悶死腹中,也絕不多言半句。

    羅云打馬離去,武飛云卻突然一勒韁繩回過了頭。

    身后的士兵被他一阻紛紛閃開身,從旁急速行軍而過,他卻一語不發回望著白山的方向,默然靜立了許久,然后終回身大喝一聲策馬而奔,將自己對那人的那份情深深埋入了心底。

    “公子怎樣了?”

    “噓——別說話。”

    “弦伊,將這個搭在公子額頭。”

    “纏綿你到一邊去,這會子你的眼睛看不到了,便乖乖的去休息。”

    好吵……

    大家都在說什么……

    有朦朦的光在閃爍跳動,可是,一切都好模糊,每一個人的臉都看不清楚,腦中嗡嗡作響著,便如同有什么在嘯鳴一般難受,胸口雖然還是很悶,但是,卻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

    是誰……

    誰在耳邊說話?又是誰在用手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發?想要用雙眼看清一切,可是,卻怎樣努力都無法做到。

    唇好干,仿佛要裂開了一般,水在哪?好渴,想要喝水。

    “公子的唇動了,他是不是渴了?”弦伊欣喜的叫了起來,她細細的看了無瑕的唇,然后回身倒了一杯溫水奔回了榻邊,纏綿焦急的伸手摸去,卻被奚昊一擋攔住了。

    “纏綿,我拜托你不要再添亂了好不好,你根本連無瑕的嘴在哪都看不到。”

    “別喂得太急,小心嗆到了他。”雖然眼睛看不見了,纏綿卻依然一如既往的體貼,他的話音剛落,無瑕便因太過焦渴喝得急切被水嗆到,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都怪我笨手笨腳。”弦伊急得直跳,忙亂的將無瑕的身子側翻,讓他的臉頰俯在榻旁,助水流出。

    “公子,公子。”看無瑕被嗆得滿臉通紅,弦伊愈發難受,剛叫了兩聲,身子突然被人一拉,然后一人半坐榻邊,將無瑕摟入了懷中。

    白炎的雙眼透著血絲,整個人憔悴之極,讓無瑕在懷中靠了半晌之后,他伸手接過茶杯,抿了一口,俯身湊到了無瑕的唇邊。

    水順著唇角慢慢度下,無瑕的眉頭蹙了蹙,然后竟突然仰起頭,迫不及待的去夠那遠遠不及的甘冽,他的腦子此刻尚在混沌之中,所能感受的也只是唇間柔軟的碰觸與潤濕了口腔的液體,當發覺只瞬間那甘泉便沒了之時,他那微張的雙眸中竟透著一種委屈,如孩子般抽泣了一聲,不滿的呢喃道:“還要……”

    只那一聲,便將白炎眼中噙著的淚水打得落了下來,他哭著笑著,伸手摟緊了無瑕的身子,貼著他的額頭道:“要喝就給我醒過來,否則我便不給你吃,不給你喝。”

    “你……舍得嗎……”

    眼神漸漸清明,無瑕虛弱的靠在白炎懷中,看向了那滿滿一帳的人,露出了一個安心的微笑。

    我還活著,我竟挺過來了。

    “你哭了……”指尖輕顫著觸到了那人的頰邊,無瑕無力抬頭去看,卻用手一遍又一遍的撫著白炎的臉,嘲笑著他的懦弱。白炎抓住他的指尖放在唇邊狠狠一吻,哽咽著道:“下次再掉了這個,我就要罰你了。”捂得溫熱的玉簪被塞入掌心,無瑕抬眼看著那通體瑩亮的簪子和閃動著流光的琉璃,輕聲一笑,道:“你舍不得。”

    “他若敢罰你,我第一個饒不了他。”無瑕的醒來讓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來,纏綿此刻語氣輕松的調侃道:“聽說某人怕極了扎針,正好,我小夫君精通此道,可以代為效勞。”

    “說話便說話,又拉扯了我做什么!”奚昊見他毫無顧忌的在眾人言語,不禁紅了臉,回身恨恨的拿眼去瞪他時,才想到他此刻看不見,又怎會被自己所威嚇。

    “無瑕醒了?”眾人正轟然大笑之時,帳簾一掀,得到消息的孟昶龍急急的趕了過來。

    無瑕見狀掙扎了一下想要起身,卻被孟昶龍疾步上前制止住了。

    “好孩子,別動,總算是醒過來了,這樣我就安心了。”

    “無瑕讓侯爺擔心了,實在是過意不去。”

    “該說過意不去的應當是我,你的身子已經如此不濟,卻依然千里迢迢隨著炎兒前來救我們,還以計謀退去敵軍,保了這么多人的性命,這份恩情,我代白山的將士們向你謝過了。”雙拳一抱,孟昶龍舉手齊眉,竟躬身對著無瑕行了一個大禮,無瑕無力去擋,也深知這一禮所包含的重大意義,是以輕靠在白炎懷中,含著淚水承受住了。

    “將士們都已經整裝待發,明威與河兒白澤連夜趕制了馬車,雖然簡陋,卻能讓你在途中安心靜養,無瑕,好生呆著,我們威武侯府欠你的,一定會還,大軍還在整發,你歇會,讓炎兒陪著你。”孟昶龍說完轉身離去,無瑕卻伸手揪住了白炎的胸口,抽泣著落下了淚來。

    這不單單只是一個道謝,而是那人承認了自己在白炎生命中擔當的角色,沒有了疏離與隔閡,從一個威武侯府無法接受的冷公子,到了白炎身邊攜手相伴,與之并肩之人。親情與愛情能夠并存,得到長輩的接受與祝福,才是最最重要的。

    “已經很晚了,大家都散了,再過兩個時辰大軍就要出發了,趁著這當口能歇便歇,待隊伍疾行之后,咱們就要一鼓作氣直奔平湖灘了。”

    “好。”眾人皆紛紛應著往外走,纏綿搭著弓的手臂也要開溜,卻被奚昊伸手一扣,冷冷道:“跟我回營,今夜的針還沒扎的。”

    “其實喝了你開的藥,我的眼睛已經好了許多,不扎也罷,大不了多喝幾日,定能復原。”纏綿嘻嘻笑著便要開溜,奚昊又怎容他跑,手向上一抓竟揪住了他的耳朵,不依不饒的道:“所以說,怕扎針的其實不止白炎一人,是么。”

    “奚昊,趕緊松手,好歹也給我留個面子,你知道的,營中大家都——哎呦……疼。”耳聽纏綿倒吸冷氣之聲,奚昊心頭一驚松了手,然后腳尖一掂,湊向了他的耳朵:“很疼嗎,我都沒有用力,我瞧瞧看。”

    弓本早就想跑,奈何被纏綿拉住動彈不得,此刻見他耍寶,忍不住暗自一笑,抬腿便往外而去,奚昊看纏綿揪著眉頭的模樣,當真以為自己下手太重,想他眼睛看不到,還被自己欺負,不禁難過的低下頭去,道:“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

    他在那頭道歉,白炎與無瑕卻已經輕聲嘆息了起來。奚昊從不耍心機,纏綿雖然人好,但卻極愛欺負人,特別是老實人,此刻奚昊向他道歉,無異于兔子向著大尾巴狼低頭,簡直讓人不忍相看。

    “你難過了?”果然纏綿伸手摸了摸奚昊的臉,然后哀怨的嘆了口氣,道:“可是我的耳朵真的很痛怎么辦,黏黏的,似乎是流血了。”

    “流血了?!”奚昊大驚失色,踮起腳便又去看纏綿的耳朵,奈何纏綿故意為難他,仰著頭不給看,奚昊身形本就小巧,這一避之下竟絲毫都看不到,他急了,伸手便去拉纏綿的胳膊向下一摁,然后湊過頭去看他的耳朵,道:“沒有啊,好好的,怎么會黏黏的呢?”

    纏綿的臉上浮現了不懷好意的笑容,白炎在心底為奚昊哀嚎了一聲,然后伸手將無瑕的眼睛一擋,道:“非禮勿視。”

    奚昊正俯著身子瞪大雙眼查看纏綿的耳朵,卻不想纏綿突然間回頭,就那一瞬間的功夫便噙.住了他的雙唇。

    “竟還是這么笨笨的,我的小夫君果然是這世間最傻的小傻瓜。”伸手將奚昊橫抱而起,纏綿笑著向外走去:“今日這個淺嘗輒止,待來日你得好好補償我。”

    “纏綿纏綿,你的眼睛?讓我看看你的眼睛!”奚昊的關注點果然不在方才那事之上,因為他發覺纏綿已經沒了舉步艱難之容,所以心底的興奮與愉悅無可衡量,自然便忽略了纏綿欺負自己的事情。

    “方才便已經能看到了。”夜幕中傳來了纏綿爽朗的笑意,夾雜著奚昊的歡呼雀躍之聲遠遠而去。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