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倔強的堅持 對抗著時間
    更新時間:2013-06-13

    “公子喝藥就歇下吧,今日白山軍剛入九原軍營,想來很多事宜都需要商榷,小侯爺定是太忙,所以到現在都沒來看公子,已經亥時了,你若再不睡,纏綿奚昊二位公子又得說我了。 ”見無瑕還坐在桌旁等著那人,弦伊不禁輕嘆了一聲,將藥碗與蓮糕往無瑕面前一推,道:“藥已經熱過一次了,你再賴都還得喝下去,我知道奚昊公子說你現在一天得喝五次藥對你來說很是難熬,可是畢竟要喝下去身子才會好,小侯爺在了莫非這藥便能變成甜的了?”

    無瑕有些怏怏的看了看那濃黑的藥湯,然后往桌上一趴,將臉埋入了雙臂之中。

    好擔心,整個建州的局勢都不太對勁,那街頭來來往往的士兵們根本不在狀態,看來是出事了。白炎定是被拖住了,否則不會到了現在還不來看自己。

    “公子……”

    “知道了。”無瑕悶悶的應了一聲,剛坐起身子去拿藥碗,便被一人搶先一步將碗端起了。

    “我就知道你必定還沒睡。”白炎笑著舀了一勺湯藥放在唇邊試了試溫度,然后送到了無瑕嘴邊:“我給你帶了糖膏,喝完藥正好甜口。”

    “為何我沒有聽到你的腳步聲?”

    “許是……想我想得太入神,所以沒聽到吧。”白炎嬉皮笑臉的湊過了身子,無瑕見狀將頭一偏避開了他,對著弦伊道:“去將留的飯菜拿來,再將今日買的參茶泡上一壺來。”

    “是是。”弦伊笑著一連迭聲的出了門去,無瑕從白炎手中接過藥碗仰頭喝下,卻被那苦澀之味沖得幾欲嘔吐,白炎滿臉笑意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紙包,打開之后獻寶似的往無瑕面前一展,道:“我今日在街上看到的,特地買了揣在……懷里……”

    語氣突然遲疑,白炎臉上有了一絲尷尬。天氣太熱,那糖膏被他貼身放置,早已融化在糖紙上,顯得十分難看,見無瑕接過便要去咬,他忙又一把奪了回去,道:“化了黏牙,明日我買了之后就給你送來,這個還是不吃了吧。”

    “拿來。”無瑕將手心一攤,對著他挑眉揚唇,孩子氣的一笑道:“甜甜的,有你的味道。”

    “我的——”白炎被他那話說得哭笑不得,將糖膏放回了他的掌心,卻又壞笑道:“要聞我的味道?來,這渾身汗臭正好來蹭蹭你。”

    “離我遠點。”眼見他起身便要靠近,無瑕驚呼一聲返身便跑,白炎在后得寸進尺的伸手去抓,無瑕怕他果然來蹭自己,忙抬步往門外奔,卻正碰上弦伊端了飯菜過來,差點迎頭撞上。

    “又開始鬧騰了,現在都什么時辰了,還好這院子獨門獨戶,也不至于將那兩人也鬧起來,否則今夜是難以消騰了。”弦伊看著那鬧成一團的兩人搖了搖頭,進門將飯菜放下,回身道:“小侯爺趕緊過來吃了,公子怕你晚上過來餓,特地留給你的。”

    “還是無瑕疼我。”白炎嬉笑著捋起衣袖往那桌旁一坐,急吼吼的便扒拉起了飯菜,一見他那狼吞虎咽的模樣,無瑕不禁心底一酸,倒了參茶推到他眼前,道:“就知道一忙起來連飯都顧不上吃了,下次可不許這樣了,無論要做什么,都抽空將飯吃了,聽到了沒有。”

    白炎塞了一嘴的食物,根本無暇回答,只胡亂的點著頭,嗚嗚呀呀的道:“好吃……誰的手藝……”

    “纏綿公子說,要好好給公子和奚昊公子調理身子,所以,一日三餐他全包了,頓頓不重復,天天有花樣,還說一定要將兩位公子養得白白胖胖的,讓侯爺小侯爺放心。”弦伊嘴快,還未等無瑕回答便倒豆子一般說了出來,白炎聽完雙手一頓,鎖著眉頭想了半晌,突然對無瑕道:“我還是得去跟李大叔學學手藝,否則將來纏綿壓我一籌,我會很慘的。”看他一臉嚴肅,說得一本正經之貌,無瑕無奈的白了他一眼,懶得理他,待他又低頭猛吃之時,才帶著幾分猶豫問道:“建州的形勢……”

    “對了,那幽冥花我已經派了白澤日夜兼程趕回東都去向皇上討要了,明日奚昊來了你告訴他,讓他放心。”

    “好。白炎,這建州城……”

    “還有,你明日不要再等我,就算我過來都會很晚,你若困了便睡,養足了精神才好應付扎針。”

    無瑕見他老是打斷自己,突然間便沉默了下來,白炎本還大力的扒著飯,待發覺氣氛不對之時,他慢慢的停下雙手,抬起了頭來。

    無瑕沒有說話,只靜靜的望著他,直到他再也掩飾不下去,放下筷子抓住無瑕的雙手輕聲道:“趙穆將軍帶兵追擊赫博多的軍隊,被敵方俘虜了,蒼浪先生此刻還在盤龍關內,爹爹已經派人前往盤龍關請先生回來,如今九原軍中一片混亂,我們今日入駐之時,趙穆將軍與蒼浪先生手下的兵差點打了起來,這軍營現在就是一盤散沙……”白炎說著頓了一頓,又道:“我不說,是怕你擔心,你現在首要的任務是將身子調理好,無瑕,有時候顧及不到的事情就要放下,讓自己放寬心,好嗎。”

    無瑕輕吐了一口氣,終于肯定了自己的直覺,果然這建州城出了大事,主帥被擒,軍營之中自然人心惶惶,動蕩不安,還好白山軍及時趕回,有威武侯爺坐鎮,倒不至于起了大波瀾,可這樣一來,要擊退赫博多軍隊,又要救出趙穆將軍,當真是個大難題了。

    “我說了,你現在只管養病,不想其他的。”見無瑕蹙了眉頭,白炎知道他又上了心,怕他勞神,忙伸手去撫他眉間褶皺,笑道:“再皺皮膚都要老了,我已經吃飽了,你趕緊去睡,我還得趕回軍營去。”

    “還沒安頓好嗎?”聽他要走,無瑕有些難過,繼而卻又莞爾一笑,道:“去吧,要是太忙便不用每日都來,也省得你聒噪。”

    見他明明不舍卻還強顏歡笑,白炎心中疼惜,起身走到他的身旁俯身將他一抱,道:“我在外面聽弓說,你每天要喝五次藥,喝得胃口全無,且扎針的時間也延長了,我心里真的好難受,我很想在你身邊陪著你,可是……”

    “我知道,什么都不用說,白炎,你記得,若是有了難題萬不要瞞著我,我可以一起幫著想辦法。”

    “知道了,現在你便乖乖睡覺,我看著你睡著了就走。”

    弦伊見狀將碗碟一收,又將一包東西往桌上一放,道:“這個是公子特意讓我準備的參茶,說讓小侯爺帶去給侯爺,小侯爺一會兒別忘了。”

    “好。”白炎心中感動,卻也知道很多話語不需多說,遂應了一聲將無瑕放入床中幫著他脫下衣衫蓋好了被子,然后蹲身床邊撫著他的臉,道:“無論多忙,我每天都會來看你,可是你不許再等到這么晚了,亥時一到就得睡,就算你睡著了,我也會看了你才走,好不好。”

    “去吧,明早一定還有很多事做,趕緊趕回去。”怕再說下去自己便舍不得他離去,無瑕說完將雙眼一閉,側身向內,只留給了白炎一個背影。

    “小侯爺回了吧,將東西帶好。”弦伊將參茶拿起往白炎手中一塞,然后將他向外一推,道:“天色很晚了,路上小心。”白炎聞言將頭一低,看向了弦伊,道:“南宮跟我一起來的,就在這院外。”

    弦伊聽了那話臉色一變,冷了語氣又是一推,道:“他來他的,與我無關。”

    白炎見她對南宮熱河的態度比以往更甚,想說幾句話緩和一下,卻還未及開口,便被弦伊在內將門“砰——”的一關,碰了一鼻子灰。

    “你這丫頭!”白炎作勢要去敲門,卻怕吵了無瑕,終還是沒有落下,回頭之時見南宮熱河頭也不回往外走,他忙疾步跟上,到了與之并肩,才擠了擠南宮熱河,道:“那丫頭一直都是那樣,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可別當了真。”

    “你來看公子,卻偏偏拉扯上我們做什么,她與我如今已是水火不容,你也別再多費心思了,還是想想怎樣改善建州的局勢為好。”南宮熱河不冷不熱的回了幾句,腳步不停的奔出了大門,也不等白炎,自己飛身上馬大喝離去,白炎跟在后面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搖頭嘆息了一聲,拍了拍烏騅馬兒,自言自語道:“這世上也不知有多少這般自毀姻緣之事,明明都喜歡著對方,卻誰都不肯向前踏出一步,幸福不應該是自己去爭取的嗎?為何他二人就是堪不破,寧愿用這種令人痛苦的折磨毀了自己的一生呢……”

    “公子怎么又起來了?”弦伊在門邊站了許久,聽得那二人走遠后正待剪短燭芯,才發現無瑕竟又披著衣衫坐回了桌旁。

    “我睡不著,你去研墨,我要細想一下盤龍關附近的地勢,將其繪制出來,看看能不能想到辦法幫助白炎。”夜風吹過,晃動了燭火,也揚起了無瑕頰邊的青絲,無瑕低頭輕咳了幾聲,弦伊忙走過去攏了攏他身上衣衫,道:“公子還是睡了的好,否則明日小侯爺來了我便將一切都告訴他,讓他自己來與你說。”

    “弦伊……”

    “你睡不睡!好,我現在就去將小侯爺追回來,或者去叫了纏綿奚昊二位公子過來,看他們如何讓你歇息。”弦伊有些惱怒,見無瑕依然不動,她跺了跺腳返身便要走,無瑕這才起身喚道:“好了我睡,別去擾了奚昊與纏綿,我……咳咳咳……”咳嗽突然間劇烈起來,弦伊見無瑕咳得止不住,忙拿出羅帕塞在了他的手中,道:“公子忍著點,我去倒水給你。”

    無瑕捂住嘴點了點頭,待弦伊回身去倒熱茶之時,他將手中羅帕展開看了一眼,旋即卻又握入手中死死拽住了。弦伊倒了茶后見他已經躺入床中,忙走過去將茶杯遞過,撫著他的后背助他止住了咳嗽,本還想再說幾句,豈料無瑕喝完之后將身子一鉆側躺而下,低低道:“我困了,你出去吧。”

    弦伊見他態度轉變得如此之快不禁有些奇怪,可見他說完那話之后不再有任何動靜,只好在站了片刻之后又給他掖了掖被子,然后輕手輕腳的拉門而去。

    無瑕靜靜的躺在床中,待弦伊離去的腳步漸漸消失,他才將捂在被中的手伸出,松了那緊拽的羅帕,那素潔的綢面之中渲染著一朵細小的血花,刺痛了他的雙目。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