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有些仇心藏卻無言
    更新時間:2013-07-17

    “外面情形如何?”

    “官兵在搜城,動靜鬧得很大,弦伊,那姑娘身份不明,我們就這么將她救下,會不會惹上什么麻煩?”于程顥側身挑開臨街的窗戶,向著下面望了一眼,輕聲言道。

    弦伊回頭看了一眼依然未曾醒來的冷緋柔,然后拿眼瞪了于程顥,冷哼一聲,道:“你便是我最大的麻煩了,好好的偏要跟著我回來,依我說,我們兩個姑娘家上路倒不惹人注意,還是你回去了為好。”

    于程顥一見她又揪著自己不放,禁不住鎖了眉頭怏怏的道:“公子說了讓你留在山莊,你卻偷偷跑回來,我自然要跟著你了,否則你要是出了事,我——”

    “我什么我,你是你,我是我,我便是出了事,也不用你來管。”弦伊氣嘟嘟的答了一句,回身將他一推,走向了床頭:“這附近的城鎮戒備都嚴了許多,想來是發生大事了,咱們這一路為了避免麻煩,風餐露宿的,也不曾投店入棧,所以難以明了局勢,可這姑娘年紀如此輕,便被那么多官兵追捕,想來也是身世孤苦,咱們既然遇上了,又豈有不幫的道理。”

    于程顥聽她說完不禁臉色微微一紅,點頭道:“的確如此,我那話倒是混賬話了,只不過咱們要去建州,卻不知這姑娘又要去往何處。”

    正說著,躺在床中的那人身子輕輕一動,睜開了眼來。

    這是在哪?!

    見自己是在室內,冷緋柔心底便是一驚,她伸手去尋自己的長鞭,才發現身邊什么都沒有,于是側過了頭去,正看見了床頭站著的人影。

    那是兩道陌生的身影,近處的女子一身緋紅的衣衫,模樣卻因背著光而看不真切,遠處的那男子雙手抱臂立在窗前,見她醒來往前走了幾步,與那緋衣女子站在了一處。

    “你醒了!”弦伊欣喜的一笑,到了近前將冷緋柔一扶,斜靠在枕上,輕聲道:“別害怕,官兵暫時還未搜到這里,而且就算到了這里他們也不會發現你了。”

    冷緋柔剛剛醒來,尚未完全清醒,聽了弦伊那話不禁一頭霧水,然看她面帶微笑望著自己,也不像個壞人,于是動了動雙唇,虛弱的回道:“多謝兩位的救命之恩,不過現在官兵都在追捕我,我不想連累了你們。”

    弦伊聽罷一笑,走到桌旁將桌上銅鏡拿在手中對著冷緋柔一遞,道:“喏,你自己瞧瞧。”

    冷緋柔愣愣的看著她,見她那笑透著古怪,于是伸手將銅鏡接過,一照之下禁不住驟然一驚,揚聲道:“這是誰!”

    弦伊看她那吃驚的模樣,帶著幾分小得意笑了:“就是你啊,昨夜咱們到了這個小鎮,我便用人皮面具給你易了容,雖然很是匆忙,我也沒仔細注意你本來的模樣,但現在這張臉肯定與你本來的面貌大不一樣,所以我才說你盡可放心,現在就算官兵找到這,站在咱們面前,也未必能認得出你來。”

    冷緋柔聽了她那話,才又面帶詫異的細細看向了鏡中的自己。

    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巧手之人做出的人皮面具,可自己臉上這張便是本人摸著都毫無違和之感,便仿佛天生就是如此模樣,看不出任何破綻。

    “好精致的面具,這位姐姐的手真巧,當真讓人嘆服。”冷緋柔由衷的贊了一句,弦伊一聽忍不住“撲哧——”一笑,道:“可不敢認了這名,這面具不是我做的,是我們家一位公子的手藝,我那時無聊,便纏著他做了幾張,來時想著不定就派上了用場,便偷偷帶在了身旁。”

    “原來如此。”冷緋柔點了點頭,將鏡子放下之后突然伸手在懷中一摸,然后有些慌亂的四下看去,于程顥見狀往前走了幾步,從懷中掏出了一具三指不到的小木雕:“你是在找這個嗎?你昏倒之時一直抓著這個東西,想來對你很是重要,我怕丟了,便給你收起來了。”

    “謝謝……”冷緋柔將木雕接過,指尖輕撫而過,淚水霎時便盈.滿了眼眶。

    “你沒事吧……”見她神色瞬間落寞,弦伊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繼而又道:“你可還有去處?”她之所以如此詢問,是因為知道被官兵所追捕的人必定已是無家可歸,想她一個姑娘孤苦伶仃,還需處處提防躲藏,若是沒有去處當真可憐,于是才有此一問。

    冷緋柔有些發怔,許諾曾說過,讓鴻達護送她去臨于的瀝泉山莊,可是,她根本不認識什么瀝泉山莊的于莊主,現在連鴻達也不知生死,身邊跟隨的人又全都已經下落不明,她此刻對前路一無所知,茫然得失去了方向。

    “我的家沒了,親人也全都死了,我如今無處可去……”聲音漸漸低沉,帶著一種迷惘,令聽者心酸,冷緋柔說完卻又將淚水一抹,掀被下了床,道:“不過沒關系,我不會一直跟著你們,給你們添麻煩。”她自知眼前這兩人能在那般危急的情況下將自己帶走已經冒了很大的險,自己如今是朝廷欽犯,普通百姓只怕是避之不及,與其連累他人,不如自行離去來得好。

    弦伊聽完那話卻又是一笑,道:“可巧,別人都怕官府官兵,偏偏我們便是專與之作對的,姑娘若是已經無家可歸無處可去,不妨跟著我們,待我們到了目的地后稟明我們家公子再給姑娘安排去處,我們家公子人極好,定不會袖手旁觀。”

    “這……”冷緋柔有些遲疑,她并非懷疑眼前這女子的好意,而是不知他們究竟要去往何處,她昨夜雖已有求死之心,可既然現在天不亡她,她便想著再去尋找白少卿的蹤跡,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他,讓他給自己一個解釋與交代!

    “我們要去往建州,就在九原前方,不過我們平日趕路很急,所以不會如今日這般落腳在城鎮客棧,姑娘若是跟著我們,想來是要吃苦了。”于程顥見冷緋柔面露遲疑,知道她一來怕連累自己與弦伊,二來不知自己二人目的地在何處,于是講話挑了明,若是冷緋柔要跟著他們,便要先有了心理準備。

    冷緋柔本還在搖擺不定,可聽見于程顥說出九原二字之時,她的眼中不由自主的便是一亮。

    她不知道白少卿現在究竟在何處,可當初他二人相遇在長野地界,霍大夫稱呼白少卿為將軍,那地方駐守的全都是朝廷的軍隊,如今赫博多大軍過境,白山城破,巨鹿淪陷,九原的防軍前移聚集在了建州,由此想來白少卿在建州的可能性極大,所以在聽了于程顥的話后,她的神色明顯的有了波動。

    “莫非姑娘在建州還有親人?”弦伊看她臉色變幻,揣測著問道,冷緋柔這才苦笑了一聲,回答道:“我也不能確定他是否在那,不過還是想要去尋他一回,若是不在,我便也死了心,若是他在……”說話間冷緋柔突然便沉默了下來,她不敢想象自己如果真的找到了那人會做出怎樣的舉動來,因為于她來說,白少卿走得太決絕,不但是傷了她的心,也傷了她給予他的情。

    “如此便不用多說了,官兵定過不了多久就會搜到此處,事不宜遲,咱們便收拾東西上路吧。只要入了九原地界,咱們就不用怕他們的追捕了。”

    弦伊本是無心之言,因為九原在軍營的管轄范圍,雖然無瑕是冷公子,可如今鎮守九原的卻是威武侯府,有小侯爺在,任何人都不能動公子分毫,所以她才會無意識的說出了這么一句話,豈料說者無心,聽著卻有意,冷緋柔在微微一愣之下抬眸望向了她,貌似無意的問道:“不知姐姐姓名,你們家公子又是何身份。”

    弦伊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說漏了嘴,但卻并未想得太多,只伸手一指于程顥道:“他姓于,名程顥,你叫他于大哥便可,至于我,我叫秋弦伊,姑娘便直呼姓名就好。”

    “于大哥,弦伊姐姐。”冷緋柔對著兩人行了個禮,又道:“我姓冷,你們喚我柔兒便是了。我如今是朝廷欽犯,只怕過去了會連累你們家公子。”

    “不怕,我們家公子并非泛泛,你年紀輕,未必會知道他,所以也不用去了解過多,他姓姬,平日里大家都叫他無瑕公子,他人很好,你見到便知道了。”

    冷緋柔站在原地,腦中因弦伊方才那話中的名字而轟然作響著,她不知道為何會這般巧合,老天竟讓自己遇到了無瑕公子的手下,可她卻在那一瞬間下定了一個決心:去建州,到姬無瑕身邊去,去接近他,讓他為歸云莊所經歷的這一切付出應有的代價!因為如果不是他,許大哥又怎會背叛歸云莊,自己又怎會失去爹爹,失去所有的一切,到最后還淪為朝廷追捕的欽犯,追根究底,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他引發的因而結成的果,所以,他是不可原諒的!

    握住木雕的手在不由自主的緊鎖,冷緋柔拼命抑制住胸中翻涌的怒火,對著弦伊露出了一抹輕柔的笑意:“弦伊姐姐,咱們上路吧,柔兒迫不及待的想要面見公子,道上謝意了!”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