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君之彼岸 吾之海角
    更新時間:2014-01-01

    小八得手之后,凌峰帶人攻入了侍衛們守衛的范圍,目標卻不再局限于無瑕一人。

    獵手與獵物是追逐與被追逐的關系,聰明的獵手懂得張弛有度,收放自如,任何事情任何東西被逼得太緊,都會有反撲的可能,姬無瑕成名已久,任何人都不敢小覷了他的力量,若是一味的攻擊他一人,一來反而集中了保護他的力量,二來,也不排除他做出魚死網破,同歸于盡的舉動,所以,不需步步緊逼,只要讓他知道這些人是為他而來便可。

    守衛的鄭兵在迅速的靠攏,凌峰清楚的知道,小八之所以得手只是因為對方疏于防范,始料未及,這里是數以萬計的鄭兵營地,自己這四十人來人面對如此龐大的人潮無異于滄海一粟,若落入敵手,只怕會被其生啖血肉,尸骨難全,是以在抵抗了一下之后,他看準了人墻所鑄的方向,對著石昌所帶的人馬發出了號令:“給我殺!為了我淮陰邱家堡上上下下幾百口人,殺了冷公子為堡主報仇!”

    “報仇!”

    “報仇——”極具煽動性的語言在混亂的場景之中顯得格外分明,本還分散四面的刺客們在一瞬之間向著凌峰所指的方向狂撲而去,隨著越來越多的身影聚集,人群中又傳出了另外兩道聲音。

    “我常懷左門誓與冷公子血戰到底!”

    “殺人償命——薄陵凌煙坊為滅門之案來向冷公子討回公道——擋我者,殺無赦!”

    憤怒的咆哮聲此起彼伏,聲聲入耳,正被駱冰帶離險境的無瑕突然間掙扎了起來,他吃力的推開駱冰的雙手,揪住喘息不定的胸口,抬起了頭來。

    是誰?方才在說話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公子?!”駱冰不明所以,人潮那頭的鄭澈軒卻在須臾之間下達了號令。

    “給朕殺!一個都不留!”

    但凡要傷害無瑕之人,無論其目的為何,背景又怎樣,都絕對不可原諒!

    盛怒之下的鄭澈軒身先士卒沖鋒在前,殺入了敵陣之中,那一刻,他為自己深愛之人而戰,不避不閃,毫不退讓!

    “駱冰,去攔住皇上——”無瑕不確定自己方才聽到的一切是否為真,可是,鄭澈軒為了他不顧安危與敵對陣卻是不爭的事實,他不能,也無法再去承受那人為自己的付出,所以他必須在鄭澈軒受傷之前制止這一切。

    “我攔……攔不住啊!”駱冰叫苦不迭的看向了前方,元辰帶人就跟在鄭澈軒身旁,可面對盛怒之下的皇上,他們也是有心無力,只好拼盡全力的護在他的周圍,不讓他全然暴露于危險之下。

    “皇上!!”帶兵趕來的京天第一眼看見的便是這樣一副情景,他不知道這伙人是怎么混進來,又是如何得知皇上與公子的所在之處的,他只知道,能讓皇上這般喪失理智冷靜全無的只能是一種情況。

    “保護皇上!”黑壓壓的士兵向前撲壓,京天就著間隙瞥了一眼西北方,果然看見了素衣血染的無瑕。

    公子他……竟受傷了?!何人有這么大的能耐,竟能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傷到了他?若說他身子不濟讓人尋了契機,可皇上不是也在嗎?以他二人之力,怎會讓人輕易便得手?而現在公子不但受傷了,似乎還傷得不輕,正是因為這樣,皇上才這般生氣的對嗎!

    那些人傷害的是他最為珍視的那個人!所以,他才不惜受傷也要親自動手血刃其人!

    “元辰帶皇上走!”

    無論對方激起的仇恨有多深,也絕不能讓一國之君以身涉險,陷入危境。京天身為鄭澈軒的貼身侍衛統領,自然有權衡利弊做出決斷的權利,可說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正如京天所想,此時此刻的鄭澈軒早已聽不見任何勸阻,在他看來,無瑕的受傷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因為在自己的保護之下竟還能讓他被人暗襲,這絕對是不可原諒的事情,他不管來人要做什么,目標又是否果真只有無瑕一個,他只知道,這些人全都不可活!

    “公子在做什么!”駱冰正發愣間,見身邊白影一閃而逝,頓時驚得高呼起來,隨即向前緊跟而去。

    鵝毛般密集的雪花一層一層覆蓋而下,卻已然無法掩蓋那遍地的血痕,凌峰并沒料到會出現此刻這般的情形。在他看來,無瑕公子受了傷,鄭哲主必定會盡全力去護他逃離,而這些士兵們也會因護駕而無暇其他,如此一來,他們突圍的把握也就大了許多,可沒想到,這鄭哲主竟完全不依常理行事,以他現在的狀態來看,不趕盡殺絕他是絕對不肯罷手了!

    他的身邊圍了那么多的侍衛,若一擊不中,便再無逃離可能!所以……

    心頭轉念間,凌峰看到了迎風而來的那道身影。

    那便是姬無瑕本人嗎?好快的速度哪!冷公子一身輕功天下無雙,無人能及,然在此時,卻也成了他的一個致命之處!因為他太快了,讓保護他的人完全跟不上節奏!!

    與其廣而攻之,不如直取其一!

    長劍發出龍吟,于亂陣之中朝了那一人而去!

    生死關頭,蓄一力而發千鈞,攻守之人皆非泛泛,一擊之下勝負難算。呼嘯的狂風卷起了萬點雪花,劍氣如虹般直貫而入,眨眼之間便到了跟前,無瑕的身子依然未停,去勢之快令凌峰都為之驚心,他不知道自己的長劍是如何被阻的,他只知道,當自己與那人直面相交的那一剎那,突然便失去了對方的蹤影,然后本被自己緊握手中的利劍竟脫手而出,傷到了兩個手下之后,穩穩的扎在了雪地之中!

    腦中嗡然一響,凌峰怔怔的回過頭去,楞在了原地。

    竟……連他的動作都未曾看清,便……

    敗了!

    “大哥走啊!”身子突然之間被人一撞,凌峰回過神來,看見了眼前已血肉模糊踉蹌不已的石昌。

    走……

    對的,自己的目的本就是將瀝泉山莊的情況透露出去,以方才自己與手下的喊話,姬無瑕必定已經有所懷疑。赴瀝泉山莊之約的江湖人士死了那么多,消息不可能沒傳到軍營,姬無瑕之所以不知道,是因為他身邊有人在刻意隱瞞。他自小沉浮權斗,心思會比常人為重,要他輕易相信自是不太可能,可要是用這么多條人命去證實的話,就不由得他不相信了!

    目的已達,不需再做停留!凌峰反手抓向石昌,揚聲一喝間輕身躍起:“走!”

    響箭隨即響起,召喚留在趙大佑身邊的洪寇與陳章撤離,凌峰抓住石昌后回頭去看小八,卻驟然間感到手中一輕,他低下頭去,只看見了一條鮮血淋漓的手臂。那臂上的五指甚至還緊緊的抓著他的胳膊,可手臂的主人卻已經跌跪倒地。

    噴濺的鮮血瞬間吞噬了一切,石昌抱著殘臂,艱難的從雪堆中抬起了頭來。

    “走啊——”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用盡了他僅剩的所有力氣,當空中那滿目悲切的男子消失眼底之時,他慢慢的閉上雙眼,露出了一絲笑意來。

    果然,北方太冷了……自己還是喜歡南方的溫暖,只可惜,卻再也回不去了……

    “唰!”的一聲,寒光閃過,他的頭顱咕嚕嚕滾在了一旁,站在他尸首邊的那個男人卻依然沒有停住殺伐的腳步,淌血的長劍劃過夜空,那被鮮血染得已經面目全非的臉上充滿了暴戾,誓要將傷害了所愛的那些人全然誅殺!

    不可原諒!任何傷害了無瑕的人,都得死!

    “澈軒。”

    “澈軒——”

    “澈軒……”

    是誰?是誰在叫自己的名字?

    是誰!

    那呼喚就在身邊,咫尺之距,可是……

    “澈軒……無瑕就在這里,我沒事……把劍放下……放下……”

    輕柔的話語響在耳畔,鄭澈軒站住了腳步,卻依然死死的握著手中長劍,不肯松開。

    “澈軒,將劍放下,你受傷了,讓駱冰給你看看,好嗎……”

    鎏金的衣擺已經辨不出本來的模樣,那身上橫七豎八無數的傷口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受傷……

    難怪,這么痛……

    可是……比起身上的傷……

    “我的心……更痛……無瑕……”

    呢喃的話語在口中回轉,鄭澈軒疲憊的低著頭,并不轉身去看無瑕,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不停的叫著他的名字。四周的影刺已被盡數誅殺,那么多的士兵就圍在這附近,卻安靜得如若無人之地!沒有人敢發出任何聲音,因為他們上一刻還驍勇無敵的主子,此刻竟脆弱得如同一個孩子……

    “我……沒事了。”沁涼的雙手從身側環過,覆上那人在風中顫抖的指尖,然后慢慢緊扣,隨著“咣當——”一聲長劍落地,鄭澈軒雙目一揚,倏然間落下了兩行熱清淚來。

    “我竟讓你在我眼前被人所傷……無瑕,我說過會好好保護你,不讓你再受到任何傷害,我居然失信了。”

    “不要對我太好……澈軒,你的好,無瑕還不了……”

    無瑕的心已經給了白炎,所以……

    “無瑕還不了……”

    2014,熊孩紙們新年快樂~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