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虛實難辨
    來了!

    城門打開的那一剎那,本還散漫無章的人群突然間全都動了起來,奚昊有些發懵的看著那一切,尚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身子已隨著纏綿一并遠遠而去。 (首發)

    無瑕!

    無瑕還在那里!

    他下意識的伸出雙手想要去夠無瑕,卻在眨眼之間失去了無瑕的蹤影。方才還圍在白炎與蘇翀身邊的士兵此刻全都向著東西兩個方向撤離,影影綽綽之中再也辨不出任何人的身影。

    奚昊被纏綿帶著上了馬背,因不見無瑕而徹底亂了心,他拼命的回過頭去想要看一看當下情形,卻詫異的發現方才還濟濟一堂的地方此刻竟已空空蕩蕩。

    發生了什么?大家都去哪了?白炎呢?無瑕呢?大家都到哪去了?

    “纏綿!”

    “抓緊。”纏綿的聲音緊貼后背,嚴肅得令他發怵。從未如此近距離的與敵相遇,奚昊緊張得有些不知所措,風從口鼻灌入,猛烈到讓他不能呼吸,他傻傻的憋著氣,努力的支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直到快要窒息,才大呼一聲張開了嘴,卻立時又被風給逼了回去。

    怎么回事?為何突然間人都不見了?不光是方才那里,就連馬蹄過處的駐扎營地也沒有了一個人影。就在早上,不,就在剛才自己與纏綿出來時,這里還布滿了士兵,來回不過一炷香功夫,竟突然成了無人之地,這一路過去死氣沉沉,生生的讓人有了不安與恐懼。

    雙手不由自主的用力,直到掌心汗水津津。當馬蹄沖入前方山谷,看到弦伊那熟悉的身影時,奚昊忍不住長吐了一口氣,竟無端的想要哭泣。

    太好了,原來大家都在這里,并沒有出事,太好了!

    “怎么現在才到,哥哥與鬼翼薛大哥他們已經自山谷兩側包抄去援助先鋒軍了。公子早上說了,一旦敵軍應戰,纏綿公子就哪都不能去,只能守在奚昊公子身邊,如今便請二位公子跟我一同入谷避戰。”

    奚昊這才回過神來,原來一切皆在無瑕的掌控之間,他早在去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難怪那城門一開大家便各自散去了,想來也是事先就計劃好了的。

    心中大石落了地,身子卻依然顫抖不已。奚昊隨著纏綿走了幾步,突然雙腿一軟,摔倒在地。他知道自己這樣很沒出息,可那種突如其來的狀況真的讓他打心底感到后怕,戰爭對他來說實在太過沉重,他不會武功,也不懂權謀,于他來說,平平淡淡過日子才是所追所求,然只是因為他所愛的親人被卷入其中,他便也義無反顧的陪著大家一同奮進,這種不離不棄于此等亂世顯得愈發的難能可貴,也更加讓人心疼。

    纏綿在旁見他那副模樣,忍不住口中一嘆,俯身將他抱起,柔聲道:“生死關頭,你還一心只想著無瑕怎樣,這樣子的你當真讓我疼到了骨子里。奚昊,待咱們回了相思谷,就再也不問世事,只過咱們自己的日子,可好。”

    奚昊伸手摟在他的頸間,無聲卻十分用力的將頭一點,然后死死的將他緊抱,再不松手。

    弦伊本還在旁看著好笑,然片刻之后,卻漸漸的癡了眼神,愣在了原地。

    這亂世,能有一份相濡以沫的感情是何等讓人羨慕的一件事情,公子與小侯爺如此,哥哥與佰茶嫂嫂如此,奚昊纏綿二位公子也是如此,而自己與南宮……

    卻……

    眸中一閃,弦伊回頭看向了視線根本無法到達的那個方向,此時此刻的南宮熱河就隨在小侯爺身邊,陷在浴血廝殺的戰場,而自己……

    “兩位公子從這上去,上面自會有人接應。”

    “弦伊,你去哪?”發覺弦伊不上反下,奚昊有些詫異,弦伊頓了片刻,突然一笑,道:“去我該去的地方。”

    “可是,可是——”

    “要小心。”纏綿打斷了奚昊的話,將手中長劍對著弦伊一拋,語重心長。弦伊聞言點了點頭,不再停留,返身向著下方急速而去,纏綿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微微一笑,道:“曾經南宮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卻未能換來她的心心相印,而今換她去付出來挽回這份情感,但愿他二人能夠摒棄前嫌,成就了一份好姻緣!”

    這世間那么多的無可奈何,若我們自己都不去爭取,又還能有幾份情緣可定呢!

    “走吧。”將懷中之人緊緊摟抱,纏綿大步流星的朝著安全之處而去。

    所謂幸福,其實就在自己手里,能不能把握,也只在一念之間而已。

    “將軍,里面一個人影都沒有,咱們還是趕緊撤退了吧。”此時此刻的晉兵營地布滿了沖入其中的赫兵,闞步巴滿面焦灼的跟在察陀身后揚聲回稟。

    因阻攔不住,察陀帶人沖出城門之后闞步巴隨即也點了兩千人馬跟了出來,誰知到了晉兵扎營之地,竟看到了如此詭異的情形,他心知其中有鬼,是以極力想要說服察陀離去。察陀此人雖然自負,卻也不是平庸之輩,方才那城外尚有眾多晉兵挑釁,此刻卻不見一個人影,他也覺察到了不對,是以在巡視一圈之后勒馬回轉,道:“他們方才從東西兩個方向撤離,若不是入了營地,便是走了小道繞行到去了后方山谷,行事如此詭異必定有詐,傳我號令,所有人撤回城里。”

    “是!”闞步巴見他醒悟,暗暗松了口氣,回身號令之后,帶人從原路撤了回去,誰料剛到了出口,便見那東西兩方的小道上出現了數道身影。

    糟!

    闞步巴叫苦不迭,正要令人全速回轉,就聽那遠處傳來了放肆的大笑。

    “察陀我兒,爹爹在這等候多時了,你倒是過來給我磕個頭再縮回去啊,怎么,這就怕了?不敢過來了?”

    “哈哈哈哈,蘇兄,我看這察陀也不過如此,聽說他還是鐵穆耳汗的義子,好歹鐵穆耳汗也算是條漢子,雖然最終死在自己人手里,但至少還沒給他自己丟臉,可他這兒子,嘖嘖,就算不上個男人了。”

    “說得極是,我看咱么也不用跟他打了,等他自己又縮回龜殼里,早晚會被自己給羞死。”

    那頭白炎與蘇翀一唱一和,這邊察陀卻突然之間變了臉,須發皆豎的大喝一聲朝前奔了幾步,揚聲吼道:“你倆小兔崽子說了什么?什么叫最終死在自己人手里,把話說清楚了!”

    “將軍息怒,這是他們的詭計,將軍——”

    “你給我閉嘴!”察陀怒喝著揮起了雙戟,伸手一指白炎與蘇翀所在之處,大聲道:“說,給老子我說清楚了,我義父究竟是如何而死,若有半句不實,我定將你二人開膛破肚生吞活剝!”

    “回去問問吠承啖身邊的那條獨眼狗,問他你義父究竟是怎么死的,不過也用不著了,因為你馬上便可以自己去問鐵穆耳汗了,察陀,我孟白炎的這條命就在這里,敢不敢過來拿,便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將軍不可——”見察陀拍馬要追,闞步巴拼盡全力的擋在了他的面前,察陀寒著臉掃了他一眼,然后回身一指方才出來的營地,冷笑道:“你自己方才也看到了,他們的營地那么小,充其量不過五千人馬,我身后有呂蘭兩萬大軍,莫非還斗不過這么兩個毛頭小子,去,給我打開城門,將所有人全都調集起來,我要生擒了這兩人,一刀一刀將其剮成肉泥!”zm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