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亂世的心碎 給了誰
    帳內很暗,也很安靜,與間雜著叫喊與兵器碰撞的四周環境相比,這種平靜顯得十分的詭異。 溫度驟降,因為外面的火堆被蜂擁而至的士兵們踢得分散,呼嘯的風將零星的火苗卷起,須臾成了冷灰。無瑕用手摁著桑赤戈雅的胸口,屏息靜氣的藏在了黑暗里。

    不能靠近任何角落,也不能冒險將人帶出去,這樣的夜色對方要掩藏行蹤太過容易,人越多,場面越亂,于他們便越是有利!

    桑赤戈雅的身子在瑟瑟發抖,無瑕知道他冷,可是,卻沒辦法讓他平靜下來。黏稠的血液順著指縫凝固在寒風里,溫熱感與空氣的冰冷在掌心與手背之間交替,那截然相反的感覺讓無瑕的心中突然間有了一絲悸動。

    “怦,怦……”心跳聲一聲一聲震耳欲聾,仿佛頃刻間便要將他淹沒了,他低下頭,想要看一看桑赤戈雅的臉,卻發現根本就看不清。

    “小雅,小雅,跟我說話,回答我,小雅……”

    桑赤戈雅一動不動的靠在他的懷里,雙眼直直的看著前方,聽他的呼喚也不回應,在帳外的喧嘩與廝殺聲中癡癡楞過一回之后,才唇角一嚅,帶著一種蕭索斷斷續續吐出一段話來:“終究……他還是舍棄了同胞血肉之情,來取我的性命了……你說……我們身為帝王之家……是不是還敵不過布衣人家的兄友弟恭,手足相親,富貴榮華要來何用……要來何用!”話到最后端端透出了一種悲涼,桑赤戈雅喘息著抓住無瑕的手臂,努力的想要撐坐起來,才發覺自己的雙腳已經沒有了反應。

    “好……冷吶,我這是要……回不去了嗎……”

    “不,不會的,你還有那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沒有完成,怎可輕言放棄,別怕,我不會讓你死在我的面前,絕對不會!”

    凌厲的疾風瞬息到了眼前,無瑕不知道闖進來的究竟有幾個人,他只知道桑赤戈雅不能死,至少不是此時,也不是此地!來人武功很高,在這樣混亂的時刻能夠無聲無息的穿過人潮進入這里的,注定不是泛泛之輩。久未飲血的金絲在手中勒出傷痕,每一處對抗都必須拼盡全力,桑赤戈雅的無法移動將無瑕牢牢的牽制在了原地。攻擊來自四面八方,因雙方全都不留余地,所以任何松懈都將致命。

    “你走!別管我!”

    看不清周圍的情形,桑赤戈雅也能感覺到此刻的危機,他知道無瑕在護著自己,也知道雙方皆鉚著一股勁,在無聲之中拉扯著自己的性命,所以他伸出雙手想要推開無瑕,卻被無瑕反手扣住了。

    “摟住我!”

    身子被無瑕抓起擔在了背后,就算隔著衣衫,他也能清晰的感覺到無瑕肩頭的單薄,他不知道無瑕這么拼是為了什么,撇開國仇家恨不說,他跟無瑕之間也不過是泛泛之交,甚至,連朋友都還算不上,這樣的生死關頭,無瑕該做的不應是退避而去嗎?為何他卻在不惜性命的保護自己?

    “啊——”慘叫聲驚醒了桑赤戈雅近乎游離的神智,飛濺的鮮血自他的眉間滴落,順著唇角暈進了半張的口中,他嘗到了血腥的滋味,然后看見了黑暗中一顆咕嚕滾動的人頭。

    “唔……”翻騰的胃液刺激著他的每一根脈絡,他下意識的想要嘔吐,卻在躬身的一剎那跌下了無瑕的后背。

    完了……

    “明威!”

    腦中閃現與最后叫喊的居然都是那人的名字,在跌向地面的那一瞬間,桑赤戈雅驟然之間潸然淚下。

    果然,當時便該對他把話說完,還以為一切不會這么快就消逝,原來天從不會遂了人愿。但愿來生自己能夠早一點遇到他,那么,第一個將名字刻在他心上的人……

    就會是自己。

    風卷簾動,滿目的雪花隨著錚亮的槍頭一并闖入了帳中,燃燒的火把突然之間照亮了一切!沒有想象之中的疼痛,因為身子在落地的一剎那被人抱住了,桑赤戈雅側過頭去,看見了明威被怒火充盈到赤紅的雙目。

    “帶他走!”

    銀槍如龍,攪動乾坤,白炎一步在前擋下了所有攻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開了一條血路,明威抱住桑赤戈雅一個竄步,在經過無瑕身邊時微微頓了一下。

    “走!”無瑕沒有回頭,只在明威頓步的一剎那吐出了一個字來,明威聞言不再逗留,反手一扣將桑赤戈雅負在了身后,然后頭也不回的闖出了帳去。對方的攻擊突然停了一下,接著所有力量皆隨之向外,白炎見狀以長槍狠跺地面,揚聲而道:“眾將士聽我號令,所有刺客皆格殺勿論!”

    “是!”

    回應聲瞬間沒在刀鏘劍鳴之中,白炎知道局勢已經受控,也不去追擊,只回頭向后將眼鎖在了無瑕身上。

    “你可有想過方才自己也會沒命!”語氣兇得非同尋常,眼見無瑕低頭不看自己,白炎禁不住恨恨的咬了咬牙,然后將手中長槍一拋,迎著他大踏步而去。

    “回答我的話!告訴我你方才在想什么?”

    無瑕依然垂著頭,手中的金絲尚還落著血珠,聽白炎如此生氣,他先是皺了皺眉,然后雙手一抬,攤在了白炎的面前:“痛。”

    “你——”白炎見他一臉無辜的望著自己,禁不住愈發氣結,想要訓斥他方才的舉動,卻更心疼他此刻的示弱,在查看了他掌心的傷口之后氣鼓鼓的道:“絲都勒進肉里面了,不痛才怪。這些人身上都穿了頂好的護甲,暴露在外的弱點屈指可數,黑燈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見,也就你敢如此膽大妄為——”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

    “弦伊叫喊之后大家都顧著搜查周圍去了,沒想到他們會再次來這里動手,我也是發覺不對才趕過來的,你以為每次都會有這么好的運氣!”白炎沒好氣的瞪了無瑕一眼,扯了一角衣擺將他的雙手裹好,然后將他拉過牢牢縛在了身邊:“從現在起,到哪我都要看得到你才行,走,跟我走。”

    無瑕想要反駁,卻奈何白炎此刻臉色嚴肅得嚇人,他憂心桑赤戈雅的傷勢,也不去與白炎爭辯,只乖乖的跟著他出了營帳,到了外面,才見入襲的刺客皆已經斃命,而將士們也是傷亡眾多,可見對方誓死的決心有多大。

    “這些人擺明了是沖著小雅來的,無瑕,你為何如此維護于他?”能夠理解無瑕對桑赤戈雅的善待,卻沒辦法理解他舍棄性命的保護,白炎問過之后沉默了下來,無瑕隨著他移步向前,許久之后才輕吐一口氣,道:“或許,是因為曾經沒人在無瑕彷徨無措的時候伸出手,讓無瑕去選擇不一樣的人生道路,所以,我才會想要身邊能夠改變命運的人都走上他們想要的那條路。白炎,小雅他根本斗不過吠承啖,他自己也已經想得很清楚了,而就在他放棄了他的理想與抱負之后,又怎能再放棄自己的生命。所以,只要他還在這里,在無瑕能看到的范圍里,無瑕便一定要他好好的活下去!”

    要活著,這樣才能去經歷人生中更加美好的東西!

    “報!大人,咱們派出的人……全都歿了。”

    眉角微聳,曷纍那冷到沒表情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波動,在回頭看了一眼風雪之中遙遙相望的長官渡后,他沉聲問道:“人死了沒?”

    “卑伭得手,卻沒能將人帶出來,對方營中似乎有諸多猛將,那帳中之人一直沒出來,咱們進去的人到后來突圍只剩下幾個,最終也陣亡在了晉兵的包圍圈里,屬下趕著回報戰情,沒再逗留。”

    “哦?”曷纍聽罷帶著耐人尋味的神色看著城池的方向,喃喃自語道:“他們莫非還沒發覺二王子的身份,為何會為了他如此拼命。”沒想到對方竟有這般實力,看來,得細細探查帶兵之人的身份再做打算才行。

    “傳話下去,所有人就地待命,就算尸首帶不回去,也要將那人的死訊給帶回去!”

    “是!”

    “哈,我看到遠處的光了,那就是長官渡了嗎?莫非大家都知道我們來了,特地亮了燈光在等著我們了嗎?”寒氣襲人,冰涼的雪夜幾乎凍結了一切,那馬背上振臂高呼的人卻無法熄滅心中騰騰燃燒的火焰,對著目所能及的那座城池發出了興奮的喊叫。

    纏綿無可奈何的將那不安分的人兒拉回懷中,透著一絲惱怒恐嚇道:“坐好,待會兒跑起來把你給甩下去,早知道你這么不聽話,我就不去央求爹爹答應我帶你先來了。”

    “你擋住我了!”奚昊不滿的扭動了一下身子,從纏綿的懷中掙扎而出,沖著燈火通明的長官渡城池高高舉起雙手,發出了開心的大叫:“無瑕——白炎——我們來了——”r638

    (

    ...(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