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風過眼簾 望不穿從前
    “皇。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可是武飛云有消息來了?”看著百里手的紙條,李宗治淡淡問了一句。百里點了點頭,并未將紙條遞。李宗治料到定未有那二人的消息,是以也不去向百里索要,只飽蘸了墨,慢慢勾勒著筆下畫卷。

    “已經過去大半年了,皇……是否確定還要讓人找下去?”百里意有所指的說了一句,李宗治手墨筆微微一頓,突然笑道:“你其實是想提醒朕,放武飛云出去便是個錯誤,對不對 。”

    百里沒有否認。

    李宗治細細勾完筆下那人的輪廓,才輕輕吐了口氣,放下筆端起了一旁的茶杯,輕抿一口悠悠說道:“你知道,朕為何不讓你殺了凌峰嗎?”

    百里搖了搖頭。

    武氏父子倒臺之后,曾經與他們有過往來的官賈商戶皆或殺或貶,早已不復從前,凌峰作為武飛云手里曾經最為得力的影刺頭領,在被朝廷秘密捕獲之后,卻只是被囚禁而未殺掉,這一點確實讓百里不解。他知道皇留下武飛云必定有他的理由,可是,武飛云此人甚為狷狂,十分難控,他如今帶在身邊的人皆是自己一手調教,自然不會真心聽命于他,可若皇讓凌峰跟隨他的話,難保他們不會再生出異心來!

    “當一個人一無所有的時候,他做事往往會不顧惜自己的性命,為達目的不擇一切手段,這樣的人才是最難控制的。”

    “皇的意思是,讓他心懷希望,給他一個在這世還能信任的人,讓他有所顧忌,有所留戀?”

    李宗治沒有回答,只又輕輕抿了口茶,然后拿起桌放著的一張面具,輕輕撫摸著道:“他自然心有著留戀,那若水小島他曾保護得那么好,島的主人如今音訊全無,他又怎會不心存留戀。五日之后,你將凌峰放出大理寺,讓他跟在武飛云身邊,再讓他帶個口訊,說,若水小島的主人……他回來了!”

    指尖下那微笑的容顏一如既往,那張從小侯爺府搜出來的面具因大火而被燒去了一小塊,卻依舊栩栩如生,如血滴落的朱砂彰顯著主人獨特的美麗。

    “白大夫,謝謝你,謝謝你了。”拿著藥包的村民對白水千恩萬謝的鞠禮,白水忙忙的將手一擺,替他把孩子放后背,然后輕聲叮囑道:“這藥一天三次,記得火煎熬,讓孩子多喝熱水,注意保暖。”

    “是是是。”村民背著孩子出門,到了門口突見一人,腳步一頓,揚聲說道:“炎哥兒,正好,我家這孩子今日病了,去不了學堂,正要著人去跟先生說一聲呢,你來了正好,替我帶句話,說三日之后我家小寶兒再來。”

    “行嘞,朱大哥,您慢走。”白炎應了一句,讓開了路。

    白水在門內聽他二人對話,知道白炎過來,突然心有些慌。

    “白姑娘。”

    她剛剛轉身,白炎已經提著食盒進了門,看她背對自己,也不在意,只微微一笑,揚著手里食盒說道:“風流做了好吃的,我特地拿了一些過來給你和凌婆。”

    “啊,好。”白水有些不自然的應了一句,正要伸手去接,白炎卻已笑嘻嘻的踏步前,將食盒往她手里一放,然后走到藥架旁邊端起了簸箕,說道:“我看天快下雨了,正好,我幫你將這些都收一收,你一個女孩子家,力氣總是差一些的。”他說完將重疊的幾層簸箕往一托,輕輕松松的端進來屋。

    凌婆正坐在屋內縫補衣服,見他進門是一笑,揚手叫到:“白家小子,我那閨女呢?他沒來啊。”

    白炎知她問的無瑕,是以順著她答道:“還在學堂呢,今日風流大哥做了您最喜歡吃的肘子,無瑕特地讓我給您盛了一碗送過來的。”

    “還是我那閨女疼人。”凌婆嘖嘖兩聲又低頭去縫衣服,白炎見白水進門,又對她說道:“這盒子里還有金桂酥,我記得你喜歡吃的。往后你要是要曬藥材幫東西了,記得著人來跟我說一聲,我來替你做。”

    白水臉色微微一暈,想要說什么,卻終究沒說出口。白炎見她有些不自在,撓頭一笑,道:“我沒別的意思,是——”

    “我知道。”白水截斷了他的話,將手食盒微微一揚,笑著回道:“替我謝謝無瑕公子,天快下雨了,你還是快點回去吧。”

    白炎點了點頭,回頭看了凌婆一眼,然后快步朝門外走去。剛拐過了柴門,天空便噼里啪啦下起了雨,白水躊躇了一下,終放下食盒跑到門邊拿起紙傘追了出去。

    “白——”炎自還在口,那雨幕的背影卻已經模糊遠去。白水站在門口看著白炎離去的方向,漸漸的失了神。

    他——

    為何要對自己這么好呢。只是因為,自己是幫助過他的人嗎?

    雨水順著發際濕了所有,她手里拽著傘,卻最終沒為自己遮擋。冰冷的雨水讓她警醒,她在心底暗暗告誡自己:那人的心底已有他人,切不可動了心,動了情……

    緩緩走回,在階前將滴著雨水的傘放下,白水整理了自己的心緒,堆砌笑踏進了屋,正要開口叫凌婆,卻驟然看到了一道身影。

    眼前那人她認得,可是,她卻不知道這人來這里做什么。

    “秦姑娘。”她叫了一句。

    秦昔瀲雙眉緊蹙看著手里的食盒,那食盒里的食物尚還冒著熱氣。

    “你與他是什么關系。”她那一句話問得無頭無腦,白水卻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姓白的臭小子喜歡你是不是!”秦昔瀲那話說得直白,帶出了一絲難明的意味。白水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看見了她眼底的惱怒和氣憤,不禁有些啞然,為秦昔瀲突如其來的責問,更為她此時此刻的誤會。

    “我跟他,我們之間——”

    “我看見他在潮河邊拉著你的手了。”秦昔瀲的話讓白水為之一頓,想到那夜白炎拉著自己的手,雙眼看的卻是遠處的那個人,她的眼不禁暗了一暗。

    秦昔瀲哪里注意她的細微變化,見她聽了自己的話后陷入回憶,心更加惱火,把手食盒往地面狠狠一摜,拔腿便朝了門外而去。凌婆被驚得一跳,抱頭縮向了角落,白水眼見滿地的狼藉,又看凌婆驚惶,禁不住心頭一酸,落下了眼淚。

    “不怕……不怕……”她蹲身將凌婆摟在懷,像哄孩子似的輕聲說道:“有我呢……有我呢……”

    屋外大雨傾盆,屋內相對哽咽。世間千般萬般,唯有情字最難了斷!(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