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如夢令
    細雨淅瀝,隨夜潛行,寅時剛過,門外突然響起了叩響聲。 秦昔瀲守著燭火坐了一夜,聽到響動神色倦倦的站起了身來。

    “爹?”她喚了一聲沒有聽到回答,于是走到窗邊推開窗子。

    昨日那人成親,鎮子的人多半都去了,聽說長席從桃林這頭擺到那頭,熱鬧之極。沒想到自己從未喜歡一個人,愛了,他卻娶了別人。不,與他成親的并非是一個女子,所以,嫁娶之說并不適用,可是,失去了便是失去了,沒有回寰的余地。

    “爹。”她又喚了一聲,聽得爹爹低聲回應道:“怎么還不睡!爹爹有事,先走了。”

    門開過后又關,接著響起了急促的馬蹄。

    這么早,爹爹這是去哪?

    秦昔瀲往外走了幾步,突見西廂燈燭亮起,頓時心頭一驚。

    卿英怎么沒有跟爹爹一起?爹爹這般急急出門又是為了什么?

    卿英的房門打開了,顯然也帶著疑惑,在門口站了片刻,他腳步一動向外而去。秦昔瀲沒有出聲叫住他,打白水那事過后,她心底對卿英還是有些發怵的。卿英去勢很快,她跟了幾步便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于是腳步一頓,停下了。

    天色晦暗,空蕩的街道寂靜寥寥,偶爾傳來的犬吠令人不安,秦昔瀲看著魍魍魎魎的黑幕,心底油然生起了怕意。

    自己這是怎么了?為何會有一種難言的焦躁和恐懼?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是什么?是什么呢……

    指尖輕撫,溫柔的掠過發線,撩動烏黑的青絲,吻在那柔美的眉目之間。

    那恬靜的睡容如此美麗,想要鐫刻入眼,一遍又一遍。

    唇角不由自主的揚起弧線,為那人此刻的寧靜,也為昨夜那令人癡狂的錦瑟和鳴。

    他如今,是真真正正只屬于白炎一人的無瑕了,從今往后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他的身心都只屬于白炎一個人!

    “白炎……”朦朧的睡眼讓無瑕看不清眼前那人的模樣,因為那一夜的瘋狂讓他倦怠,讓他無力抵擋。

    “你睡,我將酒送到回。”白炎握住他的指尖輕輕吻過,終于明白了魅筱夕當日拒絕小潘子的原因。

    兩天的來回,于現在的自己當真是種煎熬,無瑕的美好嘗過之后透骨入髓,根本放不掉,自己還沒走,便已經想他了!

    “好。”無瑕應過,雙睫一覆沉沉睡去。他當真是太累了,白炎的索取是那么的熱烈,那宣泄的洪流將他卷入驚濤駭浪,幾乎將他覆滅。他終于明白了情愛的滋味,也知道了兩情相悅的美好。

    白炎一步三回頭出了門,從懷摸出紅巾,反手搭過肩頭,系在了頸間。

    “喝——”

    馬蹄聲聲,漸漸隱入無邊的黑暗里。

    離開的那人滿懷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憑著整腔的熱忱朝著前路疾馳而去,留下的那個則握著滿滿的幸福與甜蜜,等候在這里。

    如果……

    如果這世間真有如果的話,能夠再給他們一次重來的機會,他們定不會在這一天離開彼此,因為生命之有些不可承受的疼痛會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擊倒所有人!

    石可輔站在院子里聽著內內外外的動靜膽戰心驚,見秦高進門,他忙奔過去一把拽住秦高的胳膊將他拉入花廳急聲說道:“人都齊了嗎?怎么卿英沒跟著一起來?我這心里七八下的,你說會不會出什么事情?武大人說了,那兩人是朝廷的重犯,如果讓他們跑了,會不會連累了咱們啊?”

    秦高同樣心頭亂跳,任誰都沒想到,那兩人竟果真是朝廷追捕的重犯,當初他呈畫像去本也沒抱太大的希望,豈料昨夜那二人成親過后,身著黑衣黑帽的親衛軍便入了保寧城了。

    那武大人來時可沒說是為了這事,想他這些天悠閑自在的在這郡守府來來去去,竟半分口風都未曾漏出,他年紀不大,卻城府如此深,當真是讓人不可小覷。

    那親衛軍不下百人,他居然又讓石大人集結了保寧所有的兵力,那兩人竟當真有如此厲害嗎?那個叫白炎的小子的確孔武有力,身手不錯,可那個叫無瑕的看去卻似手無縛雞之力,這樣兩個人需要如此大的陣仗去抓捕嗎?

    “大人別慌,咱們的人并武大人的親衛軍不下五百人,他們不過兩個,算武功再高,也定逃不出咱們得手心。”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石可輔來回走了幾步,突又一頓,對著門口的下人說道:“去,讓人將公子住的院子圍起來,沒我的命令,不許他踏出院門半步!”

    他深知兒子對那二人賦予了真心,若是讓他知曉必定生出禍端,是以讓人封鎖了消息,省得牽涉其。

    武飛云帶著凌峰進了花廳,見石可輔與秦高皆有惶然之貌,不禁唇角一勾,露出了一絲冷笑。

    “石大人倒也知道怕了,那二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安逸度日這么久,若非秦捕頭心思縝密秘密呈畫卷,還當真要讓本少爺錯失了良機了。”他說要將手畫卷一抖,丟在了桌面。

    石可輔驚疑不定的看了秦高一眼,又看向了桌面的那兩幅畫卷,登時冷汗涔涔而下。

    “下,下官與秦捕頭確認過朝的緝捕書,并沒有此二人,所以……”

    “哦?如此倒是本少爺錯怪你了。”武飛云眼底閃過狡獪,笑著將手拍在了石可輔的肩:“如此石大人便不用擔心了,只是。”他話音一轉,突又陰測測的道:“這兩人皆是前朝余孽,皇令人追捕了他們多年,卻都被他們僥幸逃過,而今既然有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自然不容再有半分差錯!”

    “那是,那是。”石可輔擦著額的汗珠,忙不迭的應承道:“那現在大人要點兵出發了嗎?”

    武飛云卻挑著眉頭懶懶一笑,道:“不著急,本少爺已經做好了安排,只待一人出了白馬,咱們便入了鎮去。”

    石可輔不明所以,卻又不敢追問,只好喏喏的點著頭,瞟了秦高一眼,滿臉死灰色。

    武飛云沒有說話,整個花廳便安靜得可怕,桌火爐翻騰著熱茶,飄渺的白霧漸漸模糊了他的眉目,讓他的神色有些離迷。

    天要亮了。

    孟白炎也該走了。

    他與姬無瑕歷經了無數次的分離卻也還是走到了今天,而今他們即將再次失去彼此,也不知,這一次,他們是否還能斗得過天。

    “走吧。”

    眼見凌峰從外將頭輕輕一點,武飛云深吸一口氣霍然站起了身來。

    我說過,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們加注在我身的痛苦都還回來,你們現在得到的一切,轉眼都會全部失去。咱們便來看看,究竟痛苦的是我,還是你們!

    晨曦微露,細雨方歇,白馬小鎮的城門處拐出兩道馬車,載著滿滿的美酒一前一后朝著鎮外的方向而去。前方之人揚著馬鞭安靜趕車,后面那人卻唱著不著邊際的小調,在驚起一樹黑鴉之后將手臂高高舉起。

    黑色的發在風飛舞,頸間紅巾映亮了年輕的面容!(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