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凱風自南
    夜已三更,將軍府里卻依舊人來人往。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八角琉璃燈映亮了四方天空,將整個將軍府籠罩在一片火紅的海洋。白歌月站在院,看著紅綢渲染的廳堂,突然間有了一絲恍惚。

    “娘親!”

    “炎兒——”

    那呼喚在耳旁,她驟然回頭,卻只看到旁人詫異的目光。

    啊,是自己的錯覺罷了。

    炎兒他怎么可能會在這里,他現在應該帶著無瑕在廣闊天地自由翱翔了。

    他們現在走到哪兒了?一路可有吃飽穿暖,過得安康?沒有了侯府的支柱,他應當在努力的賺錢照顧無瑕了吧,那孩子,算再苦再累也當不會讓無瑕受半分的委屈,只是那樣他便會過得辛苦,他打小到大雖不是養尊處優,可卻何曾為生計奔波……

    兒啊……

    為娘這輩子,還能再見到你們嗎?

    歲月斑駁了人間的滄桑,有些人、有些事烙印在心底,并非隨著時間的流逝便可遺忘,夜靜人闌的某個時刻,它會如葳蕤的藤蔓般肆意生長,在拼命掩蓋的疤痕下生根發芽,開出飽含血淚的花朵。

    “還沒睡呢。”

    將放在桌的披風搭在孟昶龍的肩頭,白歌月笑著坐在了他的身旁。孟昶龍拍了拍她的手背,長嘆了一口氣,道:“年歲大了,反而睡不著了。你忙前忙后的,還是趕緊去歇著吧。”

    白歌月搖了搖頭,反手倒了一杯熱茶,抿了一口,推到了他的面前:“怕不是年歲大了睡不著了,是要受那六個孩子的叩拜之禮,有些慌亂了吧。”

    “胡說什么。”孟昶龍底氣不足的哼了一句:“為夫什么樣的場面沒見過,千軍萬馬都從不亂陣的,這么幾個毛孩子給我磕幾個頭,我還受不起么。”他嘴里哼哼,喉間卻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白歌月看著好笑,也不與他斗嘴,只笑著整了整他的衣襟,附和道:“好好好,你是一點都不怕的,只記得詩語秦篪給你敬茶的時候應了那聲爹爹。”

    詩語自小跟在她的身邊,與她早已情同母女,現今她將詩語許給秦篪,禮數皆按嫡女一應俱全,詩語改口喚了爹娘,秦篪娶了她之后自當也這般稱呼。孟昶龍點頭稱是,想了一想,突然間紅了眼眶。

    “侯爺……”白歌月心頭一梗,想要安慰他幾句,自己卻先落下了淚來。

    “可惜咱們那四個孩子不能一起來。昊兒與纏綿成親的時候咱們沒趕,炎兒和無瑕也不知人在何方,我孟昶龍一生縱橫沙場從不懼怕,可是卻怕沒有看到他們回來的那一天。”嘆息聲聲聲回蕩,掩不住父母對孩子舔犢情深的牽腸掛肚。

    那一夜無法安睡的又豈只他倆,云霧山莊燈火透亮,高閣坐著三個美嬌娘。

    明日迎親的花轎會從將軍府出發,來到云霧山莊,屆時三對新人再從山莊一路迎到將軍府,叩拜天地跪拜高堂,敬侯爺夫人為長,親朋摯友為證,和琴瑟之弦結秦晉之好,這世間便又多了三段大好姻緣。

    火紅的嫁衣整整齊齊,鳳冠霞帔琳瑯叮當,瑜琳拂過親手所制的衣裳,眼泛起了淚光。

    終于,自己要嫁給莫寒了。

    那個不入濁流孤傲如鷹的男子終于在實現了他的抱負與理想之后迎娶自己了。等待了這么多年,他沒有辜負自己對他的期望,既能勇往直不懼亂流,又能急流勇退不戀權貴,這樣一個男子,又怎能不值得自己去托付。

    “瑜琳姐姐,你怎么哭了?”弦伊伸手去拭瑜琳的眼淚,才發現自己的指尖也暈濕了一片。

    “傻瓜,你不也是嗎。”瑜琳擦去她眼角的淚水,突又笑了:“還說我,你看詩語不也一樣,咱們仨傻瓜似的在這落淚,那三個男人指不定在偷偷的笑呢。”

    “說得是。”弦伊抹去眼淚拉過她道:“咱們可不哭,來,詩語,我給你們做吃的去,明日不知道要鬧到什么時辰,咱們吃飽喝足才是硬道理。”她說完拉門而出,身后兩道身影亦步亦趨,從忙碌的人群之穿過,消失在喧鬧的夜色里。

    “喏,給你。”酒壇被凌空拋過,穩穩當當的落在了南宮熱河的手里,他仰頭大灌一口,然后拋給秦篪,自己則雙手一枕腦后,躺在了屋脊綠瓦之間。

    天的星星一閃一閃,讓整個天空顯得格外干凈。他看著看著,突然說道:“你們說,人死了之后真的會變成星星嗎?”

    莫寒回頭看了他一眼,雙臂一枕也躺在了瓦背。

    “會呢。你爹,洛冷,訾烯姑娘,還有那么多死去的人們,他們都在天看著咱們呢。直到有一天我們也死了,會到天與他們相見了。”

    “我希望那一天我們還能夠在一起,像現在這樣,小侯爺,公子,弓,佰茶公主,所有我們深愛著的人,都在一起……”

    “你們說,公子與小侯爺他們現在在哪?”

    “在哪都好,只要他們在一起好了……”

    “樓下何人?城門已經關閉,要入城——”聲音戛然而止,守城的士兵看到來人手里金光閃閃的令牌頓時噤了聲。

    “快快快,打開城門。”看清來人的面孔之后,城門的守兵更是匆忙的跑了下去。

    “大人這么晚了還趕路回來實在辛苦,屬下罪該萬死,沒第一時間看清大人的臉。”守軍邊開城門邊賠罪,百里微微點了點頭,率先打馬入了城去。道兩旁的士兵躬身相迎,待百里過后抬起頭來,看見了一匹渾身黝黑的馬兒。

    “嘶……”其一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正待抬頭細看馬背的人時,那人已經一閃而過,沒入了東都寂靜的街頭。

    “那不是——”

    那馬兒如此眼熟,竟如此像是——

    不,不可能的,去年的那個夜里整個東都天翻地覆,聽說皇出動了好多人馬都沒有找到他,在守衛森嚴的東都城他那么消失了,從此音訊全無,無影無蹤,又怎會在這么一個深夜里跟著百里大人回來呢?

    怕,只是相似罷了!

    馬蹄聲聲,踏過熟悉的街道,路盡頭那幢最大的府邸躍然入目。緊拽韁繩的雙手因太過用力而微微顫抖著,翹首而望的雙眼似乎能穿透高墻望。

    多么渴望去看一眼,哪怕只是一眼,能看到爹娘安康好!

    可是,不能夠,不能夠……

    “啪!”的一聲,白炎躍下馬背,雙手齊眉,朝著將軍府的方向徑直跪下,深深叩在了地。(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