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君王本無情
    營地里十分安靜,因天氣漸熱,又兼人犯們被馴服后都很服帖,所以晚不再若從前那般被關在牢籠里,而是畫地為圈,三五人一個帳篷,睡在了平地處。

    夏天已到,蚊蟲鼠蟻數不勝數,環境依舊惡劣,卻因少了束縛,終讓人感到了一絲自由。

    白炎從簍子里取出藥草,著洗菜剩下的水清理去泥,然后撥開灶膛的火,加了些柴進去,待火燃起,用做飯的鍋放草藥熬了起來。

    攀爬了一整天,實在有些餓了,他翻了翻碗碟,沒有找到任何吃的,于是嘆了口氣,又走回灶臺邊,撥弄起火來。

    打他不與其他監工同吃起,沒人再管他吃穿用度,他每日與這幾百人的小團體一起勞作,同甘共苦,除秦臻以外的人與他一路相處下來,也對他信任有加,凡事以他馬首是瞻,越來越團結起來。

    其實人犯也并非都是大奸大惡之徒,亂世之有太多的無可奈何造了當下的局面,如今大家同在一條船,能和睦相處自是強過一盤散沙,每個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也愈發擁戴與自己同一陣線的那個人。

    鍋內很快翻騰,白炎撤去大火,用小火慢慢煨起,灶房外響起腳步聲,緊接著一道高大的身影入了灶房內。

    “我知道你在這里。”秦臻探頭看了一眼,嗅了嗅,聞到了滿屋子的藥香。

    “沒吃飯吧,喏,給你的。”他從柜子的最底下掏出幾個饅頭,又小心翼翼的端出了一碗涼粥:“這是游大哥特地給你藏的,已經涼了,不過天熱,不礙事。”

    白炎有些詫異,秦臻將饅頭和粥放在灶,將他擠在一邊自己看著火,道:“趕緊吃,別被凕皿那狗賊知道了。大家伙兒聽說你山采藥的事兒了,他不管咱們的死活,咱們得靠自己活下去。你為我們盡心,我們自然不能讓你餓肚子。這些饅頭都是我們省出來的,你趕緊吃吧。”他說完攏了攏柴火,不見白炎回應,于是回頭一看,卻見白炎看著粥碗愣在了原處。

    “怎么——”

    “沒事。”白炎答了一句,拿起饅頭著已經冷掉的稀粥一胡嚕吃完,然后回到灶邊輕聲問道:“生病的兄弟們都還撐得住不?”

    秦臻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道:“你走后不久,凕皿讓人來拉人,除了病得實在走不動的,其余的都帶到城墻工地去了,下午又倒了五個,算其他地兒的,這會子隔離起來的有四五十來個了。”

    “今天去山發現了很大一片藥田,明日我再多采一些藥回來。你把這里的分給大家伙兒喝了,還有一鍋我馬熬起。”

    “哎。”秦臻應了一句,幫著白炎拿了木桶將藥汁倒了進去,然后兩臂一夾,端著桶出了門去。

    白炎倒掉藥渣換了一鍋繼續煎熬,火光噼啵燃燒,映亮了他的眉眼,他坐在那里,漸漸地神游了思緒。

    一直以來他都未曾仔細去想那個問題,只因為害怕去回憶,所以拼命壓制著自己。可當今天那個孩子從他的懷里偷去兩條紅巾之時,他才終于去回想了一切,想,為什么會有兩條紅巾同時出現在那里。

    另一條紅巾是誰帶過來的?是無瑕的手下嗎?還是說,是屠鎮的那個人?

    沒有人能給他答案,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愈發壓抑自己的記憶,因為生命之有很多疼痛過于他所能當,無瑕如此,白馬如此,遠在東都的親人亦如此。

    夏天很快會過去,入秋之后長蘇會陷入寒冷之境,待明年春暖花開,一切歸于平靜之時,他會悄悄離開這里,天涯海角也好,天高地闊也罷,不管自己變成什么模樣,也不管無瑕變成什么模樣,或許路途會遙遠到一輩子,算白發蒼蒼,他也一定會找到無瑕,將竹樓前執手齊眉的那份諾言還給他。若無瑕已經不在,他找到他的墳,與他葬在一處,這樣來世或許能交結彼此,將這輩子沒走完的路繼續走下去。

    無瑕,若換作是你,也一定是這樣想的,對嗎。

    唇間揚起了一抹笑意,那曾甜蜜的,痛苦的,悲傷的,快樂的一切將他的身心全部淹沒,曾以為可以一輩子在一起,卻在拼盡全力之后依然失去,那頸項交錯的纏綿在嘗過之后再被奪走,蝕心之痛尤為徹骨,那是一種生剝活剮,一寸一寸將整個身心蠶食殆盡。

    心痛得無法呼吸了。

    算拼命的麻痹自己,這痛苦卻依舊鮮明,要怎樣才能不去想……

    究竟要怎樣!

    隔離的病人被圈在一處,除了每日送一頓飯,沒有人愿意來這里。粗重的呼吸與此起彼伏的咳嗽聲將蟲鳴犬吠壓了下去,空氣彌漫著臭味與渾濁氣息,令人作嘔。

    秦臻已經發完了第一桶藥汁,此刻跟著白炎到了另外一邊送藥。

    這里是病情更為嚴重的人犯所在地,很多人甚至已經散發出腐臭的味道,蚊子嗡嗡盤旋著,只待有人落了氣便附身產卵,滋養生息。

    秦臻將一塊粗布撕成兩段,示意白炎將口鼻蒙。白炎掄著桶跟在他的身后,看著那一地蜷縮痛苦的人們,禁不住有了一絲悵然。

    無論哪朝哪代,明主或是昏君,這種最底層的人生都一樣的悲慘,人一旦沒了人性,當真不如牲畜。何曾有人將他們當成人看,他們活著是個受駕馭的勞力,死了,也是腐朽一堆罷了。人誠然要為自己犯下的過錯付出代價,可這樣,倒不如一刀殺了他們來得痛快。

    “來,喝藥了。”

    已經干裂的嘴唇半張半合著,透著溫熱的藥汁順著喉管送下,讓那已經渾噩不清的人有了貪婪的渴望,他大口的喝著,急促的嗆著,卻死死的抓著藥碗不肯松手。

    白炎騰出一手幫他順背,想要說話,卻突然感到手腕一沉,緊接著那人坐起了身子用手臂繞過他的頸肩,五指牢牢的扣在了他的后背。

    “秦臻!”脫口而出的話語尚卡在喉間,一絲金屬的涼意透入了他的肋間,他感到了一股痛楚,緊接著背后又被插了一劍。

    “走啊!”

    一聲爆喝從那頭傳來,白炎回過頭,看到了秦臻赤紅的雙眼。

    血如泉涌,那兩劍抽出之后,偷襲他的人全速向后,白炎喘了口氣,晃晃悠悠的起身站定。

    他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因為他不明白,這流放之地有什么人非得要他的命。他趔趄著走了兩步,扯下覆在臉的布片,用盡全力的捆在了傷口處。

    秦臻被幾道黑影壓在了身下,他同樣不明白發生了什么,可他知道,這些人不是患病的犯人,他們是來殺人的,是來殺眼前的那個男人的。他的臉被死死的摁在地,嘴角壓到變形,發不出完整的語句,他只能怒吼著,用眼直直的看著白炎。

    白炎終于直了身,看著那魍魍魎魎的黑幕,笑了。

    “呵,來了這么多人,也算是看得起我孟白炎了,能取得了我項人頭算你們好本事,你們是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余音未了,白炎已經矮身一縱,殺入了重重包圍之!(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