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金蟬脫殼
    一燈相引,托生亡靈,斗燈置米,生生不息。

    中元節鬼門大開,亡魂當道,生人是不允許在外過夜的。亥時一過,長蘇的大街小巷便已看不到一個人影。繞城的河流飄著無數盞河燈,普渡落水的水鬼與其他孤魂,為他們指明前行路途。

    駐守城門的士兵比往日少了一半,巡防的隊伍也比平常稀疏了許多。夜近中天,人疲乏困頓,天空一片漆黑,愈發增添了陰森不安的氛圍。氣溫驟降,守門的士兵攏手抱腳的縮起了脖頸。

    “這鬼天氣……”其中一人嘟囔了一句,旁人一聽狠狠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腦勺上:“要死了,今兒晚上可不許說這個字。”剛說完,發現自己也犯了忌諱,那人忍不住呸呸吐了幾口唾沫,拍了拍自己的嘴,然后雙手合十神神叨叨的朝四處拜了幾下。

    “壞的不靈好的靈,壞的不靈好的靈……”

    “常六!”一聲呼喚從城門下響起,那常六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沒摔在地上。

    “白大人哪。”他哭喪著臉探出身,發現來人是白少卿時,禁不住長長舒了口氣,然后帶著哭腔說道:“大人可是要嚇壞我們了,今兒不是什么好日子,大人還是不要高聲說話為好。”

    白少卿笑了笑,將手中的酒菜一揚,邊說邊上了城樓去:“便是知道你們害怕,所以我特地帶了好酒來給你們壯膽了。”他今日當值,本該早些到的,卻故意捱到半夜才來,一來是為了準備這些好酒好菜,二來還是因為溟皿的人盯得緊,他需拉了他們的視線以便其他人有時間做準備。

    常六眉開眼笑的接過酒菜,聞了聞,忍不住嘆道:“好香,夫人的手藝越來越好了,咱們哥兒幾個可有口福了。”正說著,在墻頭巡邏的幾人也循著香氣找了過來。

    “今兒是中元節,大家本該在家陪著家人,卻因職責所在固守城門,實在辛苦了。夜晚寒涼,大家伙喝點酒暖暖身子。”少卿說完親自動手酌上美酒,率先拿起了一碗,道:“一年了,我白少卿也沒為大家伙做點什么,我知道,你們中很多人其實是不屑我的,的確,我是有些清高自傲,但卻從未存有壞心,有做得不對之處,還望各位兄弟們多多包涵,我先干為敬!”他說完仰頭碗空,那幾人面面相覷,竟因他的坦然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那個,其實我們……”常六訕訕的笑了一笑,繼續說道:“其實我們也沒什么不滿的,鄉下地方,難免對外來之人有所排斥,白大人比我們都年輕,卻一來就爬在了我們頭上,大家私底下心生妒忌,叨叨罷了,哈哈,哈哈哈哈。”常六笑得尷尬,一旁幾人也跟著附和。白少卿心知肚明,也不去揭穿,只伸手又倒上了一碗。

    那幾人看他又滿上了一碗,忙不迭的將手中烈酒喝下,然后圍坐桌旁,伸手捻著還冒著熱氣的兔子肉吃了起來。

    “說起來,中元也過得多了,好像其他地方沒咱們這兒這般謹慎的,半夜走街游巷的不在少數,怎么到了長蘇晚上就沒人了呢?”白少卿說著話又給眾人滿上了一碗,那常六與身邊幾人對視了一眼,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一拍大腿,道:“唉,這本是不該說的,特別是今天這樣的晚上。”

    旁邊幾人縮了脖子打了個寒顫,一連迭聲的制止道:“別說,這東西,還是忌諱的好。”

    白少卿雙手一頓,抬頭看了他們幾人一眼,突然放聲笑道:“怎么,竟真有典故?莫非是什么駭人的東西?我長這么大,大大小小的戰役過了無數,還從沒碰到過什么不干不凈的東西,看你們幾個這模樣竟是怕得緊了,哈,原來倒真信這世上有鬼魂之說!”

    “可不敢亂說!”常六一聽急了,將手中酒碗一跺,見白少卿一副不屑的模樣,更是一口悶氣涌上了心頭:“這可是父輩人清清楚楚見到過的!鬼神之說,還是恭敬一些為好,不然……”

    “哦?不然怎樣?”白少卿眉頭一揚,頗有些不以為意的又笑了起來。

    “真的真的,以前他們就說,中元的晚上,常常聽到……”那人的話還沒說完,白少卿突然伸出食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頓時所有人都屏息靜氣,側耳去聽。

    一聲清晰的“嚶嚶”聲傳入了耳中,不大,卻十分清楚,像孩子在哭,又好像是婦人在痛苦呻吟。聲音忽左忽右,似乎就在城樓下,又好像飄忽在很遠的地方。

    那幾個人同時咽了口唾沫,臉刷的一下都白了。

    “老,老九,你,你去瞧瞧,是……是誰在那兒鬧!”常六指使年齡最小的老九去查看,那老九哪里肯起身,慘白著一張臉恨不能鉆進桌子底下:“我不去!要去你們去!”

    白少卿皺了眉頭,起身便往城樓的邊緣走,眾人一看他去了,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往前走。

    寂靜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那哭聲突然沒了,常六等人長長的舒了口氣,正伸手去抹額上的汗珠時,突見街道那頭出現了一道身影。不,不是一道,而是一個很高大的黑影騎在一匹馬上。

    那馬是黑色的,看形狀頗為健碩,可奇怪的是,它走路居然沒有聲音,一步一步往前而來,竟連一絲的馬蹄聲都聽不到。

    常六頭皮一麻,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一人一馬行在廊燈晃耀的街道,如地獄勾魂的鬼使,駭人之極。常六感到口舌很干燥,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晃蕩起來了。

    “鬼……鬼……”老九已被嚇得語無倫次,幾個人堆擠著往后退去,就在這時,白少卿突然返身拿起墻邊放置的長弓,拉弓放弦,射向了那馬背上的黑影。

    “啊!”眾人皆是一驚,又忍不住一同望去。那利箭轉瞬就至,黑影卻沒有應聲落下,而是在那一箭之后蜷縮起來,頃刻,身子一展,化成了無數撲騰的蛾子,眨眼不見。

    “闖禍了……闖禍了……”常六喃喃有詞,身子一晃暈倒在地,隨著他的倒下,他身邊的人也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了地。

    白少卿隱入黑暗細細去看,直看到一人自街口直奔了軍營方向,這才快步走到角落處轉動絞盤放下了護城河的踏板。

    呼哨聲起,街道那頭迅速出現了幾人幾馬,而方才那黑馬腹部一人翻身而起,率先朝著城門跑去。

    “走!”白少卿飛身躍下,穩穩落在了雨茉身后,雨茉回頭去看,卻已看不到應離的身影。

    分秒必爭!

    眾人知道追兵很快就至,也知道李長肅會盡全力為大家爭取時間,所以在出了長蘇城后,幾人按計劃兵分兩路,由秦臻與冷緋柔雨茉一隊走水路往東,另外三人經由大道轉入小徑,拉扯追兵的視線,而就在幾人分開行路的同一時刻,長蘇的軍營陷入了一片火海汪洋!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網址:(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