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暗道濁流
    “沒曾想你們竟跑了那么多地方,這天寒地凍的,辛苦你們了。”

    “說什么辛苦!侯爺與夫人說出你沒死之后,我恨不得一步就能到你身邊來。我給白澤去了信,約定了碰面的地方,本以為他從金翎要比我后到,豈料他快馬加鞭居然與我同時到達,我們向東渝易大當家的探得了準確的消息,卻不知你在信陵會待多久,怕錯過,所以才走了這條道,且走且等,終究是沒有岔過去。”南宮熱河的眼角有些濕潤,說著話狠狠揉了一把,看了白炎臉上的刺青后又看到纏綿滿目的傷疤,突就忍不住仰頭大吸了一口氣,落下了眼淚來。

    “這算是什么狗屁世道!十惡不赦的逆賊逍遙法外,忠肝義膽的臣子卻連個安身之所都容不下!當初拋灑熱血九死一生換回來的,就只有這個嗎!”他打小跟著白炎一塊長大,頑劣時一起受罰,從未有過怨氣,他知道白炎并非是真正的小侯爺,卻一直以為,只要是忠心于皇上,為大晉出生入死打拼天下,皇上就算知道了也不會不顧及情分抹殺掉一切,可現在看到白炎臉上刺著的恥辱印記,才知道君王之心的可怕。

    “我在金翎……與小酒成親了。”白澤憋出了如是一句,卻還沒眾人恭喜就將臉一抱,哽咽著埋下了頭去。

    “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該離開,我以為天下大定,所有人都會過上好日子,小侯爺和公子自由了,打仗有功勞的加官進爵都可飛黃騰達,可現在看來,你們沒一個過得好的,反而是我……我……”一種愧疚感油然而起,想到自己走投無路時受小侯爺收留,而小侯爺走投無路時自己卻毫無知曉,這份反差在他的心里激起了無限的歉意,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來補償,總總不曾哭泣的他到這時也忍不住了。

    白炎伸手將他與南宮拉住,使勁的揉了揉他倆的腦袋,咧嘴笑道:“你們現在不是來了嗎,我好胳膊好腿的,沒掉一塊肉,男兒大丈夫的,哭個屁。”

    “酒菜都送上來了,咱們吃飯吧,餓了一天了,我現在能吃下一頭牛!”衡越夸張的搓了搓手,各人皆壓下了心中酸楚,拉了凳子圍在桌前,吃上了久違的團圓飯!

    夜里南宮熱河燒了滿滿一桶熱水,給白炎好好搓了一次澡,在他看來,不管白炎現在是什么樣的身份,在他心里兩人永遠都是掏心掏肺的好兄弟,小時候一塊裹泥潭子干壞事,長大了一起策馬疆場殺敵軍,身份地位再變,也變不了心心相惜的那份情。

    “這一路下來情況很是不妙,各方勢力迅速崛起,卻誰也不服帖誰,就我們過來的這幾個地方,就有三四股不同的勢力在明爭暗斗,朝廷的守軍早就不知道退到哪去了,像咱們現在處的這鳳源城,門口駐扎的根本就不是朝廷的兵。”

    “我也看出來了。”白炎點了點頭,從熱河手中接過了帕子抹了臉上的水珠:“他們裝成士兵的樣子,就是想讓過往的什么人放松警惕,這城里怕是早就埋有伏兵了,只是不知道他們要套的是什么人。”

    “我們只比你們早來一時半刻,所以也鬧不清狀況,今天不是在街上看到烏騅,我們就出了城門往前去了。”南宮熱河搖了搖頭,將衣服遞給了白炎,見白炎新傷舊痕又添了數道傷疤,不禁眸中一暗,心疼的嘆了口氣。

    白炎裹了衣服將他一推,打著呵欠道:“得,趕緊睡去,睡好了覺才有精神應付接下來的事情。”

    他還想說話,白炎卻翻身上床,拉了被子蓋過頭頂不再理他,他又回頭看了一下,然后輕輕磕門走了出去。

    客棧里的人都已睡去,除了廊壁燭火,其他皆暗壓壓一片。南宮熱河進了自己的房間,看白澤還靠在桌邊,遂壓低聲音說道:“再等上片刻,等小侯爺睡著。”

    “好。”白澤吐出一個字,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擦拭,擦了一會兒,他將匕首放下,有些郁郁的說道:“不知道公子現在人在何方,他若看了小侯爺此刻的模樣,定會心疼的。”

    “所以說咱們現在盡量多做點事情,給他們休養身子的時間,纏綿公子也是,這一年多來侯爺與夫人日夜掛念,就是盼他們能平安,而今公子不見了,奚昊公子也不見了,剩下的這兩人落得滿身的傷疤,便是我們看了也是心疼的。”

    “今天那幫人進的是街南角的曹家宅子,子時一到咱們就摸進去,明兒也好讓小侯爺他們知道詳情。”

    “好,就這么定。”

    夜風吹緊,子時不到天空又飛飛揚揚下起了雪花,南宮和白澤挑開窗戶躍上屋脊,才跑了兩步就聽得身后輕響,回頭一看原來衡越和少卿也跟了出來。四人八目以對,皆知沒辦法勸退各人,遂也不拖沓,指了城南的方向發足飛奔。

    曹家是這鳳源的大戶,以做綢緞生意起家,其范圍并不涉及兵馬,曹老爺是一個極其老實的生意人,也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善人,然正是因為他的和善,才給他招惹來了這近乎毀滅性的大禍。

    曹家有女年方十八,比武招選夫婿,相中了一個武功高強的小子,那人無親無故,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曹老爺很是滿意,設下宴席宴請鄉紳,聽了女婿的話,將駐守城池的大人一并請到府中做客,婚宴之上推觥籌交錯,很快眾人便酩酊大醉,曹老爺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婿是有目的的,趁眾人酒醉之時,他伙同扮成藝人的同伴殺了那駐城的李大人,假傳軍令將駐城的幾百士兵騙入附近山谷誅殺,然后接管了城池,表面上依舊如常,實際上這早已物是人非。

    那四人輕身起落很快到了宅子邊,沒等進門,就見前方高檐處竟已經趴了兩人,定睛一看,不是白炎纏綿還會有誰。

    眾人皆有些無可奈何,雖然都想到一塊兒去了,卻因顧著他人而未有溝通,幸而心有靈犀,相望之下不免有些啼笑皆非。

    既然都來了,那就一起探查吧。

    六個人屏息靜氣看向燈火闌珊處。雖已到半夜,但那廳里依舊人來人往喧鬧不停,昨日看到的那余長明此刻就綁手綁腳的被丟在廳中,廳上幾人,正低聲的商量著什么。面對門口的是一個子高大男人,與他說話的那人背對臺階,只能看到背影。

    “嘖?”白炎看著那面對門口的男人,突然發出了嘖的一聲,纏綿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對著他微微點了點頭。

    那不就是當初在建州時手下兩名嘍啰綁架無瑕卻帶走了奚昊的馬鳴幫的幫主——馬宗渭嗎?(詳見章)與他說話的那人又是誰呢?

    “狗賊!”也不知那余長明聽到了什么,在瞪了馬宗渭一眼之后,突然對著背立的那人罵了一句,那人卻沒有理他,只對著馬宗渭說完話,然后返身朝著門外疾走而去,白炎心中一凜,在看見那人的面容時,他下意識的將手按在了纏綿的手背上!

    那不是武飛云的手下小八么?他在這里,武飛云和奚昊又在哪里?!(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