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軒城絕戀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復刻你的模樣
    月光皎皎籠罩大地,朦朧的夜色如煙似霧,令那仰頭望月的人變得十分的虛幻。他一身黑衣散著長發,肌膚更顯蒼白,坐在屋頂抱著著酒釀,已透出了濃濃的醉意。

    今晚月色迷人,他吟著不知名的曲調,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扣著陶面的酒壺,濃情處笑上幾聲,然后抱著酒壺繼續灌下。

    很多天了,只要一想到心中那人,他就會抱著酒壺坐上屋頂,雪天看雪花,晴夜看星星,他不知道是因為心太痛還是因為醉倒了就可以忘記一切,總之,這種渾渾噩噩的感覺讓他不怕再熬下去。

    京天被送回來的時候帶著滿身的傷疤和一張不能再說話的嘴,韓武帝的書涵他沒有看到,因為澈軒看過之后便給撕了,他沒有去追問,因為追問沒有意義,韓國的軍隊已經跨過了琊洲打了過來,這場戰爭不再單一,所有的人都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屋內沒看到你,就知道你又在這里。”瓦礫輕響,有人躍上屋脊向他靠近。他抿著酒釀低下了頭,元辰則后退兩步一個飛躍下了房頂去。

    鄭澈軒從懷中掏出一塊油紙包著的東西,走到他身邊,與他并肩坐了下來。那油紙包著的,是一張熱氣騰騰的餅。

    “哧——”他笑得有些歡樂,歪著頭抱著壺斜眼看著鄭澈軒,醉意朦朧的嘟囔道:“你是改行當去烙大餅了嗎?你可是一國之君,堂堂的大鄭皇帝,給一個喪家亡國的人做這些,也不怕辱沒了自己的身份。”

    “你喝醉了,吃點東西墊墊底,這樣下去胃又會疼了的。”鄭澈軒伸手拿去了他的酒釀,將餅塞到了他的手里,他吃吃笑著咬了一口又丟了回去。

    “咸了,自己吃去。”

    鄭澈軒嘆了口氣,將披風脫下搭在他的肩頭,攬住他,給著他僅有的依靠。

    笑容漸漸凝固,消失,剩下的,只有眉間的蕭索和放縱之下無盡的空虛與寂寞。

    “你說,我們死了之后,真的會有五道輪回嗎?如果是這樣,無瑕……怕是要墮入泥黎之道,永世無生了吧。”那話題如此沉重,他卻說得十分輕松:“這樣也好……至少,不會再連累身邊的人了,一個人,真的挺好……”

    眼中酸澀,鄭澈軒撫了撫他的臂,輕輕揉.搓了一下:“當真是醉得說了胡話,起來,我送你回去。”

    “等一下。”無瑕賴著身子又看了看夜空,指著最亮的那顆星笑了:“白炎出來了,我已經好幾天沒看到他了。等我死了之后,你叫二叔把我的骨灰帶回東都去,讓弦伊那丫頭撒在小筑里,漚在桃樹下,等來年開了桃花,說不定白炎就能看見了。”

    鄭

    澈軒有心無力地看著他,聽他說那些不著邊際的話,默許著他的任性與胡鬧,直到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才又嘆了口氣,說道:“好,都依你,只不過不用二叔將你帶回東都,我們這一路打下去,很快就能到達那里,屆時你自己回那小筑去,住在里面皆大歡喜。”

    “呵……”是嗎,怕只怕,無瑕等不到那一天了……

    “哥哥快來,方才剛送到的信,繡莊來的人,定是霍大哥有消息傳給咱們。”弦伊急急進門,就著跳動的燭火將剛到手的信件拆封,正喚著弓一并來看,卻才掃了一眼,就愣住了。【!¥愛奇文學om #…最快更新】

    “怎么了?可是晉內出事了?”弓看她神情不對,忙抽過信件一看,登時臉色驟變。

    “佰茶嫂嫂和奚兒好端端的怎會不見?霍大哥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嗎?”弦伊只看到開頭,心中焦急,連忙追問。弓顫抖著雙手握緊紙箋繼續往下讀,當看到消息來源來自于纏綿時,他胸口一悶,竟有些拿捏不住,趔趄間差點跌倒在地。

    “哥哥別急,自然會有人去尋。”弦伊已是眼淚汪汪,卻還是咬緊牙關安慰著哥哥,見他臉色鐵青,忙伸手將他摁在凳上,倒上熱茶推到了他的面前。

    “還有一封小箋,打開它。”

    那信里還帶著一封小箋,弓氣急攻心,卻還是叮囑弦伊把小箋打開來看,弦伊應著攤開了小箋,只看了開頭,便“啊”的一下叫出了聲來。

    “是……是小侯爺的筆跡!哥哥快看!真的是小侯爺寫給咱們的!他沒死,他還活著!”

    的確是小侯爺寫來的,因為戰亂,信件送達很是不易,這封信輾轉兩國穿梭在城池之間已經快一個月,而這一個月間,又已經發生了無數的變化。

    弓抓過細看,頃刻站起身,將信件折好兜在懷里,對著弦伊說道:“你等在這里,我去去就回。”

    “哥哥哪兒去?”弦伊心中焦灼,卻奈何追出門時弓已經不見,她急得直跺腳卻也無可奈何。

    弓一路狂奔,他不知道自己此去能否得到結果,可是他知道,如果有人能幫到自己,就非那人莫屬了。

    鄭的營地很快就到眼前,他與弦伊一路追隨過了幾座城池,鄭的軍隊在哪休整他們就在哪停下,而今,已經是晉內近川西的地界了。

    軍隊停了有好幾日,似乎,是遇到了阻力了。小侯爺信里寫得明白,他如今已不再身為晉人,而是帶領了公子的手下于亂世中求生存,對內有大晉軍隊的剿捕,對外又承擔起了抵御外敵的責任,他不知道公子在哪,希望自己與弦伊能夠找到公子,可他又怎會知道,他帶領大家對抗的外敵

    ,正是公子為了幫他復仇而驅使的!

    老天爺當真無情,他們拼了命的想要擺脫這樣的生活,卻還是重新回到了原點,只不過他活成了公子的樣子,而公子,卻活得生不如死……

    躍動的燭光映亮了云嵐年輕的臉龐,他有些疲倦,卻無法閉眼,只要一想到今日交戰時突然涌出的那支隊伍,他的心就砰砰直跳無法平復。

    紅巾!

    滿目晃動的全都是紅巾!就好像曾經斷弦谷中,九原場上那人帶領過的隊伍一樣,那標志性的紅色夾雜在敗退的晉軍隊伍之中,鮮艷到令人觸目驚心。

    是他還活著嗎?所以他才會來接應晉軍?不,不像,他們跟晉軍不是一伙的,可的目的一樣,都是在阻止大鄭的入侵。

    公子他……

    知道嗎?

    若果真是小侯爺,那他會……

    “誰?!”

    風聲響起,來人卻沒有躲避,當看到一身黑衣一臉平靜的弓時,云嵐嘆了口氣,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本章完)( 軒城絕戀 http://www.kiullf.tw/16_1655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