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七章 撒出一屋子神將
    廟外,無星無月,黑暗籠罩。

    老虎只剩下一個石碑般雄壯的輪廓,比黑夜還黑幾分。偏偏兩只巨大怪眼閃爍著妖異紅芒,仿佛樓船上懸掛的大紅燈籠。

    廟內,火焰熊熊。

    眾人的影子投射于墻壁,隨著火焰搖曳而扭曲掙扎,仿佛正在變形的精靈怪獸。

    氣氛壓抑,恐慌,肅殺。

    予人強烈的不真實感覺,仿佛身處噩夢。

    信天游不耐煩地用響指打斷了溪千里一瀉千里的辯解,不屑道:

    “切,你丫裝樣子也要專業一點,太不把觀眾放在眼里了。連血都舍不得噴一口,哪里來的重傷?”

    溪千里聞言苦笑,攤開雙手道:

    “少俠,實不相瞞。與匪首對掌之后,鄙人的內腑巨震,恐怕要不久于人世了……唉,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夫復何言?”

    信天游望向董淑敏,問:

    “你們七個人進山,為什么六個佩戴了香囊,偏偏他不戴?”

    董淑敏知道這句話里隱藏了玄機,卻一時弄不明白,老老實實回答。

    “這不是熏香,添加了醒腦安神的藥材,以防止瘴氣。溪先生要我們事先佩戴好,有備無患。他自己功力深厚,不需要。”

    信天游嘴角一撇,道:

    “先前,我聽你們在屋檐下談抓捕山魈,覺得很奇怪。野獸對任何不屬于山中的氣味都格外警惕,郡守府怎么如此外行?剛才明白了,溪千里要你們佩戴而自己不戴,是怕萬一碰到危險好逃跑。

    “無論熏香藥香,統統將被猛獸鎖定,成為追殺目標。說白了,你們就是他準備打狗的肉包子。即使沒遇見猛獸,萬一找到了靈溪,也會殺掉你們滅口。如果沒有猜錯,抓山魈是他攛掇的吧……”

    董淑敏茫然道:

    “我母親病重,溪先生說山魈的氣血旺盛,元氣剛沛,用來做藥引子……”

    夠了!

    溪千里一聲怒吼,指著信天游的鼻子痛罵。

    “黃口小兒,簡直血口噴人……捉賊得見臟,捉奸須拿雙,你有什么證據?”

    眾人一怔,覺得少年的分析絲絲入扣,可惜全是猜測,真憑實據無一個。

    信天游無動于衷,道:

    “證據就在驛站,查一下李縣令的信函去哪里了就行。官郵交接會留下記錄,想必你還來不及抹除。”

    溪千里嘿嘿冷笑,道:

    “好好好,待明日返回郡城證實了清白,溪某拼得一身剮,也要闖山向你的師尊告狀。”

    董小姐來回看了看他們倆,腦袋有點發懵,不知該說什么好。

    信天游搖搖頭,冷笑道:

    “切,等明天?你想得美。人生苦短,何必留下隔夜仇……我現在可以殺你,為什么要辛苦一宿防止逃跑,磨蹭到明天殺?證據重要嗎?證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染血無數,重要的是你不肯放棄靈礦,重要的是你運氣太差,不小心撞到我手里。”

    少年的語速平緩,語氣卻森冷,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凜然。

    溪千里的口氣隨即變軟了,道:

    “好,好……即使你是仙師,可以無視人間的法規。可天大地大,大不過一個理字。這天底下,哪有缺失證據就定罪的道理?”

    信天游慢慢朝前逼去,道:

    “溪先生,你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非要我當場拿出證據,那就給一個吧。蒙面老大是凝罡五重境,怎么死的全看到了。你說自己是凝罡四重境,那我就過來殺了。事先提醒一下,如果不拿出通幽境五重境的實力,會死得比他快。如果拿出來了,證明前面說的全是假話,你就是一陣風。”

    眾人傻了。

    這也叫證據?

    好像還真行,太他娘的霸道了!

    溪千里驚恐萬狀,覺得對方忽暗忽明的面龐簡直是魔鬼,一邊倒退一邊大喊:

    “妖童,妖童……小姐,快過來,他就是山魈。”

    董淑敏驚得往旁邊跳開一步,護衛與婢女錚地拔出刀劍。

    溪千里滿頭大汗,歇斯底里指著信天游吼叫。

    “虎妖已到,山魈必至。傳聞那山魈狀如少年,力大無窮,行走如風,可不就是他……你們看,誰家的少年敢孤身跋涉,不帶行禮……小姐,不要猶豫了,速發霹靂彈,天蠶網……如果等他和虎妖里應外合,大家統統死無葬身之地。”

    馬翠花站了起來,脹紅臉辯解。

    “你瞎講,小天一直跟著師父采藥,不是山魈。”

    董淑敏一時難以決斷,起身跺了跺腳,左右勸解。

    “信天游,溪千里,你們倆都空口無憑,各退一步好不好?明天一起去郡城,真相不就水落石出了?”

    少年不作聲,繼續朝前踏去。

    溪千里再退兩步,目露厲芒,咬牙切齒道:

    “好,好,要證據……我就給你們看一看證據!”

    說話間探手入懷,隨著最后兩個字出口,手臂猛地朝外一抽。

    嗡……

    微光乍現。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虛空撐開,幾十個光點懸浮,赫然全是指頭大小的神將。金盔銀甲,手執雙錘,正迅速長大……

    眾人驚得往后一蹦,只有魯貴的反應最快,在溪千里抽手時就開始拔刀前沖了,劈中一名神將。

    當……

    鋼刀反彈,刃口崩缺。

    高大漢子的身軀踉蹌后退,腮幫子肌肉亂跳,雙臂顫抖幾乎握不住刀柄。

    眾神將一舉錘,威風凜凜,氣勢浩蕩,只一次呼吸便長成了拳頭大小。似乎正努力從虛空鉆出,勢必君臨天下。

    眾人哪里見過這種陣勢,瑟縮著又后退了一些。唯獨馬翠花從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燒的木柴斜舉,作勢欲拋。

    溪千里披頭散發,模樣近乎瘋狂。

    腳下在兩尺范圍內斜進趨退,手指飛舞,嘴巴急急念誦。

    他兩個眼珠子死死盯住信天游,眼角余光則注意到了馬翠花的異動,當即并指劍刺。

    無聲無息,不見有什么東西飛出。但姑娘被隔空虛刺后,立刻軟綿綿癱倒,火柴跌落。馬空一個健步上前扶住閨女,拖到神龕邊。

    信天游的表現很奇怪。

    逼迫溪千里施展法術后,反而停下了腳步,全然不管眾神將就在鼻子尖下長大。

    前往云山獵取妖丹的法師,被他殺了十幾個,殺來殺去殺膩了。這一次,希望溪千里的法力攀升至巔峰后,弄出一點驚喜。

    董淑敏見到少年大刺刺不動,心里直罵棒槌。

    武者貼身近戰,可以秒殺同境界的法師。但如果讓法師充分施展出法術,場面將變得非常可怕。正如三步之內,劍客可以秒殺箭手。倘若讓箭手退出十丈外,連珠齊發,劍客弄不好要變成刺猬。

    錯愕了數息,董大小姐飛快掏出一顆鴿蛋大珠子握定,威風凜凜叱道:“都閃開,我要發霹靂彈了。”

    轟……

    她身旁的護衛侍女聞言,全部后退貼住墻壁,熟練地蹲下,雙手抱頭。

    魯貴劈出了一刀無果,調勻呼吸正準備沖鋒的,見狀嚇得踉蹌后退。身軀一縮半跪,鋼刀插地,用刀身遮擋面門。

    馬翠花在神龕邊歪坐,探頭探腦,被馬空狠狠把腦瓜按了回去。

    信天游也吃一驚。

    霹靂彈屬于最容易掌握的消耗性法器,類似一萬年前的手雷。瞅婢女護衛們一臉驚駭,這顆彈的威力不小,董小姐的投擲技術恐怕不敢恭維。

    時間已經過去了五息。

    眾神將長成了西瓜大小,場面震撼。

    無形威勢在虛空里一圈圈漾開,鎮魂奪魄……(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