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十二章 我騸了你
    丫鬟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亂哄哄的明堂頓時為之一靜。

    董淑敏二話不說,“哧溜”竄出了明堂。董仲緊緊抓住薛神醫的胳膊,慌不迭道,薛老,薛老,不能走呀……

    見此情形,薛神醫不得不留下了,催促道,快點過去看看……

    轉眼間如風卷殘云,一屋子人跑得干干凈凈。

    信天游傻楞楞坐在太師椅上,連茶都沒有喝一口的,沒人給他斟。無聊地抓起藥方子再次看一遍,思索了一會兒,起身朝外走。

    外面冷冷清清,響起一陣急促的小碎步。

    一群驚惶的丫鬟仆傭跑過,均以為他是薛神醫帶來的藥童,沒有盤問阻擋。

    信天游不需要她們帶路,聽聲響就知道董郡守那一群人去哪里了。一邊走,一邊好奇地打量著雕梁畫棟,明柱花窗,默默在心里進行比較。

    眼前的布局與裝飾,特別像虛境里的古代場景。

    秦磚漢瓦,南北朝鳥獸浮屠,唐殿宋閣……

    似乎各朝各代的建筑文化全部留下了痕跡,細節又不盡相同。

    比方說,轉彎處出現了圓形穹窿的小亭子。鮮艷色彩穿梭于曲面空間,明顯帶著一萬年前的歐式風格。

    在現實中,信天游只去過云山腳下的破落小鎮。

    極度窮困的地方,都是彼此相似的。無非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修筑些茅草屋,籬笆墻,連磚瓦都極少。

    像這樣富麗堂皇的宅院,還是第一次身臨其境。

    走著想著,信天游的神情漸漸恍惚了,真以為進入了虛擬世界。

    在虛擬狀態,腦神經的活動頻率比平常高得多。在那里,他度過了相當于普通人一生的漫長光陰。學習學習再學習,訓練訓練再訓練……

    信使對夢枕的使用,喪心病狂,遠遠超出了一個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負荷。信天游沒有變成神經病,真是個奇跡!

    內院屬于女眷的居住與活動場所,平時嚴禁男子踏入。今天的情況特殊,信天游像夢游一般晃進去,也沒人管。

    花壇旁立著幾個婆子,神情沮喪,目光呆滯。幾個丫鬟緊張地等候在走廊外,豎起耳朵。董淑敏壓抑的哭聲正從屋內傳出。

    一陣雜沓的腳步聲朝外來。

    “唉,董大人,老朽慚愧,實在無能為力了。尊夫人的頭疾不幸惡化成中風,乃不治之癥,除非大羅金仙下凡……”

    “薛老,那可如何是好?”

    “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得看夫人的福緣了。照顧周到,以藥物針灸長期治療,癱瘓的人未必不能恢復行動。可惜,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萬里無一……我們先去外面參詳,別驚擾了病人……”

    珠簾內影影綽綽,少年站立于簾子前,沒準備讓開。

    虛境里的角色栩栩如生,難辨真假。可面對重復問題,它們一成不變的回答就會出賣身份,通過不了圖靈測試。即使高級智能可以狡猾地進行反測試,一旦意外發生,也會變得遲鈍混亂。

    因為預置程序里,沒有相應的反饋機制。

    信天游想測試一下,被擋住門口后,這群“虛擬人”將如何反應。

    朱化在棲云郡里頗具名聲,卻花費兩年時間沒把董夫人治好,還讓頭疾惡化成了中風。對醫生而言,這簡直是滅頂之災。不光得罪郡守,庸醫之名恐怕要背負一輩子了。

    他搶前幾步為薛神醫掀開簾子,內心惶恐,正一腔幽怨沒地方發泄。猛然看見了采藥少年,當即一掌惡狠狠推去。

    信天游不假思索,抓起對方胳膊斜往上一拽,快得看不見痕跡。

    嗖……

    一個人形風箏拔地而起,“轟隆”撞到了后花園假山。

    丫鬟婆子們張大了嘴巴,嚇一大跳。

    朱某人鼻青臉腫滾落,一只手利索地抓住肩膀按壓,把脫臼的胳膊“咔嚓”安回去,嘴巴里吼叫道:

    “你個山里來的野崽子,老子要……”

    突然醒悟在師父與郡守面前失了儀態,又勉強把半截咒罵咽回,憋得臉紅脖子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信天游一聽不樂意了,蹬蹬蹬走下臺階,道:“敢罵人?我刪了你!”

    朱化聽不懂“刪”,聽成了“騸”。嚇得夾緊兩條腿,連連后退。

    董仲氣急敗壞的聲音隨之響起。

    “來人,給我拿下!”

    呼啦啦,四名精壯護衛搶入后院,個個均有聚氣八九層修為。

    信天游目中寒光一閃,停下來迅速環顧了一圈,冷笑道:

    “什么亂七八糟的……我要把你們這些虛擬人,統統消滅了!把場景刪除掉,硬盤格式化,片甲不留!”

    瘋子,敢在郡守府撒野?

    這話誰也聽不懂,但恐嚇意味卻很明顯。

    護衛們爭先恐后,仿佛一群嗷嗷撲食的餓狗。

    信天游握緊了拳頭。

    住手,你們干嘛?快停下……

    伴隨一聲尖叫,一條紅影從門內踉踉蹌蹌沖出。

    吧嗒……

    珠簾被拽斷了好幾根,散落的珠子在青磚上叮叮當當蹦跳。

    “小天,你要干什么?”

    少年望著滿面淚痕跑過來的少女,疑惑道:“好面熟,是在哪個場景里見過她?”

    張牙舞爪的護衛不蠢,立刻機智地放緩了速度。兩個擋住出口,兩個斜插到前邊,互為犄角之勢。

    他們怕董郡守,更怕董小姐。

    董淑敏一把抓住信天游的胳膊,哽咽道:

    “小天,對不起,實在對不起……你快走吧……嗚,我母親中風了,神仙也治不好。我不能和你一起去王城參加春試了,也不能陪你和馬姐姐逛街了,嗚……”

    少年呆呆的,答非所問。

    “你流淚了,流淚是什么感覺。為什么我從不流淚……”

    這些話,旁人聽起來非常輕佻,愚蠢,近乎赤裸裸的調戲。

    薛神醫看不下去了,鼻孔里重重冷哼。

    董淑敏不曉得外面如何起的沖突,卻清楚信天游一旦發飆,滿宅人命懸一線。匆匆抹了抹眼淚,轉身哀求。

    “爹,小天是我的朋友,你就讓他走吧。”

    堂堂千金小姐,居然稱呼一個采藥少年是朋友,還拉拉扯扯為對方求情,成何體統?

    董仲怒憂交織,指著女兒說不出話。

    他身旁立著薛神醫,院子里還杵著朱化呢。如果亂象傳入王宮,將落下一個家教不嚴的壞名聲。如果傳入市井,將引發滿城風言風語。

    夫人中風癱瘓了,女兒又當眾鬧這么一出,簡直雪上加霜。(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