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五十一章 巡天者
    第二天上午,能供四輛馬車并駕齊驅的寬敞官道上,人流絡繹不絕。有的走路,有的挑擔子,有的推獨輪雞公車,有的趕驢車……

    馬車飛馳而過,揚起灰塵,往往伴隨車夫耀武揚威的咒罵。

    “快閃開,不長眼睛呀……滾!”

    官道兩旁種植楊柳,新葉細長,嫩綠中微透鵝黃。

    樹蔭下,董淑敏與信天游并排騎馬,小香小蘭趙甲遠遠吊在十丈外。很明顯,董小姐有悄悄話要講。

    “小天,你出芙蓉村后,跑那么快干嘛?慢慢地走,中午前我們也可以抵達王城。”

    少年收回望向太陽的眼睛,舌頭“嗒嗒”彈了兩下,道:

    “哎,全村人都出來送客了。被那么多雙眼睛盯住,如同針扎在背上,能不快點跑嗎?”

    馬翠花決定留下照料勞清德,協助辦理義學。

    馬空忙得不可開交,被安排回蘆水縣,操辦辭職、搬家、婚禮等諸般事宜。還要抽空去郡城及紅楓口通知錢名禮、魯貴,前往“方舟義學”報到。

    “小天,我覺得你以前像個木頭人,可昨天笑得比任何時候還多。”

    “是嗎,我只是突然想通了。開心過好當下最重要,即使明天太陽爆炸。人生是一趟單程的旅行,目地固然重要,過程更加重要。跟游玩一樣,如果眼里只有山峰,便辜負了沿途的花花草草……”

    “切,你見到青青后,臉都笑爛了,她就是花花草草。”

    信天游摸了摸面頰,微笑道:

    “如果笑一笑就能得到一個天才,我情愿天天笑。她是天才,以后,我還希望碰到算籌天才,營造天才,農桑天才,軍事天才,武道天才,修行天才……”

    “傻瓜,等一等……娘吩咐過,對你的任何事都不要問,不要瞎猜……不過,本小姐猜,你在下好大好大一盤棋。你師父也沒有不管你,是在看你如何落子……剛才的話有毛病,修行天才可不能跟前面幾個并列。他們很容易找,但又見不著,就是道門的巡天者。”

    “什么意思?”

    “每四年一次,暮春三月,道門的祖庭桃都舉辦凌霄大會,各門派云集。無非解決糾紛,劃分地盤,對付邪魔外道等等。排排坐,吃果果……其中重要的一項,就是巡天者換屆。巡天者不是選出來的,是打出來的。打到最后,技壓群雄的那個就是老大,號‘巡天’。四個比較厲害的當四方使,叫東巡、南巡、西巡、北巡。每個下面又有四人,才叫巡天者。”

    “切,四年出二十一個,你當天才是大白菜呀。”

    “小天,你聽我講。四方使和巡天肯定是天才,而且是被資源堆出來的超級天才……巡天者一般是開光上境,四方使至少是化丹境,而巡天極可能達到了圣胎境。最關鍵之處在于,他們全部不超過二十歲!”

    聽到這句話,少年沉默了。

    靠,二十歲的圣胎真人,純屬道門不遺余力培養出來的怪胎,接班人。貼身近戰,自己依舊不怵。可一旦對方施展法術,威力相當于成千上萬個榆木疙瘩……似乎,只能三十六計走為上,撒丫子就跑。

    自己打不贏,是不是意味著師父曾經在他們的師父手里吃了大虧?可師父明明講,龜兒子,不是老子打不贏你們,是不想毀滅這個世界!

    董淑敏小心翼翼瞟了瞟信天游的臉色,繼續說道:

    “巡天雖然輩分小,卻與各派掌門平起平坐,緊急情況下甚至可以調集道兵,日后是道宗的不二人選。四方使及下面的巡天者,是精英中的精英,混得最差也可以做個長老。明年又逢凌霄會,瀟水劍派的周凡,也就是周國的二王子,眼下達到了開光第八重,極可能沖擊巡天者。”

    “嗯,巡天者是干嘛的?”

    “嘻嘻,且聽本小姐一一道來……常言說得好,不沾因果曰佛子,不染塵埃是道胎。紅塵滾滾,誘惑太大,修行者敬而遠之。凡在世俗廝混得歡的,都是一些進階無望的小蝦米。他們天道求不成,轉而求紅塵富貴。除此之外,俗世的天地元氣稀薄,且混雜了各種污濁之氣,容易污染純凈真氣。

    “如此一來,誰都不愿意踏足紅塵。以華國為例,有一句玩笑講,白沙以南無仙師。白沙王城尚有一條殘余靈脈,越往南走元氣越貧瘠。更何況,東南的云山有瘴氣,西南的楚山有陰氣,西北的云夢有穢氣,哪個仙師樂意去……”

    等等,信天游打斷說嗨了的董小姐,問:

    “云夢不是一個大湖嗎,應該只有水汽霧氣,晦氣是什么玩意?漁民天天運氣不好,打不著漁,還不得餓死。”

    董淑敏笑靨如花,嗔道:

    “棒槌,棒槌,你真是個棒槌……污穢的穢,不是隱晦的晦。反正泛舟湖面的人,經常莫名其妙死掉,沒有一絲打斗痕跡。云夢大澤浩瀚無邊,水軍和漁民從來不敢離岸二十里。一見到湖面起霧,或者聞到臭雞蛋味兒,就趕快逃跑。”

    信天游明白了。

    臭雞蛋味,應該就是硫化氫了。湖底壓縮積沉了大量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硫化氫等毒氣,一旦受到外力作用,會被迅速釋放出來。如同一罐汽水,搖晃之后再打開,里面的氣體就噴出。

    董淑敏道:

    “小天,別怪我上次去云山抓你……哦不,抓山魈,那也是沒辦法。白沙以南無仙師,連本事強點的通幽法師都不樂意來。為啥?天地元氣稀薄,野獸難成精。殺妖取丹的修士,全朝名山大川跑。溪千里說,好不容易出了一頭山魈,別被人家搶了先……”

    少年臉色陰沉,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妖獸并沒有惹你,何必取它的丹?我不希望,你的雙手沾滿血腥。”

    少女俯身為少年拂去肩頭的柳葉,順便幫他整理好紗帽,吃吃笑道:

    “好啦,好啦……人家只是說說嘛,連一只雞都沒有殺過的。”

    吊后面的小香小蘭趙甲嚇一跳,趕緊垂下眼簾。

    貌似,風風火火的小姐在撒嬌……

    董淑敏想了想,道:

    “剛才說到哪里了,對,尋天者。修行之人埋頭在洞府里苦煉,也不是一件好事。不容易突破,越往上走越艱難。這時候就要踏入紅塵,或探尋危險之地,或混跡市井,叫做歷練。以求砥礪心智,體悟天道。

    “仙師是法外之人,濫殺無辜的事偶有發生。修士為爭奪天材地寶廝拼,屢見不鮮。許多散修、野修,缺乏名門大派的規矩約束,為增長實力不擇手段……所以,道門便派出了巡天者震懾。他們是最強大最有潛力的一批年輕人。一邊歷練,一邊裁決,兩不誤。”

    信天游點點頭,道:

    “我懂了,維和部隊!”(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