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十一章 螳螂捕蟬
    章牧之沒料到事情急轉直下,擂臺上的兩位正主兒自己談好條件,沒他什么事了。

    于是裝作隨意地朝前邁出了兩步,想再接近一些,尋找一個絕佳角度。在少年遭遇生命危險時,拼著事后五馬分尸,也要擊潰周海的神識。但周大王子頭頂的束發紫金冠是一件法器,阻隔了念力攻擊,并不方便下手。

    “站住!”

    站在觀禮臺前沿的朱里子警惕地一聲斷喝,右手中指在劍匣底部一叩。盒蓋瞬間開啟,里面光芒四射。

    他打的主意,其實跟章牧之差不多。一旦周海遭遇危險,拼著毀滅信譽破壞擂臺規矩,也要一劍飛出,將少年斬了。

    周海只是脾氣暴躁,人可不傻,指點著兩人吼道:

    “混賬,你們準備干什么?哼,任何人如果插手擂爭,就是與我大周為敵。”

    他講這話,一半出于率性,另一半則緣于,假若章、朱兩個人都搞鬼,自己明顯吃虧。因為章牧之的念力攻擊毫無痕跡,而朱里子的飛劍卻連傻瓜都看得見,還慢了一拍。

    章牧之無奈地退回原位。

    朱里子悻悻合上劍匣,扭頭對郝仇道:

    “大王子的彩頭,自然是由周國保證。可那少年的彩頭,難道由白沙府保證?“

    身為供奉,他一百二十個不愿意周海冒險打擂。即使打贏了,自己也沒一點功勞。假如打輸了,萬一丟了性命,自己會跟著完蛋。

    郝仇同他一樣,早就希望擂臺結束了,可左等右等時間未到。聞言心照不宣,當即向前一指,喝道:

    “兀那少年,你蒙面打擂,不肯吐露姓名家鄉,本府一概不究。可彩頭三十二萬兩黃金,在哪里,難道隨身揣著的?“

    信天游道: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真揣了三十二萬三千二百兩黃金。”

    郝仇怒斥。

    “胡說八道!白沙禪寺開出的金票,最高也才一千兩……”

    話講一半,戛然而止。意識到身為朝廷高管,似乎不應該言之鑿鑿,斷定民間金票的最高面額。除非,親手接過……

    信天游懶得糾纏細節,從懷里掏出一張疊得亂七八糟的紙片打開,舉起來團團展示了一圈,道:

    “半個小時前,我在樂游坊下注三千二百兩黃金,一賠一百,賭邴虎輸。現在,邴虎真的輸了。本金加賠付,是不是三十二萬三千二百兩黃金?”

    眾人一聽,恍然大悟。

    原來黑衣少年打擂,是為了這一筆巨款,跟王權之爭根本沒啥關系。人家處心積慮,有備而來。根本不怕得罪平安侯,也不怕賭場賴賬,更不怕報復……

    這才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周海、周平一門心思收拾華文,卻沒料到早有人潛伏著,將他們黑吃黑了。

    俺要有這本事,只怕也會偷偷干,比劫官府的庫銀都強一百倍……

    周海幾乎要氣炸。

    關系到華國易幟的大事,被一個賭局攪黃了。昨日,周平巴巴地送了他一成樂游坊干股。怎料分紅還沒拿著,先欠下一屁股債務。

    當即一指城隍廟街道右角的茶室,喝道:

    “平安侯,是不是這么一回事?”

    周媚與周平,屬于周王室的遠親旁支。素來被他瞧不起,當然也不必給什么面子。若非周國支持,周媚當不上華王后,周平做不了侯爺。

    周平面如死灰,戰戰兢兢道:

    “確實如此……”

    證人太多,賭契又捏在人家手里,賴是賴不掉的。

    “好,好,好……”

    周海咬牙切齒,連說了三句好,道:“周平,你給我聽好了。不管賣房子還是賣地,趕快去準備三十二萬兩黃金。”

    周平一凜,小雞啄米一般點頭。

    欠誰的錢都可以,唯獨不能欠大王子,這廝已經將金子視為囊中物了!

    信天游將賭契塞回懷里,擊掌道:

    “爽快……周海,就沖著你這股爽快的傻勁兒,我也不逼太狠。我輸了,你直接從我身上搜走賭契就是。你輸了,一個月之內把錢送到樂游坊。方便我把你們兩個的六十四萬六千四百兩黃金,一并取了。

    “假如一下子拿不出這么黃金,允許用靈石、天材地寶、珠寶、糧食、絹帛……等等等,來進行沖抵。到時候,就以這張契約作為憑證,取貨。“.

    廣場鴉雀無聲。

    整整六十五萬兩黃金,足以令親朋反目,仙師歸凡,兩國開戰,卻被他說得跟喝蛋湯似的。

    如此有恃無恐,非有極其強大的背景不行,誰敢生出歹心?

    周海皺眉道:

    “你這廝啰哩啰嗦,講完沒有?我要動手了,給你三息時間準備……“

    身為王子,又是仙師,在擂臺上和一個凡俗平民賭斗。他站得越久,越丟人!

    當著幾萬人的面,信天游終于夯實了巨款。

    否則,還真怕周平連侯爺也不當了,攜款潛逃回周國。到那時,即使殺了他也無濟于事。

    沒想到摟草打兔子,又蹦出一只狐貍。周海錦上添花,以國格擔保,為“方舟計劃”慷慨提供了啟動資金。

    他心里高興,未免得意,脫口道:

    “你只管來。“

    周海冷笑。

    “那好,一,二,三……“

    “三“字的尾音猶在空中飄蕩,身影卻憑空消失了。

    信天游突覺烈風撲面,早有準備,看清楚了對方殘影。腳下穩穩地擺出騎馬蹲襠勢,瞬間右臂上格,左拳直擊。

    他從未與仙師正面對戰過,以為周海頂多比邴虎強一丟丟。

    卻不料胳膊上傳來的力道猶如泰山壓頂,更有一股震蕩形成浩蕩洪流,直透身軀,擠壓得五臟六腑都要化為齏粉。

    左拳也沒有擊中周海,那廝的身外憑空生出一層光幕,如擂大鼓。

    腳下堅實的鐵樺木“咔嚓”巨響,陷入了一寸。

    剛剛見到上一章評論里,小悄對“大秦武王”的注解。

    把我給樂壞了,確實漲姿勢!

    之所以沒把“嬴蕩”改為“趙蕩”,是因為前者太有名了。小悄如果不說,我根本沒想到舉鼎砸了腳的哥們是他,屬于同一個人。

    包括始皇帝,我就曉得叫“嬴政”,原來是叫趙政。(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