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三十一章 蠢得陣法都失靈
    胡侍郎面色一沉,飛快地轉身指向院子里的三人,道:“你們過來。”又對傻乎乎站立門邊的小黃門道:“守住這里,別讓任何外人進。”

    那三人恰是欽天監境界最高的法師,也是測試主考官,聞言急匆匆踏上臺階。

    董淑敏一見,那哪行?前腳趕后腳跟上。

    小黃門的嘴巴動了動,卻沒有出聲阻攔。貌似,董小姐不是外人。

    院中七個法師,五名文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色古怪,都不說話。

    他們猜不出房間里面發生了什么,預感肯定不是好事。剛剛因為“天靈根”而引發的興奮還沒有消退,又撞到一個晴天霹靂,滋味一言難盡。

    華國的欽天監,并不看天象。即使要他們去看,也看不出啥名堂。

    國與國之間的交往,由禮部的司禮監負責,屬于俗世禮儀。假如修行門派駕臨,或者仙師事宜,則由欽天監管理。比方說,挑選修行苗子的春試,供奉靈石天材地寶給瀟水劍派,安置歸凡的仙師等等等……

    然而,華國的天地元氣稀薄。修行子弟即使歸凡了,作為仙師有的是地方去,并不愿意返回故鄉。

    對此,朝野頗有爭議。

    一方說,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這幫家伙忘恩負義,當初就不該培養。另外一方講,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他們回來之后缺乏修煉環境,還不如在外面闖蕩。

    通幽法師屬于修行路上最早的淘汰者,高不成低不就。回歸俗世后,也需要柴米油鹽醬醋茶,謀差使混生活。大部分流散民間,小部分進了欽天監。

    日積月累,導致欽天監里的法師扎堆,境界卻普遍不高。被門派勒令歸凡后,七八九層的通幽上境還存在一絲沖擊開光的可能,鉆山打洞也要往天地元氣濃郁之地跑,自行修煉。

    天靈根的出現,對華國意義非凡,意味著貧瘠之地也生長奇葩。可以想象下一個三年的春試,作為國教的瀟水劍派必將增加華國考生的錄取名額。其它門派,也會派“行走”來考察。

    欽天監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

    大門“砰”一聲關閉了。

    三面窗戶大開,室內并不陰暗。清幽的氣息若有若無,令人遍體通泰。

    房間中央,立著一尊兩米高的五邊形圓柱體。每一邊的中部均露出一個海碗大“窗口”,里面各色氣體翻涌,卻奇妙地不溢散出來。

    這便是測試靈根的五行柱法陣。

    靈氣至微,與空氣混雜后,便能夠被肉眼看見了。

    金性肅穆、冷淡,是白色。木為生氣之源,代表生長,是綠色。水為萬物之本,可以破壞一切,也能滋潤生命。包涵萬象,為黑色。火為陽剛之氣,是紅色。土為生長根基,可藏木藏水,為黃色。

    距離五行柱三米多遠,擺著一張寬大的書桌。墨研磨好,筆擱在硯臺上。雪白宣紙上寫著幾行字,觸目驚心。

    姓名:董舒。

    年齡:一十六歲。

    籍貫:棲云郡。

    金靈根:零。

    木靈根:零。

    水靈根:零。

    火靈根:零。

    土靈根:零。

    兩名文吏與三名法師繞著五行柱觀察,表情沮喪,如喪考妣。一個少年垂頭喪氣站立在兩米開外,滿臉無辜,喃喃自語道:“不是我搞壞的……”

    先前跑出門報告的年輕小法師,對胡侍郎和三名大法師解釋道:

    “第一次測試,董舒公子的靈根屬性全部為零。第二次測試,還是零。我們重新啟動了法陣,再測兩次,依舊沒有一丁點兒改變。莫名其妙之間,法陣突然就壞了。大人,要不要趕快請逍遙伯修理?“

    小法師簡直快哭了。

    哪一次請逍遙公子,他不是獅子大開口?剛巧又趕上春試的節骨眼,那廝毫無王族覺悟,不喊出個天價才怪!

    靈根為零,比牛還蠢?屋子里沒一個人相信。那么,明顯是陣法壞了。

    董淑敏快步走到信天游身前,豎起了大拇指,笑嘻嘻道,你真行!

    她也不相信靈根為零,只認為他施展了手段。比方說,圣胎真人就可以返璞歸真。表現得跟凡人沒什么差別,只有境界更高的大修士才能看出端倪。

    信天游呆呆的,無話可說。

    “進化一號“太厲害了,十幾年過去,果真把靈根刪除得連渣都不剩。如果在小時候搶救一下,估計還是能留下殘根的。

    靈根對修行至關重要,常言,玉池清水灌靈根,翻江倒海修長生。

    每個人生下來都擁有靈根,只是優劣與屬性特點不同而已。靈根為零,意味著徹底沒有,聞所未聞。

    假如欽天監的法陣出了問題,誰還肯相信測試結果?

    胡侍郎見少年木呆呆的,靈機一動,連忙趨前。右手大拇指一扣,食指彈出,小拇指卻又越過無名指插入中指勾出的圓圈,豎起在對方的眼前,道:

    “董舒,你看清楚。“

    隨即,把大拇指、中指、無名指收攏扣住,小指卻彈出,與食指一同豎立像個倒立的“八”字。

    手勢繼續變幻,一呼一吸之間就換了五種。然后停下,問:

    “剛才,我一共捏出了幾個手訣?”

    靈根不行,將影響身體的各個方面。比方說,蠢笨,注意力集中不了,辨識差……等等等。

    胡侍郎一息之間做出了六種手訣,有點快,卻完全在正常人能夠分辨的范疇。考驗的是快速記憶,精神集中,形態分辨。

    哎呦……這完全是把小天當作小孩子測試嘛。

    董淑敏憋不住,閃開兩步笑出了聲。

    眾人卻沒有笑,表情很嚴肅。

    眼下不僅僅是一個法陣壞沒壞的問題,還關系到公信力。即欽天監測試的成績,作不作得了數。如果被外界曉得了,會引發軒然大波。被王后周媚曉得了,恐怕笑掉大牙,趁機削減經費。

    信天游知道胡侍郎想驗證什么,當然要予以配合了。面無表情伸出一根指頭,笨拙地用左手幫忙,把右手無名指塞入了中指勾出的圓圈,慢悠悠道:

    “道生一……“

    胡侍郎點點頭,心道董舒少爺還沒有蠢到家,有樣學樣,其實這是一個驅邪用的玄天指。

    少年變出了兩根指頭,道:

    “一生二……“

    胡侍郎嗯了一聲。其實這是一個發兵訣,盡管講話牛頭不對馬嘴,樣子卻沒錯。

    信天游把手收了回去,道:

    “你后來就亂七八糟了,按道理,接著應該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

    胡侍郎急了,道:

    “我是問你,一共捏出了幾個手訣。”

    少年茫然道:

    “啊,你有問嗎?我一直在合計你為什么不出三……對了,你為什么不出三呢?接下來,應該是三了呀……”

    胡侍郎目瞪口呆,竟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董淑敏笑得肚子痛,道:

    “胡叔叔,你別捉弄小舒了。他人挺倔的,記性也差。經常鎖門之后剛走出院子,又要跑回去看門鎖好了沒有。《道德經》里的這段話,他花了整整十天才背下來。”

    董小姐一邊說,一邊眨巴眼睛,用手指頭點了點腦瓜。

    眾人齊齊“哦”了一聲,明白了。

    也許陣法沒壞,是董舒那小子的靈根差得不可救藥,超出了感應范疇。

    平生未見過這么蠢的人,蠢得陣法都失靈。他能夠安全長到十六歲,真是個奇跡!(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