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四十章 偷吃
    桃李園,是華王天啟的一座別園。

    早春二月,桃花紅似火,李花白如銀,繽紛艷麗,芬芳襲人。

    花樹中央的坪地上,擺放了八張大圓桌。東方的上首兩張,下面呈三三排列。每桌均有十人,正是華國官員,周國賓客,以及六十名春試高中的考生。

    上首左邊那桌,坐著華、周二國的禮部尚書何朗、王端,各自帶了兩名侍郎。欽天監是春試的主管機構,侍郎胡禮盡管比尚書們低了一級,卻作為主辦方帶了三名郎中陪同。

    右邊那桌人屬于三個機構的重要官員,級別最低也是員外郎。

    宴會的規格相當高,但往年更高。華王天啟會親自出席,歡送子弟們遠游修行。

    在他們背后十余米遠,桃樹李花的掩映中矗立兩座亭子。

    左邊亭子中,白靈兒端坐于瑤琴前。兩側各一名侍女,身后有五名樂工,手里捧著笙、簫、葫蘆塤、琵琶、鈴鐺。

    曾經在城隍廟大出風頭,以嘹亮劃破天際的嗩吶卻沒有出現。這一次是國宴,當然要盡高雅的來。大鼓嘈雜,嗩吶的殺伐氣重,顯得有點低俗了。

    右邊亭子里,散坐了六名欽天監沒資格上席的低級官員,如張給事等等。小胖子馮端等八個“臨時工”整齊穿戴著青衣小紗帽,肅立于亭外。

    兩排共六桌的學子席,前排正中面對亭子的位子,坐著全場矚目的焦點,天靈根董淑敏。剩余的五十九人加起來,分量都沒她重。

    天靈根是什么概念?

    以瀟水劍派而言,也只在三十年前出了一個,即當下的掌門人丹丘生。

    修行世界,以強者為尊。缺乏大修士撐腰的門派,遲早要完蛋。從一千年前開始,天地元氣盛極而衰,各大門派也逐漸衰落,神通境界強者越出越少。

    但有門派消亡,也有門派崛起。關鍵看能不能出強者,攫取更多的修煉資源,如洞天福地、天材地寶等。否則,連現有的一切也會被奪走。

    可以想象,當董淑敏進入瀟水劍派后,將被當作寶貝疙瘩培養。不出意外,未來必成為十大長老里的一員,甚至掌門。到那時,恐怕就不是周國兼并華國了,而是華國要吞并周國。

    周國人為了杜絕這種幾乎可以看得見的可能性,只能選擇今日行動,只能在公開場合的桃李宴。

    盛宴之后,董小姐必被華人保護得嚴嚴實實,無法接觸。比方說眼下的桃李園外,白沙府差役巡街,刑部捕快警戒。連密偵司也出動了,由統領章牧之親自率隊。天空飛過一只鳥,也要分辨雄雌才肯放行。

    待到了明日,董淑敏便成為瀟水弟子。敢對付她,就是與瀟水劍派為敵。

    距離桃花李樹五十多米遠,信天游呆在廚房的“過間”內,耳朵聽外面宣讀本次春試的結果,官府獎勵……嘴巴吃得不亦樂乎。

    三名大廚,五名幫工,十六名侍女,全從棲云酒樓聘請過來,搞不清如此高規格的桃李宴套路。不小心撞見少年有恃無恐地大嚼,慌忙躲開了,不敢作聲。

    為防止出問題,所有食材均由欽天監采購,他們只負責烹飪,傳菜。先前還有幾個官府模樣人檢查廚房,最后只這位貴公子留下了,毫不客氣抓起筷子。

    嗯,可能是一個試毒的小吏。

    “……所有學子,獎勵白銀五十兩,下品靈石一顆。修行期間,每年減征其家庭賦稅銀一百兩,免除一切徭役。前三名,另獎中品靈石一顆。第一名,天靈根董淑敏,再另獎上品靈石一顆……”

    其實這六十人里,最終成為仙師的不過五六人,偏偏還不肯返回家鄉。

    而華國的支出,遠遠不止上面提到的。每年需向瀟水劍派進貢大量靈石,天材地寶。如果對方修宮殿,得派出工匠,費用還要自個掏。如果打仗,就得派兵。

    信天游覺得,干嘛喂這些白眼狼?不但別獎勵,還要重重征稅才行。好在三年之后,董淑敏一定歸來。

    上菜有講究。

    咸者宜先,淡者宜后;濃者宜先,薄者宜后;無湯者宜先,有湯者宜后。即口味由重到輕。辛辣的菜肴在宴席進行到大半時端上桌,以提神開胃。酸甜的菜品在酒過三巡后再上,以醒酒解乏。

    這些菜,并不是做好一盤上一盤,那也太不像樣子了。先上雙數,取雙喜臨門之意。一般是四、六、八,取四季平安,六六大順,八星高照之意。

    桃李宴是國宴,每桌又有十個人。預備先上八道菜,四涼四熱,小吃什么的不算正菜。

    涼菜好辦,擺在過渡房間的長條桌案上。熱菜弄好了也先送入過房,等大人們講話完畢,一次性端出。第十一道是壓軸的重菜,得現炒,趁熱端出。第十二道是收官的鮮湯,早就文火慢煲了。

    如此一來,便給信天游的饕餮創造了最佳條件。

    仗著速度快,落筷如雨點,不好挾的用手撕。每盤菜都被挑走了最肥嫩部分,數量減少三分之一。

    這貨還生怕被人看出,將剩余的部分攏整齊。

    如此一來,菜還是那道菜。卻沒有一道能夠蓋滿盤子,堆出尖兒,連叫花子請客都要比這客氣。人家的“青椒炒肉”可能只有頂上兩三片肉,可底下青椒堆成山,透露著滿滿的誠意。

    聽到一聲“開席”的吆喝,八名端莊的侍女走進了過房,目瞪口呆。

    這些菜的分量如此寒磣,好意思叫國宴?

    但時間不等人,只好硬著頭皮端起托盤,魚貫而出。另外八名負責上菜的侍女,一個接一個跟上。

    罪魁禍首信天游懶洋洋斜靠一棵桃樹,手指勾著個小酒壺,連打了幾個飽嗝。他不習慣帶手帕,便用青草擦掉手上的油膩,用舌頭把嘴唇上的油花舔干凈。

    果然,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古人誠不我欺也。

    以前在云山時,只關注食材蘊含的營養,熱量,哪里分辨味道?沒料到下山后,開始挑剔起來。不行呀,得把艱苦樸素的優良作風重新撿起。

    以前對喝酒深惡痛絕,因為提供不了啥能量。這次故意不運功,讓酒精刺激肌體,麻痹神經,竟產生了飄飄然感覺,思緒亂飛……可是,很舒服。

    這些酒微酸微甜,屬于酵母菌糖代謝產物,會隨著濃度升高停止活動,所以釀造曲酒頂多18度。師父造了一套蒸餾裝置,是提純藥物用的,干嘛不蒸酒呢?絕對可以搞出前所未有的烈酒。

    咦,宴席那邊靜悄悄,怎沒一個人動筷子?

    做賊心虛的某人從枝葉縫隙間探出頭窺視,只見華國官員臉色尷尬。一個年輕的周國郎中“哈哈哈”大笑,指向菜肴道:

    “噫,今天開眼界了,原來華國的雞只長了一條腿。”(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