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五十四章 七劍截江
    一棟三層的樓閣頂,兩鬢斑白的瘦削中年人如同一桿標槍般挺立,憑欄望向了一里之外的桃李園方向。身旁站立五個頭戴官紗,皂衣革帶懸腰刀的年輕人,正警惕地掃視著下方的各條街巷。

    他們正是密偵司統領章牧之與幾位心腹,其余諜子則扮作平民,撒網一般散布地面。

    桃李宴,屬于最高規格的國事活動之一了。

    桃李園由王宮禁衛守護,在宴會的期間,鄰近街道被刑部捕快封鎖,次圈街道由白沙府差役巡邏。加上密偵司埋伏了暗樁,清風觀派出了仙師。保衛可謂不遺余力,水泄不通。

    因為是華王天啟的別園,附近三百米內不準蓋二層房屋,一里之內不準建三層樓,以免偷窺。

    這片區域是白沙城的最北端,距離高聳的城墻僅僅兩里半。

    章牧之望著桃李園的繁花似錦,回憶往事,嘴角終于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笑意。

    二十年前,十八歲的大哥給父王留下一信封,偷偷溜出王宮。帶著十六七歲的自己與童三、鐵四,游歷了瀟水、芝水流域。回來后差點挨板子,削掉王子身份。

    兩年后的春暖花開,他故態復萌,再次出宮南下游玩了云山。

    那時候,郭相爺的“歸化之法”初見成效,番人并不對立。越往山里走民風越淳樸,一路有驚無險。

    最后一站,四人由東南的云山轉入西南的楚山,抵達西寧縣。在縣城的集市上,大哥遇到了渡過寧水賣草藥的大嫂,跟丟了魂似的。整天往集市跑,遭遇了大嫂族人的白眼與威脅,也不在乎。

    大嫂那時才十七八歲,羞得不行,三天后就不來了。

    大哥膽大包天,身為王子知法犯法。竟然出高價請人偷偷造了一具木排,在偏僻處強渡寧水。

    一千二百年前,五國聯手毀滅了西女國。楚山神女出關后,屠盡十萬兵,流血一千里。自己也在與五國修士的戰斗中引發天雷,香消玉殞。華氏的先祖華龍才趁勢崛起,掃平西南。

    感恩于神女,華龍想恢復西女國。但楚人卻不肯出楚山了,楚女也不嫁外郎。

    于是,華國設立了永不征稅的西寧縣,嚴格限制外地人口涌入。始祖華龍親自定下了一個奇怪規矩,片帆不許下寧水,楚人卻可以過河來交易。

    在自己與童三、鐵四及楚人的眼皮子底下,大哥與大嫂磕磕巴巴交流。竟然產生感情,傳遞出了機密信息。這件事,讓人想一想都覺得無比神奇。

    四個人夜里渡河,摸入了楚山。自己與童三守護木排,大哥則帶著鐵四去找人。到第二天子夜,大嫂逃跑出來了。

    但還是被發現,楚人一路追趕。敲鑼打鼓,山梁上全是火把。

    五個人緊急登排撐篙,離岸三十多米了,楚人才追至江邊。那是一幕,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場景。

    楚人不咒罵,不下水追擊,不射箭拋石。沿岸邊站成了一線,靜靜看著。

    自己驚駭地發現,男女全部二十多歲,沒有一個中老年人。

    在西寧縣里遭遇的情況也如此,小伙彪悍,姑娘嬌美。當時還以為是楚人習俗,拋頭露面的事全讓年輕人干。

    現在看來,楚山之中壓根就不存在老者。

    這怎么可能?

    關于楚山,楚人,大哥后來禁止討論。所以,自己與童三永遠都不知道,他與鐵四在山中見到了什么。

    寧水不寬,極窄處才二十多丈。但兩岸都是山崖,數百米一拐,水流湍急。

    那夜不湊巧,子時前江水暴漲,濁浪滔天。拍打得木排幾乎散架,滴溜溜無法靠岸。

    四個人均為通幽、凝罡境高手,卻是旱鴨子,撐排的水平不敢恭維。何況江水太深,一丈半長的竹篙探不到底,使不上勁。

    木排越漂越快,如箭離弦,好幾次差點撞毀在礁石上。浪頭立起有兩米多高,一浪拍下,打得連人帶排沉入江水半截。

    說什么人定勝天,在這樣的天地巨力面前,凡人如同螻蟻。

    那一夜月光皎潔,漂流了十幾里后,遙遙望見神女峰,自己心中拔涼拔涼的。

    過神女峰三里,是一個喇叭形口子。

    寧水由一百多米寬陡然收窄至六七十米,沖出峽谷。落差劇降,簡直像一條瀑布飛流直下。河道的中央,橫亙著一堆臥牛狀礁石,被當地人稱作鬼門關。以如此高速撞上去,必然排毀人亡。

    大哥與大嫂吵了起來。

    一個喊:

    “等木排稍微靠邊,我找一個崖壁的凹槽處把你丟上去。記住,一定要抓住東西呀。千萬別松開,等水位降落……”

    一個說:

    “你們不會水,可是有武功。呆會兒木排撞向山崖時,別用竹竿撐開了。往前跳,使勁抓住崖壁垂下的藤蔓,慢慢爬……”

    “不行,你留在排上,會死的。”

    “別管我,我會游水……”

    “會游也不行……是我把你騙出來的,要死一起死。”

    兩個人吵著吵著,突然不說話了,手緊緊握在一起,神情絕決。

    浪太大,風又狂。

    木排顛簸劇烈,所有人渾身濕透。

    大哥猛使眼色,還是想冒險靠邊,將大嫂丟上去。他們三個,固然可以跳起來去抓藤蔓,九死一生。而站都站不穩的大哥,注定要跌入江水,無法生還。

    自己不動,童三、鐵四也不動。

    嘭……

    一根木頭散架了,剩下的“咯咯”直響。

    大哥跳起來罵人,從來沒見他那樣兇過,面孔猙獰,很瘋狂!

    大嫂蹲在排上,一只手緊緊抓住繩索,另一只胳膊死死抱住大哥的腿,怕他滑倒。

    這種時候,做什么都沒有用了,只能聽天由命。

    大哥突然又笑了,道,好兄弟……

    突然,風平浪靜。

    木排迅速減速,降落。

    自己驚訝地回頭,只見七柄古樸的長劍插入江水半截,立起了一堵水墻,正隨著水位的上升而緩緩升起。

    七劍截江!

    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聽到“咚咚”響,大嫂的頭重重磕在木排上,哽咽道:

    “大祭師,我,我……我回去好啦,放過他們吧。”

    抬頭望,木排正漂流在神女峰下。

    月華如水,神女的剪影頂天立地,悲憫看著江中。

    半山腰,七位女子白衣飄飄,不發一言。

    想必,那便是傳說中在神女峰結廬修行的七位楚人大祭師了。她們的法器,竟然是七柄又寬又長的青銅劍,像千年之前的戰陣兵刃。

    將洶涌澎湃的大江截流,需要多么驚天動地的神通!即使瀟水劍派的十大長老聯手,也未必能做到吧。

    到底是華國保護了楚人,還是楚人安定了邊陲?他們若出山,誰能抵擋?

    童三與鐵四,在那一刻徹底變成了木偶,自己的表情恐怕也差不多。還是大哥鎮定一些,默默拉起了大嫂。

    木排繼續漂出了一里多遠才擱淺,水深不及膝蓋。

    滿江魚兒蹦跳,龜蛇亂爬。居然見到了三米多長的怪魚,脊背生出硬刺,一張口獠牙森森,嚇死人。

    五人棄排,手忙腳亂攀爬上懸崖。爬到一半的時候,大嫂大哥又爭執起來。

    一個講,自己答應了大祭師,得回楚山去。

    另外一個道:

    “不對……大祭師如果只是為了救人,簡簡單單用飛劍帶我們離開江面就行了,犯不著截斷大江。很明顯,她們不能違背祖訓幫助你逃跑,才用了非常麻煩的方式。又遙望著木排漂遠,始終不說一句話,是默許了離開。”

    爭論之間,遠處轟隆巨響。

    七柄長劍飛入了神女峰,將近百米高的水墻砸下。水沫騰空而起數百丈,仿佛紗簾遮天。

    啊呀……

    啥也別說了,快爬!

    就這樣,大嫂來到了白沙城,最初住在桃李園。假如沒有后來發生的慘劇,今日可能會與大哥一起,出席桃李宴……

    小王子,也該十六歲了……(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