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七十九章 玉面飛龍
    黃金萬兩,僅僅只是玩兒?

    現場為之一靜,隨后,轟……世子書生們跳了起來。

    好比兩軍交戰,己方被打得潰不成軍。突然一騎從萬人堆中殺出,單槍匹馬,力挽狂瀾,怎不叫人熱血沸騰!

    白靈兒恨恨地跺了跺腳,扭身退回。

    兩個人并排站在臺子上,簡直像拜天地,尷尬死了。何況她曉得,錢對信天游不是問題。可問題是,他現在沒錢。要等到明天贏下賭局和決斗之后,才能取得六十四萬兩黃金。

    萬花樓的唱名人眨巴眼睛,不知該唱,還是不該唱。

    以往打賞花魁,一擲千金不鮮見,但從未冒出過一擲萬金的騷包主兒。萬一他說開玩笑,咋辦?官府可不管你收到沒收到,依舊會追討一半特稅。

    唱名人不作聲,兩個白沙府派出來監督的小吏急了。一個奮筆疾書,一個陪著笑臉問,“公子,請教尊姓大名?“

    信天游一抖袍子下擺,語調鏗鏘,就差擺出一個炫酷的造型了。

    “爺爺胳膊上能跑馬,肚子里能撐船。拳打東山猛虎,腳踢北海蛟龍。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江湖上人稱……靠,這好像不是我呀……玉面飛龍,董舒是也!爾等搞清楚沒有,舒服的舒,不是輸錢的錢……“

    哎呦,白靈兒在后臺笑得肚子痛。這么隆重的場合,被他當兒戲一般玩耍,真是不靠譜呀……

    嗷……

    書生們炸開了鍋,爭先恐后朝戲臺子涌。

    這這這,這就是謫仙人?怎么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樣。《千字文》杠杠滴,自己還跑去欽天監觀摩了。胡侍郎見來的人太多,差點賣門票。被何尚書大罵“有辱斯文“,才悻悻作罷。

    維護秩序的衙役與四水幫眾一看情況不對,趕緊阻攔。

    童三與華文從棚子里鉆出來,傻傻的搞不清狀況。

    小吏一聽臺上的少年報出了姓名,哪管三七二十一,先夯實再說。一把抓起鑼錘奮力擊下,吆喝道:

    “玉面……咳咳,那個飛龍……董舒,預祝白靈兒姑娘奪魁,恭賀纏頭一萬兩黃金。“

    唱名完畢,鐵板釘釘。

    書生士子們漸漸安靜下來,轉身望向飄香苑的陣容。那邊的人也全朝這邊看,交頭接耳,卻無人敢站出。

    乖乖,一萬兩黃金。官價兌十萬兩白銀,黑市可換十二萬。一般的商戶,砸鍋賣鐵也拿不出。

    今天看雙姝斗艷的,除了男人,還有少數千金小姐。用團扇遮住半張臉,偷瞄臺上的少年郎。眼波流轉,都快滴出水來了。

    紈绔子陽河匆匆跑到了中間地帶,嚷道:

    “喂,他說一萬兩就一萬兩呀。金票呢?假如沒金票,那擔保呢?“

    敲鑼的小吏一聽,心里也打鼓,忙問:

    “董公子,你帶金票沒有?“

    “沒有。“

    “啊……“

    小吏覺得天旋地轉,心跳都停了。

    “急啥,逍遙伯華文給我擔保……華文,快吱聲。“

    吱……

    臺下的華文真“吱“了一聲,跳腳罵道:

    “董舒,我算是看出來了……你說要借錢給我,到現在沒看見一個銅板。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還要我擔保……呸!“

    陽河大喜,趕緊打蛇隨棍上,問道:

    “伯爺,如此小人,不理也吧。那,你還給他擔保不?“

    華文一瞪眼,道:

    “當然擔保呀,怎么不擔。他要是玩不下去了,我的小錢錢找誰要去?“

    直娘賊,什么腦子,什么狗屁邏輯!

    陽河被噎得直翻白眼,說不出話,灰溜溜跑回去了。

    小吏再宣:

    “逍遙伯華文,為玉面飛龍董舒擔保。“

    眾人面面相覷,議論紛紛。

    敗家子華文,真的名不虛傳,這也敢擔保!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作為王族宗室,逍遙侯府拿出幾萬兩黃金確實不困難。可拿出之后,估計是難回來了,自家喝西北風去?

    彩棚里,大部分官員、嘉賓、評委伸長了頸子,眉飛色舞,看一臺好戲怎么收場。

    少頃,飄香苑的唱名人得意洋洋敲鑼,喊道:

    “四海鹽行劉大掌柜,預祝麗姬姑娘奪魁,恭賀纏頭一萬五千兩黃金。劉大掌柜說了,他還準備了黃金五萬兩,問董公子是不是奉陪到底。“

    鹽鐵,歷來屬于官府的專營項目,利潤極高。劉大商人既然能夠經營鹽行,當然財大氣粗,有高官支持。

    僅僅間隔了十秒,萬花樓的銅鑼便響起。唱名人揚眉吐氣,大喊道:

    “玉面飛龍董舒,預祝白靈兒姑娘奪魁,恭賀纏頭十萬兩黃金。董公子說了,他還準備了黃金五百萬兩,問劉大掌柜是不是奉陪到底。飄香苑的阿貓阿狗們,不要一個一個地朝外蹦了。并肩子上,千萬別客氣……“

    這幾句話如同天雷震響,現場徹底安靜了。

    飄香苑徹底熄火,無力挑戰。連萬花樓前的眾書生,也集體目瞪口呆。尼瑪,敢情下凡的不是文曲星,而是財神爺呀!

    數息之后,彩棚正中的主位,禮部尚書何朗實在憋不住了,哈哈大笑。

    坐他左手邊的周平陰沉著臉,道:

    “打賞隔日便需交割,逍遙伯被小人蠱惑了,且看他怎么填窟窿。董舒言語粗痞,哪像一個書生,莫非受人指使?“

    紹冰霍地站起,道:

    “我去教訓這個嘴上無德的小畜生。“

    言畢,看了周平一眼。見對方微微點頭,立刻緊握雙拳,咚咚咚下樓去了。

    后黨紈绔,最大的兩處產業是樂游坊與飄香苑,他也有股份。董舒講“阿貓阿狗“,將所有人罵了個遍。是可忍,孰不可忍?

    紹子力投靠王后周媚的時間遲,導致世子紹冰在紈绔內的排名竟比不上“三虎“徐亮、馬濤、劉飛。珍寶閣拍”靈晶“,紹雄被童三陰了一道。欽天監測靈根,紹威又被董淑敏當街痛毆。

    堂堂武威侯府,變成了人見人捏的軟柿子,憋得紹冰心頭無名火起。眼見周后要清洗王黨了,再不立點功,真會被掃地出門。

    何朗一言不發,端起了茶杯。

    他接到相國郭春海的密令出席花魁節,就是為了觀察“董舒“。

    圣胎真人駕臨白沙城,磨刀霍霍。但近期發生的一連串事情,讓人想起了一個被封殺的傳聞。當年王宮大火,小王子其實沒死……

    望見通幽九重境的武者紹冰氣勢洶洶沖過來,書生們自發組織人墻。卻被彪悍的四水幫眾拉扯開,留出了通道。

    通道的盡頭,開光仙師童三橫抱雙膀,冷笑不已。(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