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二十九章 紅顏骷髏
    禿驢心機了得,早計劃好了一切。

    前面啰啰嗦嗦一大堆,全是鋪墊與打消警惕的屁話。之后步步為營,層層推進。

    時間差、提前量、預判、變化……全精準無比。能夠在劣勢翻盤搶走了“神珠”,并非靠運氣。

    玉瓊花本領高強,可惜經驗與智謀差了一籌,輸得不冤枉。

    不過,信天游見到伊人沉默地圍繞著山崖飛翔,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為她感覺一陣陣凄涼。

    山崖不高,綿延不絕,表面布滿了溶洞,還不知道里面是否勾連貫通。法海又不可能蠢得立即冒出頭,像這么搜尋明顯徒勞。

    在外面戰斗穩占上風,冒險追進洞的前景卻堪憂。至少速度施展不開,無法飛翔,人家在暗她在明。貼身近戰,應該是不占優勢的……

    終究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

    一盞茶之后,錦云冉冉升起。

    下方傳出了呼喊聲。

    “玉仙子,和你商量個事。”

    玉瓊花沒有搭理。

    書生不趁機逃命,滯留險地,須怪她不得。

    見到錦云越升越高,眼瞅著要飄揚遠去,信天游指向天空大喊道:

    “喂喂喂,玉瓊花,你點快下來。等著,我去把神珠奪回,咱們再商量一件事……”

    他還真不是見色起意。

    華國這個大基地,必須安定。可光靠自己一個人,力量太薄弱了。

    迫在眉睫的,便是華夫人登基為王之后,缺乏保護力量。劍圣作為男子,不方便貼身護衛,也不是很強大。何況,信天游還想調他去守衛華文。

    而玉瓊花是個外鄉人,根底清白,又是圣胎上境的真人。如果能當華國的供奉,對雙方都極為有利。

    她遭遇道門打擊之后流離異鄉,又被修士們排擠。連一個洞府也沒有,想必修煉資源也缺乏,眼下就是最好的邀請機會。

    被一介凡夫粗魯呼喊,真人可能反手就是一巴掌,把對方拍成肉醬。

    玉瓊花卻不惱怒,啼笑皆非。

    這些年,多少道貌岸然的修士見到自己,眼睛里不是透射出**裸的**?少年的眼神,真干凈!

    又想起少女垂髫時,被合歡宗選中。弟弟拉著自己的衣角,仰起面怯怯地問:“姐姐,你會變成仙女嗎?”

    眼神也是這么純凈,充滿驚奇,又不太明白,不敢相信。

    她傷感地搖搖頭,錦帕繼續攀升。

    信天游急了,干脆把手攏成喇叭狀,大叫道:

    “喂,玉仙子,玉海花……快點下來,我幫你突破,一年之內成為出神真人。”

    什么?

    聽了這句話,玉瓊花窈窕的身段猛地一顫。錦云在天空遲疑地盤旋了一圈,最終還是緩緩降落。

    伊人冷冷盯著像猴子一樣蹦跳的少年書生,等一個解釋。

    不過她天生媚體,斥罵也像嬌嗔,冷眼也像凝眸。

    信天游松了一口氣,匆匆走向懸崖。

    “玉仙子,你在外面守候,應該等不了多久……一旦見到法海跑出來,就趕快截住。”

    他覺得玉瓊花性子冷清,下手堅決,卻不像傳說中狠毒,必須請去白沙城。

    山風拂動面紗,露出美妙輪廓。

    玉瓊花腦子里面亂哄哄,沒鬧明白狀況。呆呆望著書生滑稽地攀上懸崖,消失在黑黢黢洞口……

    信天游曉得她懷疑自己的能力,沒空解釋了。生怕和尚鉆山打洞,跑遠了沒法抓。

    小裂縫透入微光,空氣越來越潮濕。

    將目力增強后,隱約可見嵯峨的鐘乳石倒懸。水汽浸潤表面,在末端凝結成珠,半晌不滴落。

    腳下堅硬,偶爾踩碎了細小腐朽的獸骨,吱呀吱呀地響。

    三彎四拐,潺潺的流水聲傳出,漸漸清晰。

    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張微光織成的“蛛網”,橫亙整個通道。是警戒用的,倒沒什么殺傷力。

    信天游無聲地笑笑,右手抓緊一塊石頭,摸索著撞過去。

    再走幾米,便進入了一個空曠“大廳”中。

    穹頂極高,水汽撲面。

    空氣悶悶的,卻沒有霉腐味道,水流聲正是從一個岔洞子傳出。

    法海沒有躲藏,挺立于“大廳”中央。

    呵呵,這禿驢竟然大刺刺的,欺負我看不見。信天游覺得好笑,模仿普通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里行走,茫然四顧,謹慎探腳。

    呔!

    呔……呔……呔……

    一聲聲怒吼如驚雷炸開,回響陣陣似海潮拍岸,震得穹頂石壁的灰塵細沙簌簌而落。

    書生嚇得一屁股跌坐于地,驚恐地轉動脖子張望。

    法海臉露悲憫,雙掌合十,道:

    “阿彌陀佛……又一個被玉瓊花蠱惑,迷失了心竅的傻瓜,情愿為她探路送死。可憐,可悲,可嘆……”

    少年書生的臉上露出兇戾之色,悄悄站起,非常可笑地向發聲的位置躡手躡腳摸去。手掌抓緊石塊,小臂微曲,保持著準備隨時擊打的姿勢。

    等他好不容易摸到廳中央,和尚卻悄無聲息轉移至兩丈外,道: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善哉,善哉……欲不除,如蛾撲火,焚身乃至;貪未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

    信天游覺得,有點意思了。

    法海遲遲不動手,苦口婆心感化迷途的羔羊,難道真的是出家人慈悲為懷?可剛才滅殺幾個化丹仙師,連眼睛都不眨。

    和尚又道:

    “你見她千嬌百媚,言聽計從,恨不能朝擁夕抱。卻不知百年之后,也是白骨一架,黃土一抷。”

    書生啐道:

    “呸!我管百年之后干嘛,現在喜歡她就行。”

    法海張了張嘴,硬是發不出聲音。

    這是很厲害的一次機鋒對撞。

    佛宗認為,所有感覺都是表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紅顏即骷髏。

    但在時空觀里,又覺得過去未來統統不真實,能夠把握的只有現在。即過去過去,未來未來,不如活在當下。

    書生的回答,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以作為經典注解。

    數息后,法海雙掌合十,道:

    “施主言辭犀利,奧義深刻,想必被小僧‘獅子吼’震醒了。但這世界,終究是要靠實力說話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不殺你,是不想枉造孽緣。假如把神珠交還,反而會害你丟掉性命。走吧,走吧……”(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