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三十四章 居然天上客
    瞧見坪里亂哄哄的場面,熊犇斜倚廊柱哈哈大笑。想起身為頑童時,把一只螞蟻扯斷成兩截丟進螞蟻群后,它的小伙伴們急急忙忙銜殘軀回巢穴。

    難道敢尋仇不成?

    哪只螞蟻挑釁,就一指頭按下去碾碎了。

    這時候,一陣整齊的馬蹄聲傳來,女子嬌聲高呼:

    “棲云郡主駕到,諸人回避。”

    華夫人還未登基成為國君,目前的稱呼還只能是她當初的封號。

    可是,這句話有古怪!

    殿內的眾仙師,臉色微變。

    難道華夫人的臉龐生了麻子,見不得人?

    平日里國君王公出巡,頂多喊一句“閑人回避”。眼下,天然居內并沒有閑雜外人。論理,欽天監的小吏、法師應該整整齊齊排成隊列,出去迎接才行。

    但他們只是感覺事情和預料的不太一樣,倒沒有認為對方敢搞鬼。

    即使在曠野上,華國一萬御林軍擺出了鐵桶陣勢圍困。想要剿滅四名化丹仙師,一名圣胎真人,自己也將死得不剩幾個。

    何況在城中,軍隊無法合擊,施展不開。

    修士之所以能夠鎮壓世俗,非常簡單。不必硬碰硬死扛,殺掉領頭羊。剩余的羊兒就會炸群,俯首帖耳。

    他們才是牧羊人,凡人是羊。

    講白了,只要華夫人今天不拿出足夠的“誠意”,巡天者就敢給她扣上一頂“勾結邪魔“的大帽子。然后破王宮搜寶物,甚至殺光華國的文臣武將,呼嘯而去。

    因為他們本身,就是道門的執法者。

    就算日后有高人打抱不平,也無憑無據。況且,世上哪有那么多一腔正氣的“熱心人”?正巧碰上了,可能順手為之,添點聲譽。要是天天干這事,還修啥仙,干脆去當捕快得了。

    或許,華夫人是鴨子煮熟了嘴還硬,下令回避。不愿意讓人知道,今天簽訂城下之盟的屈辱消息。

    山門外,兩名背插寶劍少女矯健下馬,快速穿過甬道,噔噔噔往臺階上走,赫然正是小香小蘭。

    三十名與她打扮一致的少女排成兩列,落后五步緊緊跟隨,一個個英姿颯爽。

    華夫人還沒有建立專屬的親信衛隊,她們全是從王族婢女、密偵司、四水幫里抽調出來的。信天游遠游去了,小香小蘭沒事干,轉而跟隨夫人。重用她倆,是華夫人想鍛煉年輕人,早挑大梁。

    熊犇咕咚咽下一口唾沫,直勾勾望向對方,目露淫光,喊道:

    “喂,領頭的兩個小妞,都叫什么名字?長得不賴呀……”

    小香小蘭踏上石坪,見到血跡后面色一沉,根本不搭理臺階上黑熊般的粗魯仙師,招手喚老法師詢問。

    聽著聽著,小妮子重重冷哼了一聲。粉面含煞,目光凌厲地望向熊犇,探手到腦后。

    錚……

    長劍出鞘半截。

    錚,錚,錚……

    三十名女孩子的動作整齊劃一,均將寶劍拔出了半截。身軀微微前俯,擺出了準備進攻的架勢。

    縱然對方是化丹仙師,她們才是聚氣、凝罡的武者,卻毫無畏懼之色。

    熊某人冷笑著離開了廊柱,雙臂橫抱在胸前,漫不在乎看著。

    老法師見到場面陡然間變得劍拔弩張,急忙擋在了小香小蘭的身前,口里不停地央求。

    正此時,山門外又傳來高聲呼喊。

    “棲云郡主駕到,諸人回避。”

    不遠處,士兵們的甲胄碰得叮當亂響,腳步嚯嚯。

    小香杏眼圓睜,放射出怒火,重重還劍入鞘。指著手忙腳亂收尾的四名雜役,對老法師道:

    “你們趕緊走,別清理地面了。記住,任何膽敢窺視的人,都將被斬首。”

    小蘭則緊盯住熊犇,冷哼了一聲,道:

    “華國的子弟,不會白死。”

    待五人倉惶離開后,小香小蘭指揮三十名少女散布到坪地兩邊排成行。背對中心,目光炯炯望向前方。

    咦,哪有用脊背迎接郡主的?倒好像警戒外圍,防備自家人偷窺。

    熊犇對她們擺出的古怪陣勢,越瞧越納悶。

    半盞茶之后,無儀仗,無前驅,五個人來到了山門前。

    華夫人居中,左手邊是萬花樓花魁白靈兒,密偵司統領章牧之。右手邊的貴族男子白衣如雪,目似朗星,赫然正是謫仙人“董舒”,旁邊跟著欽天監侍郎胡禮。

    信天游仰望山門,“咦”了一聲,指著石柱上刻的對聯道: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乖乖,這可是回文,顛倒讀一個樣。我記得一副叫‘斗雞山上山雞斗,龍隠巖中巖隠龍’。沒這個自然,也少了點韻味。還有一個更加離譜,叫什么來著,上海自來水來自海上……”

    眾人全停下,白靈兒“噗嗤”笑了,道:

    “小天,什么亂七八糟的。這可是一副絕對呢,哪里能夠找到比較對象?”

    華夫人不禁莞爾,章牧之與胡禮尷尬一笑。在華國,敢稱呼“信天國師”為“小天”的人,掰著手指頭也數不出五個。

    信天游對白靈兒的話頗不以為然,道:

    “什么絕對,天下就沒有絕對。”

    白靈兒的反應極快,嗆道:

    “是是是,沒絕對,你這句話絕對正確。”

    信天游張了張嘴巴,一下子噎住了,硬是無法作出正面回應。

    此絕對,已經被白丫頭偷換成了彼絕對。

    如果承認她的話正確,那么意味著自己剛才說的話也正確,天下沒有絕對。可天下沒有絕對,“絕對正確”這句話就錯了,她不對。

    否定她的話,就意味著自己前面說的“天下無絕對”不成立。可天下有絕對,她的話就成立,沒錯……

    等于白靈兒隨口一句話,硬是制造出一個荒謬的悖論。

    肯定將導致否定,而否定又將引出肯定。

    循環往復,以至無窮……

    信天游一時好勝心起,道:

    “切,我真的出一個絕對,你有本事就對出下聯。”

    白靈兒得意地仰起小臉,道:

    “哼,你只管講,本小姐洗耳恭聽。”

    三個大人面露微笑,安靜地聽小兒女斗嘴。曉得信天游并非故作悠閑,是想讓他們幾個舒緩緊張,真有把握一舉拿下道門的“巡天五人組”。(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