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去天外 > 第六十四章 紫府
    經過一夜煎熬,信天游的精神與**疲乏到了極點,沉沉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骨碌爬起。手指揉搓沙粒,體會久違的粗糲感覺,迷迷瞪瞪打量眼前的奇景。

    光幕從里向外看,如同隔著厚厚的毛玻璃,只能夠看清二三十米范圍。再遠就模糊虛化了,只剩下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有點像置身于星際飛船。

    附近沙地,平整得如被壓路機碾過的柏油路面,沒啥海參、海膽、海百合、海星、海蛇、水母、海葵……

    方才閃現的章魚和虎鯨陰魂,也消失了。

    光幕內的空氣,約微潮濕。如同春天雨后的花園,清香似有似無。

    地面上的沙子干凈得令人發指,沒有一丁點兒塵灰。捏在指尖細瞅,發出了溫潤光芒,仿佛結晶的微小顆粒。

    信天游掏出桃核,連喊了好幾聲“綠萼”。不見回應,又悵悵塞回胸襟內。

    深海的高壓、寒冷、窒息,對靈體是沒有什么影響的。唯獨海水阻隔,讓它們穿行時比較艱澀。

    想必綠萼射出一箭后,已經浮出海面了吧。

    信天游走向前,面前是一堵青色山崖,凹凸不平。東一簇西一簇分布著姹紫嫣紅的珊瑚,恍若一簇簇艷麗的花。

    光幕像半個大碗倒扣在山崖上,隔絕海水。高度約三十幾米,直徑長約六十多米。

    他靜靜看著,佩服得五體投地。

    乖乖,六千多米的深海,只有特種材料才承受得住高壓。但海水卻被至輕至柔的光線擋住了,沒有一丁點滲漏。

    這樣的奇跡,用科學無法解釋。

    沙灘上,一行清晰腳印從崖底正中的一扇門戶延伸出,抵達光幕邊。似乎,曾經有一個人從里面走出,進入了海水中。

    信天游小心翼翼走到腳印旁,仔細端詳。發現是一雙老式云鞋留下的,土布千層底,鞋底的針腳隱約可辨。

    此人的腳掌比自己約大,個子應當更高。但吃入沙子的深度很淺,證明身體不比一只猴子重。

    高端修士可以影響萬有引力,令身子輕盈。從布置深海光幕的手段看,至少是一個渡劫圣人。

    然而,沙灘平整光滑,只留下一行孤零零走出去的腳印,他又是怎么進來的?

    這里的靈氣濃郁得宛如實質了,必然存在靈脈,屬于修行者的洞天福地。可烏漆墨黑的六千米深海,是怎么找到的?

    信天游按下疑惑,整理順溜頭發。把衣襟下擺拂平,把沙子拍打干凈。

    可惜,經過與虺的激烈搏殺,又被海水狠狠沖刷,衣褲全爛了,鞋子也丟了。眼下光腳露腿,精赤胳膊。無論臉上怎么扮出莊重的模樣,都像一個街頭小混混,還是混得比較凄慘的那種。

    走到石門前,他哼哼兩聲清理了嗓子。低頭深深一揖,朗聲道:

    “小子信天游,求見仙尊。”

    咦,沒有動靜。

    太好了,說明仙人串門走親戚去了。自己跑老遠來拜見,挺不容易的,順點東西應該不會見怪。正巧華文的傳送陣缺乏頂級材料,市面上根本買不著,在一般的門派里也找不到。

    “小子信天游,求見仙人。”

    洞壁右側刻“仙居臨紫府”,左側刻“人世隔紅塵”。頂上的橫批卻沒有,留出了一塊空白,忒為奇怪。

    “小子信天游,求見仙人。”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準沒錯!

    見依然沒有一點聲息回應,某人挺直腰桿,摩拳擦掌。眼珠子骨碌碌亂轉了好幾圈,漸漸冒出精光。

    鄭重其事地走上前,慢慢伸出手握向門上銅環,手掌卻一下子插進去了。敢情這是一扇似實還虛的門,裝樣子的。

    信天游矗立良久,感應洞內并無法力運轉的波動。賊兮兮四下溜目,昂然鉆入。

    進去后一掃情況,頓時目瞪口呆,氣不打一處來,心中怒罵。

    “靠,見過窮的,沒見過這么窮的。整個一破窯洞,好意思吹牛皮,說什么仙居紫府!”

    進門后才一米五徑深,到了一個圓形小室,面積不過十二三平方米。一眼就能看清楚什么也沒有,除了中央石板上擺放的蒲團。

    左瞅,空蕩蕩。

    右瞅,蕩蕩空。

    前后瞅,一覽無余。

    我勒個去,比小爺沖洗了一夜海水的臉都干凈!

    信天游忍住氣,仔細觀察。就不相信在如此恢弘雄偉光幕下的洞府內,找不出一件寶貝。

    蒲團顏色金黃,由稻草桿編織,不像北方愛用玉米棒子皮。

    春天過后,筍脫殼。被太陽一曬就萎蔫了,蜷曲成一枝枝毛筆模樣。將它們收集好,等到秋天,噴水潤濕撕成條條。正好捆扎一束束稻草,編織蒲團、座墊。

    初步判斷,曾經居住于此的修行者是一位江南人士。

    不過,丫也太摳門了,什么東西都不留下。

    信天游盯住蒲團,蹲下研究起這個在江南水鄉的常見之物。

    金黃飽滿的稻草,并未黯淡灰褐,也沒有磨損。說明屬于窮修士新添的家具,貌似還是唯一的家具!

    用手一摸,清涼滑膩,全無稻草的粗糙刺扎之感,難怪不用布套子罩上。

    仔細一瞅,蒲團的表面覆蓋了一層透明外殼,琉璃一般。以指節輕敲,聲音清越。用手去推,卻動也不動,仿佛同地板緊緊粘連。

    信天游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靈氣凝結,又經過漫長歲月琉璃化了,形如冰晶。

    他四顧洞壁,用手掌按壓摩挲,感覺差不多。

    趕緊跑出洞,甚至攀上了數米高山崖。發現整面石壁,包括珊瑚,表面全部如此。

    甚至,包括那些不計其數的沙子。

    覆蓋于它們表面的,赫然全是琉璃化了的靈晶。

    靈晶比極品靈石還珍貴的多,極難保存,在自然環境里會迅速汽化。

    藏寶閣拍賣手指頭大的一塊,先裝入千年赤木芯筒子,再放進極品羊脂玉盒子,最后套上天外玄鐵罐子。

    就那么一點點,拍得了六千兩黃金。假如不是童三竄通逍遙子搞鬼,價格會直奔一萬去。

    可在這兒,靈晶非但固化了,還滿世界是,比白菜梆子都不如。

    乖乖,需要多么濃郁的靈氣,歷經多少歲月才能形成!( 去天外 http://www.kiullf.tw/16_1696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大型电子游艺设备租赁